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人莞爾一笑的清朝官場軼事

作者:杜若
清朝吏部有文選、考功、驗封、稽勛四清吏司,各司掌管不同事務。吏部的決定不同,文武百官喜怒哀樂也各不相同。(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160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在人們的印象中,古人很古板,張口就是之乎者也。有沒有想像過,如果古人開起玩笑,會是怎樣的場面?官員能進出皇宮內廷是為榮寵,但有多少人曉得「立得手痛,寫得腳痛」的酸楚?吏部掌管百官人事調動,一場宴會讓人知曉了吏部帶給人的喜怒哀樂。滿洲鑲黃旗大臣尹繼善漢文造詣頗深,每每作詩頗為神速,為何令當時的才子感到畏懼?

1. 立得手痛 寫得腳痛

清朝時期,凡是在京城的京官,都以能進入皇宮內廷值班為榮,然而這份榮耀中,也有不少外界難以知道的苦楚。天子近在眼前,身為臣子,自然是垂手侍立,畢恭畢敬,不敢有絲毫冒犯。但是,雙手下垂,站久了之後,氣血就要往下流,十指會腫脹酸痛。如果被派去寫公文,或抄寫書籍,一整天都要趴在桌子邊坐著寫字,兩腳不能活動屈伸。

康熙一朝,大臣王圖炳(1668年─1743年)擔任詹事,負責掌管東宮太子宮裡事務。他在南書房輪值多年。南書房原本是康熙皇帝讀書的地方,後來康熙帝為了能和翰林院的文學詞臣研究學問,君臣吟詩作畫,就在乾清宮西南角特別開闢了房舍,名為南書房。

有一年,王圖炳奉命抄寫整部《華嚴經》。一天出宮後,他向眾人抱怨:「伺候天子,立得手痛;鈔錄時,寫得腳痛。這些苦又怎能是外廷大臣知道的呢?」

內廷大臣出了宮門,便向人自我調侃在內廷時的苦楚。外廷大臣聚會,也會嘲諷官場上的喜怒哀樂。

2. 吏部令人喜怒哀樂

有一年,吏部舉行宴會,款待公卿官員。吏部所轄各司官員都聚集在一起。宴會上,有人說:「各位大人舉手之間,人們的喜怒哀樂也就隨之而至。」眾人聽了都感到愕然,於是問其中的原因。

那人回答說:「文選司掌管官員選補、推陞及班秩、品級等要事,所以是為喜。考功司掌管考察、降罰及引年(指年老之人辭去官職,請求退位)、稱疾、給假諸事,所以是為怒。稽勛司掌管喪制、終養、復姓、更名諸事,所以是為哀。驗封司掌管封爵、誥命、贈廕、敘功、吏員考職等事,以及真人、土司[註]承襲,所以是為樂。」

清朝吏部有文選、考功、驗封、稽勛四清吏司,各司掌管不同事務。吏部的決定不同,文武百官喜怒哀樂也各不相同。

內廷外廷大臣各有各的故事,出任地方的朝廷大員,不像在京師時那麼拘束,倒也有自己的樂趣。

3. 新詩唱和到明年

大臣尹繼善(1694年─1771年,諡號文端)雖是滿洲鑲黃旗人,但漢文頗有造詣,並且作起詩來才思敏捷。他曾三次擔任兩江總督,處事公正。江南百姓聽說尹繼善要來,無論老幼皆奔走歡呼,互相慶賀。

尹繼善總督兩江時,常與門生袁枚(1716年─1797年,字子才)互相唱和。每當他寫出詩文佳作,必會派人騎上快馬,飛傳給袁枚。

袁枚是當時有名的才子,不僅擅長詩、賦,還能寫駢文、小品文,是乾隆時期的詩壇盟主。其人文筆與大學士紀昀齊名,時稱「南袁北紀」。即使袁枚這般才華,也很懼怕尹繼善的詩才神速。

有一年除夕夜,已到了三更(23:00至次日的1:00)時分,袁枚讓人拿著一首詩來到尹府,說:「知道大人每次想到詩句便會快速傳遞,憑著快馬和高才,您從來不讓先。今日就讓大人輸一回,您的新詩唱和要到明年了。」尹繼善聽罷,大笑起來。

「新詩唱和到明年」是袁枚戲謔之言。言外之意,尹繼善你平常作詩都很快。這回你答覆詩文,即使再神速,也要到明年才能回應了。去年的詩文,今年才答覆,自然是太晚了。袁枚以小小的時間差,戲謔尹繼善這回看你怎麼辦?尹繼善看懂了袁枚的用意,所以大笑起來。

這幾則清朝官場軼事,既詼諧,又可一覽時人風雅才智,是不是也讓您莞爾一笑呢?

註釋:土司制,元、明、清時期,邊疆各族歸附中原王朝,朝廷加以重用,委以官職和分封。所以土司成為朝廷倚重的疆吏,甚或可等同於藩國,官爵可以世襲。

事據《清稗類鈔》卷38、《清史稿》卷114、《清史稿》卷307@*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古時沒有測謊儀,官員審案時遇到撒謊的人,應當如何揭穿謊言,從而做出公正的判決?我們來看看中國古代的小故事吧。
  • 春秋時期,衛國有一位賢大夫寧武子。他的智,其他人可以企及,而他的愚,別人卻很少能做到。「邦有道則知,邦無道則愚」,正是孔子對寧武子的評價。為何寧武子受到孔子青睞?我們就來看看他的故事吧。
  • 當流言蜚語蔓延,到處都在說周公是壞人,他是否就如謠言所說是真正的壞人?當天下萬民為王莽歌功頌德,王莽是否就是真正的好人?一時的詆毀不足為懼,一時的讚美也不足為道。時間的慧眼會洞徹一個人所在的境界,他真正的心靈位置。
  • 清朝雍正年間,山西人李某在京師幫助一個典當商人做事,一年的收入是三百緡。一緡是一千文銅錢,這收入還是不錯的。
  • 示意圖:明 仇英《人物故事圖冊》。(公有領域)
    春秋時期諸侯爭鋒,戰事頻發。面對秦晉大軍壓境,燭之武隻身前往秦國遊說秦穆公,不費一兵一卒,就為鄭國化解了亡國危機,可謂是智能超群的談判專家。《左傳》故事「燭之武退秦師」膾炙人口,對今日仍有不少啟迪。
  • 「蒲團不墮紅羊劫,笑彼飄霖孔四貞。」這句清朝詩文講述了二位王爺之女:平南王尚可喜之女自悟以及定南王孔有德之女孔四貞。在命運的劫數中,一位擺脫了王府紛爭,安然度過了平生;一位身陷紅塵劫數,落得晚景飄零。
  • 俄烏戰火紛飛,這壬寅年開春襲來的動盪煞氣,令人聯想到上個世紀的四個虎年: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1950年的朝鮮半島戰爭,差點引發美蘇核戰的1962年古巴導彈危機,1986年4月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爆炸……怪不得有「虎年多戰亂」的說法。
  • 清朝光緒帝時,喜塔臘氏族是滿洲的貴族世家,數代人承享蔭福,官爵高隆。相國裕德就出身於喜塔臘世家。這位相國「持躬謙謹,禮賢下士」,被譽為一代賢相。美中不足的是,他向來有潔癖,曾令很多人無所適從。後來發生一件小事,被同僚戲謔諷諫。相國能從諫如流,改掉了潔癖的毛病。
  • 清朝時,浙江蕭山縣人湯金釗(1772年—1856年,字敦甫),嘉慶四年(1799年)進士。他官至協辦大學士,吏部尚書。鴉毒流行,毒害天下,他力主禁止鴉片。湯金釗為官清正,剛直不阿,受到嘉慶、道光、咸豐三朝皇帝器重。湯氏一門三代積有陰德,留下了不少趣聞佳話。
  • 白馬
    清朝時期,紀曉嵐在其著作《閱微草堂筆記》中講過一則飆車的故事。一位車夫酷愛飛車,不管馬兒的死活。一次偶然的小事故,卻帶來了致命的打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