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大右派儲安平「被死亡」之謎

儲安平主辦的《觀察》雜誌,曾是政治人物和知識精英的必讀刊物。他因為批評中共搞「黨天下」而慘遭迫害。(《百年真相》提供)
【字號】    
   標籤: tags: , , ,

今天的中共黨章白紙黑字寫著:「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這是中共向全世界攤牌:它在中國搞的就是「黨天下」。但是在1957年,誰要說中共搞「黨天下」,誰就成了「反黨反人民反社會主義」的大右派。

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百年真相》節目。今天,我跟大家說說批評中共搞「黨天下」而慘遭迫害的儲安平

儲安平是個什麼樣的人?

他1909年生於江蘇宜興;1932年從上海光華大學畢業後,任《中央日報》副刊編輯;1936年赴英國倫敦大學深造;兩年後回國,任《中央日報》編輯、復旦大學等校教授、《觀察》雜誌社社長兼主編。

1946年至1949年,儲安平主辦的《觀察》雜誌,超越黨派,邀請當時學術界和輿論界最出色的作者來撰稿,發表了大量針砭時弊的文章。他自己也寫了很多有影響的評論。

一時間,儲安平成為「天下誰人不識君」的名人。《觀察》雜誌成為不同黨派的政治人物和知識精英的必讀刊物。這是他一生最輝煌、最耀眼的時期。

1949年9月,儲安平到北平出席中共第一屆全國政協會議。之後,他擔任過新聞出版總署專員、新華書店總店副總經理、新聞出版總署發行管理局副局長、《光明日報》總編輯、九三學社中央委員、中央宣傳部副部長和第一屆全國人大代表。

儲安平的「黨天下」論是怎麼回事?

1957年春,中共號召黨外人士幫黨整風,要求「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承諾「言者無罪」。6月1日,在中共中央統戰部召開的民主黨派負責人和無黨派人士座談會上,儲安平做了發言。

他說:「這幾年來黨群關係不好,而且成為目前我國政治生活中急需調整的一個問題。這個問題的關鍵究竟何在?據我看來,關鍵在『黨天下』的這個思想問題上。我認為黨領導國家並不等於這個國家即為黨所有。」

「在全國範圍內,不論大小單位,甚至一個科一個組,都要安排一個黨員做頭兒,事無巨細,都要看黨員的顏色行事,都要黨員點了頭才算數,這樣的做法,是不是太過分了一點?」

他接著說:「這幾年來,很多黨員的才能和他所擔當的職務很不相稱。既沒有做好工作,使國家受到損害,又不能使人心服,加劇了黨群關係的緊張,但其過不在那些黨員,而在黨為什麼要把不相稱的黨員安置在各種崗位上。黨這樣做,是不是『莫非王土』那樣的思想,從而形成了現在這樣一個一家天下的清一色局面。我認為,這個『黨天下』的思想問題是一切宗派主義現象的最終根源。」

儲安平特別談到:「對於這樣一些全國性的缺點,和黨中央的領導有沒有關係?最近大家對小和尚提了不少意見,但對老和尚沒有人提意見。」

於是,他就對「老和尚」提了點意見。他說,中共建政初,中央政府六個副主席中有三個非中共人士,四個副總理中有兩個非中共人士。可後來政府改組,中央政府的副主席,沒有一個非中共人士。國務院的十二個副總理,也沒有一個非中共人士。

儲安平問:「是不是非黨人士沒有一人可以坐此交椅,或者沒有一個人可以被培植來擔任這樣的職務?……這樣的安排是不是還可以研究?」

這番「黨天下」之論,如石破天驚,震驚朝野,被認為「在1957年中國知識分子政治大合唱中飆出了最高音」。不少人當場就拍手叫好。《人民日報》、《光明日報》等黨媒都以醒目的標題,在顯著的位置全文刊載。

儲安平受到怎樣的大批判?

然而,僅僅過了8天,1957年6月8日,中共中央發出《組織力量反擊右派分子的猖狂進攻》的黨內指示,並在《人民日報》發表毛澤東親自撰寫的社論《這是為什麼?》。中共口口聲聲要求黨外人士幫黨整風,結果一轉眼,把這變成了聲勢浩大的反右運動。

作家章詒和在《往事並不如煙》一書中記錄,1957年6月11日,時任北京市副市長、民盟北京市主任委員吳晗主持召開《光明日報》民盟支部會議,批判儲安平。會上,吳晗厲聲說:「過去國民黨確實是『黨天下』,儲安平現在說共產黨是『黨天下』,不但是歪曲事實,且用意惡毒。」他聲稱,儲安平之所以有勇氣,是由於後面有人支持。他要求所有《光明日報》的民盟成員和儲安平劃清思想界限。

7月13日,儲安平在第一屆全國人大第四次會議上,作了題為「向人民投降」的發言,全文刊登在7月15日的《人民日報》上。他說:在全國上下的批判聲中,他感到「膽戰心驚,坐臥不寧,惶惶不可終日」,承認自己「犯了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嚴重錯誤」,「向全國人民低頭認罪」。

儘管儲安平已經投降,但針對他的「鬥爭」並沒有結束。同年11月12日,他被免去《光明日報》總編輯職務。從上任到被免職,他總共在報社工作了68天。

之後,在中共中央統戰部指揮下,九三學社聯合《光明日報》,舉行了「千人批鬥大會」,系統揭批儲安平。許多知名人士參加,三十多人發言,場面浩大,氣勢洶洶。章詒和說,這次批鬥會,算得上「是八個民主黨派搞批鬥的頂級之作」。

1958年1月,儲安平被取消全國人大代表資格。不久後,九三學社中央委員會決定,撤銷他的中央委員、中央宣傳部副部長職務。

之後,儲安平被下放到北京西南郊的一個農場,放了兩年羊。再之後,他獲准回家,但沒有安排任何工作。他只好整天閉門讀書,並在家裡養了幾隻羊。

儲安平哪裡去了?

1966年5月16日,文革爆發。儲安平再次受衝擊,被批鬥、抄家。

那年秋季的一天,儲安平掃完街道回家,發現又有紅衛兵來揪他去批鬥。他立即從後院翻牆出逃,跑到數十里外的潮白河跳河自殺,但沒有死成。他被人救起後,押回九三學社,交給造反派看管。有一天,他被放回家,之後就再沒有人見過他。

直到10月的一天,儲安平的女兒回家,發現家裡的東西被翻得亂七八糟,只有在房間中央的一張椅子上,放著一個捆著的行李卷,不見儲的蹤影。她到處尋找父親,卻沒有找到,不得不向九三學社的軍代表報告。軍代表立即報告中央文革小組和中共總理周恩來。周指示公安部組織了一個專門調查組。調查組在全國範圍內找了兩年,所有儲安平可能去的地方找了一個遍,也沒有找到。儲安平就這樣神祕失蹤了。

中央統戰部的「死亡結論」從何而來?

之後,關於儲安平的下落,傳出各種說法:有人說他在江蘇出家當和尚了,有人說他在天津塘沽跳海自殺了,甚至有人說在美國的一個小鎮上見到他了。

據當時參加調查的工作人員鄧加榮在《尋找儲安平》一文中透露:「筆者奉命去尋找,處處碰壁。」但是,到底如何「處處碰壁」?哪些部門哪些人在設置障礙?為什麼設置障礙?鄧加榮語焉不詳。僅從「處處碰壁」這四個字中,可見其中必有見不得人的勾當。

儲安平的兒子儲望華在文章《父親,你在哪裡?》中回憶:1982年6月的一天,他離開北京去澳大利亞留學,在向送行的朋友告別、正準備乘車去機場時,忽然看見他原單位的領導匆匆跑來,手中拿著一份文件,向他宣布:「剛剛接到中央統戰部來函,對你父親儲安平,正式做出『死亡結論』,特通知其子女。」

儲望華沉痛地寫道:「在父親失蹤16年之後,在全國範圍上上下下幾度調查無結果之後,在我即將離別多災多難故土的瞬間,竟以獲得父親的『死訊』來為我離國壯行送別,心中猛然泛起一種莫可言狀的感慨與傷痛……」

中央統戰部的「死亡結論」是如何得出的?很可能他們知道儲安平是怎麼死的。

另據大陸《科學時報》1999年3月18日發表的文章《儲安平生死之謎》,其中寫道:儲安平是被紅衛兵活活打死的。

好了,今天的故事就說到這裡了,感謝收看,咱們下次見。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訂閱telegram群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李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有一首歌,對中共來說似乎神聖不可侵犯。近年來,我們時不時聽到這樣的消息:某某因篡改這首歌的歌詞,被拘留了;某某因「侮辱」這首歌,又被抓了;2020年,香港甚至通過法律,誰要不小心以任何方式「貶損」了這首歌,最高判處3年監禁。到底是什麼歌,讓中共如此大動干戈?不少朋友已經猜到了,就是它的國歌《義勇軍進行曲》。歌被保護到如此地步,那麼它的原創者,是否也被捧上了天呢?今天,我們就來聊聊這首歌的詞作者田漢,看看他在中共體制中,都經歷了些什麼。
  • 今天,跟大家談一談鄧小平差點把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打成「美國間諜」的故事。
  • 直到今天,很多中國人對發生在1999年的廈門遠華特大走私案,依然記憶猶新。那是1949年中共奪取政權以來,涉案金額最大、牽扯官員人數最多的大案要案之一。據中共官方通報,這個犯罪團伙走私的貨物,價值人民幣530億元,偷逃稅款高達300億元。
  • 在中共的大肆宣傳下,一句「我失驕楊君失柳」,令不少人以為毛澤東對他的第二任妻子楊開慧一往情深、思念無限。但是您知不知道,楊開慧曾罵毛是「生活流氓、政治流氓」?她的生命被永遠停格在29歲,也與毛有相當大的關係。
  • 百年中共史上,所謂妄圖「攫取黨和國家權力」的「野心家、陰謀家」可能有一串。今天,我們就來說說原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孫政才,原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劃。這三個人,都是後期被中共點名的「野心家、陰謀家」。
  • 在中共的官場裡,貪官多如牛毛,可把自己的家說成是「權錢交易所」的,卻只有一個人,這人就是曾慶紅的親信、原全國政協副主席蘇榮。今天,我們跟大家說說蘇榮是怎麼運作這個「交易所」的。
  • 1967年1月21日,時任中共南京軍區副司令員、海軍副司令員、東海艦隊司令員陶勇中將「投井自殺」,緊接著,發生了一連串蹊蹺的事情。陶勇文革中投井,到底是自殺還是他殺?背後牽出哪些政治黑幕?今天我就跟大家聊聊這件事。
  • 中共十九大至今四年多,外界普遍認為,習近平將「一手好牌打成爛牌」,使內政外交陷入全面危機。為什麼會出現這種局面?原因很多,但有一個人,可以說「功不可沒」。這個人長期擔任中共「首席智囊」,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危險的人」。他就是王滬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