【橫河觀點】李克強為何不戴口罩 權鬥公開化?

人氣 15447

【大紀元2022年04月15日訊】觀眾朋友們好,我是橫河,歡迎大家來到《橫河觀點》頻道,4月14日,星期四。我的頻道是美東時間每週二、四、六更新視頻,給您帶來最新的時局分析、深度解讀,歡迎大家訂閱並分享給您的朋友。

今天焦點:疫情導致中共重洗牌?李克強視察為何不戴口罩?中央地方矛盾在上海凸顯,都在火上烤,私下調整政策不可避免,公私社資之爭再現。

李克強視察不戴口罩,疫情下中央黨政不同調;孫春蘭兩次赴滬,臨陣換將換系統犯忌,和李強一起被架火上烤;中央地方不同調,以前和其它地方可行,為何現在上海不行?上海草根互助組織形成的條件。

李克強視察不戴口罩 黨政不同調

先看一下一些現象。首先被人注意到的就是當上海的疫情繼續蔓延時,李克強視察江西全程不戴口罩,是否在和習近平叫板?在看似一枝獨秀一年多後,今年開始的疫情使得中國經濟前景不被看好。作為主管經濟的國務院總理李克強面臨壓力山大,最想放棄清零封城的恐怕就是李克強了。

公開不戴口罩,絕對是故意放出的信號,即奧密克戎變種沒有那麼可怕,沒必要那樣把自己嚇死。這不是猜測,中共的體制設計就是這樣的,無論是誰,坐在哪個位置上就必然會從那個位置上思考和行動。

而中共的體制並非其它國家那樣的政府,而是黨凌駕與政府之上,從建政以來就是如此,黨中央國務院經常不同調。文革時是抓革命促生產,黨中央管抓革命,國務院管促生產,而革命往往不是促生產而是阻礙生產。這種設置,對經濟發展沒有任何好處,只有阻礙,因為這是為了維持中共的統治地位。

孫春蘭兩次赴上海 和李強不同調 臨陣換將犯忌

另一個則是孫春蘭到上海被架上火烤。不過被烤的不僅是孫春蘭,還有習近平的親信李強。

網上有篇文章,作者不知是誰,但內容很有意思,似乎是上海政治圈內人士寫的,簡單介紹一下。孫春蘭大家知道,七常委沒有一個出頭的,就孫春蘭一個副總理全國救火,哪裡爆發疫情去哪裡,當然有人親自指揮,理論上孫就是習的代表,這次到上海,把上海批了一頓,上海直接就封城了。

孫臨走丟下話說清不了零你們向中央解釋,老百姓不滿你們向老百姓解釋。李強一看不行,告狀要孫親自來上海指揮,孫再次去上海,這下走不了被套住了。都是她的人在上海接管了。

這接管可不是好事,不了解情況還要承擔責任,於是提出三區劃分和8城市試點,其實就是鬆動政策,期間的疾控中心電話門事件,又把12345和疾控呼叫中心接管了。然後取消了上海健康雲,用自己遼寧的東軟核酸碼代替,結果9日全市核酸大檢查核酸碼崩潰。

上次有朋友說上海核酸檢測能力是一天全部檢測完。理論和實際操作差距差得不是一點點,微軟還有beta版本呢,為什麼健康雲有錯?做PCR出結果和從組織採樣、傳送樣品到做PCR,沒有人能在一天做幾次的。

另外,10管合併,如果有陽性,需要重做,時間至少加倍,病例少還能對付,病例多了肯定不行。核酸檢測人員還是外地支援的,江蘇安徽醫務人員早上乘大巴抵達上海,等待上海提供試劑,檢測完當天返回自己省份,加上系統問題,到11日用不完整數據推出三區劃分。

而李強發現如果這樣,前期防控就前功盡棄,於是叫停三區劃分,升格強化管理,要求孫的系統再做核酸,12日沒開始系統又崩潰了。這個過程可能細節沒有那麼清楚,但和上海這幾天的總體走向是符合的。

也就是說,孫春蘭代表的中央和李強代表的上海發生衝突了,這倒不一定是有意識地衝突,也和派系關係不大,畢竟孫春蘭代表的是習近平,李強又是習的親信,但作為地方大員,必須維護地方利益,因為這時候上海利益就是李強的前途。臨陣換將是最忌諱的事,上海就發生了,不僅換將,還換系統。

《日經亞洲》英文版報導,題目是「習近平不看好上海,和李強保持距離」,雖然文章裡並沒有提到保持距離,完全是作者的觀點,但確實,如果上海疫情不能被很快控制,李強作為領跑的總理候選人,其仕途堪憂。雖然疫情爆發其它省市的主管領導沒有被撤職或查處,但保留地方大員的位置和到中央再進一步完全是兩回事。

當年薄熙來就是折騰過頭了,沒能從商務部長位置再進一步,而是被溫家寶和吳儀聯手,以在海外被起訴太多形象不好為由發配到重慶去了的。按說重慶也是直轄市,成色很足的地方大員,但畢竟遠離權力中心了,才有了後來唱紅打黑和王立軍。

有時候,改變一個官員命運仕途的是想不到的無關的事情,薄熙來是海外被起訴,李強是疫情。

動態清零不認錯 私下鬆動難免 清零上海不可行

現在雖然中共中央級喉舌拚命鼓吹動態清零,卻也有政策私下調整的跡象:1)中疾控發布居家隔離人員防控要求;2)財新文章被刪,縮短重點人群隔離時間。3)網上一篇《上海人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提供了一些答案。

根據彭博社得到的消息,這並不表明動態清零政策的改變,這是預料之中的,因為這牽涉到中共是否承認自己政策犯錯誤的問題。但具體執行進行的微調是可能甚至必須的,還不僅僅是因為民意沸騰,更重要的是因為中共這台機器在特定的地區,如上海,已經超負荷運轉,而且要執行不同或矛盾的指令,無所適從了。

從暴力拆遷到暴力徵用。網上一個錄像,是徵用小區做隔離點。

實際上,清零的不可行和具體實施的鬆動是不可避免的,不是人為抵抗就能阻止的。以社會面清零為例。其實就是因為清零行不通,才造出個社會面清零的名詞,別的城市也許可以,但奧密克戎和上海就難以做到。

所謂社會面清零,就是把密接者隔離,把陽性者集中關押,關不下就送到外省市。但上海這個超級大都市,加上奧密克戎,立刻方艙醫院就來不及建了,當然還有豆腐渣工程這幾天上海暴雨方艙醫院漏水,現在開始有徵用學校的,一個中等城市可以疏散到周邊地區,上海這個大城市,周邊有多少容量可以疏散的?

又比如居家隔離,現在一些陽性病人就實際上被居家隔離了,因為方艙醫院爆滿,與其放任居家隔離,不如默認並規範,這就是中疾控文件的來歷。

還有健康碼系統,網上流傳,原萬達信息的健康雲被質疑,換個孫春蘭自己遼寧系統的東軟核酸碼系統,結果崩潰了,全世界沒有那家公司敢承擔3天取代2,500萬人口健康碼系統的,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弦不能繃太緊,太緊要斷的。動態清零面臨的並不是有意識的抵制,而是無法執行。

上海疫情期間草根互助組織形成的條件

草根自助互助的形成,上次談到,中國的草根組織在正常情況下很難形成,中共會毫不留情地扼殺在萌芽狀態。但在某些特定情況下,比如現在的上海,就有希望打破這個禁區,談談上海目前具備的條件:

1)強烈的自組織需求,大家都沒飯吃了,很少人能抗拒;

2)有組織者,上海的小區居民,教育程度高,工作能力強,很多都在自己公司、部門擔任某種職務,產生組織者的機會很大,平時忙於工作,對居住地的居民溝通和關注都不多,但現在一封城,也沒有班可上,都困住了,反而有機會和鄰居溝通;

3)有溝通途徑,互聯網、社交群組等在這個時候就派用處了;最後一個也是最重要的,上海中共基層組織自己的怨氣,完成上級任務的疲於奔命,已經筋疲力盡了,往往無暇顧及。

網傳普陀區長征鎮安居朝陽園小區居委會被居民組織起來接管就是一例,為此官方還專門闢謠,說已將造謠情況報公安機關查處。這說明至少有部分事實,而且當局非常忌諱。

有上海居民向《日經亞洲》表示,上海和北京不同,北京的官僚滲透到所有地方,而上海比較開放,只要把事情讓私人去做,大部分事情會很順利的。不幸的是,這種私人的努力越來越被官方的低效率和霸道侵蝕和壓制。

天價菜。市民組織起來團購,面臨一個菜價高而質次的問題。上海市監局長提醒市民保留團購有效證據以便未來維權。這個是轉移矛盾。保持價廉物美的唯一方法是市場經濟,只有壟斷才會價格高。封城了,供應鏈所有環節都被切斷了,誰能在夾縫裡維持一條供應鏈,誰就壟斷了價格,解決方案絕不是消滅這條供應鏈由政府來取代,那樣的話不僅價高質次,除了價格還加入了權力因素,更糟糕。

要求還能提供團購蔬菜的商家降低價格也是不合理的,因為突破封城的所有努力都是成本,這個成本是當局的措施造成的,不應由商家承擔。解決方案就是減少管制。而且維權這個詞也是使用不當,對私企,有問題應該走法律途徑,維權是針對公權力的侵權行為。

從本週開始,我的《橫河觀點》節目可能會有調整,會在週二、四、六在油管上播出三次,專題暫時停一下。如果喜歡我的節目,請別忘記訂閱、點讚和轉發。好,感謝大家收看,也感謝觀眾朋友對我節目的支持。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訂閱優樂客【橫河觀點】會員:https://www.youlucky.biz/henghe

橫河觀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橫河觀點】酷吏傅政華雙開 直指後台老闆?
【橫河觀點】次生災害超病毒 上海清零難實現
【橫河觀點】布恰慘案觀察 回顧俄屠殺平民歷史
【橫河觀點】封閉上海灘 軍援進駐 社會清零?
最熱視頻
【中國禁聞】江澤民死亡 多種醜聞被翻出
【新聞看點】罪惡一生 江澤民死了
【全球新聞】大陸民眾:江澤民一身罪惡待清算
【菁英論壇】中共紅碼江山 手機變手銬
【有冇搞錯】「人民領袖」是人民血換的
【財商天下】全球央行狂賣黃金 300噸神祕買家是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