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到了藝術創作方向

北翠(畫家)
2009年紐約新唐人第二屆「全世界華人人物寫實油畫大賽」,楊翠華作品《専注》獲得銅獎。(北翠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69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1979至1981年就讀於國立藝術專科學校(現國立台灣藝術大學)時,正是現代藝術充斥的時期;介在當代和傳統之間,在學校時,並沒有紥紮實實地好好學習正統的基本功。那些擺在畫廊的現代藝術作品,如果沒有藝評家解說,根本就不知道作者想要表達些什麼;很多作品題目都標示「無題」,要讓觀者自己發揮想像空間。在這樣的環境下,自己慢慢地就只能跟著現代藝術的觀念隨波逐流。不懂也要裝懂,不然會跟不上時代。

2003年,我開始想要了解什麼是真正的正統古典藝術,連續幾年都與學美術的好友們一起去羅馬、佛羅倫斯、威尼斯、米蘭、希臘、法國、美國參觀了很多博物館及教堂,實際走訪並了解文藝復興時期的作品。

看到西方宏偉建築設計、天頂畫的小天使和眾神的壁畫及神聖的教堂和古希臘文明中成熟完美的雕塑作品,看越多越感覺自己在美術知識上是如此貧乏、渺小,根本不了解何謂正統古典藝術。原來過去的學習完全被現代藝術的扭曲觀念誤導,只是在反傳統,追求標新立異。

我不禁思考:為什麼以前的畫家可以畫出這些莊嚴的天國世界及神在人間的事蹟呢?難道是這些畫家被宇宙選中、他們有信仰、相信神,所以才能看到天國以及神顯現出來的世界?他們的境界與層次,真的跟我們不一樣嗎?還是因為有特殊的使命,要他們畫下天國的世界,信神者就可以回歸天國,不信神者及行惡之人將持續輪迴或被打入地獄,善惡的選擇是否是對人的正信的真正考驗?

法國畫家庫爾貝說:「我不會畫天使,因為我從來沒有見過他們。」那我呢?我也沒有看過天使,也沒有看過神,無神論也漸漸影響到我。世界真的有神存在嗎?現在的人為什麼畫不出來呢?這些問題一直在腦中盤旋著、困擾著。沒有身歷其境親眼看到,又如何表現出如此神聖偉大的畫面?

2007年在羅浮宮時,看到一位畫家坐在十七世紀莫里哀雕像的旁邊,神情專注地用鉛筆素描雕像。這畫面很觸動人心,於是很有感地完成了油畫作品《專注》。整個繪畫的過程也相當地順利,尤其在最難修飾整理的部分,感受到一股神奇的力量,不知不覺就畫好了。完成的畫面也非常的奇妙,這張畫總共有三隻筆,畫家和雕像手上各有一隻筆,另一隻筆您要自己去找。

2009年參加紐約新唐人第二屆「全世界華人人物寫實油畫大賽」,《專注》獲得銅獎。

這對我的鼓勵非常非常大,給了我更多的信心及正確方向。

彷彿一股能量打進腦袋深處的空間裡,明白到只有放下自我才能打開自己的視野。我知道下一幅作品要畫什麼了,那是一幅100號的大作品《回到凡爾賽宮》。

凡爾賽宮的長廊空間透視深遠,兩側呈列久遠年代英雄豪傑的雕像,見證朝代更迭,歷史文化的興衰,那十七歲的青少年站在一尊雕像前面,仰望凝視著,是否能喚起他千年的記憶。現代的年輕人迷失在網路電玩世界,忘記來世間的誓約,期盼來到凡爾塞宮,迷失方向的他能找回自己。

楊翠華《回到凡爾賽宮》,2011年紐約新唐人第三屆「全世界華人人物寫實油畫大賽」優秀獎。(北翠提供)
2014年紐約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優秀獎作品,楊翠華《我的父親》。(北翠提供)

油畫作品《我的父親》在台北國父紀念館「相聚就是緣」個展的時候,很多觀者跑來跟我說很像他們的父親。因為看畫的瞬間讓他們想起了自己的父親,甚至有人看了還掉了淚。這時我更能體會,除了寫實功力之外,作品的內涵中所傳達父親對兒女和家庭的重要性,那巍岸如山的父愛,深層涵義是更為重要的。

2009年至2020年期間,我連續在很多地方舉辦個展及聯展。2016年獲邀至台北商業大學承曦藝廊辦個展一個月,這期間為23個班的學生做了導覽,欣賞作品時,我會問:「你們知不知道羅浮宮和凡爾賽宮為什麼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沒有被摧毁了呢?」大家開始互動、思考、提出各種各樣的不同答案,有的學生直接就說出是神要他們保留下來了。戰爭殘酷無情,一打仗,保存的藝術品很可能被徹底毀滅了。如果沒有神的保護,將來人就沒有正統古典藝術品可以學習和參考。有時我也會和其他畫家探討什麼是正統的藝術?什麼是真正好的作品?要怎麼樣才能夠畫出好的作品?

我很喜歡畫花。第一次個展「千年之約」,即是以荷花為主題。畫的荷花如果是生長在幽谷中或人煙稀少的地方,畫面特別有靈氣及純淨。如果是植物園或公園的荷花,畫出來就有一股世俗的味道。畫牡丹花也是有這種強烈的感覺。日本東照宮的牡丹花種植在幽靜的庭園中,畫面上有一種高貴優雅之感。杉林溪的牡丹花展示期間是放在室內,加上參觀人聲鼎沸,畫出的牡丹花感受到一種無奈。

楊翠華《春風話牡丹》,油畫,2013年。(北翠提供)

原來環境對人、對植物是有絕對的影響。這時會深深地感受到,創作一張純正、純善、純美的作品,對人類是多麼的重要。身為一個創作者,如何畫出好的作品,帶給觀者好的影響?擁有紥紥實實的基本功及放下對名利情的追求,不斷修正自己,修去不好的觀念,才有可能畫出真正純正的作品。

2015年5月13日在美國曼哈頓慶祝法輪大法弘傳世界23周年大遊行中,看到各個民族的傳統服裝,感受到回歸傳統的重要。這幾年使用水彩畫出穿著各民族傳統服飾的作品,更深地體會出很多國家的文化漸漸在消失了。目前全球在疫情的肆虐下,找回人類的傳統道德及善良風俗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這段來自李洪志老師的講法帶給我極大的啟悟:

「其實正統的藝術對人來講是高質量的完美追求,是無止境的。正統藝術空間是非常廣義的,因為一幅完好的作品不但逼真,其實也包含著作者本人自己的人生閱歷與性格。作者在人生中接觸過的東西,在人生中掌握的方方面面的各種學科的知識與技能,都會在其作品中表現出來。所以同樣的東西,作品中每個人表達的都不會一樣,無論從色彩上、神態上到技法的掌握成度。因為每個人的人生經歷不一樣,作者的性格特點不同,都會使作品有差異。而且要表現的是大千世界與更高境界生命以至於對神及神的世界的美好展現,所以是無止境的光明大道。」(摘錄自《法輪大法‧音樂與美術創作會講法》)

這也是我們畫家的使命,用我們的畫筆完成真正純真、純善、光明美好的作品。

楊翠華 北翠
畫家楊翠華(北翠)。(陳伯州/大紀元)

——轉載自《新紀元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11月30日,2019年第五屆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舉行最後一天的拍賣活動,共有47幅決賽作品和幾幅在比賽期間完成的畫作與觀眾見面,現場買家對十余幅作品舉牌出價。有購得作品的買家表示,這些作品今後一定會升值。
  • 小綠精靈和歌利亞蝴蝶他們是形影不離的好朋友,負責掌管玫瑰花園,花園裡種滿各種各樣不同品種的美麗玫瑰花。
  • 九歲的小紫和父親住在阿爾卑斯山地區的小小山谷裡,他們擁有一個小小的農場。父女相依為命,過著簡單幸福快樂的生活。
  • 「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是新唐人電視台主辦的國際文化藝術比賽系列賽事之一,以其致力於弘揚純真、純善、純美的寫實油畫藝術而著稱於世。即日起,第六屆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正式接受全球報名。
  • Jan Kath,過去25年來全球最傳奇的地毯設計師之一。他設計的地毯享譽全球,包括紐約、柏林、溫哥華、多倫多等多個城市。(Jan Kath提供)
    一名當時只有20歲出頭的德國年輕人,卻在地毯時代眼見就要終結的時刻,「天真地」接手了一家位於尼泊爾的地毯工廠。但就是這名年輕人,在短短數年內一手扭轉了整個地毯業的頹勢。他的理念,不僅打造出了一個橫跨各大洲的地毯商業王國,而且引發了整個地毯界的「文藝復興」。他就是Jan Kath,過去25年來全球最傳奇的地毯設計師之一。Jan Kath地毯,在柏林、紐約、溫哥華、多倫多等全球多個城市有展示廳。
  • 賽爾維亞有一位被稱為天才的少年畫家,名叫杜辛‧克爾托理察(Dušan Krtolica),今年只有17歲,可他卻有15年的繪畫經歷;儼然大師級的繪畫功力讓人驚嘆不已,至今已開過6次個人畫展,並多次接受電視等媒體採訪。
  • 唐美雲出身歌仔戲世家,感於父母對歌仔戲的熱愛,不忍見其逐漸沒落,故投身歌仔戲成為一代名伶。
  • 唐美雲戲演得好不說,出身戲曲家庭,她對於自己的生命角色有深深的承擔,更有深深的自覺。她成立戲班,培養後進,年年推出新戲,作可能的探索卻永遠不忘戲曲的立基,她將全副心力何只花在表演上,更直顯一個演員在生命承擔與文化重振上的可能角色。
  • 相對於貝多芬戲劇般的磅礡氣勢和莫扎特靈動雋妙的天使歡笑,維也納古典樂派三傑之一的海頓要平淡得多。但是風霜雪雨、時光飛逝,也許在中年的某一天,海頓的旋律會扣你心弦。一如陳年老酒越久越淳,一如你為人父母後再看雙親,才能體會出平和中的自然淳厚,淡然裡的從容睿智。
  • 影片裡的女主角曾是好萊塢知名舞蹈演員,年輕時的她簡直就是芭比娃娃的翻版。2014年,90歲的她與三位知名舞蹈教練一起即興演出曼妙舞姿,令千萬網友大讚「好優雅的奶奶!我真希望老了也跟她一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