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清零」防疫延誤春耕 加重糧食危機

人氣 1268

【大紀元2022年04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趙鳳華、駱亞採訪報導)吉林省今年3月爆發疫情以來,一直實施「清零」防疫政策。目前正值準備春耕的關鍵時節,一些農戶因疫情封鎖延誤春耕,叫苦不迭。有學者指出,清零政策正在使中國的糧食危機雪上加霜。

據網上流傳的一段視頻,最近有的農戶在疫情封鎖期間春耕,被警察帶走調查。
聽新聞:

powered by Sounder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視頻顯示,一位農民正獨自開著拖拉機在一望無際的農田裡春耕,突然,一輛警車停在了他的面前。警車裡走出一名警察。

警察對這位農民說:「現在家門口都不讓出。下車,下車!下來,下來!」

農民很無奈地從拖拉機上下來,還不時用手指向遠方,似乎在向警察訴說著什麼。

警察態度生硬地對農民說:「調查,請你配合,能不能做到?走,上車!」

正在春耕的農民就這樣被警方帶走了。

種子公司職員:正在做核酸 沒有開門營業

據中共官媒《吉林日報》報導,吉林省當局4月6日召開全省備耕工作會議,強調在「清零」防疫政策的同時進行春耕生產。但據民眾反映,疫情封鎖導致糧食種子等農資買賣受阻,中共當局疫情防控和備春耕兩手抓、兩不誤的說法,都是不切實際的空談和謊言。

在吉林市,截至當地時間4月7日20時,仍有至少3個高風險和42個中風險地區,處於嚴厲封控之下。一些經營糧食種子的公司,不得不在春耕備耕季節關門停業。

4月6日,大紀元記者分別聯繫了吉林公主嶺一家種子公司、吉林樺甸的一家種子商店、吉林白山市一家種子公司及延邊市一家種子公司,這些公司的座機電話都無人接聽。

記者致電吉林市一家種子公司,一位女職員在電話中表示,他們還沒有開門營業,現在正在做核酸檢測。當記者追問,什麼時候會開門,對方表示不知道,並給了公司副經理的電話,讓記者找公司領導具體談。

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女職員對大紀元記者說:「疫情嘛,都在家做核酸。」

《北京之春》主編、新西蘭資深媒體人陳維健表示,「清零」防疫措施致使農資生產廠家停產,抬高了糧食成本,勢必加重糧食危機

陳維健指出,現在種糧食,兩樣東西是不可少的,一個是化肥,一個農藥,現在沒有這兩樣,中國的地裡是長不出莊稼來的。

「現在,中國大城市裡生產這些農藥化肥的工廠都停工了,毫無疑問,就會影響到市場價格,這樣就抬高了種糧的成本。所以,這個糧食危機,我估計,還不是在今年明年,或者在兩三年以後,會顯得更加突出。」他說。

在吉林舒蘭市農村從事糧食買賣的林先生4月6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當地農村也在進行防疫封控。

林先生說:「這幾天封控得不那麼嚴了,對農資行業稍微放鬆一點。本村的人上本村去耕地,基本上是沒有障礙的。一般都是封村與村之間,所以對種地沒影響。」

媒體人:種子危機或導致糧荒

要求匿名的大陸媒體人劉先生表示,今年春耕很可能出現種子危機。

他說:「春耕,一個是種子,再一個就是化肥。中國的糧種實際上是非常昂貴的價格進來的。」

劉先生介紹,由於種子流通環節不透明,導致一些農戶受騙,顆粒無收。

他說:「現在中國的種糧,很多地方已經不是傳統上的,把上一季的作物選擇一些優良品種留下來,他是專門進來的糧種,或者是中國的有關機構培育出來的糧種。現在出現非常嚴重的情況是,有些國內的公司,自己不掌握技術,他還要冒充出售一些他們自己培養的種子,結果造成顆粒無收。」

陳維健:極端「復耕」荒謬 糧食危機顯現

最近,中國多地出現官方逼迫農民復耕的情況。一些地方官員為了完成復耕任務,強行將當地一些養魚塘填平、果園剷平後恢復種糧,由此造成的損失,則由農民承擔。在某些地區,甚至出現水泥地上種地瓜、籃球場上種莊稼的奇葩「復耕」場面。

《北京之春》主編、陳維健4月6日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奇葩「復耕」的出現,表明中國的糧食危機已經到了非常嚴重的程度。

陳維健說:「最重要的還是這些年來,中國建築用地把耕地面積大幅度減少,一旦國際社會的糧食出現危機,價格過高的情況下,中國的糧食危機就擺到了面前。」

他說,水泥的土地上是不可能種出莊稼來的,現在之所以這樣做,「說明糧食已經到了非常危機的程度,他們不得不採取那種非常極端荒謬的方式來搞糧食生產,當然是不可能的了」。

責任編輯:李穹#◇

相關新聞
【拍案驚奇】「長安十日」真相熱傳
傳哈佛學者曝中共防疫大斂財 專家析根由
【翻牆必看】東航大佬與江綿恆浮出水面
梁錦祥:俄烏戰應驗《啟示錄》中的預言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習近平站十字路口 清華人要他下台
【菁英論壇】江澤民死促分裂 白紙革命巨變在即
【遠見快評】多地防疫放開 富士康事件謎底在這?
【環球直擊】中共大規模建方艙 江澤民死留血債
【全球新聞】方艙利益鏈曝光 各界聲討江澤民罪行不絕
【中國禁聞】江澤民綽號大盤點 醜聞笑話一簍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