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上海7萬人企業爆大規模感染

人氣 22614

【大紀元2022年04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顧曉華採訪報導)近期,上海被奧密克戎亞型變異株攻克之後疫情持續飆漲,單日新增本土感染人數持續在2萬人以上。全市範圍的大規模封控措施未見成效。上海浦東新區一家擁有七萬多名員工的企業爆出員工大規模感染,但未見官方相關通報。

據官方4月17日通報,16日,大陸31個省新增本土感染26,016(確診3504+無症狀感染22,512)例,其中上海確診病例3238例,無症狀感染者21,582例。(注:中共慣於隱瞞疫情真相,外界質疑官方數字有嚴重縮水之嫌)

聽新聞:

powered by Sounder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17日,上海官方發布了工業企業復工復產指引,包括實現各區域之間的物理隔離,實行工作場所、住所「兩點一線」管理,所有人員在指定崗位工作和住宿,減少不同區域之間的人員直接接觸等。

然而上海的知名企業昌碩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的員工披露,該廠上個月就爆出疫情,上萬員工大面積感染。至今仍有大批員工被隔離在隔離點,無人問津。

公開信息顯示,昌碩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位於上海市浦東新區康橋工業區。經營範圍廣泛,包括研發、生產、組裝衛星通信系統設備製造、衛星導航定位接收設備及關鍵零部件製造、手機,第三代及後續移動通信手機、基站、核心網設備及網絡檢測設備,大、中型電子計算機等。員工數7萬多人。

昌碩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官方微博3月19日發出「情況說明」,稱「3月17日有人員陽性,對相關人員進行集中隔離……截至3月18日24點,公司沒有收到被隔離管控的密接及次密接人員有任何核酸異常的通報。一切以公司公告為準,不傳謠,不造謠!」

3月21日上午,上海昌碩公司官微再發消息稱,疫情期間,偽造和散播不實信息,都是違法行為。

4月1日,上海昌碩公司再發微博「關於本次園區疫情及封控管理的情況說明:落實七天社區健康管理+2次核酸檢測及3次抗原檢測。」

4月9日,網友「月亮上的垂耳兔吖·」在微博發求助帖:「坐標上海浦東新區上海昌碩科技有限公司,從3.17日起,我們外宿人員和公司住宿人員一起被封閉在公司,起初是因為公司發現一個無症狀,需要我們在48小時內做完兩次核酸即可出公司,但是不知道什麼原因,10天才做完第二次核酸。時間拖到了浦東新區疫情嚴重,於是我們仍然不能出公司,在此期間公司內部正常上下班,員工正常流動。」

「直到3月30日,公司開始逐步有確診員工,但公司仍然沒有採取嚴格的隔離措施,雖然公司停止了上班,但是員工每天仍然可以出去買飯、去超市,每一個窗口都排起了長隊,非常容易交叉感染,所以近幾天,公司越來越多的人確診被拉去了方艙,宿舍周圍也有同事被確診拉走,我們現在每天處於恐懼的狀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輪到自己身上,在臨時宿舍待了好多天,每天以泡麵度日,接熱水還需要去樓道盡頭去接,每次身邊路過陌生人,都會很害怕。希望有關部門可以來監管一下公司情況,保證大家的生命安全!」

4月16日,住在昌碩科技公司廠區內一個宿舍的男員工陳峰(化名)對大紀元記者表示,現在廠裡人還在感染,不能出去。偶然能去飯堂打飯,排隊時人很擁擠,幾乎是人貼人在排隊。偶爾會打不到飯,公司每天給員工發方便麵。

他說,幾萬人的一個廠區,感染人數達兩萬以上。他說,陰性和陽性都混住在一起。只有少部分陽性的人被拉走。「比如我們宿舍是8個人,4個人感染了,廠方在3天後才拉走他們。」「我們宿舍的員工陸續都有症狀出現了,發燒、咳嗽等。」

他表示,3月18日廠裡有一例確診,當晚做了一次幾萬人的混檢,十個人一組。混檢時不分批次,幾萬人擠在一起做核酸,人擠人,那天晚上應該發生了交叉感染。後來一直正常工作。到4月2日上海封城,廠方才開始停工,當時廠裡有人被拉走,但是廠方沒有發任何公告。「我們公司總共有大約三萬人。公司高層管理人員是否有人感染,我們底層員工是不知道的。」

陳峰透露,廠區都是流水線工人,防疫意識比較低。當時的情況也向上海疾控中心反饋過,也曾報警,但是對方回覆稱警力不足,資源也不足。「廠內很多人給政府部門打過電話了,但是都沒有什麼作用。現在唯一的想法是能轉陰,能出去就出去,離職了。不想再繼續工作了,太失望了。」

陳峰說,現在廠方送進來的東西是藥和衣服,給員工發連花清瘟,發兩次,一人一盒。

「陽性後是否有後遺症我們也不知道,看到廠裡已經大面積感染,大家都很恐慌。大家的心態是從恐慌到絕望。現在是躺平的心態了。」

該廠苗橋隔離宿舍(方艙)裡的陽性員工蔡明(化名)對大紀元表示,從4月1日就在宿舍隔離(每天有免費三餐),足不出戶。然後到了12日,做抗原檢測,宿舍8個人幾乎一半都是陽性。

他說,苗橋有二十多棟員工宿舍樓,不清楚一共有多少員工,估計有三四百人。聽說目前所有宿舍樓裡都有陽性的人。工友們有社交群,每天的情況大家都可以知道。

蔡明表示,至少有上千人抗原檢測為陽性。但是此數字並未得到官方證實,同時記者也無法去核實確切感染人數。

蔡明表示,「從4月10日到現在,沒有人來給我們做核酸檢測。」「我被隔離在宿舍5天了,前幾天咳嗽出血,高燒不退也沒人管,發燒多少度也不知道,因為我們沒有體溫計,見不到一個醫護人員。連花清瘟早吃完了,幾乎沒什麼用。5天中每天給廠方打電話,沒有打通過。現在隔離的員工也不知道怎麼辦。」

公司許多員工出現咳血癥狀。(受訪者提供)

蔡明透露,被隔離的人中,陽性轉陰了也仍然跟陽性的人待在一個宿舍裡。

他還表示,該廠中橋也是一個隔離點,中橋隔離點的人員應該比苗橋多。

從雲南昆明到上海這家企業打工的蔡明說:「以前我是相信黨的,通過這次上海疫情,我第一次動搖了。我不知道上海政府在幹什麼?我感覺被全世界拋棄了,在不為人知的角落裡,慢慢等死。現在只想有人能管管我們。以後病好了我會離開上海,對上海真的很失望,再也不回上海了。」

大紀元記者致電該公司的公開電話,提示電話號碼是空號。  致電公司人事部,一位男性人員稱不清楚,無可奉告。

責任編輯:方曉◇

相關新聞
【一線採訪】北京「大白」罷工 政府門前討薪
甘肅女生方艙痛斥工作人員 官方回應引批評
【一線採訪】新疆奪命火災頭七 人禍向誰追責
【一線採訪】廣州村民要解封 警民爆衝突
最熱視頻
【中國禁聞】江澤民死亡 多種醜聞被翻出
【微視頻】清零失敗 中共國務院推責給地方政府
【新聞看點】罪惡一生 江澤民死了
【全球新聞】大陸民眾:江澤民一身罪惡待清算
【菁英論壇】中共紅碼江山 手機變手銬
【有冇搞錯】「人民領袖」是人民血換的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