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良懋:香港特首選舉是場「山寨選舉」

圖為資深媒體人何良懋。(靈犀/大紀元)
人氣: 23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2年05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欣文加拿大溫哥華採訪報導)5月8日下午,警察出身的李家超以唯一候選人的身分,「高票當選」第6任香港特區行政長官(特首)。但他不僅沒有得到西方國家的祝賀,反而引來了質疑與批評。資深媒體人何良懋認為,這次「選舉」是一場騙人的鬧劇。

直接欽點成香港特首選舉模式

58日的選舉裡面,官方表示有1428人參與投票,投票率是97.74%;其中1416人投下了支持票,得票率99.16%8人投下不支持票。官方一再強調投票率超過90%

何良懋指出,不管是97%還是99%,這些數字是沒有什麼意義的。因為選委本身就是橡皮圖章,是由北京委任的,與民選無關。選委只是負責去圈選官方唯一認可的香港的行政長官參選人——李家超,所以哪有什麼民主意義呢?

香港基本法明確規定,20072008年香港實現雙普選。但是中共毀約、食言, 現在還乾脆用人大的8.31決議,無限期推遲、扼殺了基本法所確定的香港雙普選。這根本就是把香港從殖民地化變成了由中共直接統治香港,就是透過中聯辦、也就是港澳辦直接統治,由香港的地下黨操控香港750萬人的命運。

歷屆香港特首選舉都是差額選舉,都有陪跑者,但這次連陪跑都不用了。

 何良懋笑稱,李家超現在就是一人「選戰」,沒有陪跑。就像澳門的賽狗一樣, 一個人跑到底,然後說自己勝出。一個人怎麼樣「選戰」 呢?左手打右手嗎?很可笑的。李家超不是香港人選出來的,他也沒有向香港市民問責的責任。他的權力是來自北京欽點他的人。因為實質上,李家超這次當選跟欽點沒有什麼分別。這種做法根本就是赤裸裸在侮辱香港的民意。

何良懋指出,這次在母親節、也是香港的佛誕日進行的選舉,就是走過場,是純粹的做一場所謂的 「選舉」 的大龍鳳故意做場戲給其他人看,用來騙人), 沒有任何民主成分,也都沒有任何香港人的意志的象徵意味, 更不要說參與了。所以如果說是「選」出來的,就真是侮辱了真正西方民主選舉。如果一定要用 「選舉」 這個詞,那就是 「山寨選舉」。與全國人大橡皮圖章,每年三月那個行禮如儀(舉行會議)完全沒有分別。

在共產黨控制的大陸,這種事情大家是見怪不怪,因為中共已經玩了70多年;現在來到香港,正式將香港納入人大、政協化,以後香港選舉就是用這種模式了。

「會做壞事」 的紙板特首

 何良懋認為,透過這次選舉可以清楚地看到, 李家超只是檯面上的一個像徵性人物, 他根本就是一個「傀儡特首」 ,是香港25年來最沒有個性、 最沒有權力的特首, 也是最弱的一個特首。

第一,李家超沒有政績。

他根本就是一個應該被DQ的候選人。李家超1977年加入香港警隊,19977月晉升總警司, 2010年獲委任為警務處副處長(管理), 20177月晉升為保安局局長, 2021年兼任政務司司長,成為香港歷史上第位警察晉升的司長; 202246日,宣布辭去政務司司長職務,參加行政長官選舉。完全可以說是沒有政績的。

 第二, 對香港一個有18萬公務員的文官制度的系統不完全熟悉。

李家超過去都是做警察、保安局局長,他只了解政務系統其中警察的那一個板塊。對其他如:經濟、香港對外事務、 香港社會與旅遊的關係、 金融等各方面, 以至於香港文化、 保育、環境、可持續未來等方面的管理,完全是空白的。所以就算得到1416人的 「祝福」 也只不過是橡皮圖章的一個戳而已。

此外,李家超的語言能力也是被人詬病的。

在過去一個月,大家見識到了候任行政長官的語言能力。無論中文還是英文,李家超的語言水平之糟糕、之有失體面、之令人失笑、之丟儘香港人的臉,全都暴露無遺。

 何良懋舉例:李家超在58日當選時, 發言說看到大家在網上給他留言, 可以看出大家是多麼深愛香港這個「國家」。他把香港說成是一個國家。這不就變成了「港獨」?

還有,因為「勝選」當天是母親節, 他提到了太太,「祝全香港母親節日快樂」。結果一不留意,說成了「祝全香港母親聖誕快樂!」。

這些如此低級的錯誤、不符合身分的言行 很令人擔心他是否能夠勝任香港的行政長官一職;同時也令一般香港人感覺到,為什麼經過25年,香港的治理水平突然從第變成了倒數第一?

 那麼中共為什麼選中他呢?

候任特首李家超表示,他會給港人帶來一個「會做事」 和「做成事」 的政府。

 何良懋指出:他是漏了一個字。應該是「會做 『壞』事」 的政府。

何良懋表示,就是因為李家超是2019年提出的 「送中條例」的其中一個主要的催生者。過去的兩年,李家超是警察部門的最高負責人之一,警察對香港人做過很多壞事。他在 20192020香港警察鎮壓反送中運動、鎮香港抗爭運動中,表現是最賣力的。李家超對於香港抗爭運動那種仇視、敵視、蔑視,以至於要將這些參與抗爭的人,送進監牢,施以苛法得到了中共的賞識。中共就喜歡你出來做壞事。 因為他在過去兩年做了很多壞事, 中共看得起他做壞事的能力。

另外,李家超出身於紀律部隊,紀律部隊習慣於唯命是從,不會有自己的意見。中共就是喜歡這些聽話的刀把子來管治香港。他以後只需把「Yes, Sir!」改成普通話的「是的,長官」,不過這樣做香港就真的會加速玩完了。

何良懋認為, 行政長官是香港的化身、香港的象徵,李家超以這種身分來做香港這樣一個國際化城市的行政長官是不合格的。所以,今年64歲的李家超如何去管治香港是很成疑問的。唯一一個答案就是:不是由李家超管治香港, 而是中共透過中聯辦、 港澳辦、駐港部隊總司令管治香港。李家超只不過是一個 「紙板特首」 就像大家在711門口看到的紙板警察一樣, 沒有靈魂、 也沒有自己的政綱。

得不到西方祝福的香港特首

李家超是首位得不到西方祝福的香港特首。

歐盟已經在香港特首投票結束後表示,其實香港最高選舉委員會選出李家超為行政長官,是因為中共將香港的選舉制度「完善」後, 變成了等額選舉。歐盟對這種違反民主原則和政治多元化的做法到遺憾,並視這次選擇過程為瓦解 「一國兩制 」原則的又一步。

歐盟重申,高度重視維護香港高度自治及對人權和基本自由的尊重,包括媒體自由、民主原則和法治。這些都是要與《基本法》和對國際承諾相一致的。歐盟的聲明呼籲中共及香港當局要遵守其國家和國際承諾,特別是要實現通過普選產生行政長官和立法會成員的最終目標。歐盟再提香港要迅速實踐雙普選,也都是中共在基本法》用白紙黑字寫下的承諾。

不過,中聯辦在特首選舉發布會上說,選舉結果充分反映了香港社會對李家超的「高度認同和肯定」。

何良懋表示,這是廢話。中聯辦並沒有講,這參與選舉的1428人並不是香港市民一人一票選出來的未獲香港人授權,又怎麼會得到香港社會的高度重視,如何能反映出香港民意呢?連立法會選舉的普選成分都沒有,怎麼可以得到社會的高度認同?中聯辦這種偷換概念、強奸民意的講法,不值一駁。

何良懋覺得,這個就是用大陸的大內宣去欺騙一些在中國大陸不知道香港實情的民眾,是中央電視台用來宣傳自己面子的東西,同香港的實況相差十萬八千里。所謂的投票率越高,造假成分就越大。19961997年選第任特首的時候,400個選委,董建華在差額選舉中獲得八成的投票。雖然知道是在做戲,但在小圈子裡面也有講競爭。到了李家超 ,索性連戲都不演了。

何良懋指出,如果香港以前沒有試過票的選舉,可能感覺對比沒有那麼大,但是經過90年代到現在20多年,特別是經過201911月香港區議會選舉, 就是那種地方上的真正一人一票的民選區議員,大家就看清楚了。

林鄭演繹了忠誠廢物的下場

現任特首林鄭月娥其實很忠誠於中央, 但是現在都不可避免地變成了「忠誠廢物」,要下台。李家超會有什麼下場呢?

何良懋覺得,林鄭的情況其實李家超已經看到了。無論如何賣命, 中共都是用完即棄。

 林鄭月娥之所以不能做下去,就是她還是有英治時代的民官系統那種堅持,仍然講一些決策上的理性,仍然會講香港人的基本立場。雖然她的立場已經是淡化了、傾向於北京的利益了,但是,就算她做到奴顏媚骨,都不能令她繼續留任。

中共顯然是覺得這套最能夠應對香港這種國際城市需要,兼顧內外 、兼顧來自北京的需要的文官系統是一種束縛,影響它把對外宣稱是一國兩制 的香港,變成實質上的 「一國一制 」,以此欺騙全世界的人繼續投資香港。

去年年底,林鄭政府提出施政報告,去深圳和廣州準備和當地官員討論有關新界北都會發展、大灣區同香港融合的一些問題,就被廣州、深圳官員臨時 「放飛機」,不見她。以此來推算,李家超被中共相中可能也不會超過半年的時間。李家超顯然是臨危受命, 相信連他自己也想不到自己有這樣的機會。

警察治港  香港前景堪憂

何良懋表示,可以預期,在李家超的治下,一面倒北望中共,香港會變成一個新型的維穩城市,警察將會變成香港的王上王 ,會利用大數據加警察、加上很多便衣特務,監視全香港的公民組織。香港不會再有任何令人安心生活,能夠大展宏圖,成為國際上知名的財經金融中心的奢望了。

加上最近金管局總裁余偉文向立法會做匯報,分析一旦香港被踢出環球金融結算系統(SWIFT)怎麼辦,也令港人知道,如果中共在香港做了違規的事,是要香港人來埋單的。所以,現在香港的金融系統、財政系統已經被綁在中共對抗西方的戰車上。中共甚至可能徵用香港作為一個對台軍事基地。

難怪李家超在其政綱裡提到,將會成立一些應急的指揮中心,可以因應香港未來隨時會出現的突發、軍事上的非常情況。所以無論是台海問題還是南海有任何爭端,一旦有一些軍事上、或者是國際爭端上、特別是在對台事務上出現問題,香港都會被迫變成中共的馬前卒, 隨時會進入戰時狀態,香港人隨時會慘烈犧牲。

目前,李家超最大的任務就是用國家安全來凌駕於所有香港人的自由之上。所以他經常講23條要立法,假新聞法要立法,同時政府要控製網上的言論。

 

責任編輯:陳沁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