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美國為什麼應該禁TikTok

人氣 3550

【大紀元2022年04月23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ohn Mac Ghlionn 撰文/原泉編譯)自本世紀初以來,注意力缺陷多動障礙(ADHD)的發病率急劇上升﹐目前有十分之一的美國兒童患有這種疾病。

ADHD是一種使人衰弱的慢性疾病,影響人們行為的神經系統發育性疾病,對兒童的學習成績有負面影響,是能夠成功社交的一個相當大的障礙。

自2019年以來,ADHD 話題在社交媒體平台上激增,數百萬美國兒童受到該病的影響,他們中的許多人轉向互聯網尋求答案,有些人轉向TikTok,這是地球上問題最多的應用程序之一。

一些所謂的專家認為,患有ADHD是一件幸事,他們錯了。與神經多樣性運動(Neurodiversity Movement)成員的荒謬想法相反,沒有具體證據表明ADHD能激發創造力。

然而,有大量研究概述了ADHD的危險性。患有這種疾病的兒童出現精神、行為和情緒問題的風險增加。此外,與未患ADHD的兒童相比,患有ADHD的兒童從事反社會活動的風險更大,簡言之,ADHD是一種多因素的精神疾病,是需要解決的問題,而不是值得慶幸的事。

要治療ADHD,首先,患者要被診斷為患有該慢性疾病,這個診斷應該來自醫生,而不是TikTok這樣的社交媒體應用程序。

根據最近發表在《加拿大精神病學雜志》(The Canadian Journal of Psychiatry)上的一項研究,TikTok上52%的ADHD相關視頻片段具有「誤導性」。當你意識到這些視頻在美國和其它地方有數百萬的瀏覽量時,這就尤其令人擔懮了。

在接受PsyPost的采訪時,這項研究的作者之一Anthony Yeung博士說,這些誤導性的視頻助長了恐懼、困惑和錯誤信念的氛圍。

他說:「在過去兩年(特別是自大流行以來),許多醫生注意到,來就診的病人越來越多,他們想知道自己是否患有ADHD。」

他們看TikTok上的視頻,領會錯誤信息,然後跑來找醫生尋求幫助。

正如Yeung所解釋的,絕大多數「這些誤導性的視頻過於簡化了ADHD,推薦了不正確的治療方法,或者錯誤地將其它精神疾病的症狀也歸為ADHD的症狀。」

TikTok可以說是有史以來最受歡迎的中國應用程序,但在中國被禁。對於那些說中共與TikTok沒有任何關系的人,我要提醒你們,中共現在控制著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的一個董事會席位。

TikTok的母公司「字節跳動」(ByteDance)位於北京的總部辦公樓。(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大宣傳機器

暢銷書作家、斯坦福大學地緣政治與科技中心(Stanford University Center on Geopolitics and Technology)高級顧問雅各布‧赫爾伯格(Jacob Helberg)相當有說服力地指出,最強大的國家是那些控制著「信息網絡和通訊技術」的國家,這些技術塑造了「數十億人的日常生活」。

TikTok是一款在全球擁有超過10億用戶的應用,超過三分之一的美國人使用TikTok,12歲至17歲的美國年輕人經常使用這款應用。

令人擔懮的是,Techcrunch的一項研究顯示,該中國平台去年成了新聞來源;事實上,TikTok是唯一一個成為新聞來源的社交媒體平台。這意味著數百萬易受影響的年輕人,正在被灌輸危險的垃圾信息。傳播虛假信息並不是機器故障——TikTok被設計用來傳播謊言。

《紐約郵報》最近發表的一篇文章警告說,中共利用「全球社交媒體生態系統來擴大其已經強大的影響力。」通過TikTok等應用程序,中共「悄悄地建立了一個由網紅組成的網絡,他們鸚鵡學舌地表達政府的觀點。」

這篇文章稱,這些精心製作的帖子「在宣傳中國的優點、轉移國際社會對中共侵犯人權的批評、在推送北京的論調時,幾乎是步調一致。」

網紅是傳播故意誤導信息的完美特洛伊木馬。我們被告知,「與中國政府或中共媒體有聯繫」的數百名網紅,現在用數十種語言運作,中共已經將TikTok武器化。

前聯邦調查局特工克林特‧沃茨(Clint Watts)現在為Miburo公司工作,Miburo是一家專門檢測和打擊錯誤信息和虛假信息的公司,他告訴《紐約郵報》,中共正不顧一切地「滲透」世界各國,包括美國。

有了TikTok這樣讓人上癮的應用程序,中共知道,如果「長時間用相同的輿論對觀眾進行狂轟濫炸,那麼人們會逐漸相信所接收到信息。」當然,沃茨是對的。

TikTok可以說是目前最有害的社交媒體應用。令人擔懮的是,它越來越受歡迎。到今年年底,TikTok將在全球擁有超過15億用戶。隨著越來越多的美國人下載和使用該應用,現在是禁TikTok的最佳時機。

作者簡介:

約翰‧麥克‧格里昂(John Mac Ghlionn)是一名研究員和散文家,他的作品發表在《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悉尼先驅晨報》(Sydney Morning Herald)、《新聞週刊》(Newsweek)、《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和《美國觀察家》(The Spectator US)等國際知名媒體。他的作品涉及心理學和社會關系,並對社會功能障礙和媒體操縱有濃厚的興趣。

原文:Why the US Should Ban TikTok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國會需警惕TikTok的威脅
美擬擴大反壟斷法案 將納入微信和TikTok
研究:TikTok追蹤用戶數據遠超其它社交媒體
俄武攻烏克蘭 TikTok充當俄新宣傳工具
最熱視頻
【時事金掃描】「習失蹤」引熱議 普京動核武?
【十字路口】重判孫力軍團伙 二十大凶險高潮
【神韻早期節目】梅(2011年製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