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濤哥侃封神】 第九十二回 楊戩哪吒收七怪

作者:石濤
【濤哥侃封神】 第九十二回 楊戩哪吒收七怪。(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113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濤哥侃封神》。

詩曰:
梅山七怪阻周兵,逞異誇能苦戰爭。
狗寶雖兇誰獨死,牛黃縱惡自戕生。
朱貞伏地先無項,楊顯縱橫後亦薨。
堪笑白猿多惹事,千年道行等閒傾。

那狗精不叫狗精,它叫「狗寶」;牛精,它說是牛黃……包括動物、植物,透過日精月華練出來的東西,對人非常有益處。

陸地行舟大英雄 火化蟠龍一陣風

話說武吉、南宮適望見子牙引鄔文化進山,先讓過子牙與武王,用木石疊斷前山。

只見鄔文化趕進山口,不見了子牙、武王,立住了腳,遲疑四望,竟無蹤跡。正欲迴身出山,只聽得兩邊砲響,殺聲振地,山上用滾木大石疊斷山口,軍士用火弓、火箭、火砲、乾柴等物望山下拋放,只見四下裡火起,滿谷煙生。怎見得好火?

讚曰:
騰騰烈焰,滾滾煙生。
一會家地塌山崩,霎時間雷轟電掣。
須臾綠樹盡沾紅,傾刻青山皆帶赤。
那怕你銅牆鐵壁,說甚麼海闊河寬。
湯著他爍石流金,遇著時枯泉轍涸。
風乘火勢逞雄威,火借風高拚惡毒。
休說鄔文化血肉身軀,
就是滿山中披毛帶角的皆逢其劫。

話說鄔文化見後面火起,疊斷歸路,抽身轉奔進山來。那山腳下地砲、地雷發作,望上打來。可憐頂天立地大漢,陸地行舟的英雄,只落得頃刻化為灰燼!後人有詩嘆之。

詩曰:
夜劫周營立大功,孟津河下逞英雄。
姜公妙算驅楊戩,火化蟠龍一陣風。

其實人生一世不過如此。這裡面講太多東西,都是這樣!再厲害的英雄如果逆天意的話,什麼也留不住。

生命是個過程,不是你能獲得什麼,但是人們在生命的過程當中大多想獲得什麼。道理誰都明白,但是真正能在其中感悟出來的人,卻沒有幾個。

話說楊戩與武吉、南宮適見燒死了鄔文化,俱回來見姜子牙,備言前事。子牙大喜,又謂楊戩曰:「只是袁洪此怪未除,如之奈何?」

楊戩曰:「此怪乃梅山得道白猿,最是精靈,俟徐徐除之。」

子牙曰:「且等東伯侯來至,諸侯方可進兵。」

梅山妖孽豬羊狗 得道白猿最精靈

話說袁洪聞報,知道燒死了鄔文化,心中不樂,正獨坐納悶,忽報:「轅門外有一陀頭求見。」

袁洪傳令:「請來。」

少時,陀頭至中軍,打稽首曰:「元帥,貧道稽首了。」

袁洪曰:「道者請了。道者從何處來?有何見諭?」

陀頭曰:「吾亦在梅山地方居住,與元帥相隔不遠,姓朱,名子真。今知元帥為紂王出力,特來助一臂之力。不識元帥肯容納否?」

袁洪聽說大喜,邀請陀頭上坐。朱子真再三謙讓,就席而坐。

旁有參軍殷破敗、雷開二將聽得又是梅山之士,乃相謂嘆曰:「此又是常昊、吳龍一黨。」

袁洪命治酒管待朱子真。一宵不表。次日,朱子真提寶劍在手,率左右行至周營,坐名請元帥答話。軍政官報入中軍。子牙聽見有道者,忙傳令南北二處諸侯齊出轅門,排開隊伍,自己親率諸眾弟子出轅門,列成陣勢。

見成湯旗門腳下來一陀頭,怎見得?有讚為證。

讚曰:
面如黑漆甚蹊蹺,海下髭髯一剪齊。
長唇大耳真兇惡,眼露光華掃帚眉。
皂服絲絛飄蕩蕩,渾身冷氣侵人肌。
梅山豬怪逢楊戩,不久周營現此軀。

來了一隻豬,而且是黑豬,不是雜毛的。它叫「朱」子真——梅山七怪的姓,代表了它們生命的本身。

話說朱子真步行至前,見子牙簇擁而至。

子牙曰:「道者何人?」

你看!這豬弄成「道人」的樣兒!

朱子真曰:「吾乃梅山煉氣士朱子真是也!」

這裡用「梅山煉氣士」。不知道是寫錯了?還是怎麼樣……

姜子牙曰:「你不守分安居,來此何幹?是自尋死亡也!」

朱子真大笑曰:「成湯相傳數十世,爾等世受國恩,無故造反,侵奪關隘,反言天命人心,真是妖言惑眾,不忠不孝之夫!

所有妖怪都說姜子牙他們「妖言惑眾」,其實他們自己「是妖怪」。所以,到這關鍵的時候,凡事都是「反」的!反過來,一切出現「反」的時候,那天下就得變了。

吾今日到此,快快下馬納降,各還故土,尚待你等以不死,如有半字不然,那時拿住,定碎屍萬段,悔無及矣!」

子牙大罵曰:「無知匹夫!你死於目前,尚不自知,猶自饒舌也!」

朱子真仗劍來取子牙。只見旁有南伯侯麾下副將余忠──此人不信道術──使狼牙棒,面如紫棗,三柳長髯,飛馬大呼曰:「此功留與我來取!」

封神演義》有他的隱喻。「此人不信道術」(無神論者),通常很少這麼寫的。

這裡寫:「有一個不信神、不信道術的人(南伯侯麾下副將余忠)碰到了豬怪。碰到了豬怪,肯定是被豬吃了。」這是一種報應的說法。

通常說:「豬是笨的。」這裡的隱喻是:無神論的人、不信神的人,他們必然遭到妖精、妖怪的虐殺。

子牙見左哨來了余忠,一馬當先,也不答話,使開棒夾頭就打。朱子真手中劍赴面交還。步馬相交,劍棒並舉。未及二十合,朱子真轉身就走。余忠隨後趕來。

子牙傳令:「擂鼓吶喊,以助軍威。」

余忠追來,未及一里之餘。朱子真乃是妖魅,足下陰風簇擁,一派寒霧籠罩,故馬亦追之不上。

在生命的層次系列中,人其實是最笨的,弄不了妖怪的,這就是「一物降一物」,沒什麼可講的了。偏偏人走到無神論的時候就笨上加笨。人的生命自然就會帶一些東西(本能),他連這個都不信了。

朱子真把身子立住,余忠馬看看至近,子真回頭,把口一張,一道黑煙噴出,籠罩其身,現出本相,一口把余忠咬了半段,余忠屍骸倒於馬下。朱子真復現原身,回奔而來,大呼曰:「姜子牙敢與吾立見雌雄麼?」

楊戩在旁,用照妖寶鑑一照,原來是一個大豬。楊戩把馬催開,使三尖刀從後面大喝,曰:「好業障少來!有吾在此!」使開刀,分頂門砍來。

朱子真手中劍急架忙迎。步馬相交,刀劍並舉。未及數合,朱子真抽身就走。楊戩隨後趕來。朱子真如前,復現原身,將楊戩一口吃去。子牙見楊戩如此,傳令回兵進營。

朱子真得勝,來見袁洪,袁洪大喜,治酒管待朱子真賀功。正飲之間,忽報:「轅門有一傑士求見。」

袁洪傳令:「令來。」

少時,見一人面如傅粉,海下長髯,頂生二角,戴一頂束髮冠,至帳下行禮畢,袁洪問曰:「傑士何方人氏?」

其人答曰:「末將姓楊,名顯,祖居梅山人氏。」

此傑士乃是羊精也!借「羊」成姓,也是梅山一怪,俱是袁洪一起。只恐旁人看破,故此陸續而來,托姓借名,以掩眾人耳目。當日袁洪留在軍中,賜坐飲酒。

楊顯與朱子真各自誇能鬥勝,嘵嘵不休。殷破敗自思:「此又是袁洪等一黨妖孽耳!」默對雷開不語。

只見大小將官正飲酒,方到二更時分,聽得朱子真腹內有人言曰:「朱道人!你可知道吾是誰?」

一般的人碰到妖精是受不了的。但是,妖精碰到「得道的人」,一點辦法都沒有。這是相生相剋的。普通人是沒辦法的。

朱子真驚得魂不附體,忙問曰:「你是誰?你實在那裡?」

楊戩在腹內答曰:「吾乃玉泉山金霞洞玉鼎真人門徒楊戩是也!今已在你腹內。你只知貪吃血食,不知在梅山吃了多少眾生,今日你這業障罪惡貫盈,我把你的肝腸弄一弄!」把手在他心肝上一摳,朱子真大叫一聲:「痛殺我也!」口稱:「大仙!饒了小畜罷!」

楊戩曰:「你是欲生?欲死?」

朱子真曰:「望大仙慈悲!小畜在梅山也不知費幾許辛勤,採天地靈氣,吸日月精華,方能修成人形。今不知分量,干犯天威,望乞恕饒,真再生之德也!」

七怪他們是倒著修,修出來的。動物本身就有這種靈氣,就修成了,但都是妖精。他們跟蓬萊島煉氣士是不同的。

楊戩曰:「你既要全生,你可速現原身,跪伏周營,吾當饒你性命。如不依吾言,我把你的心、肝、肺、腑都摘下你的來!」

朱子真沒奈何,有法也無處使,只得苦苦哀告。楊戩大叫曰:「如若遲了,吾就動手!」

朱子真只得隨現原形,是一個大豬,晃晃蕩蕩,走出轅門,就把袁洪急得抓耳撓腮。

等於是當著袁洪的面,朱子真現出原形。袁洪是隻猿猴嘛,所以就「抓耳撓腮」!

什麼時候共產黨也這樣!

這裡基本就是教訓人類,給活著的人教訓。其實當朱子真現出原形的時候,殷破敗他們就知道完了!所以同樣包含著一種救贖的故事在裡頭。

那些人是否被救贖就是另外一回事。

楊顯惱得一天火發,有力也無有用處,只得聽之而已。話說豬精走至周營轅門前跪伏,此時南宮適巡營,剛纔四更,巡至轅門,只見一豬伏著,南宮適曰:「此是民間豢養的,怎走至此間來?等到天明,叫原人領去。」

楊戩在豬腹內大呼,曰:「南將軍,報與姜元帥得知,此是梅山豬怪。今早見陣,是吾鑽入他腹裡,特地擒伏至此,快請元帥來轅門發落!」

南宮適方悟,知是楊戩變化在他肚裡,不覺大喜,忙進營門,至中軍外帳,將雲板敲響,請元帥陞帳議事。

內使傳與子牙,子牙忙陞帳。南宮適上帳啟元帥曰:「楊戩收服梅山豬精,已在營門,請元帥發落。」

子牙傳令,命眾將:「掌上燈毬、火把出營。」

不一時,一聲砲響,子牙率領眾諸侯齊出轅門。看時,果是一口大豬,跪伏在地。

子牙問曰:「你這業障,沒來由,何苦自取殺身之禍!」

楊戩在腹內應曰:「請元帥施行,斬除此怪,以絕後患。」

子牙傳令:「命南宮適行刑。」

南宮適手起一刀,將豬頭斬落在地。楊戩借血光而出,現了自己真身。眾諸侯無不欣羨。子牙命將豬頭掛在轅門號令。俱回營寨。不表。

只見袁洪謂楊顯曰:「似此露出本相,成何體面!把吾輩在梅山千年道術,一代英名,俱成畫餅,豈不愧哉!誓不與姜尚干休!」

所有動物(得了靈氣)都以人的身體為珍貴的。包括青獅、金靈聖母這些。他們被那些寶貝打出原形之後,他們也覺得非常懊喪、羞辱。那通天教主也是聽多寶道人說:「廣成子說,師父你收的徒弟都是長毛的、帶角的、長鱗的……」這都是一種羞辱,儘管是真的,但都是羞辱。

大家聽明白了:神仙、人、妖精、鬼都崇尚「人身」。而人身本身卻沒有多大本事,最笨!什麼東西都能整它。

因為人身是神造的。神按照自己的樣子造的。那人、任何動物認為:得了人身就有機會與神同在。其實是有這含意在裡頭。我覺得今天朋友從中要能理解自己的珍貴。其實我們講半天,都是講這麼個道理。

楊顯曰:「楊戩他恃自己有變化之術,不意朱子真誤中奸計,若不復此恨,豈能再立於人世!」

二人正彼此痛恨,忽轅門官報入中軍:「啟元帥:有天使至,請令定奪。」

袁洪忙出轅門,迎接天使。天使曰:「奉天子敕命送一賢士至軍前聽用。」

袁洪接了旨意,打發天使去了,復至中軍坐下,命左右:「令來將參謁。」

來將至中軍參拜畢,袁洪亦問曰:「將軍何名?」

來者答曰:「末將姓戴,名禮,梅山人氏,聞紂王招賢,故不辭千里之遠,特來效勞於麾下。」

此怪也是梅山之狗精,恐怕被人識破,故此陸續而來,若為不知耳!

袁洪與眾將曰:「今目又添一賢士,定然與他決一雌雄。」隨傳令:「放砲吶喊。」

三軍排隊伍出營,請子牙答話。

周營軍政司報入中軍:「啟元帥:有袁洪搦戰。」

那動物多去了,為什麼是這些動物成為了那梅山七怪?應該是有一些說法,我沒有細查。

但是這裡提醒大家,這「七種」妖精一定有說法。為什麼其它的沒有?對不對!沒有「金魚」出來。我就說這意思了……

子牙隨帶諸將出營。見袁洪走馬至軍前,子牙曰:「袁洪,你不知時務,眼見覆軍殺將,天意可知?今紂惡貫盈,人神共怒,諒爾不過區區螳臂,敢與天下諸侯相拒哉!」

袁洪笑曰:「你偶爾得勝,便自矜誇,量你今日斷然無生回之理。」問左右曰:「誰與吾捉此反臣也?」

左有楊顯大呼曰:「俟末將擒此反賊!」

子牙看來將白面長鬚,頂生二角。怎見得?

有讚曰:
頂上金冠生殺氣,柳葉甲掛龍鱗砌。
頭生雙角氣崢嶸,白面長鬚聲更細。
梅山妖孽號羊精,也至孟津將身斃。
從來邪正到頭分,何苦身投羅網地。

我以為這就是一種「天象」所促成的。凡是在人間與人相關的各個層面,這些得了靈氣的東西都會在這種劫難中消失。而被消失的過程,全是他們出來爭持的過程——所有這些邪的東西要與正的東西對壘。我以為跟今天我們看到的人間故事非常類似,沒有什麼別的,都是爭出來的。

七怪之中他是首 千年得道一神獒

話說楊顯走馬搖戟,衝殺過來。楊戩在旗門下用照妖鑑一照,卻是一隻羊精。楊戩收鑑,走馬舞三尖刀,也不答話,接住廝殺。刀戟並舉,殺在虎穴龍潭。

二將正戰之間,只見成湯營裡一將,使兩口刀,飛奔前來,大叫曰:「楊兄弟,吾來助爾一臂之力!」

子牙旁有哪吒登風火輪,使開火尖鎗迎來。怎見得此怪?有詩為證。

你看在整個打鬥過程中,基本上就是楊戩跟哪吒。原因就是楊戩有七十二變、哪吒是蓮花身,所以遇見妖精他們不怕,其他的人就有危險。所以:人的身體又是最弱的。

詩曰:
嘴尖耳大最蹊蹺,遍體妖光透九霄。
七怪之中他是首,千年得道一神獒。

這裡說:「七怪之中他是首。」如果是這麼說的話,七怪的本身,是不是就與當初女媧造人的時候有關係?因為女媧造人,同時,第一個造的是狗。可能是啊!不一定對。這可以查到。

話說哪吒用鎗阻住,大呼曰:「匹夫慢來!通名來,好記功勞簿。」

來將答曰:「吾乃袁洪副將戴禮是也!」

哪吒使開鎗,劈胸就刺。戴禮雙刀急架相還。輪馬相交,刀鎗並舉,大戰在一處。

且說楊戩戰楊顯有二三十合,楊顯撥馬便走,楊戩趕來。楊顯在馬上吐出一道白光,連馬罩住,現原身來傷楊戩。楊戩化一隻白額斑斕猛虎。

楊顯見楊戩變了一隻猛虎,已剋治了他,急欲逃走,被楊戩一刀砍為兩段。

楊戩割下羊頭,大叫曰:「啟元帥:弟子又殺了梅山一怪也!」

戴禮與哪吒正酣戰間,戴禮口內吐出一粒紅珠,有碗口大小,望哪吒頂門打來。哪吒見勢頭兇兇,諒不能治伏,只得閃一鎗敗下陣來。

楊戩見哪吒失機,走馬大呼曰:「業障不得無禮!吾來也!」使開三尖刀來戰戴禮。

二人大戰二十餘合,戴禮撥馬便走,楊戩縱馬趕來。戴禮又吐出一粒紅珠,現出光華,來傷楊戩。楊戩祭起哮天犬,飛在空中。此犬乃是仙犬,看見此珠,十分兇惡,竟讓過他的珠來奔戴禮。

所以,為什麼這個戴禮輸了呢?是因為狗對狗。戴禮是妖(狗怪)。哮天犬是仙犬——同樣的動物當中它的境界高。

萬物都是這樣的。所以滿有趣的。他特別講說,哮天犬竟然讓過戴禮的珠,直接就奔戴禮而來。也就是說,哮天犬它知道,如果它去對付那個珠,戴禮反而跑了。

戴禮見仙犬奔來,正欲抽身逃走,早被哮天犬一口咬住,不能掙挫。楊戩手起一刀,揮於馬下。有詩為證。

詩曰:
梅山狗怪逞猖狂,煉寶傷人勢莫當。
豈意仙犬能伏怪,紅塵血染命空亡。

這隻狗怪白來了!但這裡說出了一個意思:狗能煉丹——「煉寶傷人勢莫當」。狗能煉丹!跟別的動物不太一樣。

話說楊戩殺了狗怪,掌鼓回營。子牙陞帳,見楊戩屢破諸怪,大喜,慶賀楊戩。不表。

金大升斬將鄭倫 女媧助戩伏牛怪

且說袁洪回至中軍,又見戴禮被戮,現出原形,心下甚是不樂。眾將交頭接耳,紛紛議論,十分沒趣。

忽轅門官來報:「啟元帥:轅門外有一大將求見。」

袁洪傳令:「令來。」

少時,令至帳前,見一人身高一丈六尺,頂上雙角,捲嘴、尖耳、金甲、紅袍,全身甲冑,十分軒昂,戴紫金冠,近前施禮。

袁洪問曰:「將軍高姓?大名?」

來將答曰:「末將姓金,雙名大升,祖貫梅山人氏。」

此來者又是牛怪,用三尖刀,力大無窮,今來助袁洪,俱是梅山七怪之數。

在人間的環境中,我覺得梅山七怪就是一種代表。七本身是結束。一定得湊齊了,就全完了。七的定數是非常絕對的。在任何一個環境中,都以七的概念出現。那「七」一到位,就沒了——梅山七怪到齊了,就全都結束了。

袁洪故問,以遮眾人耳目。袁洪乃設酒管待。次日,金大升上了獨角獸,提三尖刀,至周營搦戰。

哨馬報入中軍:「啟元帥:成湯營有一大將請戰。」

子牙對眾將問曰:「誰見陣走一遭?」

言未畢,旁有鄭倫出而言曰:「末將願往。」

子牙許之。鄭倫上了金睛獸,拎降魔杵,出了營門,見對面一將,生的異樣雄偉,鄭倫問曰:「來者何人?」

金大升答曰:「吾乃袁洪麾下副將金大升是也!爾是何人?快通名來。」

鄭倫答曰:「吾乃總督五軍上將軍鄭倫是也!吾觀你異相非人,焉敢阻時雨之師,有逆天之罪!早早歸周,共破獨夫,以誅無道。如不知機,自取辱身之禍。」

金大升大怒,催開獨角獸,使三尖刀砍來。鄭倫手中杵劈面相迎。二獸相交,大戰數合。金大升乃是牛怪,腹內煉成一塊牛黃,有碗口大小,噴出來,如火電一般。鄭倫不及隄防,正中臉上,打傷鼻孔,腮綻唇裂,倒撞下獸去,被金大升手起一刀,揮為兩段。可憐!

正是:胸中奇術成何用,只落名垂在史篇。

鄭倫其實就是「哼哈二將」當中的一個,那為什麼死在妖精手裡?

哼哈二將,境界應該不是很高。我們進廟裡看,他們(畫像)都是在門口。這裡應該是講述一個概念:在人中,像鄭倫這樣有特異功能的,根本上還是人,他們只是遇到一些奇人,知道這點東西,但是他們的境界沒有太昇華。所以人的境界沒有昇華的時候,治不了妖怪的。

我也跟大家解釋過,這是件挺奇怪的事:在此之前,鄭倫他們這批人都沒有死,偏偏死在妖精手裡頭。另外一個:萬仙陣之後,其實就決定了誰能修成、誰修不成。鄭倫作為修行的人,師父只教他那麼一下,在這期間,並沒有再提他跟師父有更多的連繫,不像楊戩他們。我能體會到的就這些。

所以在某種程度上說,紅塵之險惡可能超過了我們人的想像,因為:在紅塵之中有這些妖怪、妖精。

話說金大升斬了鄭倫,掌鼓回營。報馬報入中軍:「啟元帥:鄭倫被湯營大將金大升所傷,請令定奪。」

子牙聞報,著實傷悼,嘆曰:「鄭倫屢建大功,自從蘇侯歸周,一路督糧,有功王室,豈知至此喪於無名下將之手,情實可傷!」

我個人覺得這是一件……蹊蹺的事情。

子牙淚下如雨。有詩以弔之。

詩曰:
胸中妙術孰能班,豈意遭逢喪此間!
惟有清風常作伴,忠魂依舊返家山。

話說子牙次日令下:「誰為鄭倫報恨?走一遭。」

旁有楊戩應聲答曰:「弟子願往。」

這也奇怪。雲中子跟楊戩講過了:「梅山七怪,你肯定能弄他。」所以鄭倫突然要出頭的時候,楊戩並沒有攔他。

當然這也就是命裡注定的事情。如果楊戩能說出來:「雲中子師伯說了,只有我能打,你們都別去。」這話好像不太好說,對吧!同朝為臣的怎麼能這麼說——那你啥意思?對不對!所以有時候我個人覺得做人很難、很難。

子牙許之。楊戩隨即上馬提刀,至成湯營前,坐名要金大升出來答話。少時,見成湯營內砲聲響處,只見金大升坐獨角獸,來至軍前,大呼曰:「來者通名!」

楊戩曰:「吾乃楊戩是也!你就是金大升麼?」

大升曰:「然也!」

楊戩舞刀直取。金大升手中三尖刀赴面來迎。二將俱是三尖刀,往來衝突,一場大戰,有三十餘合。楊戩先未曾用照妖鑑照他,不防金大升噴出牛黃。此寶猶如火塊飛來。楊戩見來得太急,化一道金光,往正南而走。金大升隨後趕來。

這裡面講:牛黃是個寶——「此寶猶如火塊飛來」。

牛黃,在人的環境中,是非常好的中藥。好像也有「狗寶」——類似牛黃一類的東西。我不是很清晰,但有那個印象。

所以這是講述了動物身上有這些東西,是吸收日精月華而產生的,不是短時間能促成的。有它珍貴之處。

大升的獨角獸來的快,楊戩忙取照妖鑑出來照時,卻原來是個水牛。楊戩回身,正欲變化食他,忽然前面一陣香風縹緲,異味芳馨,氤氳遍地,有五彩祥雲,隱隱中一對黃旛飄蕩,當中有一位道姑,跨青鸞而至,旁有女童三四對,應聲叫曰:「楊戩早來見娘娘聖駕!」

楊戩聽說,乃向前抄手施禮,曰:「弟子楊戩參見娘娘。」

那道姑曰:「楊戩,吾非別神,乃女媧娘娘是也!今見成湯數盡,周室當興,吾特來助你降伏梅山之怪。」

你看,在楊戩他們同輩裡頭,他厲害——這頭見了女媧;那頭見了天皇、地皇、人皇。都是他見的。所以生命的來處太關鍵。這個沒什麼辦法!在他們同一輩裡頭,哪能見著這些上古的古神;隔著輩的古神?!別人都沒有去過。那是不得了!反過來說:每個人各有自己的命運,誰也掙不來。

那妖怪也歸女媧管,招妖幡就在女媧手裡面。女媧造了動物,造了人。

令楊戩立於一旁,乃命青雲女童:「將此寶去把那業障牽來。」

青雲女童接寶在手,只見金大升足踏陰雲,提刀趕來。青雲童兒上前攔住,大呼曰:「那業障!娘娘聖駕在此,休得無禮!今奉娘娘法旨,特來擒你!」

金大升大怒,將刀往上一舉,劈面砍來。青雲女童將伏妖索祭起空中,只見黃巾力士將金大升穿起鼻子來,用銅鎚把金大升背脊上打了三匹鎚,一聲雷響,金大升現出原身,乃是一匹水牛。

水牛鼻子上都帶環。

楊戩向前倒身下拜:「弟子楊戩願娘娘聖壽無疆!」

女媧曰:「楊戩,你且將牛怪帶回周營發落,我還助你收伏白猿精怪也!」

楊戩別了女媧娘娘,把牛牽著回來。

且說子牙在中軍,聽報到:「楊戩化一道金光往正南上去了。這大將趕去,不知凶吉。」

子牙驚疑不定。哪吒曰:「楊戩自有運用,元帥何必驚疑?」

子牙曰:「方今東伯侯人馬未至,況有梅山之怪阻住吾師,使吾心下不能安然。」

言未畢,只見報馬來報:「啟元帥:楊戩回來。」

子牙令至帳前,問其原故。楊戩把女媧娘娘收伏牛怪之事說了一遍:「今至轅門,請元帥發落。」

子牙傳令:「請眾諸侯齊至大營門,看吾號令此怪。」

少時,眾諸侯齊至轅門。子牙命牽過牛怪,用縛妖索將此怪縛在地下,令南宮適行刑。

南宮適手起一刀,將牛頭斬下。孟津河八十萬人馬齊聲喝采。子牙命將牛頭掛在旗竿上號令,掌鼓回營。

卻說袁洪已知梅山眾弟兄俱被子牙所滅,欲前而不能進,欲後而不能退,著實無計,事屬兩難,心下甚是憂疑。不表。

梅山七怪從今滅 掃蕩妖氛宇宙清

這裡暗含個東西:有些妖精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超越人,似乎在日精月華中,它自然可以達到那個境界。

裡面提到「狗寶」跟「牛黃」(我沒見過狗寶,但是有狗寶這個說法),狗寶跟牛黃非常少見,但是在一些傳統的中醫當中,這都是寶貝,值老了錢了!

現代那個「牛黃解毒丸」裡頭哪有牛黃?但這麼多年來,兩三代的人,上火了,就吃「牛黃解毒丸」「牛黃清心丸」這些比較傳統的藥(通常也叫「人造牛黃」),其實那都是瞎掰!上哪兒找牛黃?

牛黃跟狗寶這些東西,有人說是類似結石的東西。如果牛長牛黃的話,那牛會很瘦的。狗寶也應該是那樣,就等於把營養都聚集在那個地方。

狗怪吐出狗寶,能夠傷人的。牛怪吐出牛黃之後,差點沒燒死楊戩,其實就表現出妖精它透過日精月華可以練出超越人、三界的東西,對人而言就是寶貝,具有巨大的能量。

就像「柴胡」,是神農給了楊戩,從此人間有了柴胡。但這個牛黃跟狗寶是從下往上走的,雖然它是妖精來的,但是裡面包含了「日精月華」。所以,人弄不了它。我們也說了,斬妖除魔不是人能做的。人只能與神同行!

希望朋友能夠從中理解「萬物皆有靈性」,它都是靠境界上、下連繫而展現的。如果它巨大的能量對人有幫助的話,就是因為它比人的能量、比人肉身的層面高。我個人覺得從這些故事中能夠理解我們民間的一些典故。

只見子牙回營陞帳,問楊戩曰:「梅山絕了幾怪?」

楊戩屈指一算:「啟元帥:已滅了六怪。」

子牙曰:「今晚傳與眾諸侯:二更時分齊劫成湯大營。」又令楊戩:「你可單戰袁洪,取巧降伏此怪,大事可定。」

楊戩答曰:「弟子同哪吒雙去建功,更覺易於為力。」

子牙許之。仍將眾將分派已定。不表。

卻說袁洪在營中與參軍殷破敗、雷開二將議曰:「今主上命吾等在此守禦,此處周兵雖多,能者甚少,況連日朝歌不曾見有救兵,亦不曾見吾捷報,恐天子憂心,深屬不便。」命中軍具疏往朝歌,請天子速發援兵前來接應。中軍官具表求救。

且說子牙親乘坐騎,時至二更,一聲砲響,周兵吶一聲喊,齊殺進成湯營裡去。

正是:黑夜衝營無準備,三軍無故受災殃。

話說南伯侯鄂順領二百諸侯,一齊奮勇當先;北伯侯崇應鸞衝殺進左營;李靖、韋護、雷震子衝殺進右營;楊戩、哪吒殺入大營,進中軍來戰袁洪。

且說袁洪聽得周將劫營,忙上馬,使一根鐵棍,方出中軍,恰逢楊戩,也不答話,二馬相交,只殺得愁雲蕩蕩,慘霧紛紛。怎見得?有詩為證。

詩曰:
夜劫湯營神鬼驚,喊聲齊發鼓鑼鳴。
軍兵奮勇誰堪敵,將士施威孰敢攖。
破敗無心貪戀戰,雷開有意奔途程。
梅山七怪從今滅,掃蕩妖氛宇宙清。

你看:「掃蕩妖氛宇宙清。」掃完「梅山七怪」之後,基本就沒東西了。其實你可以對應著這麼想:千里眼、順風耳其實就是對應一陰、一陽。所以千里眼、順風耳永遠是一對的,是孿生的。

那梅山七怪就是走「七的定數」,我以為生命一切都是這樣——當我們故事講到了這份上,在我個人眼睛裡,很多東西就簡單了……因為人的這邊其實都是假的,人的魂魄那邊才是真的。都是假的,不就樂得跟看戲似的嘛!對不對?不就是「臺上的是瘋子,臺下的是傻子。」

話說眾諸侯齊殺入成湯營裡,只殺的屍橫綠野,血滿溝渠,哀聲慘切,不堪聽聞。只見楊戩大戰袁洪,袁洪現出原身,起在半空,將楊戩劈頭一棍,打得火星迸出。

所以動物它現出原形的時候,真正有力量。

楊戩有七十二變,隨化一道金光,起在空中,也照袁洪頂上一刀劈將下來。這袁洪也有八九工夫,隨刀化一道白氣,護住其身。

楊戩大喝,曰:「梅山猿頭,焉敢弄術!拿住你定要剝皮抽筋!」

袁洪大怒曰:「你有多大本領,敢將吾兄弟盡行殺害,我與你勢不兩立!必擒你碎屍萬段,以報其恨!」

他二人各使神通,變化無窮,相生相剋,各窮其技,凡人世物件、禽獸,無不變化,盡施其巧,俱不見上下。

楊戩在跟袁洪過招的時候,類似孫悟空。《西遊記》裡面同樣有真、假美猴王,這裡頭又出了一隻猴(白猿),所以猿猴是滿特別的。這是第一。

第二:七十二變只要走到頂端,其實它是一個循環。在三界裡人有輪迴轉世,是循環的,同時跟動物、五行又有相關。

七十二變,也是對應著「五行」,構成了三百六十度(72×5=360)。三百六十度在這個空間裡不就是完整的一圈!

所以:無頭,無尾;皆是頭,皆是尾。生命的巧妙就在其中。我不知道朋友能不能感受到這是生命的巧妙、造化!這裡講的也是這樣。

袁洪暗思:「此時周兵已攻破大營,料不能支,且將他誆上梅山,入吾巢穴,使他不能舒展,那時再擒他不難。」遂棄了大營,往梅山逃去。不表。

你看,這時候袁洪基本就是報私仇。

且說眾諸侯追殺成湯殘敗人馬,殺到天明,子牙鳴金收兵,眾諸侯各自回營。

正是:諸侯吹敲金鐙響,子牙全勝進轅門。

話說楊戩見袁洪縱祥光前去,乃棄了馬,亦縱步借土遁緊緊追趕。只見袁洪隨變一塊怪石立在路旁。楊戩正趕,忽然不見了袁洪,即運神光,定睛觀看,已知袁洪化為怪石,隨即變一石匠,手執鎚鑽,上前鎚他。袁洪知他識破,便化陣清風往前去了。

三界之內的生命一定是「相生相剋」這麼對應來的,並生的。當你能理解這種相生相剋、對應的時候,看待事情就不至於那麼僵化,不是非得要幹嘛!或那一定是不對的。順應這個過程,你才是真的;不去順應這個過程,你是假的。

如此兩家各使神通,看看趕上梅山,忽的又不見了袁洪。楊戩上得梅山來,果然好景。怎見得?有詩為證。

詩曰:
梅山形勢路羊腸,古柏喬松兩岸旁。
颯颯陰風愁霧長,妖魔假此匿行藏。

話說楊戩上了梅山,四面觀望一遍,忽聽得崖下一聲響,竄出千百小猴兒,手執棍棒,齊來亂打楊戩。

不知道這是不是後來的孫悟空?

楊戩見眾小猢猴左右亂打,情知不能取勝,「不若脫身下山。」

楊戩化道金光去了。方纔轉過一坡,只聽一派仙樂之音,滿地祥雲繚繞,又見女媧娘娘駕臨。

楊戩俯伏山下,叩首,曰:「弟子楊戩不知娘娘聖駕降臨,有失迴避,望娘娘恕罪!」

我們講了,楊戩見過那些古佛、女媧娘娘……而且是單獨見。你也可以看到楊戩的一些辦法,連姜子牙都不告訴。我自己認為這是他生命的來處所賦予的一份造化。

楊戩單獨能見著女媧娘娘,這是他的一種福分。當他的師父跟他說「你去找神農」,他就找到了「柴胡」這個草藥。這都是他的福分。我個人覺得是這樣。連廣成子都沒有這個福分。

廣成子去見通天教主卻惹出了事兒,所以有時候也不在輩分大和小!就是這麼個機緣,我覺得用人的語言很難解釋。生命內在的那種玄妙用語言講很彆扭……只有楊戩這樣,韋護沒有;那李靖父子四人也沒有。他們也都比較簡單。就是楊戩最豐富。

女媧曰:「你雖是玉泉山金霞洞玉鼎真人門徒,善會八九變化,不能降伏此怪。吾將此寶授你,可以收伏此惡怪也!」

楊戩叩首拜謝,女媧娘娘自回宮去了。楊戩將此寶展開看時,心中甚是歡喜。此寶乃「山河社稷圖」。

「山河社稷圖」不輸給「太極圖」。

我們剛才說了,楊戩有他的福分,他能拿到山河社稷圖,他生命得有那個福份,才能壓住這社稷圖,如果隨便給其他人,壓不住,就把那人給毀了。

楊戩來處好,自然悟性高,他總能遇到這些事情。他遇到這些人;碰到這些事情,又跟他的悟性相關。他能悟到,他就能做到,別的同門就悟不到,所以做不到——你告訴他,他也聽不懂。

楊戩一一依法行之,懸於一大樹上。楊戩復上梅山,依舊找尋原路。

話說袁洪見楊戩復上梅山,乃大呼曰:「楊戩,你此來是自送死也!」

楊戩大笑曰:「你今日量無生理!」使開刀,直取袁洪。

袁洪也使開棍赴面交還。二人大戰一會,楊戩轉身就走,袁洪隨後趕來。楊戩下了梅山,往前又走,忽見前面一座高山,楊戩逕上了山。袁洪隨趕上山來。不知此山乃女媧娘娘賜的「山河社稷圖」變化的。

袁洪趕上山來,入於圈內,再不能下山。楊戩將身一蹤,下了「山河社稷圖」。只見袁洪在山上左攛右跳。

就像殷洪,殷洪一上「太極圖」就完了。

不知性命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點閱【濤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濤哥侃封神】 第九十二回 楊戩哪吒收七怪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那麼在《封神演義》裡你怎麼看天、地、人?周朝的確立,是(象徵)「人」;三百六十五個神確立,是(象徵)「地」;廣成子,包括元始天尊他們那一次淨化,是(象徵)「天」。所以在「以人為中心」所知道的層面:天,是到老子這一層——人們知道的三界之外最高的神;地,就是三界之內人們知道的這些天神——作為對應的話,「希臘神話」就類似三界裡面的這些天神。
  • 第九十九回〈姜子牙歸國封神〉,也就是,當周武王繼了王位之後,反過來又要敬天地(是有對應天地的成分)。那這件事情姜子牙來做,也就把天地間的一切都重新歸正。
  • 「人與妖是互為因果存在的」,所以,要想在人中達到真正至善的境界,只能「與神同行」。這是女媧露面(給楊戩「山河社稷圖」)暗含的台詞。
  • 現在這個環境,妖精、鬼魅、獸,人挺難處理,但是,與神同行的人就沒有問題。《封神演義》講述的也是這個故事。在進入「萬仙陣」之後,我就一直跟大家說,後面很多人都死在了妖精手裡。死在人手裡的就一個:張奎。
  • 紂王跟諸侯們開了一仗,他把南伯侯給殺了,傷了二十六人。他依然表現出一個王者背後具有天意的那種跟別人不同的一點。但是,滅亡就是滅亡,那「時辰到了」之後,無論他多麼的強悍,身邊沒有正經人了——最後剩兩個人(飛廉這些)。
  • 當女媧把山河社稷圖給了楊戩之後,就證明天下早已經定下來了。女媧在過程中一直沒有出現,一直到最後清理妖精,恢復到人本來的環境的時候,祂就出現了。對應了當初紂王——作為人間的王——來到了女媧廟,侮辱了女媧,人間開始出現敗落。然後,妖精就來了——講了一個循環。
  • 當時女媧給了楊戩「山河社稷圖」,而「山河社稷圖」跟「太極圖」有點類似,當時跟大家解釋了。但是,山河社稷圖收的是妖。因為山河社稷圖是對人而言。皇帝才講社稷,王朝才講社稷,山河是指國土,所以誰拿了山河社稷圖,誰就得天下。這個圖可以收妖精,其實,裡面還有一個暗語:當女媧給楊戩山河社稷圖之後,楊戩把白猿收了,白猿墜入到山河社稷圖之後,就「返本歸元」,成為猴了。
  • 《西遊記》就我個人來講,其實就是唐僧一個個體者修行的過程。他遇到的妖精都跟他個人修行有關,「九九八十一難」就是他個人的修行。他在取經的路上遇到了各種妖怪,是在一個外部和平的環境下。《封神演義》不太一樣。作者簡述了至高的境界(被人知道的神的境界),(如)元始天尊、鴻鈞道人都出現了,從那個境界一直到鬼和妖。
  • 黃山
    「鄔文化」出來了,有朋友說是不是巨人族?應該是巨人族。其實在《封神演義》中談到這種異形怪狀的;讓人感覺比較吃驚的或者怎麼樣的,其實是揭示了遠古時期是有這樣的人的。包括楊任,楊任的眼睛裡長了兩隻手,手裡長了兩隻眼睛,在遠古的時候,現在的雲貴地區,就有這樣的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