罹心臟重症九死一生 越南女煉法輪功獲新生

人氣 364

【大紀元2022年05月11日訊】(大紀元特約記者Tinh Huong越南報導/嘉蓮編譯)武氏雪(Vu Thi Tuyet)女士曾因嚴重的心血管問題危及生命,兩次逃過「臨床死亡」大劫。如今,她仍定期去醫院,不再是為了治病,而是為其他患者送去身心健康的福音。在她的努力下,許多人和她一樣擺脫了疾病的痛苦。

她曾瀕臨死亡;三次大手術在她的身體和精神上留下難以磨滅的創傷。通過大紀元,她想向讀者傳遞一個信息:「敞開心扉,你會看到總有奇蹟。」

以下是武氏雪自述的個人生活經歷。

兩次臨床死亡 驚人復生

我於1959年生於靠近越南首都的北部省份興安,是家中的長女;我父親是軍人,母親是農民。那時正值戰爭年代,我落地時體重只有二斤四兩。出生幾個月後,我就「臨床死亡」了。母親把我裹在小褥子裡,正準備埋在田裡時,聽到了我的哭聲。逃出鬼門關後,我長大了,還有了五個弟弟妹妹。

15歲時,我的膝蓋突然腫起來,痛得難以行走,為此不得不輟學。過了段時間,父親帶我去看醫生,發現我得了嚴重的關節炎,還引發了心臟病。

因為心臟問題,我非常疲倦,呼吸很淺,每當運動或幹重活兒,不得不張口呼吸。作為大家庭中的長女,我為父母不得不拼命工作而難過;因此,儘管很累,我仍然努力分擔家事。

有時我實在感到精疲力盡,忍不住偷偷流淚;因為無法正常呼吸,我變得非常虛弱。最後父母帶我到河內的白梅醫院做體檢,他們說我有二尖瓣反流和心力衰竭症狀,要把我轉到越德醫院做手術。

那是1975年,我躺在越德醫院的病床上等了半個多月。上手術台時我才15歲,那是平生第一次做心臟手術,還是刀口露天的「開放性手術」。

術後七天經過拆線,我回白梅醫院做進一步治療。我出現血液感染,醫院救不了我的命,把我送回了家。父親給家鄉的親戚打電話,讓他們幫忙準備後事。

奇蹟再次發生,我恢復了知覺,穩定地回到醫院治療,之後回了家。鄰居們都很驚訝,為我躲過大難而高興。

冒生命危險成家

躲過生死劫不意味著擺脫疾病的折磨。我的心臟每跳20下就會驟停,我想到了死。有時我只想讓心臟完全停止,就不用再忍受這種痛苦了。

兩年後,我叔叔給我找了份工作,在太原市的國防部下屬Z113工廠做飯。因為是軍用廚房,每次我站著攪動一大鍋米飯時都大口喘氣;然後是搬動湯盆和飯盤——全都又大又重,我只能努力幹,不敢告訴別人,怕失去工作。

在食堂工作了一段時間,我被提升為廚房和招待所經理。

由於嚴重的心臟病,醫生建議我不要結婚。懷孕和分娩對患心臟病的人來說就像賭命;另一方面,我隨時都可能死去,和別人結婚會讓他們很痛苦。我決心在餘生保持單身。

我拒絕談戀愛。但同單位有個人,儘管我拒絕,他還是心甘情願追求我。他說願意伺候我一輩子,願意忍受一切苦難……我們就這樣結了婚。

結婚後,他什麼都不讓我做,從做飯、洗衣、打掃衛生、購物,到撫養孩子直至他們長大成家……他全攬在自己身上。他只怕我什麼時候突然離開。

儘管我的健康狀況總是像風中搖曳的蠟燭,心臟很痛,難以呼吸,但我並不害怕,還是生了孩子。1982和1988年,我先後生下一男一女。我冒生命危險以擁有完整的家庭。

掙扎於生死之間

1990年,我的心臟瓣膜再次變窄,不得不去做擴張手術。當時的技術已經很先進,手術中只需要把鋼絲從腹股溝穿到心臟,把瓣膜扭寬,就可以了。做這個手術時,我非常痛苦。

但之後我的心率仍然不齊,時快時慢,有時還會停跳;身體疲憊極了……兩三年後,我再也無法忍受,又接受電擊除顫以穩定心律。病情仍然沒有好轉,我感覺自己好像已經死了。

又過了兩年,心臟瓣膜再次變窄,我不得不進行二次擴張:再穿鋼絲,再拉動,痛苦至極……

由於心臟病,我的前庭功能障礙也很嚴重,每次生病都花很多錢;即便如此,我不但四肢不能動,也不能說話,只能像個死人一樣平躺在床,讓丈夫用勺子餵我喝牛奶或粥。我一次又一次接受靜脈輸液,血壓高達180……

2003或2004年底,我出現腎衰竭症狀。超聲波檢查中,醫生震驚地看到我的右腎積滿水,就像快要爆裂的氣球;左腎有一大塊結石。許多著名的腎臟專科醫生為我做過檢查,如白梅醫院的宣(Tuyen)醫生,還有108醫院、越德醫院的醫生……由於我有嚴重心臟病,幾乎沒有醫生敢為我治腎病。

我只能多次做碎石手術保命,但這並沒有治好疾病。2004年我甘冒風險上了越德醫院的腎臟手術台。又是一次開放性手術……左腎的結石取出來了,右腎則完全壞掉了。

2009年我退休了,全家搬回了河內。我的狀態很不穩定,但我沒有灰心,每天都努力鍛煉身體:散步、騎自行車……只要是適合我這樣病人的運動都做。

我還患有甲狀腺功能減退症,脖子變得粗大。我因感染幽門螺旋桿菌病毒患有胃痛,還有膽結石、肝臟鈣化,眼睛也做了白內障手術……由於脊椎退行性病變和腳跟骨刺,我走路非常痛苦,每天晚上都要在銅盆裡倒入熱醋水泡腳——據說必須在純銅盆裡放醋才能治好腳跟骨刺……然後我會用仙人掌煙熏蒸雙腳……我嘗試了所有的方法。之後我還得了痔瘡,準備開刀……從頭到腳,我沒有一處沒病。從15歲起,我就一直隨身帶著一個袋子,裡面裝著很多必須吃的藥,走到哪裡我都得帶著,每兩小時就得吃一次藥。

2011年,我的心臟又痛起來,不得不做手術更換心臟瓣膜,用生物性瓣膜代替。我又在白梅醫院做了一次開放性手術。我那時不知道生物性心臟瓣膜最多七年就得更換,不知道機械瓣膜壽命更長。

當時我的想法非常消極:死就死吧,孩子們大了,我和丈夫也為他們攢了點錢,我可以安心走了。

也許因為我是個老實人,很多時候我以為自己會死,但命運的轉折都讓我逃過劫難。我繼續過著半死不活的生活,數著與丈夫孩子在一起的每個好日子。

發現康復之道

直到2017年一個初夏的日子,我像往常一樣在居住的街道附近騎自行車。我看到一群人在非常緩慢地煉著什麼。他們給了我一張傳單,介紹他們所煉的功法。我出於禮貌接受了,心想「我去過那麼多地方,在很多地方治過病,花了那麼多錢,也沒能改善,做這些動作不可能有什麼用」,就完全拋在腦後了。

又有一天,我帶著孫子出門散步,遇到一位也叫雪的女士,她來自義安(越南中部省份),和我一樣帶著孫子玩。她知道我的病情後說:「你應該煉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她給我看了一個學法輪功的網站,並告訴我,如果我想學,可以去附近的煉功點,早上會有人教我煉法輪大法的五套功法。

我非常好奇,因為她本人就是從很多疾病中恢復的明證:非常健康,皮膚光滑,臉色紅潤。到煉功點,我見到了其他學員。他們的善良和真誠的熱情,與我在社會上遇到的其他人非常不同,深深打動了我。他們都努力幫我,不要任何回報。聽了他們的故事,我再一次感受到法輪功的神奇力量。其中有一位先前已在越德醫院安排動手術的腰椎間盤突出症患者康復了;另一位學員,心律不齊、失眠症消失了,而且再也不和丈夫爭吵……他們的改變都歸功於「真、善、忍」三個字。

武氏雪煉法輪功第五套功法。(受訪者提供)

我馬上就想要讀《轉法輪》這本書。我想看看裡面說了什麼,何以讓很多人獲得提升、很多疾病得到治癒。

看到那些活生生的證明就在眼前,我深受觸動,他們通過修煉法輪功,變得無病健康又快樂。

就這樣,我相信並且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中。

通過學法改變自己

我第一次讀《轉法輪》就非常喜歡,因為這是一本教人做好人的書;一個月內,我讀了三遍。

我性格溫和,身體又不好,所以通常不會發火。儘管如此,面對生活的挫折,心裡總是不平。我對丈夫和孩子惱火,對這事那事都惱火……但從來沒有想到自己可以幫助改變什麼。

讀了三遍以上《轉法輪》後,我對做好人的意義有了一點理解。這與當今社會中好人的標準不一樣。我努力做到「寬以待人」[1]、「先他後我」[2],我明白了什麼是真正的無私和利他……我懂了一點修煉,了解了為什麼修煉人可以逐漸達到開悟的境界、收到強身健體的效果。

武氏雪正在讀法輪功的主要書籍《轉法輪》。(受訪者提供)

當我理解了一點法的內容後,我的身體開始發生變化。我的心淨化了。我克服了心中的不適,知道病根開始被推出來了。

我還明白,法輪功不是用來治病的,是用來修煉的,而修煉有相當嚴格的心性標準。例如,修煉者需要放下憤怒、放棄負面情緒、冷靜面對一切困難和得失,等等。

我將法輪功的所有書籍讀了三遍後,才開始理解更深層面的法理。在讀法的第一階段,我覺得非常難理解,我的理解也非常模糊。所幸我周圍有許多大法弟子熱情地支持我,並與我交流分享,這樣我對法的理解也逐漸加深了。

過去我的嗓子很無力,不能大聲說話,而且經常咳嗽,現在恢復了正常,我可以大聲說話,說很多也沒有任何問題。視力也恢復了,有時不戴眼鏡讀書也看得很清楚。

然後前庭系統也康復了;疾病一個接一個不翼而飛,痔瘡、腎病、肝病、膽結石、高血壓……都好了。我的心率恢復了正常。沒吃一片藥或接受任何治療,僅僅通過在法中真正提升自身修為、勤煉大法的五套功法,我完全康復了。

救人的心願

當我身體變得健康,我非常感謝大法弟子。法輪功是佛家修煉方法,所以我發願要給像我當年一樣身在疾苦中的人帶來美好的奇蹟。

我自願到醫院去幫助患者,幫助那些缺錢看病或藥不對症的人……雖然我知道法輪功不是用來治病的,但是我想用我的人生故事來感恩大法,想給更多人生存下去的機會。誰能抬手接受資料,誰就能像我一樣獲得機緣。

我有個侄子叫律(Luat),住在太原省(離越南首都很近的北部省份)。2018年他剛從建築大學畢業,非常年輕就被診斷出患有腦瘤,被送到白梅醫院檢查時,發現已到了無法進行醫療干預、手術或任何療程的階段。醫院不收他。

我知道只有法輪功能救他。我去太原接他,讓他在我家住了兩個半月,和我一起學法、煉功。當時他身體非常虛弱,四肢顫抖無力,走路困難,說話含混,也聽不清,吃不下飯,生活不能自理。

我和他一起修煉,向內找執著心,耐心克服身體的一切痛苦挑戰,煉功……漸漸地,他的身體康復了。兩年多後的今天,他已經能騎摩托車上班,清楚地表達自己,一切都恢復了正常。

一個身患絕症的人被著名醫院退回後,由於修煉法輪功完全恢復健康,這真是非同尋常!

那一天我獲新生

2017年2月27日是我重獲新生的日子,我不能忘記我得到大法的這一天。我一天比一天更健康,現在的健康狀況就像二十多歲一樣。

修煉進入第五個年頭,我的身體充滿能量,上樓上多高也不累,可以承擔以前不能幹的所有家務和工作。如果沒有修煉大法,我從15歲直到死去,可能都不會有今天這樣幸福快樂的日子。

以前,醫生說我的生物心臟瓣膜只能用七年,之後必須更換,而且手術後必須定期服用抗凝血劑。目前為止,我已跨過這個門檻快五年了(從2017年開始),沒有再吃任何藥。不僅心血管疾病,我身上各種疾病都消失得無影無踪。這遠遠超出了現代醫學診療的能力範圍。超自然現象總是存在,只是你是否肯給自己一個機會。

我發誓盡力幫助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功,以表達對大法的感恩。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佛法大圓滿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責任編輯:李緣#

相關新聞
市政府亮彩燈 多倫多載歌載舞慶法輪大法日
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 台東法輪功洪法謝師恩
【直播】紐約法輪功慶法輪大法洪傳30周年
人生不再迷惘 墨西哥裔學員:無比感恩法輪大法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東風-26瞄準美國航母的後果
【秦鵬直播】財政危機來臨 中共政府出陰招斂財
【財商天下】李克強下死命令 高喊「救經濟」!
【橫河觀點】習北上李南下 跛足改革大勢已去
【微視頻】互聯網國有化不順 大佬頻換人
【十字路口】一帶一路遺毒 東南亞人口販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