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電影放映凝聚居英港人 藝術展覽連結當地民眾

藝術展覽宣傳海報。(主辦方提供)
人氣: 4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2年04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林一山報導) 根據英國內政部公布的BNO簽證計劃統計數字,由去年1月31日開放申請至去年12月31日,已經有大約93,000名香港人獲批。居英港人除了在英國各地工作和生活之外,還不定期舉辦各類型活動,本文為大家介紹最近舉辦的電影放映會和藝術展覽

《佔領立法會》及《理大圍城》放映會

關於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的紀錄片電影《佔領立法會》及《理大圍城》在香港已經成為了「禁片」,但散落在世界各地的香港人則繼續舉辦電影放映會,讓更多香港人能夠觀看到這兩齣電影。

《佔領立法會》及《理大圍城》放映會情況

「Reading UK Stands with Hong Kong」、「Hong Kong Assistance and Resettlement Community」及「英國港僑協會」三個組織在2月19日(星期六)下午,於南雷丁社區會堂(South Reading Community Hub)合辦「《佔領立法會》X《理大圍城》放映會」。每張票價12英鎊,成年人與小朋友同價,120張門票於2月5日中午12時開始在網上發售。由於反應熱烈,在開始發售之後不久就已經售罄。

跟平時在戲院看電影不同,放映當日,絕大部份觀眾都準時在放映前入場。本報記者在現場目測,觀眾與工作人員數目合共約140人,全部都是香港人,包括不少家長與小朋友,扶老攜幼一同出席觀看。

專程從伯明翰遠赴雷丁

前香港沙田區議員丘文俊專程從伯明翰乘坐兩小時火車到雷丁,再乘坐15分鐘巴士抵達活動場地。他坦言,自己本身不太敢重新面對「反送中」運動的畫面,因為有大量戰友被捕,導致有一些心理影響。今次觀看完紀錄片後,心裡也不好受,估計之後會睡不著。「經歷過這一切的香港人,都要繼續堅持我們的良知和普世價值,繼續向世界吶喊。」丘文俊說。

前香港沙田區議員丘文俊,專程從伯明翰到雷丁觀看電影.

另一位觀眾陳先生表示,自己專程從曼城乘坐火車到雷丁,更在雷丁訂了一晚酒店。由於有强風吹襲影響了火車班次,他在到達雷丁火車站後便立即轉乘的士抵達放映場地。他表示為了支持這兩齣紀錄片,值得花費金錢。而他在半個月前,門票開售的一刻便立即購買,「成功搶飛(票),感到很高興」。

長者張太表示,雖然兩套紀錄片的大部份內容,在2019年的新聞片段和直播片段中已經觀看過很多次,但每次看到那些警察使用暴力的畫面,心裡都感到很難過,感嘆現在的香港已經變成同中國大陸一樣。

家長黃太帶同一名十歲兒子觀看紀錄片,希望小朋友能夠知道香港曾經發生過這些可怕的歷史事件,亦替電影無法在香港公映感到可惜。

主辦單位表示,放映會的門票收入將用作支付紀錄片的放映費、場地及器材租金,以及網上購票平台的手續費。扣除開支後如有任何餘款,將全數平均捐予「Hong Kong Assistance and Resettlement Community」及英國港僑協會。

紀錄片屢受港府打壓

2020年7月,《港區國安法》通過之後,《佔領立法會》及《理大圍城》在香港公映時遭受到電檢局的刁難,電檢處要求在紀錄片前加上「根據現行法例可能會構成刑事罪行」及「部份內容或評論亦可能未獲證實或有誤導成份」等警告字句。

2020年10月至11月,《佔領立法會》及《理大圍城》曾在香港藝術中心古天樂電影院上映9場。2021年3月,高先電影院計劃上映《理大圍城》,但中共喉舌《文匯報》大篇幅批評電影「公然煽暴兼吸金」,又指電影包含「港獨」口號和旗幟,涉嫌違反《國安法》。最終,高先電影院取消放映。自此之後,香港戲院就沒有再放映過這兩齣紀錄片。

沃靈頓抗爭藝術展

今年2月3日至27日,在英國市鎮沃靈頓(Warrington)舉辦了一場「The Art of Protest: The Story of Hongkongers」藝術展覽,展出了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的藝術品,以及關於香港歷史的展板。展覽係由Arts Council England資助,並獲得Castlefield Gallery及Culture Warrington支持。

策劃人之一、移居英國多年的港人黃美玉在接受《大紀元時報》記者訪問時表示,她作為藝術家,同時也是香港人,希望以藝術手法去發聲,藝術展覽可告訴英國人香港發生了甚麼事,引起當地人關注,爭取更多人支持香港。

藝術展覽現場(利撚英移Facebook)
藝術展覽現場(利撚英移Facebook)

她坦言,尋覓舉辦場地非常困難。她原先打算在曼徹斯特舉行活動,但接觸了多間藝術畫廊和藝術館仍吃閉門羹。資金方面亦有難度,最終在激烈競爭下成功申請Arts Council England資助。她認為這次展覽的反映很熱烈,單單在星期六,就有600人參觀。

當地人參觀藝術展覽(BloomingArt Facebook)

有責任為香港發聲

移居英國逾八個月的夫妻檔香港藝術家「淋漓淋浪」亦有提供作品參展,他們在接受《大紀元時報》記者訪問時表示,在2021年5月,他們曾在香港舉辦畫展,當時中共黨媒《大公報》和《文匯報》多次批評他們的作品涉嫌違反《國安法》、用藝術之名宣傳「港獨」,他們的畫冊在香港已經成為「禁書」。另外,曾經有香港警察到他們的畫室聲稱要查案。由於不想活在恐懼之下和自我審查,兩人決定離開香港。

夫妻檔藝術家「淋漓淋浪」(訪問影片截圖)

「淋漓淋浪」認為移居英國後,必須繼續創作關於香港的作品,否則會感到不安樂。每當想起有很多「手足」仍然在香港監獄受苦,自己會感到很內咎,他們表示:「我們生活在自由的國度,有責任要多做一點事情,為香港發聲。」

金馬獎作品《時代革命》英國公映

由流亡英國的香港前立法會議員羅冠聰成立的在英港人組織「香港協會」(Hong Kong Umbrella Community)於3月19日至27日在英國倫敦舉辦首屆「香港電影節」,並以金馬獎最佳紀錄片《時代革命》為開幕電影,引起香港人熱烈購買門票。

本報記者出席了3月24日晚上在東倫敦Whitechapel社區的Genesis Cinema舉辦的場次,當晚7時,有兩個影院同時播放電影,共合大約三、四百名觀眾。在6時半,便開始有港人排隊等候入場。接近七時,人龍長達數十米。粗略估計,有超過九成觀眾都是香港人,剩下的是說英語當地人。

2021年7月,由電影《幻愛》和《十年:自焚者》導演周冠威執導的紀錄長片《時代革命》於法國康城影展首映,開始引起香港和世界廣泛關注,但由於《香港國安法》已經實施,它在香港已成為了不成文的「禁片」。2021年11月,電影奪得第58屆台灣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獎。

電影片長152分鐘,紀錄了由2019年6月至2020年7月初《港區國安法》生效這一年多之內發生在香港的社會運動事件,涉及大量血腥鎮壓和打鬥衝突的畫面,包括元朗721事件、太子站831事件、中大保衛戰、理大圍城等等。製作團隊亦專訪了十多名前線「手足」、「家長」、「哨兵」,以及一些政治人物和時事評論員,例如戴耀廷、何桂藍、陳虹秀、李怡、馬屎埔陳伯等等。

大約在電影播出五分鐘後,在戲院內便開始聽到有觀眾拿出紙巾抹眼淚的聲音,這種聲音在整齣電影播映期間不斷發出,反映港人重溫反送中運動的畫面時感到很痛心。電影以代表運動的社運歌曲《願榮光歸香港》作結,在場觀眾自發地大合唱,最後多次叫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

大會隨即播放預先錄影的周冠威導演對談環節,主持人是「香港協會」董事會成員之一、《十年:本地蛋》導演伍嘉良。周冠威先向英國觀眾表示「很羨慕」,因為他作為導演都未曾在任何一間戲院內觀看自己的作品,他希望將來有一天,能夠與觀眾在香港戲院內觀賞作品。

周冠威:留在香港才感到無懼

周冠威導演坦言,拍攝《時代革命》是因為自己當時想用自己的能力付出,「立場姐姐都可以,點解我唔可以呢?」可惜,他當時沒有資金。不過,2019年8月,一位很欣賞《十年:自焚者》的商人出資邀請他拍攝反送中運動的紀錄片,希望令外國人明白香港發生甚麼事。

他憶述在拍攝過程中,最大的困難是怎樣隱藏自己拍攝者的身份,有時候不知道自己應否拿出攝影機拍攝。例如,一位抗爭者在理工大學內跟周導演擁抱,並對周導演說:「我頂不住了!我沒有辦法帶其他手足逃離理大。」周導演當時安慰和鼓勵他,沒有拍攝這個感動的場面,因為跟「手足」建立信任關係比鏡頭更重要。

另一個困難是發生在後期剪接階段,他難以取得新聞片段的版權,因為香港各大傳媒,包括支持民主派的傳媒,因為《港區國安法》而不肯向周導演出售新聞影片。最終,他要倚賴很多獨立記者向他提供影片。

被問及是否擔心被拘捕,仍然留在香港的周冠威導演直言,如果自己被捕,將會是作品最大的宣傳。他對被捕已經有心理準備,心裡面當然有擔心,所以已經跟家人「很漫長地交流溝通」,已準備好被補後怎樣面對,只能靠禱告安心面對。「我覺得留在香港,才能夠擁得無懼和自由。要面對恐懼,才能克服恐懼。中共滲透全球,離開香港反而會感到恐懼,到外國拍戲會感到不自在。」

本報記者在場訪問了一些觀眾分享觀後感。黃先生表示自己專程從曼徹斯特坐火車到倫敦觀看,為了支持周冠威導演辛苦拍攝這部作品,花錢數十鎊都是值得,盼望世界透過電影了解香港人的抗爭故事。2019年在英國讀書的陳小姐表示看到抗爭畫面覺得很痛心,不知自己何時才會返港,希望海外港人毋忘初心。

責任編輯:陳彬 #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