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上海人敲盆反抗 地方財政危機到來

人氣 4752

【大紀元2022年04月29日訊】各位觀眾朋友們大家好,今天是美東時間4月28日,京港台時間4月29日,我是秦鵬,歡迎收看《秦鵬政經觀察》時事天天聊。

今天焦點:更可怕的來了,中國地方政府扛不住了;上海數十萬人舉行音樂節,京滬警方祭出「終極大招」;飢餓遊戲真凶找到,上海尷尬闢謠。

蘇州市政府的一個消息,透露出地方政府的集體危機已經到來。房地產市場等危機,終於從經濟領域傳遞到了政治領域,這會引發中共內部更激烈搏殺嗎?王思聰式反抗,預計也將被迫增加。

上海幾十萬人週四晚舉行#敲打音樂節,反飢餓反封鎖要食物的抗爭引發中南海恐慌,28日北京和上海都傳出外國勢力干預的消息。一段錄音揭露出上海飢餓遊戲的真實原因,上海政府尷尬闢謠。

更大危機到來 地方政府撐不下去了

最近兩天,關於蘇州政府的一個消息,在網上熱傳。蘇州市委市政府核心班子開會,做出了決定:蘇州快撐不下去了,每天核酸檢測費用加醫護、志願者、安保的費用近兩億人民幣,最近企業退稅還要支出七十億,蘇州財政已經入不敷出,所以不能再等上海清零不清零了,在自己財政清零之前,決定五一後各行業陸續恢復正常,這個計劃已經報江蘇省委省政府審批。

這個消息引起很大關注,網友感嘆,連富甲天下的蘇州都撐不下去了,哪個城市還能撐下去呢?

當然,也有朋友可能覺得奇怪,抗疫突然間增加了一天二個億,一個月也不過60億元,再扛一個月也才120億元,蘇州至於掙不住嗎?您還別說,真的至於。我查了一下,蘇州2021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達到2,510億元,也就是一個月財政收入200多億,如果持續,二個月就是400億元,現在封城下不僅這些進帳要消失了,還額外增加上了百億的支出,裡外裡二個月就有了500多億的缺口,而這筆錢也很難從其它地方擠出來,因為眾所周知中國的地方政府財政是吃飯財政,龐大的公務員事業單位等開支是剛性的,很難壓縮。蘇州真的很難支持。

而且,蘇州是中國製造的核心區之一,如果連續兩個月停工,那麼很多企業會徹底關門或遷移,財政收入會進一步大幅縮水,損失將再難彌補!

蘇州的困境在全國並不是唯一的,甚至它其實本身還是財政收入方面的優等生。蘇州是江蘇省唯一財政收入超過2,000億元的城市,總量、增量均為江蘇省第一。從全國范圍內來看,蘇州的財政收入依然僅次於上海、北京、深圳三市,是全國財政第四城。那麼,在中國四分之一城市封城、供應鏈被嚴重中斷的情況下,其它地方又會出現什麼結果呢?

另外一個大消息,還會導致這種局面火上澆油,今年第一季度,中國31個省市的土地出讓金、也就是俗稱的地方政府「賣地」錢,出現斷崖式下跌。我們來看一下:

其中,浙江下降65.94%,和2021年第一季度相比減少了近1,400億元收入(2,163億元降到736.87億元);北京下降81.09%;江蘇下降67.30%,也減少了1,000多億收入(由1,496.18億元降到489.26億元);山東下降了49.91%;上海下降了94.44%;其它省市也是一片慘淡,絕大部分腰斬,甚至90%消失!

而賣地收入,是中國地方政府最重要的財政來源之一。根據中共官方數據,2021年第一季度地方財政55.4%靠「賣地」。1998年地方土地出讓收入為507億元,而2020年這一收入規模已高達8.4萬億元,增長約165倍。也就是說,如果腰斬,一年高達4萬億收入會蒸發。對地方政府的打擊幾乎是致命的,這也是中國政府一直努力保房地產的最重要原因。

當然,各省市對土地出讓金收入的金額和依賴程度不一樣,2019年江蘇、浙江土地出讓收入居全國前二,均超8,000億元。山東以6,086億元位居第三,廣東以5,529億元緊隨其後。土地出讓收入占當地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比重可以視為土地財政依賴度,有一些省市依賴程度非常驚人,浙江、安徽、江蘇、山東、江西、貴州、湖北等地,這些地方土地財政依賴度在90%~120%。

就是說,隨著中共對經濟不停地折騰、房地產爆雷潮持續,居民消費不斷下降、大家越來越不敢花錢,以及中共中央極端抗疫政策的強制推行,不僅製造業遭到了沉重打擊,而且地方政府賣地這個非常重要的輸血來源也要斷了。這對中國政府來說是非常可怕的,各地政府很快會揭不開鍋了。所以,中南海的絕對清零事實上將無法再堅持下去,但是我們也都知道,中南海為了政治正確又必須堅持,自然的,中共內部激烈的鬥爭就要開始了!

而且,當地方政府極度缺錢的時候,它們一定會表現得窮凶極惡,會想方設法搶奪民眾的財產,大割韭菜和私營企業家的資產,官員們也會更多表現出末日心態、能撈就撈,根本不在乎中共這個破船是否沉沒。民眾的憤怒也會快速上升到極點……

那麼,中共會有什麼辦法解決這個問題嗎?我的結論是很難解決,因為:

第一,中央也沒有錢了,上海等本來中國為數不多的淨財政收入省市,其它諸多省市要靠上海等轉移支付養活,現在上海已經死機了,財政大省江蘇和廣東今年的日子也不好過,外貿大省廣東今年第一季度的出口更是嚴重失速。

第二,中共可能會靠增加發債解決嗎?非常難。因為一般發債在前一年年底就做出計劃,臨時增加數以萬計的新債難度很大,而且因此帶來的政治影響也不可小視。

第三,本來計劃的房地產稅已經胎死腹中,因為那將進一步大大打擊房地產。

第四,地方政府為數不多的可行措施,是增加收割韭菜,比如現在很多地方政府其實已經把核酸檢測等抗疫產業當成了撈錢的大生意,但是這樣的做法很難持久,比如現在瑞麗終於割不住了,不得不對外宣布開放。

而且,也會割出王思聰和上海寧等各種反抗來。

第五,割企業肥羊呢?那會進一步導致企業大量破產、投資意願進一步下降,大失業潮將到來。

第六,政府通過本身裁員,來開源節流可行嗎?眾所周知,李自成就是被裁減的公務員造反,而各級公務員之間的盤根錯節,也勢必導致政府內鬥加劇。

上海音樂節敲盆抗爭 中南海終極大招被嘲笑

週四(4月28日)晚七點,上海搞了一個特殊的音樂節:多個小區響應了網上號召在陽台敲鍋,表達對當局強力防疫措施的不滿。我們來看一下視頻。

當天晚上,上海警方發出了公告,指「這次行動是境外人員攛掇的陰謀,希望大家明辨是非」。我們來看看。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不過,這遭到了網友們的嘲諷,說境外勢力真有本事,打入了居委會剋扣居民的物資;也有的人說:應該直接告訴那些五毛們,中國共產黨就是境外勢力,可以一劍封喉。

關於飢餓,上海官方的「上海發布」,4月28日,還有一個重要闢謠,是針對網上的一段錄音,稱上海每戶每天有60元保供物資標準。上海發布闢謠說,上海市疫情防控領導小組生活物資保障專班回覆稱,上海並沒有「每戶每天60元保供物資標準」一說。錄音中說的是屬地安排的保供蔬菜包,居民可以60元價格購買。錄音中的官方機構——靜安區商務委也說,自封控以來,區裡建立了南北兩個物資儲備倉,通過街道為居民提供60元平價保供蔬菜包,每天可以預定第二天的需求。

不過,這個說法也遭到了網民嘲笑。我個人也和上海的朋友,進行了調查,證明上海的官方闢謠實際上是新的造謠。我們先來聽一下有關錄音片段。

大家可以聽出來,大寧路街道居民與靜安區商務委工作人員的溝通中,官方人員明確地說,每戶每天60元保供物資標準。而且,大家都知道,封城期間的官方是發放物資的,免費。這顯然不是上海發布說的提前購買。

我跟上海本地的朋友也進行了溝通,得到的結論:官方發放物資是有標準的,而且資金來自上面的撥款,街道是沒有錢的。每一個區有所區別,採購的物品來源也有區別,這也是網上出現很多三無產品的原因,即經手的官員趁機撈錢。而各區雖然有統一安排,但是具體物資的發放,直接由居委會負責。由於中共體制的腐敗,它採取的是救民先救官的策略,物資和錢撥下去之後,默許下面官員自己安排數量和頻次等等。而這也就必然導致不同地方出現差異,而多出來的物資哪裡去了呢?可能就被賣掉了或者堆積在居委會。這跟中共看守所會貪污犯人按照人頭定額的每天飲食撥款一樣,這是潛規則。只是現在信息時代,被上海網民給揭露出來了。

那麼,為什麼上海市政府要闢謠、替下面的打掩護呢?我認為,可以參照徐州豐縣鐵鏈女事件,中共處置的態度:因為這個體制已經腐爛和僵化到了極點,所以下面的作惡它自己會掩蓋,而上面害怕牽連自己、或曝光體制罪惡,也會幫助下面掩蓋,最後中央一級的機構、乃至中南海最高決策者為了保黨,也會幫助掩蓋,並且打壓那些揭開真相的人。這是一個制度之惡。

正是這種全國性、大面積的貪腐,就導致了很多人被迫敲盆反抗,乃至被迫逃離,卻又被警方和防疫人員抓捕,痛苦地「無法呼吸」。

無獨有偶,同一天,北京官方也對境外勢力甩鍋,說當天上午北京健康寶遭受境外網絡攻擊,已經進行了處置,云云。不過,這其實是經不住推敲的,有誰會去攻擊一個健康碼的系統呢?而且,京滬時間這麼巧合,只能證明當前上海等地的反抗,已經讓中南海感到了極度恐懼,所以,中共最高層下達了甩鍋境外的命令。

推特上,有很多網友嘲笑說,誰上健康寶的時候,忘記關VPN了?很多網友回應說,我,我,我。

除了甩鍋境外勢力,中共也頻出歪招。最新一個被網絡關注和嘲笑的,是北大大學和中科院,居然出爐了一份研究報告,稱飢餓有助於健康長壽。

這當然也遭到了網友嘲笑,說:「把這叫獸一家餓上它們三天三夜看它們能翻倍長壽?」「這個研究可太牛逼了,為了領導們健康長壽,請讓他們餓三個月吧,把那裝滿shi的肚腩減掉再說。」還有人說,這是「主張在全國最大的經濟城市餓死人的中國方案」。

同時,中共也加強了網絡監控,最新粉絲高達4,000多萬的王思聰被微博和微信刪號,我認為,目的是要想殺雞駭猴,恐嚇中國民眾。因為王思聰說了「每天早上的核算(酸)檢測,檢測的不是陽性或陰性,而是你的奴性和血性。今天開始不會再出門做核算(酸)了。」這樣的血性和反抗,讓中共感到了恐懼。

同樣,4月28日,中國最大的社交媒體微博,也開始強制顯示留言者「所在位置」,也就是IP地址,儘管站方聲稱這是為了維護健康有序的討論氛圍,但是毫無疑問,這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中共的唯一目的是箝制自由聲音。

不過,正如我們今天探討的這樣,當中共各級政府、官員也入不敷出,甚至無法開支的時候,當中共為了維護政治權威性死不悔改地繼續推行絕對清零下的強制封城等措施繼續造成大量飢餓、失業、斷供的時候,當各級政府為了維持財政收支平衡加大收割企業家和大眾韭菜的時候……封口還能解決問題嗎?

與此同時,地方政府之間,地方政府和中央的矛盾,中共高層包括中南海的南院和北院之間的矛盾,也一定會越來越不可調和。

還是那句話,2022年,接下去,會發生很多大事。讓我們拭目以待。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秦鵬直播】上海人拜跑路天后 張愛玲的飢餓故事
【秦鵬直播】俄一天2場大火 中共怕制裁拒合作
【秦鵬直播】中國網民怒接力《四月之聲》火爆
【秦鵬直播】北京朝陽等地封閉 習露面考察人大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習悼江? 四大盤算恐落空
【菁英論壇】中國足球自毀三階段
【晚間新聞】江死了出殯 當局花錢招募送殯演員
【財商天下】進出口萎縮幅度加大 中國經濟陷長期低迷
【全球新聞】反抗意識被喚醒 南京武漢大學抗議
【新聞大家談】中共新十條出爐 核酸業現危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