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菲訪談】朗頓:挽救我們的公立學校

人氣 1507

【大紀元2022年04月27日訊】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方菲訪談】。

去年9月,一位勇敢的母親在弗吉尼亞Fairfax(費爾法克斯)郡的校董會上發言,曝光學校圖書館裡的色情書籍,並要求校董會採取行動,然而卻被打斷了發言。從那以後,這位不妥協的媽媽在媒體和公開活動中持續發聲,引發了全美範圍內家長對此事的關注和行動。我在2月底參加佛州CPAC大會的時候,有機會和這位母親,Stacey Langton,坐下來對話。一起來聽一聽她的故事。

方菲:您好,斯蒂西。今天很高興您能接受我們的採訪。

斯蒂西‧朗頓:謝謝您,方菲。

方菲:首先,請介紹一下自己的情況,告訴觀眾們您是誰,為什麼您會來到這裡?

發現學校有色情圖書 校董會發言在社交媒體熱傳

斯蒂西‧朗頓:好的。我是一名有六個孩子的母親,我是全職媽媽,住在維吉尼亞州的費爾法克斯郡。我有兩名孩子讀公立學校,其他四名孩子讀私立學校。我聽說學校出現色情書籍,這些書被學生放在書包帶回家,比如四年級學生的書包裡有這樣的書,家長發現後都覺得:我的天哪,這是什麼東西?

當出現幾次這種事情之後,你開始懷疑這樣的事情是不是普遍存在?是不是到處都有?我知道了幾本書的名字。我想看看是不是我們這裡的高中都有這樣的書。結果當然:我們這兒的高中有。我們去查看了高中的書籍,我看到的情況很可怕。其中一本書是配插圖的小說,完全是成人級別的,這已經不是打擦邊球或者含蓄的內容了。

所以我覺得,作為家長,我有義務把情況告訴其他家長。因為如果我之前不知道此事,那麼很多家長可能也不知道。所以我就在校董會上說了這件事。(方菲:眾所周知的那次。)眾所周知的那次,那是去年九月。當我把那些色情段落朗讀出來,並把圖片展示給大家看時,校董們都震驚了,這件事造成了轟動。

此事一夜之間登上了全國新聞媒體,因為此事幾乎沒人注意到,所以我不小心成為了揭露者。所以某種意義上,我成為了吹哨人。但這是好事,因為這引起了全國對此事的熱議。這樣的內容不應該在學校裡,我們是有法律禁止此事的。它們一開始是如何進入我們學校的?我很希望知道答案。所以總之,這就是我與此事的來龍去脈。

方菲: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您是什麼麼候第一次意識到,學校發生這樣不對勁的事?

斯蒂西‧朗頓:是在九月初。(方菲:是2021年嗎?)是的,2021年。我看到Newsmax媒體網報導了幾則美國這方面的消息,我還看到YouTube上幾個德州學校董事會的視頻。這讓我產生警覺,所以我去查了此事。自那時起,我就加入了社交媒體,在社交媒體平台,可以與其他人取得聯繫,獲得信息。

全國各地的家長都在把各自學區內發現的有問題的書告訴我。現在,這個名單已經達到100本左右,這些書完全是色情書籍,根本不應該進入學校。為了讓學校清理這些書,我們做了很多抗爭。學區不想撤這些書,他們不想採取正確的措施來保護孩子。

敗壞校風 污染學生 背後共產主義企圖

方菲:為什麼?為什麼這些書籍一開始會進入兒童圖書館呢?

斯蒂西‧朗頓:我認為,我發現的大多數這類書籍,它們都服務於某套意圖,這是非常政治化的一套意圖。人們往往不會認為色情業與政治有任何關係,對嗎?有誰會贊同把色情帶入學校呢?不會有任何人,對吧。大部分人都有正常的良知,他們不希望自己的小孩接觸到色情內容。

但是這些書的問題是,它們的焦點是其它一些主題,而這些主題屬於左派的意圖。我覺得應該叫出這套意圖真正的名字,那就是:共產主義意圖。我經常使用這個詞。很多人不願意使用「共產主義」這個字眼,但是我不喜歡說話轉彎抹角,或使用委婉的字眼。我認為,實事求是很重要。事實上,我在1月27日就這麼做了,那天是我最後一次在校董會講話,我當面叫他們是共產黨人。

方菲:我看過那則視頻。您當時說,我們不要再用「覺醒主義」這個字眼。我們應該用真正的名稱來稱呼它。

斯蒂西‧朗頓:不要用委婉的字眼來粉飾共產主義,因為這是美國當今社會非常真實的危險。那麼,與色情內容掛鉤的另外兩個主題,其中之一是所謂的「性別酷兒」運動,他們管它叫做「酷兒理論」,就像「批判性種族理論」那樣,他們叫它酷兒理論。

另外一個主題是種族。我提出質疑的其中一本書是由一名非裔同性戀男子寫的,我不明白他們談到這兩個主題時,為什麼要加入那麼多色情內容。但是我認為這是有目的的。他們的目的就是洗腦,我認為它本質上是一種兒童性誘騙行為。我認為這會讓兒童產生混亂,讓他們對某些事物變得麻木。當你讓兒童接觸那類內容,這會讓他們容易受到性侵犯者的傷害。所以這種東西不能存在於學校裡。我會繼續為此而抗爭。

方菲:那麼更廣泛地講,您認為現在的這種覺醒主義實際上是共產主義的一部分。(朗頓:是的。)請多講一講您為什麼這麼認為。

斯蒂西‧朗頓:因為我認為它與列寧講過的話有關聯。很多東西與他們想要瓦解社會的意圖有關。而文化革命的目的是為了瓦解傳統的道德觀念和傳統規範,對吧。那麼在性和酷兒理論這些問題上,他們不想要傳統的婚姻聖禮,即男子和女子的關係。他們想要打破與性有關的所有禁忌,使任何性行為都變成正常可接受的。(方菲:瓦解家庭。)沒錯。

它企圖瓦解家庭發揮的作用,此外也是慫恿人們變得濫性,跟什麼人在什麼時候都可以,對吧。那麼這也逐漸模糊了戀童癖的禁忌,因為它的目的就是要突破成年人和未成年之間發生性行為的禁忌。

而那些書裡面就有這類的具體畫面,我質疑的其中一本關於性別酷兒的書就是這個問題。書中有一幅插圖就是成年男子和未成年男童發生性行為。我認為除了謀殺以外,戀童癖應該是性質最惡劣的犯罪吧。所以我不懂校董會怎麼能為它辯護。但是他們確實在為它辯護。我對這本書提出質疑後,他們駁回了我的質疑,允許這本書回到學校圖書館。他們支持這本書,他們說:我們支持色情,而且不是一般的色情,是戀童癖色情。那麼家長是無法容忍的。我們無法容忍。

娛樂行業推波助瀾 敗壞社會風氣

方菲:這對我們孩子們的影響太惡劣了。您認為我們為什麼會走到今天這步?

斯蒂西‧朗頓:我認為,社會的整體分崩離析跟娛樂行業產出的內容有很大的關係。我們在談論的問題與出版業有關,對吧。他們負責印刷書籍。如果我們想一想,我們今天的音樂、電視節目、甚至有些電視廣告已經變成什麼樣子,它們一再試圖衝破人類社會的綱常規範。它們描繪的那些內容,哪怕在五年前,更不要說十年前,我們都無法想到會在電視上看到。

我記得最近,居家用品商家宜家(IKEA)有一則廣告,是兩個男子在聖誕樹下接吻,其中一個男子穿著聖誕老人的衣服。大家都覺得很驚訝,這樣的廣告竟然在全國電視上播出,而孩子們會看到。我覺得這些內容會造成孩子的想法混亂。

整個社會都被很強的力量推動著,朝那個方向走。而現在在企業一層也發生這種事,因為廣告商也參與其中。這些企業都在允許這種畫面、這種廣告出台,我認為這是有意圖的。我認為他們在大力推動這個意圖。

家長開始認識到問題嚴重 站出來發聲

方菲:在去年九月以前,您是否意識到教育系統出了問題,或者說社會上這個覺醒主義有什麼問題?

斯蒂西‧朗頓:我認為大家其實都意識到了,對吧。因為有太多事情在發生,特別是出現關於批判性種族理論的討論,在去年夏天已經占據了輿論。但是我當時沒有近距離接觸到它,因為我的孩子們去年剛剛進入公立學校。他們幼稚園至8年級讀的是私立學校。

九年級進入公立高中,因為我們家附近沒有私立學校,所以我一開始沒有意識到情況那麼糟糕,直到我孩子註冊了公立學校。而我兒子入讀公立學校那年剛好發生新冠疫情。所以我們只在學校讀了短短的時間,學校就關閉了,大家接下來一年都在網上上課。

所以就在去年,我發現了學校授課的這些材料,讓我太震驚了。作為家長,怎麼可能沉默不語。我認為家長的反抗力度必須要加強,這樣我覺得我們可能能產生較好影響,改變事情發展的趨向。我很高興地看到,我去年九月做的事情促成了一場運動。

我認為這給了很多家長勇氣,因為每天都有人告訴我,又有某個學區或某個州的家長在質疑他們學校的書,公開並強有力地進行反抗。這就是我們應該抗爭的方法。這將是一場曠日持久的抗爭,每個人都必須參與。

方菲:是啊,就在前不久,我記得舊金山的校董會,有三名成員被家長取消了校董資格,我記得其中有不少是亞裔家長。

斯蒂西‧朗頓:是的。大家想想,舊金山並不是保守的城市,對吧。那個城市主要是自由派人士。而那裡竟然有那麼多家長受不了此事了。他們已經受不了那套政治意圖了。他們受不了學校關閉、戴口罩,還有所有踐踏我們自由的事情。而且這些事情發展得太快了。

可能那些共產黨人推進得太快,操之過急了,讓大家都醒過來了。當民主黨的人都在投票反對他們那些自由進步派同儕時,這非常不可思議。我不敢相信,這是非常好的事。這是好的跡象。我認為我們十一月的選舉會很棒。我認為全國會出現紅色即保守派壓倒性的勝利。

要讓更多年輕人了解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真相

方菲:是的。斯蒂西,您是六個孩子的母親。(朗頓:是的)您會非常的忙碌。而您現在開展的這個工作,正如您說的,我們要持續對抗,這需要很多精力和時間。您是如何平衡兩者的?

斯蒂西‧朗頓:是很難的。我是全職媽媽。所以我有很多責任要承擔……我孩子們的年齡跨度很大,有的讀高中,年齡小的讀小學。我只能儘量把兩邊平衡好。我從事的這些行動已經變成像一份兼職工作,但是它很重要。

我現在能夠去鼓勵其他家長,這是我最大的影響,就是鼓勵其他家長拿起接力棒,跑下一程。所以我一直堅持下去。有時候,我家裡晚飯就得吃冷凍比薩餅,但是我盡力吧。

方菲:他們還可以吃快餐麵。

斯蒂西‧朗頓:是啊,我的孩子們也愛吃快餐麵。

方菲:過去我聽不少人說,現在的年輕人好像喜歡社會主義。很多人認為:社會主義沒什麼不好,或者說民主社會主義。這和共產主義不同,和一般社會主義不同。您認為在這個國家人們對於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是否有什麼誤解?

斯蒂西‧朗頓:是的。我覺得這是我使用比較嚴重的字眼的原因之一,叫出它真實的名稱。因為有些人覺得社會主義是好的、不會傷害我們,或者不會變成共產主義。不,我們應該叫出它真實的名稱。可惜年輕一代人沒有學過那段歷史。

他們不知道,歷史上死人最多的,就是在社會主義政權統治的地方發生的饑荒,對吧。有多少人是被餓死的,如果他們沒有因為發出不同聲音而被殺害的話。(方菲:是,饑荒和暴力。)

是的。所以我們要堅持講出真相,確保我們的年輕人知道真實的歷史,這樣我們不會重蹈覆轍。因為如果讓年輕人誤以為(社會主義/共產主義)有什麼好的,那太糟糕了,因為那沒什麼好的。他們說社會主義是一個實驗,他們反覆做了很多次,說遲早會成功的。不會的,永遠不會成功。

家長要站出來 積極參與挽救我們的學校和教育

方菲:過程本身就是終點。您建議我們怎麼做可以改善我們的教育體制?自由選擇學校權是關鍵嗎?我們怎樣才能做得更好?

斯蒂西‧朗頓:是的,我覺得這是很重要的一個因素,對吧。家長對於他們納的稅怎麼使用應該有更多掌控力。因為我們大家都交稅。大家交的稅會被用於公立學校系統,但是家長作為消費者,對於怎麼支配這些錢卻沒有話語權。所以說到學校選擇的問題,如果每個州可以讓錢跟著學生走,跟著孩子走……我記得在維吉尼亞州,他們說,在每名學生身上平均要花$15,000的開銷,對吧。

如果家長可以指定讓稅款用於他們選擇的學校,換句話說,錢跟著孩子走,這會立刻提升競爭力,這會迫使那些做得不好的學校改善所作所為。因為這會讓學校系統變得像是自由的市場一樣,是吧,如果家長可以選擇。家長會覺得:嘿,我想送孩子去讀私立學校,但是我對於資金怎麼用沒有話語權,我想掌控這些資金的用法。

我知道這將是一場持久戰。我聽我們維吉尼亞州的一位議員說,這需要修改維吉尼亞州的憲法。目前,我們州的學校校董會能夠選擇是否允許特許學校運營。但是不應該是這樣的。所以我希望,他們能修改這一點,這樣家長可能就對於子女的教育有更大的話語權。

方菲:那麼公立學校呢?我們還能讓它們變得更好嗎?還是說我們就放棄它們了?

斯蒂西‧朗頓:不,我不太贊同……有些家長主張我們應該撤出公立學校,主張在家裡教孩子。但是不是每個家長都做得到。這是很現實的問題,對吧。不是每個家庭都有全職在家的家長,像我這樣。很多人需要工作。但是坦白說,即便我能在家裡教孩子,我覺得我未必教得好孩子,對吧。我知道有很多家長與我有相同的想法。

所以我們需要抗爭,把公立學校系統奪回來。我們不能放棄它,不能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倒掉。我認為我們需要通過抗爭來革新系統,有很多人需要公立學校這個資源。我們或許忽略它太長時間了,沒有做好自己的工作。我認為家長現在醒過來了,比如維吉尼亞就是這個情況。我們的州長楊金勝選的原因之一,就是家長都意識到學校在發生的事情。所以現在有這個機會,讓我們能把學校奪回來、改善它、把錯誤的事情糾正。

我的個人網站:致力於給問題圖書貼上警告標籤

方菲:是的,賦予家長權力。(朗頓:沒錯。)那麼斯蒂西,您接下來有什麼計劃嗎?

斯蒂西‧朗頓:我現在想做的是,我有一個新的網站,網址是:mamagrizzly.org。我希望能夠給書籍貼上標識。比如說,現在針對兒童的消費品,上面都會貼上相關的標識。如果是音樂界,比如音樂專輯,上面會貼著家長指導標識,這是1980年代開始的。這是蒂珀‧戈爾發起的,她是民主黨。她當時是副總統艾爾‧戈爾的妻子。她對音樂界的色情內容發起了抗爭。她贏得了那場抗爭。而她是一名自由派人士。

但是媒體卻對她大加撻伐。他們用各種方式辱罵她,說她像個教會婦女。但是她做的事情有道理,所以她最終贏了那場抗爭。我們的電玩遊戲也有分級制度。我們的電視節目有分級制度。美國電影協會對於電影有分級制度。

我主張的並不是分級制度,但是我把它叫做「爪印」,拼寫是「P-A-W」,它的全稱是「家長指導警告」(Parental Advisory Warning)。所以我想在學校圖書館那些有露骨性內容的書籍外面貼上爪印標識。至少這是個暫時的解決方案,讓家長可以意識到某本書裡面有什麼內容,而該內容不適合未滿18歲的孩童。

如果這樣的書子女不小心帶回家,你可以對子女說:這本不行哦。然後把書沒收。因為如果要更改法律,那會是很持久的抗爭。可能需要花很多年才能夠把這些漏洞給堵上,而正是這些漏洞讓激進的圖書館員把這類內容引入學校圖書館。所以這是我努力的方向。大家可以到我的網站了解情況:mamagrizzly.org。大家可以在網站看看爪印標識的一些樣本。

每位家長都可以力所能及地參與

方菲:太好了。對於一般的家長,他們可能沒法投入那麼多時間或精力,來幫助改變學校系統,您有什麼建議給他們嗎?

斯蒂西‧朗頓:我覺得大家都可以通過自己覺得舒適的方法參與進來。這可以是很簡單的事情,比如給你的朋友們發電子郵件。當你讀到這樣的文章,發現這樣的腐敗在發生,你可以把這些消息告訴你周圍的其他家長。

並不是每個人都需要做驚人的壯舉,比如在校董會面前公開講話,那是相當令人緊張的事情,對吧。我發表的那個講話,是我一輩子做得最令我感到難堪的事情。

當你站在一個有一兩百個陌生人的房間裡,對著眾人朗讀書中那樣的內容,那感覺糟糕透了。所以大家沒必要做那樣的事,而是有各種各樣的事情可以去做,可以根據大家具體的身分職位來做事。(方菲:包括檢查子女書包裡的書籍)是的。

大家都應該更加積極,積極參與,對吧。如果以前你不知道,那麼現在就是大家的機會。這是給大家敲的警鐘。

方菲:是的。太好了。非常感謝您分享您的經歷和建議,斯蒂西。

斯蒂西‧朗頓:謝謝,方菲。

好,那觀眾朋友,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方菲訪談】,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方菲訪談頻道:https://bit.ly/fangfeitalk

方菲訪談》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方菲訪談】程曉農:從鐵鏈女看中共社會潰爛 
【方菲訪談】脫北精英:我為什麼逃離朝鮮
【方菲訪談】程曉農:俄烏戰爭兩大背後因素
【方菲訪談】前太空軍中校:美軍中的共產滲透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斷供EDA軟件 美國再出絕招
【菁英論壇】中共圍台軍演 模擬鎖島打援
【時事軍事】薩基被炸 烏特種部隊身影再現
【舞蹈】美國飛天大學舞蹈系中國古典舞基本功考試:高班男生(2022年7月)
【舞蹈】美國飛天大學舞蹈系中國古典舞基本功考試:高班女生(2022年7月)
【時事人物】櫻花之國的護花使者——安倍晉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