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黑手」伸向紐約的神韻藝術家

中共政權針對全球領先的表演藝術團——神韻藝術團 實施「超限戰」攻擊

人氣 30220

【大紀元2022年04月17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Petr Svab報導/高杉編譯)一些逃離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在紐約上州郊外找到寧靜、風景優美棲身之地的舞蹈演員和音樂家們,現在發現,自己成為了北京政權以及一名與中國(中共)關係密切的美國公民的海外專項打擊行動的目標。

《大紀元時報》進行的一項調查,揭露了中共在美國領土上進行的長達15年的打擊行動。該調查查閱了數千頁的文件、包括中國共產黨內部文件,並對十多位證人進行了採訪。
聽新聞:

powered by Sounder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中國共產黨這個海外打擊行動的目標,就是神韻藝術團。這個表演藝術團體以其世界級的中國古典舞和音樂表演而聞名。中共將神韻藝術團列為重點攻擊目標的原因,從神韻在今年的廣告詞中就可以清楚地看出來:「展現共產主義之前的中國。」

來自中共的有系統恐嚇、宣傳和破壞活動,已經圍繞著神韻藝術團的成員、演出活動和校園展開。

與此同時,《大紀元時報》的調查發現,一名在反對神韻藝術團的活動中異常活躍的美國人,與中共有著很深的勾結。

神韻主要領舞演員史蒂文‧王(Steven Wang)對此表示:「昨天,我還站在一個享有盛譽的知名劇院舞台上,面對著掌聲雷動的場面。但今天回到我們的家後,我卻被監視、受到騷擾,不得不生活在一個由那些充滿敵意的人不斷編造和散布關於我們惡劣謊言的環境中。」

他指出:「眾所周知,中共是這一切的幕後黑手⋯⋯它能夠在美國領土上對我們做出這樣的事情,這是很嚴重的事情。」

神韻的許多藝術家都親身經歷了中國共產黨統治下的宗教迫害。他們中的許多人都在煉法輪功。這是一種中國古老的修煉功法,包括了舒緩的動作煉習,以及基於「真、善、忍」標準的、在心性方面的自我提高和昇華。

1999年,中共當局調查後估計,有7000萬到1億人在煉法輪功。這個數字超過了當時共產黨員的人數,於是決定對法輪功及其修煉者展開抹黑和迫害。人權倡導者估計,有數以百萬計的法輪功學員遭到中共政權不公正的逮捕、綁架、酷刑折磨和致死。

神韻主要領舞演員史蒂文‧王的父親,就是遭到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之一。他因煉法輪功在中國被監禁,並在被折磨到死亡邊緣後才獲釋。在被放出後不久,他的父親便含冤離世。

在全球實施恐嚇行動

特雷弗‧勞登(Trevor Loudon)是一位研究共產主義在西方滲透問題的專家。他對此表示,中共從自身角度認為神韻「非常危險」,因為神韻藝術團一直在努力展現和復興中國傳統文化。而中共想要宣傳和灌輸的是,「社會主義思想才是中國文化」。

在勞登看來,不難理解,為何中共會急迫地追蹤和干擾神韻藝術團。事實上,這個藝術團不得不克服來自中共的多種形式干擾——有些干擾是很明顯的,有些干擾甚至十分危險。

2022年3月13日下午,神韻紐約藝術團在紐約林肯中心大衛寇克劇院的第五場演出爆滿、加座。(戴兵/大紀元)

各地劇院都曾收到來自中共大使館和領事館的恐嚇信,警告他們不要接待神韻演出,以免激怒北京當局。政府官員們也收到了類似信件,敦促他們不要出席和觀看神韻藝術團的演出。

2009年,在亞利桑那州鳳凰城(Phoenix),一輛載有數十名神韻演員的神韻藝術團巴士發生輪胎爆裂事故。當時他們正趕往下一個演出目的地——加州。當司機把巴士送去維修時,修理人員告訴他,爆胎上有不尋常的痕跡。顯然,此前有人用鑽頭在輪胎中間處,在橡膠部分鑽了一個洞——這個洞雖然不會使輪胎立即漏氣,但足以讓輪胎在高速行駛時發生爆裂。

幾個月後,神韻藝術團另一輛巴士的輪胎被發現有兩道劃痕,明顯都是由刀片造成的,深度同樣只有輪胎橡膠層厚度的一半。

幾天後,在從孟菲斯市(Memphis)前往小石城(Little Rock)途中的40號州際公路上,另一輛神韻巴士的輪胎發生爆裂。兩天後,同一輛巴士的另一個輪胎上又被發現有刀子劃痕。在一個案例中,有人甚至將腐蝕性化學物質倒在神韻宣傳車的剎車和油門踏板電纜上。

諸多事件發生之後,神韻藝術團最終不得不安排人員,為其車輛提供全天候的安全保護。

甚至連神韻藝術團工作人員的個人身分等基本信息,也會被中共當局利用進行迫害。一位神韻主持人的父母,幾乎每個週末都會受到中共有關部門的上門騷擾。神韻藝術團一名器樂獨奏家的丈夫,已經在中國被中共當局拘捕入獄。

2013年8月,神韻藝術團的舞蹈家及舞蹈編導陳永佳的住所被盜。陳先生在當時一份聲明中說:「闖入者應該是專業人士,因為他們沒有留下任何指紋。」貴重物品,如現金、黃金珠寶和昂貴的手錶都沒有被動過。遺失的是四台筆記本電腦和一台DVD播放機。陳永佳說:「闖入者有自己的動機(除了簡單的搶劫),他們來到我家裡,以為可以收集到關於神韻的敏感信息。」

然而,對中共政府來說,其最大的攻擊目標是神韻藝術團位於紐約北部的培訓設施。該地點被命名為「龍泉寺」,擁有一座唐代風格的殿宇,以及神韻表演藝術團的培訓校園。根據中共內部消息,中國共產黨將該地點視為法輪功學員反抗中共迫害的「總部」。

《大紀元時報》獲得的一份中共內部指示文件中寫道:「要系統地、戰略性地攻擊海外法輪功的總部和基地。」

神韻藝術團的校園培養了世界頂尖的中國古典舞人才。那裡不僅有舞蹈團的訓練和排練場地,還有兩所學校——飛天藝術學院和飛天大學,這兩所學校為神韻藝術團培養了未來的人才。

儘管安保措施多年來一直不斷改善,但神韻校園還是不斷面臨騷擾、非法闖入和破壞事件。

在一次事件中,有人在圍牆上挖了一個洞,大小足夠讓一個人鑽過去。在另一起案件中,有人砸壞了監控攝像頭。還有一次,有人闖入後打開了監控攝像頭的配置箱,剪斷了裡面的電線。這些事件均已向警方報告,但罪犯似乎仍未被找到。

一名員工的家距離校園不遠。他家的車道上被人故意扔了很多釘子,甚至是動物的死屍。

在早些年,至少發生過一次,有中共領事館工作人員乘坐掛有外交牌照的汽車,偷偷溜進該設施園區,被工作人員發現後匆忙逃走。

而在近期,神韻藝術團工作人員開始懷疑,中共利用了一種新的、更複雜的干擾和破壞方式。

令人意想不到的出席

2018年11月,神韻校區所在地龍泉寺提交了一份環境影響報告草案(DEIS),這是該校區計劃進行擴建所需的主要文件。

2018年11月14日,在紐約州迪爾帕克(Deerpark)舉行了一場公開聽證會。聽證會的主題是該計劃中的一個小項目,即修建一條寬一些的車道,以方便巴士通行。正如在該鎮常見的,一些當地人發言支持或反對該項目。然而,那天晚上的聽證會上出現了幾個不速之客。

董事會會議記錄顯示,39歲的美國人亞歷克斯‧斯西拉突然站起來說,他「很擔心」車道擴建的「安全問題」。當時,斯西拉已在中國的天津市生活了15年。

目前尚不清楚,是什麼原因促使斯西拉在那個寒冷的晚上,突然從他的主要住所——位於紐約新帕爾茨的一套小公寓——開了一個小時的車,只為了發表一個反對該鎮一個車道擴建項目的聲明。《大紀元時報》多次向斯西拉就他的這個舉動質詢。他沒有回答任何問題,而是讓他的律師發出了一封威脅郵件。

另一名不速之客是長島(Long Island)的土木和鑑定工程師史蒂文‧施耐德。會議記錄顯示,他說自己已經根據《紐約信息自由法》獲得了相關文件,審閱了為該校園進行的一項關於交通問題研究,並進行了實地考察。

他說,這個道路擴建項目將在「為一條已經很危險的道路帶來更大的車流量」,而且這項交通問題的研究沒有考慮車道周圍可能帶來交通事故的問題。

事實證明,施耐德正在對校園的環境影響報告進行更廣泛評估。之後,施耐德公司的兩份報告出現在斯西拉後來成立的一個非營利組織網站上。顯然,該公司在這個項目上至少花了半年的時間,但沒有提到是誰為這項工作付錢。

紐約州卡德巴克維爾的Neversink河(Vanessa Rios/大紀元時報)

當被問及斯西拉是否參與了這個項目時,施耐德告訴《大紀元時報》:「我真的記不起名字了。」他說,這是他多年前做過的事情,從那以後就再也沒有碰過。

施耐德只是第一個隨著斯西拉而來的環境顧問和律師,借著環境問題「把水攪渾」似乎是他與神韻校園進行鬥爭的一部分。

時至今日,斯西拉仍與中共方面——包括與天津的一家公司——保持著密切聯繫。

天津市在黨的宣傳機器中具有特殊的意義。一些黨內人士此前告訴《大紀元時報》,這座城市是中共政權互聯網審查機構的基地。這裡也是天津政法委的所在地。知情人士此前告訴《大紀元時報》,在紐約舉行的一系列親中共,以及反法輪功的活動,均與這個政法委機構有關。

各級政法委控制著中共龐大的安全機構,這個機構主要負責執行該政權的政治和宗教迫害運動。

斯西拉與中共的關係

關於斯西拉的背景,在他的領英個人資料中有詳細描述。此外,在「中國美國商會」的網站上也有他的個人簡歷。

根據他2018年的一份簡歷,他在中國天津生活了15年。網上沒有提到斯西拉在中國最初7年的活動。也許他有某種收入來源,但他對此從未提起過。紐約州的記錄顯示,2006年,他與一位名叫張蕾(音譯)的中國女子結婚。

斯西拉在領英上的個人資料中透露,他在中國的第一份工作始於2011年:「天津中億金屬公司總經理,總部位於天津自由貿易區,是一家領先的商業/工業回收服務提供商……」

然而,這家號稱「領先」的回收公司實際上卻幾乎沒有任何業務痕跡,也沒有出現在中共政府的公開數據庫中。而這些數據庫保存了所有經營回收業務的許可證記錄。

2014年前後,斯西拉與農業企業家丹尼爾‧德烏索合作,在美國商會天津分會成立了一個環保委員會。該委員會主要舉辦一些活動,例如在學校展覽孩子們用撿垃圾時發現的可回收物品製作的藝術品。

2014年底,斯西拉當選為天津「中國美國商會」執行委員會成員。當時有八名候選人競爭六個席位。

2018年11月,他突然出席了在迪爾帕克的那次關於道路擴建問題的聽證會。這似乎是他第一次在美國本土進行的遊說活動。

2019年1月,斯西拉以他的新帕爾茨住址註冊了一個非營利組織——紐約中部環境與可持續發展促進委員會。

2019年2月,斯西拉在中國註冊了一家名為「天津中億先鋒環境諮詢服務有限公司」的公司,並將其命名為「前沿環境」。該公司的起始資本超過12萬美元。中共的官方記錄顯示,張蕾擔任該公司的主管。

沒有任何跡象表明,該公司曾進行過任何形式的業務。其網站也只是含糊地描述了它應該提供的服務。那個非營利組織的網站將斯西拉的這個公司列為了合作夥伴。

隨著COVID-19(中共病毒)疫情的爆發,斯西拉與「中國美國商會」的合作被迫中斷。2020年,他沒有再次當選天津「中國美國商會」執行董事會成員,也不再是其環保委員會的成員。該委員會已被更名為「製造和可持續發展論壇」。

如果斯西拉真的搬到了紐約北部地區,並致力於成為一名環保活動家,那麼在他的新家鄉——新帕爾茨周圍就有很多的機會。這個小小的、進步主義盛行的大學城坐落在沃基爾河上,其東面是哈德遜河,西北面是卡茲奇山——這裡也是為紐約市提供飲用水的水庫所在地。但是斯西拉的非營利組織,似乎對自己的「後院」絲毫不感興趣。該鎮的記錄顯示,包括對當地發展項目的公眾評論部分在內,既沒有斯西拉的,也沒有他的非營利組織參與其中的記錄。

根據其網站公布的信息,斯西拉非營利組織的幾乎所有宣傳活動都集中在干擾神韻校區問題,以及其它幾個與迪爾帕克的華人社區有關的房地產項目上。該網站上的一份文件,將這些項目稱為神韻校區的「衛星開發」。

資金從何而來?

斯西拉的團隊在其Guidestar頁面上表示,它在2021年獲得了超過41,000美元的收入,並花費了大約相同的金額。這些是自我報告的數字;該組織沒有填寫聯邦財務披露信息,因為對於年收入低於50,000美元的非營利組織來說不需要填寫。

斯西拉在其網站上列出了該組織2020年和2021年的捐助者。大紀元能夠核實其中幾筆捐款。

其中1,100美元捐款來自2020年阿斯彭社區基金會的一項建議基金。該基金會管理著數十個基金,主要是來自家庭的捐贈。目前尚不清楚是其中哪個基金提供了這筆錢。

另一項捐款來自格林縣慈善基金會銀行,該基金會在2021年捐贈了218,000美元,由二百多名受助人分享。該基金會表示,它向任何個人受助者最多提供2,500美元。

一些資金還來自可持續發展和創新基金會,這是一個由馬克思主義學者和環境活動家羅納德‧奇爾科特經營的加利福尼亞非營利組織。該集團尚未發布2021年的財務數據,但過去的報告表明,該組織很少發放超過5,000美元的贈款。

當地公用事業公司奧蘭治和羅克蘭的發言人通過電子郵件告訴《大紀元時報》,2021年3月為一項水監測計劃捐贈了3,070美元。

另一對捐助者KeyBank基金會和Steward’s Shops沒有回應詢問,但似乎不太可能向斯西拉擁有的這樣規模的非營利組織捐贈超過5,000美元。

據斯西拉的網站稱,當地的一個小型環保組織也加入進來。

然而,儘管捐款數量相對較少,但對於(斯西拉的)非營利組織來說,錢似乎不是問題。1月,斯西拉和他的組織在幾名律師和環境顧問的支持下對神韻學校提起訴訟。

針對中國異議人士的監視

近年來,神韻校園的工作人員開始注意到一種新的、令人煩惱的監視形式——無人機。這些小型無人機可以低速飛行,搭載高性能攝像頭,能夠近距離、詳細地拍攝圖像和視頻,足以識別個人。

(神韻)工作人員懷疑,至少有一架無人機是從後來加入斯西拉訴訟的一名鄰居的物業中飛出來(監視)的。

《大紀元時報》採訪了住在這個社區的兩個人,他們證實,在2020年1月至2020年5月期間,他們至少四次看到一架無人機從這名鄰居靠近神韻校園的物業飛出。雖然他們無法每次都抓拍到無人機正在起飛的時刻,但他們看到無人機在空中,在神韻校園上空,然後降落在那棟物業內。其中一人在幾張照片中認出斯西拉是操作無人機的人。

根據校園工作人員以及附近居民的描述,這款無人機不是玩具。它大約有兩英尺寬,似乎是專業攝像師使用的一種無人機類型,價格高達數千美元。

那年(2020年)晚些時候,工作人員注意到另外兩個鄰居在他們的土地上安裝了攝像頭,並將它們(攝像頭)對準了(神韻)校園入口。兩台相機似乎是同一型號。(神韻)工作人員對此越來越擔心,因為這種監視可以收集進出(神韻校園)人士的信息,並以此威脅、泄露工作人員的身分。其中一台相機最近被拆除。

其中一個鄰居與斯西拉有直接的經濟關係。根據斯西拉網站信息,他擁有的環保組織在財政上支持由這名鄰居領導的當地組織「迪爾帕克農村聯盟」。

「你知道,在中國,每個街區都有一個居委會,通常由退休女士組成,負責監督鄰居並向政府報告他們的活動。」主要領舞演員史蒂文‧王說,「每當我看到這些有敵意的鄰居在我們的大門外安裝攝像頭監視我們時,我就會想起中國居委會的女士們。」

「這令人毛骨悚然,對很多人來說,非常危險。我有在這裡工作的朋友,他們在中國還有家人。如果他們被確定為在龍泉寺工作的人,他們在中國的家人可能會面臨真正的危險。」王說。

在做完上述這些事情之後,斯西拉於今年1月份在紐約提起的環境訴訟。訴訟立即被一些中共官方媒體報,用來攻擊神韻。

針對龍泉寺的活動讓王覺得「沮喪」。

「當我第一次獲得美國公民身分時,當我在美國大選中投出第一票時,這些時刻讓我感到自豪和感激。我很珍惜這個國家給了我一個擺脫暴政的新生活機會。但現在,我們在這裡被盯上……我簡直不敢相信這正在發生。」王說。

作案手法

勞登認為,利用美國團體、環境法或地方法令作為實現其目標的工具,完全符合中共的特點。

「我們知道中國人(中共)會利用美國團體在經濟上或軍事上幫助它們。」他說,「它們怎麼會不利用美國人來讓文化上的反對方噤聲呢?」

他說,如果與中共關係密切的人持續對神韻的基地進行集中攻擊,「最明顯的結論似乎」是中共參與其中。

「它們(中共)將神韻視為主要敵人。當然,如果可以的話,它們(中共)會利用(例如)當地區域法律向神韻施壓。如果它們(中共)不這樣做,我會感到非常驚訝。」他說。

BlackOps Partners的首席執行官兼反情報專家凱西·弗萊明(Casey Fleming)對此表示同意,他認為這樣的舉動完全出自中共的劇本。

他說,中共政權奉行「超限戰」和「混合戰」的戰略——利用社會的任何和所有方面作為工具,以實現與戰爭相同的目標,打敗和統治敵人。

「它們(中共)使用所有方法。『宗教戰』、『經濟戰』、『毒品戰』、『教育戰』、『家庭戰』——你能想像到的一切。」他說,「所以是的,文化對於它們撬開我們的社會,以進行接管絕對至關重要。」

他說,也可以為此目的,利用環境激進主義來阻礙經濟發展,並作為情報搜集的掩護。

「它們(中共)會做任何它們必須做的事情來維持控制,因為控制這裡也是控制那裡(中國)。」他告訴大紀元。

「它們(中共)滲透和顛覆美國和西方的膽大妄為,超出了大多數人的想像。」他說。

就在最近,美國聯邦調查局指控一名美國人和一名中國人合謀充當中共特工,並在一名居住在美國的中國藝術家製作了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的諷刺性雕塑後,制定計劃詆毀這名藝術家的名譽。起訴書稱,這名(充當中共特工的)中國公民和他的妻子從香港一個帳戶收到了300萬美元,「這似乎是他們因監視和騷擾在美國的(中國)持不同政見者而獲得的款項。」

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於2020年9月22日在華盛頓司法部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OLIVIER DOULIERY/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據美國司法部稱,其他中國持不同政見者,一名住在印第安納州,另一名住在舊金山灣區,也成為(中共的)目標。該部門現在正在對涉案嫌犯尋求最高15年的監禁處罰。

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也警告說,中國(中共)在控制美國境內的某些言論方面「變得更加無恥」。

「幾十年來,中國共產黨一直針對、威脅和騷擾在美國的藏人和維吾爾人、法輪功學員、民主倡導者以及任何其他質疑其合法性或權威性的人。」雷在1月31日說。

就在上個月,美國國務院對那些盯上「包括美國境內」的宗教和精神運動成員的中共特工採取了行動。

2017年1月26日在華盛頓的美國國務院。(Win McNamee/Getty Images)

「美國拒絕中國(中共)官員騷擾、恐嚇、監視和綁架少數族裔和宗教少數群體的成員,以及那些在國外尋求安全的人,和代表這些弱勢群體發聲的美國公民。」美國國務院在3月21日的聲明中說。

美國國務院表示,該部門將繼續追究那些「對在任何地方(包括在中國、美國和世界其它地方)發生的暴行、侵犯人權和踐踏行為擔責人的責任」。

責任編輯:張憲義 #

相關新聞
紐約港人藏人維族齊撐中國白紙運動
紐約華人放鞭炮  慶祝人間除去首惡江澤民
紐約台灣會館慶建館36年 表彰蔡仁泰廖梧興
《烏魯木齊中路》歌曲火爆 大雄談創作歷程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防疫放鬆是騙局?秋後算帳升級
【思想領袖】基辛:為何允許惡人做壞事(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