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上海人不滿封城 疫情考驗北京領導層

人氣 5553

【大紀元2022年04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兩年來,中共一直內外兜售,其威權制度在抗擊大流行病方面做得比民主國家更好。上海人目前在COVID-19疫情中的遭遇令居民憤怒,反過來,中共的清零政策也在考驗最高領導層。

《華盛頓郵報》週四報導說:「現在,輪到專制的中國面對這樣的問題:其基於嚴格控制的制度是否真的能更好地控制這種大流行病。中方最好能從西方汲取教訓,轉向更多的靈活性。習近平應該承認他需要一個新的戰略。但他能這樣做嗎?」

中共目前執行的清零政策是一經發現病例,立即無情打擊,同時以犧牲被隔離民眾的利益、用他們的苦難換取所謂的其他人不受損。越來越多的事實證明,並不是其他人不受損,有時候政策帶來的次生災難比疾病本身還要大。

上海的居民在社交媒體上求助,他們無法得到足夠的派發食物和水。當一些居民無助之下開始打開窗戶喊話抗議,要求政府提供物資時,疑似警方無人機飛來警告他們停止,並要求他們「控制靈魂對自由的渴望」。

「現在的上海看起來像一個火藥桶,黨國則試圖通過把自己作為人民健康福利的監護人來證明其統治的合理性。」《華郵》寫道,但是,中共採用的方法卻「一直是發現一個病例就關門,然後不顧社會混亂和緊張,就針對每一個陽性病例進行大規模檢測和隔離」。

在上海也是如此。一開始,如果發現一個病例,當局下令封鎖整棟樓或街道。在病毒繼續蔓延後,市政當局決定錯開封鎖這個巨型城市,先封一半,再換封另一半。

現在,中共當局已經準備無限期地封鎖整個城市,同時從中國各省派遣3萬8,000名醫療工作者和2,000名士兵,要對上海的每一個居民進行測試。

上海清零也在考驗北京領導層

《紐約時報》週四也發文說,清零封城令上海人憤怒,亦對北京領導層構成考驗。

「上海的危機正在形成,不僅僅是一個公共衛生挑戰。它也是對中共賴以生存的清零政策的一次政治考驗。」報導說。

在過去兩年的大部分時間裡,中共政府扼殺了國內對其清零COVID戰略的大部分批評,並通過表面的審查、隔離和瞞報將病例數量保持在較低水平。中共外交部更是經常指責美國和歐洲允許這麼多人死亡,並同時稱,習近平的政策是「無可指責的」。

美國史蒂文斯理工學院量化金融項目主任喬治‧卡爾霍恩(George Calhoun)發現,中共官方報告的染疫死亡率是美國的八百分之一,無法從統計上進行合理解釋。他質疑中共當局在銷毀、篡改或壓制這些重要數據。

在這場流行病的大部分時間裡,上海為中國的疫情戰略提供了另一種視角。當其它地方發現哪怕只有幾個病例,就開始大範圍封城,上海則選擇隔離個別居民樓。

即使在3月確診病例數量激增到歷史最高點之後,上海官員們仍堅持認為,由於上海的經濟重要性,不能封城。

香港大學的病毒學家金東燕分析說,上海受過教育、與外界聯繫緊密的人口比中國其它地方的人更容易對這些措施持懷疑態度,特別是考慮到Omicron變種的嚴重程度較低。而中共的宣傳經常強調這種病毒的危險性。

金東燕說,上海許多人對COVID-19疾病和病毒已經有了很好的了解,也了解世界其它地方發生的情況,世界其它地方已經從最嚴厲的封城限制措施中退了出來,因為他們「覺得這樣做沒有用」。

但情況很快發生逆轉。上海在4月初快速遵循中共中央的清零政策指導方針。

美國西頓霍爾大學全球衛生研究中心主任黃延中解釋說,隨著確診病例數繼續上升,中央政府可能越來越緊張。

「他們可能擔心,如果這種情況不能在短時間內得到控制,它將威脅到社會和經濟的穩定。」黃延中說,「它還可能破壞未來幾個月的領導層過渡。」

今年秋季,中共將在北京召開十年一次的黨代會,習近平有望獲得破例的第三個任期。

儘管上海內部可能有對清零政策的不滿,但在中國其它地區仍有對該政策的支持聲。一些充滿民族主義色彩的用戶在社交媒體上指責,上海追求自己的做法是傲慢或缺乏愛國主義。

這段時間,中央政府亦強調清零政策不動搖,並對在上海採取嚴苛措施的必要性進行了宣傳。

前上海政法大學國際事務與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陳道銀告訴《紐時》,北京顯然已經加倍強調政策,並且正在要求上海與全國其它地區保持一致。

「在中國這樣的體制下,政治決定一切」,他說,「你不可能走一條不同的路。」

責任編輯:葉紫微#

相關新聞
美染疫死亡率是中國八百倍?專家揭中共造假
傳北京憂俄行動失敗 對中國政治產生微妙影響
反對一帶一路 意大利新政府擬對中共強硬
所羅門群島簽署美國-太平洋夥伴合作協議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習近平強調「鬥爭」軍方兩大詭異
【秦鵬直播】普京吞烏東 北京詭異做出這舉動
【財商天下】美元強勢「任他強」 人民幣能挺得住?
【探索時分】收復伊久姆 烏克蘭如何反擊俄軍?
【橫河觀點】習密集露面造勢 普京批准四州入俄
【方菲訪談】韓秀:走進藝術巨匠的人生(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