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間上海市民頻頻給警察普法 維護權益

人氣 1817

【大紀元2022年05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報導)上海自41日全面封城以來,小區內居民的各種抗爭從未間斷過,尤其是民眾頻頻給穿白色防護服執法的警察現場普法,令他們覺得理虧不得不暫時退讓。有評論認為,應該為上海市民喝采。

紅衣男現場與警察探討公權力 執法要有授權

近日社交媒體上一段視頻被熱傳,視頻顯示,一個穿紅衣的男子,在跟警察普法探討公權力的問題,他表示自己代表身邊民眾說話行使的是私權,但警方人員頭上有國徽,行使的是公權力。法律有授權才能行使公權力,但私權是法律上沒有禁止的,我都可以做。

他跟警方強調,我跟你對話,這是法律賦予我的權力,我請問你:我們國家哪一條哪一款讓你行使今天的公權?這是第一個問題;

第二個問題,消防法你讀一下,不管任何單位、任何個人,任務組織是沒有權力來(阻擋)消防通道;

第三點,你們穿著制服來執法,也有可能超越法律範圍的執法,也是違法;

第四點,國務院、上海發布會上,我沒有聽到有關衛生防疫的、非常時期的說:哪一個小區、哪一棟樓出一個陽性,要採取硬隔離,要把人像牢犯一樣關在裡面,沒見過。

他對大白警察強調,你只要拿出這個書面文章公示出來,我們就都回去。「做事要有法律依據,不是領導為所欲為,不是無法無天的時代。最後的訴求一句話:不可以硬隔離。」

現場也有警察辯稱,消防車來的時候,我們可以瞬間將硬隔離拆掉。現場有一女士時當場反駁:「我們多次報警你們出動了嗎?之前有老人死在樓裡,你們是多久來的人,市民是有目共睹的。」

他的普法贏的很多人點讚。

市民製作視頻向警察公開普法

以「高明電台」為名的「關於疫情期間對警察的友情提示」一段錄音在社交媒體傳播。

其中高明對警方說道:你們頭頂「國徽」執行的應該做對人民有利的有法可依的命令。法無授權不可為,而你們今天執行的任務沒有法律依據,所以你們已經涉嫌違法。

他強調,「中國的公務員法第九章第60條規定,公務員執行明顯違法決定和命令的,應該依法承擔相應的責任。請你們用自己的良知和法律知識考慮一下,要不要執行上級的錯誤的命令,而讓自己承擔法律責任和良心譴責。」

居民門上貼條向警察普法

上海一位陽性居民在自己家門上貼了一張A4的字條,上面寫了四點內容:1,請出示您的執法證件、所在單位出具的強制隔離的法律文件、核酸報告;

2,依照《行政強製法》第35條的規定,您應當先以書面形式催吿,再依照該法第37條的規定做出強制執行決定;

居民在自己家門上貼了一張A4字條,寫清楚警方上門執法時需要提供相應的證據,讓上門警察閱讀後就離開了。(網絡圖片)

3,未經上述法定程序強行帶離的,您可能違反了《人民警察法》第52233條,屬於超越職權、濫用職權的行為,您個人可能屬於《上海高院關於涉疫情刑事案件法律適用的8個問答》的「問題8」,您個人可能需要承擔濫用職權、玩忽職守的法律責任。

4,與您的所有溝通將有多台設備全程錄像,保護您我雙方權利,謝謝。

在社交媒體披露該信息的人稱,執行警察在敲門時,發現門上這個貼條,閱後立馬走人。

上海著名老弄堂淮海坊居民向大白爭取權益

淮海坊老弄堂居委會社工上門通知居民離家五天,他們要對弄堂公共領域及居民家裡進行消殺,有居民不同意他們這樣做法,認為自己是陰性為何要離開家,並同時拍攝視頻記錄她們的對話。

該社工馬上喊不遠處的警察過來,試圖給女居民壓力,讓其屈服。

居民向警察提了疑問:第一,我是陰性的,我為何要出去?

警察回應要對整排樓場所進行消殺。居民再追問,這個·場所消殺包括什麼地方?警方回應公共區域、整個大樓。

居民就公共區域再提出質疑,昨天不是已經從後門讓我們打開進樓道消殺過了。

警察表示還要包括其他地方,大樓內外都要消殺,包括居民的院子。「如果你願意把這個鑰匙交給居委會消殺,他會幫你把這個門打開,然後有相關的認證部門的人進來對你的房子進行消殺。」

局民反問警察,如果我不願意那?警察回應說,「那你的房間就暫時不進行消殺,我們去消殺能進行消殺的地方。」

該市民繼續跟警方據理力爭,第二,我們將被帶到那裡去?警方回應,「運到哪裡,現在等通知,具體的肯定不是方艙,是隔離場所。」

居民追問:「隔離場所指的是市一級·、區一級的,還是賓館級的?警察回應不確定,但它絕對是個隔離場所?」

該居民還跟警察確認,自己不願意交出鑰匙,是否會強制進入自己的家,因為之前齊談區域發生過爬窗進門活著時事私自進門的情況。最後居委會的社工答應不進其家門。

很多網友在視頻下面為這位上海阿姨點讚,稱其保住了自己私人領地。也有網友表示,各地居民應該向上海公民學習。也有網友認為她運氣好,碰上一個講理的警察。

目前像這樣據理力爭爭取權益的成功案例還有一個,據上海某小區居民群披露,仁恆錦繡路對面的小區,抵抗十字轉運成功。

雙方的爭執一直持續到天快黑了,最後居委會的幹部沒有辦法承諾說:「沒文件我們就不拉了,也不進屋進行消殺」,然後就撤了。

早在上個月時,就有上海的志願者和市民向大紀元記者表示,現在極端疫情管控下,樓棟內的居民都是靠互相救助,甚至是以物換物的形式共度難關,同小區居民共同維護自身權益而進行合理抗爭的情況越來越普及。

責任編輯:方明

相關新聞
【一線採訪】上海宣布社會基本面「清零」挨轟
【一線採訪】杭州一教師逃離上海的淒慘經歷
周曉輝:黨政軍紀委齊表態 李克強再與習不同調
岳山:傳韓正要李強下台 上海權鬥不尋常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習悼江? 四大盤算恐落空
【晚間新聞】江死了出殯 當局花錢招募送殯演員
【新聞大家談】中共新十條出爐 核酸業現危機?
【財商天下】進出口萎縮幅度加大 中國經濟陷長期低迷
【全球新聞】反抗意識被喚醒 南京武漢大學抗議
【新聞看點】江生前罪未了 當局死結如何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