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俠客尚義疏財 為廉吏紓困 為君子殮葬

作者:洪熙
大刀。(WeEnterWinter/維基百科
font print 人氣: 103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刀王五(1844年—1900年)是清末著名俠客。本名王正誼,字子斌。在李鳳崗師門中,王正誼排行第五,所以綽號「小五子」。他刀法純熟,德義高尚,善用大刀,江湖人稱「大刀王五」。在民間的流傳中,王五被譽為晚清十大武林高手之一,與燕子李三、霍元甲、黃飛鴻等著名武師齊名。

清朝光緒年間,京師有位大俠,人稱「大刀王五」,素來尚義疏財。其人習得一身功夫,於北京創立源順鏢局,以保鏢為業。他武功蓋世,名震天下。當時河北、山東的盜賊們聽到他的名號,均甘拜下風,肯接受他的約束。晚清亂世之時,官場糜爛貪腐橫生,貪官污吏多行不法,強取豪奪,聚斂了大量的不義之財。他行俠仗義,亦如水滸英雄。這些貪官有些也就成了他打劫的對象。

毛遂自薦 護廉吏赴任

光緒五年至六年之間(1879年—1880年),直隸發生了幾十起搶劫案,官府一直沒有抓到盜竊犯,都心裡暗自懷疑是王五一夥幹的。於是刑部令五城御史派出數百兵卒圍住王五在宣武門外的家宅。王五讓二十多人拿著器械把守大門。那數百名兵卒不敢冒然進去。雙方對峙一直到了傍晚,官吏兵卒才解散回家。

次日,王五忽然到刑部自首,當時的總司讞事兼提牢官是濮文暹(1830年—1909年)。濮文暹供職刑部十多年,審案時「居心平恕,察事精詳」,平反了不少冤獄。他著作的《提牢瑣記》,在當時被奉為成法。

濮文暹見王五自首,感到很詫異,於是問他原因。王五回答說:「曩以兵脅,故不從命。兵既罷,故自歸。」濮文暹詰問他,幾個月來所發生的盜竊案。王五倒也沒有隱晦,侃侃而談。他直言相告,哪些是黨羽做的,哪些是其他盜賊做的,沒有絲毫掩飾。

濮文暹素來為官剛直,他知道王五為人勇武,尚俠重義,並且很有才幹,就有意保全他,於是說:「這麼多的搶劫案和你都無關,然而你交遊甚廣,肆意豪飲賭博,也不是善類所為啊。我逮捕你後,會給你一些小小的懲罰,以作為對你的重大警誡(以免將來再重犯過錯)。」於是下令打了他二十大板,就放他回去了。

光緒九年(1883年,癸未年),濮文暹改授南陽府知府。將要赴任之際,卻發現囊中羞澀,為此心裡煩憂。一天,王五忽然來見,剛進到室內,就向濮文暹叩首行禮,說:「小人蒙您再生之恩,無以為報。如今您到南陽為官,途中必會遇到很多強盜,沒有小人護衛,您一定免不了遭遇搶劫。我還聽說您路費不夠,小人特地為您準備了二百兩銀子。」

濮文暹不好意思接受,就說:「我已經有銀子了。」不料王五說:「您騙誰啊?今天早晨您還向某位西商貸款百兩銀子,但商談的結果不是不很順利嗎?不如,您把簽好的契約交給我,等您到了任上再償還,怎麼樣?」

沒等他答應,王五就為他安排車馬,左右周旋,很快就打點好了一切。濮文暹極力推辭,但都沒能推掉,只好把貸款契約交給了他。遂後一起同行,前往南陽(湖北襄陽一帶)。

俠客求貸 為廉吏紓困

他們行至衛輝,時值黃河暴漲,路費也快用完了。濮文暹心裡憂煩,向王五訴說。王五笑著說:「區區小事,又怎能難倒我!」說罷,帶上佩刀跨上馬背就離開了。眾人以為他又要去打劫了。

到了傍晚,王五才回來,將五百兩銀子放在几案上。濮文暹見狀,一陣心驚,說:「這是盜泉[1]啊,我再渴,也絕不會喝一滴。你趕快拿走。」

王五大笑起來,說:「您懷疑我又去打劫了?區區五百兩銀子,到哪兒還不能貸出來呢?這是我從某位商人借貸來的。不信,您可以把他召來,問一問就知道了。」濮文暹寫了一封信函,讓隨從去請商人。次日,商人來了,出示了契據,濮文暹方才相信,放心地接受貸款。王五把濮文暹護送到南陽後,就回到了京城。

御史因言獲罪 豪俠相護

光緒十九年,安維峻(1854年—1925年)擔任福建道監察御史,也就是言官,其職責是巡查各級官吏言行,以備朝廷賞罰,罷黜或升遷。安維峻品秩不高,只有六品,他擔任監察御史不到一年,就上奏了六十多道疏文。

中日戰爭爆發後,光緒二十年(1894年),安維峻上了一道《請誅李鴻章疏》。面對外敵入侵,光緒雖已親政,但遇事必請慈禧懿旨,「和戰不能獨決,及戰屢敗」,世人都將此局面歸咎為李鴻章的主張賠款求和。對於主戰的大臣,李鴻章動輒呵斥他們。安維峻懇求光緒皇帝「請明正典刑,以尊主權而平眾怒」。在這道疏文中,他還譴責了慈禧,「皇太后既歸政皇帝矣,若再像以前那樣處處對皇帝行事予以牽制,那將何以上對祖宗,下對天下臣民?」以及太監李蓮英,「至李蓮英何人斯,而敢幹政事乎?如果屬實,律以祖宗法制,李蓮英豈復可容。」

安維峻冒死進諫,慈禧惱羞成怒,迫使光緒帝下詔嚴辦。光緒帝有意保全他,只將他革去官職,流放到張家口軍台。

安維峻被發配到軍台,當時帝傅翁同龢、侍讀學士文廷式都贈銀為他送行,由王五護衛他前往。王五為他駕駛車馬,運載眾人贈予安維峻的贈禮。

君子赴難 豪俠冒險殮葬

譚嗣同(1865年—1898年),戊戌六君子之一。譚嗣同自幼喪母,其父譚繼洵的小妾時常虐待他。譚嗣同生活得非常孤苦。他遷居北京半截胡同瀏陽會館時,認識了通臂猿胡七和大刀王五。這二位武林高手同時教授他武藝。王五教譚嗣同劍術和單刀,所以二人交情頗深。

光緒二十四年(1898年),戊戌變法失敗後,朝廷抓捕譚嗣同。王五勸譚嗣同趕快出逃,他願做譚的護身保鏢。譚嗣同曾對梁啟超說:「各國變法,無不從流血而成,今中國未聞有因變法而流血者,此國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請自嗣同始!」當王五勸說他離開時,譚嗣同為了警示眾人自願下獄,拒絕了王五的好意。譚嗣同死後,很多人害怕受到牽連,不敢為他收屍。譚嗣同的家鄉是湖南瀏陽,王五冒著風險將他的遺體送回老家安葬。

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爆發了庚子之亂,也稱義和拳之亂。在這場庚子國變中,一代俠客也沒能逃脫亂世浩劫,被八國聯軍槍殺。王五一生行俠仗義,支持循吏和言官。在時代的風雲中,這位豪俠靖赴國難,在青史一隅灑下片片萇弘碧血。

注釋:

[1]盜泉:《尸子》記載:「(孔子)過於盜泉,渴矣而不飲,惡其名也。」有一次,孔子路過「盜泉」,雖然口很渴,但因泉水名含「盜」字,守禮的孔子厭惡其名,於是強忍乾渴,不飲盜泉水。《淮南子》中有:「曾子立廉,不飲盜泉。」後人將不義之財稱為「盜泉」,以不飲盜泉表示清廉自守,不苟取也不苟得他人財物。

參考資料:
《清稗類鈔》卷53
《清史稿‧安維峻傳》
《譚嗣同集‧譚嗣同傳》
《譚嗣同集‧譚嗣同就義軼聞》
《外交小史‧安維峻劾李文忠疏》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宋朝呂蒙正在《張協狀元‧勝花氣死》中說過一句話:「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災難突然發生,常常超出人們的預料。歷來民間常說:「積善之家必有餘慶。」這世上是否真的存有「積善之門」,在冥冥之中注視著世人的命運?
  • 梅孝廉夢到仙女如雲,但見風鬟螺黛,縞袂湘裙,旋繞在花叢中,只是笑而不語,也不會靠近梅孝廉的床榻。當梅孝廉醒來後,並見不到仙女,但還能聞到衣香馥郁,與水仙的花香相氤氳,而且每夜都是如是。
  • 一根明朝的梁木在海上沉浮了二百多年,一現身就有了用武之地。就在寺院重建,唯獨缺少一根棟梁之時,巨大的梁木竟跨海而來。這些天衣無縫的巧合,是否也是冥冥之中神佛法力的體現?
  • 夢境所示的空間存在於何處?是誰在冥冥中注視著人的起心動念?從故事的描繪看,人並不是宇宙中唯一的生命,還存在著其他的生命關注著人的所思所想,從而給予世人回應。
  • 清朝學者錢泳曾說:「僧人、道士作詩最易工,為什麼?是因為他們所處的境界很清閒,竭力學作詩會很容易。但也很難,為什麼?因為出家人自幼就剃度出家,所讀的都是經卷,誰能使經史子集全都貫於胸中。」
  • 《老子》曰:「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強天下,其事好還。」明朝王世貞《鳴鳳記》:「天道好還如寄,人心公論難違」。人們因此常用「天道好還」說明因果循環,惡有惡報的天理。中國民間歷來認為善惡果報,昭彰不爽。南宋乾道元年(1165年),官場發生了一樁命案。有人毒害他人,最終招來慘烈的現世果報。
  • 清朝學者錢泳(1759年─1844年)曾做一首詩曰:「人生如夢幻,一死夢始醒。何苦患得失,擾擾勞其形。」作這首詩的緣由,始於他做的二個清晰的夢。
  • 有些人生來就不一般,有著不同於常人的特殊體質,一生中還常常可以逢凶化吉,似有神護。
  • 在中國古代有不少瘋僧傳奇,行事瘋癲,卻具足神通,能未卜先知,或洞悉人心之念,或輕而易舉搬運神像,令世人嘖嘖稱奇。
  • 方朝散於病中元神離體仙遊天宮,得知了自己生命的本來。人間之事恍然猶如一夢,方朝散即刻召集縣丞、縣尉以及家族子孫,向眾人詳細講述了神遊天宮之事。此後,他向郡府提出致仕(退休),當年他六十二歲。後來,人們就不知道他的去向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