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上海是科學防疫還是政治防疫

人氣 3567

【大紀元2022年04月04日訊】最近,上海的防疫情況似乎得用「慘敗」來形容:不僅染疫人數持續飆升,並且在這些人中也相繼出現了死亡。官方在3月30日的通報中說,上海已確診6087例,無症狀感染者28894例,死亡7例。不到萬不得已,官方是決不會讓死亡數字破零的。若非局面完全失控,染疫致死的人數也在隨之飆升,動輒就拿數字說話的中共是不甘心這樣自曝其短的。

顯然,在這波洶湧難擋的疫情中,上海因染疫而死亡的人決不可能只有7個。3月31日,美國《華爾街日報》從知情人士的口中得知,僅在上海一家老年護理醫院,就有多名老人因染疫而死亡。在這裡工作的護工親眼看到,曾有六輛靈車停在這家醫院門口。還有一位老人的家屬也反映,已有十幾位老人被陳屍在醫院;在醫生和護工中,也有染疫死亡者。目前,醫院完全處於封閉狀態,家屬根本無法與染疫的老人取得聯繫。是凡能聯繫上的,基本都是因老人已死亡並被火化。家屬最終能收到的,只有老人的骨灰盒。

如果只有極個別的死亡病例,這家護理院決不會如此遮掩。要知道,像這樣的老年護理院在上海已有幾百家,被封鎖的決不僅是這些護理院的大門,還有裡面的老人是否染疫、死亡等與疫情有關的消息。

如今在上海,令人擔心的不只是老人,還有孩子。3月28日,香港一家媒體報導稱,上海已有300多名六歲以下的兒童染疫,鑒於該地的病毒變異株與香港一樣,且研究表明,香港因染疫住院的兒童死亡率為0.35%,是一般流感死亡率的7倍,因此上海染疫兒童的死亡率「是否像香港」是很「令人關注」的。港媒委婉地提出了質疑,但上海官方卻仍對該地染疫兒童的死亡人數保持緘默。

對當地的執政者來說,不回答就是一種回答,對老人、對兒童皆如是。在他們看來,死幾個老人、孩子根本不算什麼,P民死了連數字都算不上。但更令人揪心的是,這樣的不管不顧、不聞不問不只發生在中共國的普通人身上;每次疫情升溫,連「抗疫」的醫護人員也都成了領導們的「棄子」。

不僅是上面那家老人院的醫生、護工染疫沒人管,近日被網民發帖舉報的上海浦東新區人民醫院也同樣「不給科室進行消殺,造成了科室疫情在工作人員中擴大蔓延」,得知「發熱門診的醫務人員感染,全院沒有任何舉措」;由於「不妥善安置工作人員,……密接和潛伏期的工作人員混吃混住,兩天時間科內已有16人陽性」;「9個科室相繼出現陽性,院內感染人數幾乎上百人」,但「醫院仍然未停止診療活動」。

在牆內的微博上也有護士爆料稱,她所在的黃浦區精神衛生分中心「有一個病區的病人20幾個陽性,醫護很多發燒,病人燒到體溫表都測不出來,院長不管,護理部不管」;「週一就發現病人陽,院長也不告知大家,讓醫護沒有防護的情況下進入該病區,也沒有部門來消殺,也沒有部門來指導」。面對如此混亂、沒人管的現狀,這位護士只得在網上疾呼「我們走投無路了」。

此外,某社區醫院的職工也在網上披露,由於他們不停地給社區23萬人做核酸,其所在的社區醫院已發生院內感染,那時的12名染疫者全都是醫護人員,後來檢驗科、食堂的員工也相繼被拉走。在其單位的聊天群裡,有醫務工作者質問道,「領導到底管不管」、「大家都心寒了」、「我們上有老下有小,誰對我們負責」。

從這些醫護的吶喊與質問中,人們不難想像,此時身處在上海「抗疫一線」、但仍無法發聲的醫生、護士的處境有多危險。試問,一座拋棄了醫護的城市能「抗疫成功」嗎?看著他們被淪為「清零」的工具,便可推知上海、乃至整個中共國的「防疫」系統其實都已處在崩塌、癱瘓、潰敗之中了。

上海大量的醫護被其所在單位冰冷、甚至無人性地對待;與此同時,因「科學防疫」而深得民心的上海專家張文宏也於近日遭到了北京當局的排擠和打壓。有消息稱,張文宏以「上海市新冠肺炎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的身分現身疫情發布會的時間被定格在了3月25日。在隨後3月28日的發布會上,已看不到張文宏及其「專家組」了,取而代之的是上海衛健委主任鄔驚雷及其所負責的「上海市疫情防控領導小組醫療救治組」。

儘管組名中都有「救治」二字,但截然不同的是,以前是「專家」帶隊,現在則是「領導」帶隊。這足以表明,「科學防疫」已被「政治管控」正式取代。如今上海徹底失控,眼看著「清零」遙遙無期,北京當局便將責任都推給把「科學防疫」搞砸了的張文宏,同時再換上黨內親信,以便更加赤裸地推行「最徹底的防控」。

其實,張文宏的「科學防疫」未能阻止上海新一輪疫情的爆發,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在於,他的「科學」建言並沒有被真正地接受、採納。去年7月,張文宏在國內首次提出「與病毒共存」的設想。該設想並非源於他個人的天馬行空,而是基於全球100多名免疫學家、病毒學家和衛生專家對病毒不會在短期內被根除的科學認證。《紐約時報》所刊發的題為「無法實現『零感染』,各國如何學習與病毒共存?」的文章就是多國專家、學者經研究後得出的科學論斷。

然而,科學家的論斷卻成了中共眼裡揉不下的沙子。張文宏提出「與病毒共存」後,就立即遭到了中共某「領導」級人物的批評、訓斥。此外,他曾公開發表的一番感言也與北京高層的「清零」政策相左。他在接受採訪時直言談到,「抗疫不是目的,老百姓的安定才是目的,病毒不會終止,但我們都期盼過上正常的生活」。可見,他始終認為「病毒不會終止」才是「科學防疫」的前提,「老百姓的安定」應該高於「抗疫」。但發表這番言論,也會被「政治第一」、「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清零」的中共視為是在跟自己唱反調。

妨礙中共「清零」,就會招來被封鎖、封殺、甚至被封喉的麻煩和危險。對於科學家都束手無策的病毒,中共的態度卻一直是「戰天鬥地」,自認為不可能「戰勝」不了。從中共篡政到現在,它乾的反自然、反科學的事還少嗎?對於真正的科學以及那些按照科學判斷來謹慎行事的從業者,中共向來是一棒子打死或將其推向險境、任其自生自滅。既如此,「科學防疫」又怎能在上海發揮作用呢?

更重要的是,這個病毒無論如何變異,它都是直奔著解體中共而來。網上有不少文章已根據史實分析指出,歷史上那些因瘟疫爆發而導致滅亡的國家、終結的朝代,基本都與帝王迫害正信、用殘酷手段滅佛有關。中共信奉「無神論」、仇恨神佛,抱著毀滅人類的目的,千方百計要剷除人們內心的精神寄託與信仰。為了達到這種邪性的目的,它不惜屠殺中華民族的文化精英,迫害良善,對信仰人士進行群體滅絕。

種下了惡因,就會有惡報。兩年多來,中共嚴防嚴控,可病毒不但沒被它「清零」,反而越來越囂張。北京早就破防過,病毒也曾攻入中南海,撂倒了不少高官。如今全球矚目的中國最亮眼城市,連北京都羨慕的「防疫模範生」上海突然對疫情失控,也再次讓狂妄自大的中共挨了一記響亮的耳光。這耳光其實就是在敲打中共,警告它「清零」終將成為黃粱一夢,它不僅戰勝不了病毒,還會把自己的政權搭進去,最終遺臭萬年。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一線採訪】中共文革式防疫 上海民怨沸騰
周曉輝:各地醫護特警物資馳援上海說明什麼?
唐付民:再次質疑瘋狂的中共抗疫模式
張菁:上海封城 「生命至上」背後是漠視生命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十多城爆白紙運動 百校學子抗爭
【十字路口】「打倒共產黨」 全民接力
【環球直擊】廣州女大學生墜樓亡 母親要真相被打
【晚間新聞】抗議潮席捲中國 民喊「共產黨下台
【全球新聞】大陸抗議蔓延 海外華人聲援 多國關注
【中國禁聞】中國爆發白紙革命 多地民眾街頭抗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