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原魯迅(四)

林輝:魯迅與一日人關係引猜疑 曾為日軍辯護

人氣 512
標籤:

【大紀元2022年05月14日訊】魯迅在上海時,與一名開書店的叫內山完造的日本人成為密友。資料顯示,信奉基督教的內山是在1913年來到上海的,起初推銷藥品,後來與妻子一起創辦了內山書店。書店從1917年開辦,到1947年停業,整整經營了三十年;由賣《聖經》為主轉到以出售社會科學類的日文圖書為主,僅《馬恩全集》就出售了350套。

根據2021年大陸出版的內山完造自傳《花甲錄》,我們可以了解他的一些想法和與魯迅的交往。對於國民黨,他肯定第一次國共合作時期的國民黨,認為當時的北伐軍紀律嚴明,但認為成立南京政府實行「訓政」時期的國民黨卻倒回了舊軍閥時代。1923年以後,共產國際曾派蘇聯的鮑羅廷來華擔任中共顧問,內山說,中共絕不會因此成為某個大國大黨的附庸。問題是:他是如何得出這樣的結論的呢?畢竟那時中共還是一個參與者少、非常小的黨。

1927年10月,魯迅剛到上海不久就到內山書店購書,兩人由此結識。兩人的交往除了漫談會、舉辦畫展外,最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

一、買書和售書。據魯迅日記統計,魯迅去內山書店五百餘次,購書千種以上,其中包括《社會主義從空想到科學的發展》、《馬克思讀本》、《唯物史觀要約》等禁書。除此之外,魯迅還委託他為自己賣書,尤其是所謂的「進步」書籍。如1936年7月至11月這四個月,內山書店售出魯迅委託的書籍就多達18種,一千六百餘冊,其中《海上述林》(平裝本)售出312冊,《毀滅》售出208冊。而前者是中共領導人瞿秋白的譯文集,魯迅整理。

魯迅讀馬思想、與中共黨人交往說明了什麼?內山書店違抗民國政府禁令,買賣這些禁書又說明什麼?而且,一個信神的基督徒卻售賣無神論的馬恩全集、共產書籍,是不是有點奇怪?內山完造真的是一個純粹的基督徒嗎?

二、協助魯迅避難。1931年1月左翼作家柔石被捕,魯迅受到株連,在內山完造友人與田豐蕃經營的花園莊旅店避難39天。1932年日軍發動了進攻上海中國守軍的「一二八事變」爆發後,魯迅和周建人兩家共十口人先後在內山書店、內山書店支店和大江南飯店避居了49天。不過,期間魯迅還狎妓作樂。魯迅日記1932年2月16日載:「青蓮閣邀妓來坐,與以一元。」當中國軍民浴血奮戰時,魯迅不僅躲起來,沒有抨擊日軍,還召妓享樂,這是一個怎樣的人呢?他愛中國嗎?

1934年8月,內山書店職員周根康、張榮甫因參加中共組織被捕,為了魯迅安全,內山安排魯迅在他的千愛里3號寓所避居了25天。魯迅最後的寓所大陸新村9號也是用內山書店職員「周裕齋」的名義租賃的。魯迅至逝世前一直居住於此。

值得一提的是,內山完造還曾掩護郭沫若、陶行知等親中共文化界人士。

三、以內山書店為聯絡點。內山書店地處租界,國民黨軍警不能進店抓人,至多只能化裝成顧客入店偵察。魯迅就將這裡設為聯絡點。如魯迅幫助成仿吾跟地下黨組織接關係,跟北平學聯代表鄒魯風會見,都約在內山書店。方志敏烈士的獄中遺稿也是通過內山書店轉交魯迅,再轉給黨組織。郭沫若流亡日本十年,在中國辦事一般都委託內山書店,地下黨和共青團組織也曾利用內山書店為聯絡點。

那麼,這樣的內山完造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從他售賣共產書籍、幫助親共的魯迅和中共黨員等人,以及聘用革命的職員看,他應該是對馬主義、共產黨抱有好感之人,至於是否加入就不得而知了。據說當年日本駐上海領事館就曾懷疑內山是共產黨。

再看內山1947年被遣返回日本後,一直致力於向日本人介紹中國,1950年,他參與發起日中友好協會,被推舉為理事長。以李德全、廖承志為團長的中國紅十字會代表團,以郭沫若為團長的中國科學院訪日學術考察團,以許廣平為團長的「世界禁止原子彈、氫彈大會」中國代表團,都是由他親自接待或全程陪同。此外,他還參與了一系列宣傳魯迅、研究魯迅的活動,如在日本成立「魯迅先生書簡收集委員會」,到中國參加紀念魯迅逝世20周年的活動,等等。

1959年6月,內山完造患肺結核,中共邀請他到北京療養,並參加建政十周年慶祝活動。這應該是給中共做出了某種貢獻才能獲得的待遇。他究竟給中共做過什麼事呢?

就在他9月抵達北京後,就因腦溢血去世,終年74歲。中共為他舉行了追悼會,悼詞中肯定內山完造「在增進中日友好方面幫助中共做了許多工作」,他們夫婦倆合葬於上海萬國公墓(今宋慶齡陵園)。

然而,還有另外一種看法。1933年7月,上海《文藝座談》半月刊發表了一篇《內山書店小坐記》,作者署名「白羽遐」。文中說,內山完造是日本的「著名偵探」,他開設的內山書店是日本的「間諜機關」。當年出版的《社會新聞》第4卷第2期據此爆料,說日本當局收買左翼文人為之提供情報,左翼文人則受日本方面掩護甘願為之效力。魯迅與內山完造關係密切,是「樂於作漢奸矣」。如果真是如此,魯迅當初在東京的經費來源或許也有了說法。

對於內山與日軍的頻繁打交道而據此被稱為「間諜」以及自己的「漢奸」之嫌,魯迅隨即在雜文集《偽自由書》中為之辨白,說這是國民黨御用文人「害人肥己」的鬼蜮伎倆。

是不是國民黨文人栽贓,因為證據不足,筆者不下結論。但當年中共與日軍祕密勾結,欲與日軍聯手對付國民黨,也是早已被公開的祕密。親近中共的內山是否在其中發揮過作用我們不得而知。

此外,1947年12月6日,中華民國政府認為內山完造參與顛覆中國政府的陰謀,派軍警包圍吳淞路義豐里其住所,將其遣返日本,這是不爭的事實。內山是聽從日本人的命令還是中共的命令參與顛覆民國政府的陰謀呢?究竟是哪方面的?由於這方面資料有限,有心的讀者可以幫忙去查找。

不譴責日本侵略 為日軍辯護

至於魯迅是不是漢奸,同樣因為證據不足,我們也不下結論,但魯迅無論是在「三一八」慘案還是「一二八事變」,對於始作俑者的日本戰爭販子卻沒有公開譴責過。要知道,他紀念的那位劉和珍君和學生們是在中共的鼓動下,抗議日軍炮轟塘沽而被誤殺的。魯迅在抨擊民國北京政府時,是不是更應該譴責日軍?

而在日軍占領上海時,上海有許多抗日團體,成員內多發徽章和照片,不懂地下工作的殘酷,一旦被日軍發現,難免被殺。魯迅在《今春的兩種感想》如是為日寇開脫:「像這一般青年被殺,大家大為不平,以為日人太殘酷。其實這完全是因為脾氣不同的緣故,日人太認真,而中國人卻太不認真。這樣不認真的同認真的碰在一起,倒楣是必然的。」

為日軍辯護,又是為什麼呢?魯迅愛中國?愛中國人嗎?

去世無國葬

1936年10月19日,魯迅因肺結核病去世,終年55歲。儘管魯迅名聲很大,但中華民國政府並沒有為魯迅舉行國葬,其葬禮由民間人士操持。估計是民國政府對於魯迅的親共之舉和親日人所為一清二楚。

他的治喪委員會由宋慶齡、蔡元培等知名人士組成,其中包括了上海各界救國聯合會推薦的沈鈞儒、李公朴二人。12個抬棺人包括李堯棠﹙巴金﹚、胡風、張天翼等,這些人或是共產黨地下黨員,或是親中共者。魯迅的靈柩上覆蓋寫有「民族魂」的白旗,自是因為中共對其的「鬥爭」很滿意。這和毛後來對其的讚譽一脈相承。

而他的弟弟周作人如此評價道:「現在人人捧魯迅,在上海墓上新立造像——我只在照相上看見,是在高高地台上,一人坐椅上,雖是尊崇他,其實也是在挖苦他的一個諷刺畫,即是他生前所謂思想的權威的紙糊高冠是也,恐九泉有知不免要苦笑的吧。要恭維人不過火,即不至於獻醜。」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王藏:小談魯迅,並別魯迅幽靈
林輝:魯迅自言棄醫從文原因有假
林輝:魯迅簽名賣國條約 謾罵楊蔭榆是何因
林輝:不願許廣平工作 魯迅協助救中共黨員
最熱視頻
【時事金掃描】北京變鬼城?超人哥一語驚天下
【探索時分】俄軍大撤退 中俄粉紅如何評價?
【舞蹈三劍客】困難二擇一:增高一公分 or 減掉10磅體重?
【神韻原創音樂】長袖仙韻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