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馬科斯成菲律賓新總統 為何觸發美中角力

人氣 4039

【大紀元2022年05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宋唐綜合報導)5月12日,「美國-東盟峰會」在華盛頓舉行,東盟領導人首次聚首白宮。與此同時,前總統馬科斯之子小斐迪南・馬科斯(Ferdinand Marcos Jr)在總統選舉中取得了壓倒性勝利,如果選舉結果有效,他將於6月底出任,任期6年。

小馬科斯當選,觸發了美中爭取菲律賓的角力。菲律賓是四面臨海的島國,位於第一島鏈的南端,北臨台灣,西臨世界最繁忙的商業運輸線南海;東部的菲律賓海位於第一島鏈與第二島鏈之間,是中共艦艇進出太平洋的必經之路,戰略地位極其重要。

美中元首在小馬科斯勝選之後,均向他祝賀,並表達加強雙邊關係的願景。

東南亞是美中角力主要戰場

過去幾十年來,是美國在西太平洋地區的軍事存在,維持著東南亞的穩定與和平發展。隨著中共在海外滲透,其經濟觸角漸漸伸到到東南亞各國。美國推出「亞太經濟框架」,但「亞太經濟框架」不是貿易協定,可能只提供一個對話渠道。

為了彌補這一缺憾,美國總統拜登將在週末訪問韓國和日本。日本駐美大使5月9日表示,在拜登訪問期間,美國新的印太地區經濟戰略預計將同時正式啟動。

東南亞是美中角力主要戰場之一,該地區各國都面臨著中共經濟滲透,同時,各國在安全方面都依賴美國,菲律賓也不例外。

2021年7月28日,美軍獨立級濱海戰鬥艦土爾沙號(USS Tulsa)在菲律賓海航行。 (U.S. Navy photo by Mass Communication Specialist 3rd Class Richard Cho)

不過,鑒於菲律賓與美國是傳統盟友,語言、宗教相似,菲律賓民間與美國交流頻繁,軍方是美國的堅定盟友,菲律賓更加信任美國。因此,儘管菲律賓在經濟上對北京有所依賴,在南海問題上不願與中共發生正面衝突。但菲律賓民眾對中國作為經濟夥伴有異常的政治敏感度,抵制「一帶一路」給菲律賓帶來的安全威脅,撤銷了很多「一帶一路」大型項目。

以總統杜特爾特為例,雖然前期抨擊美國,廢除《訪問部隊協議》,發出親北京言論,力推「一帶一路」,但在後期又重新拾回《訪問部隊協議》,「一帶一路」因國內壓力,很多項目也無法實施。

菲律賓新總統將會對北京持何種立場?

外界擔心的是,小馬科斯的個人經歷,他可能有親北京的傾向。18歲時,小馬科斯陪同他母親伊梅爾達訪問過北京,解密文件顯示,小馬科斯「為了拉生意,在2005年和2006年頻繁前往中國」。而在1986年,美國支持推翻小馬科斯父親的專制統治,2011年,美國夏威夷地方法院裁定小馬科斯及其母親藐視法庭罪成立,處以3.53億美元的罰款,為此,小馬科斯已經15年沒敢去美國。

2022年5月9日,菲律賓總統候選人小馬科斯在投票後經過媒體。(JAM STA ROSA / AFP)

不過,諮詢公司鮑爾亞洲集團(BowerGroupAsia)負責人維克多・曼希特(Victor Manhit)認為,小馬科斯與杜特爾特大為不同,「杜特爾特是一個小城市的市長,一個當上總統的市長。小馬科斯的成長經歷更具有世界性,他對世界各地正在發生的事情,有更好的理解。」

曼希特告訴CNBC,「當他開始競選時,小馬科斯一開始對北京採取了安撫的立場。但隨著他進入競選階段,他能夠聽取菲律賓人民的呼聲,菲律賓人民擔心中國(中共)侵犯菲律賓的行為。」

曼希特認為,小馬科斯對菲律賓在世界上的地位的認識,可以推動政策朝著與杜特爾特完全相反的方向發展。

美國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CSIS)高級研究員格雷戈・里波林(Gregory Poling)撰文說,「菲律賓試圖伸出友好之手,而中國(中共)卻反咬了一口。這就是為什麼在過去兩年裡,杜特爾特政府重新擁抱盟友美國並對北京更加強硬的原因。菲律賓民眾和政府機構,對中國(中共)的不信任程度,甚至超過了6年前在南海仲裁勝利之後。」

波林認為,「小馬科斯可能會試圖恢復杜特爾特早期與北京的聯繫,但他不太可能拋棄美國這個盟友。」

菲律賓美國商會主席弗蘭克・泰爾(Frank Thiel)認為,在貿易方面,小馬科斯擔任總統可能意味著美國和菲律賓之間的自由貿易協定,重新被提上日程。

菲律賓在經濟上和中國接觸 但對中共保持警惕

菲律賓與中國接觸,主要出於經濟目的。根據菲貿工部統計數據,2021年中菲貿易總額達383.4億美元,中國仍為菲最大貿易夥伴和第一大進口來源地、第二大出口市場。

杜特爾特政府上台後,為了創造就業機會和減少貧困,提出了「建建建計劃」(Build BuildBuild),力推「一帶一路」項目。但菲律賓民眾對中國作為經濟夥伴很敏感,撤銷了很多「一帶一路」大型項目。

與杜特爾特一樣,小馬科斯在尋求中國投資方面也面臨經濟學家的警告:中共會在貸款利率、勞動力、技術和原材料方面提出苛刻條件,而且中國的項目也會涉及到國家安全,在國內外政治的壓力下,面臨停滯或交易無法實現的風險。

比如,2018年菲律賓最大船廠「韓進蘇比克船廠」,因為拖欠約4億美元貸款,申請破產。中國企業有意收購該船廠,但民間出現擔憂及反對聲音,原因是該船廠所在的蘇比克灣是地緣政治上的重要樞紐。

此外,美國前總統川普與中共的貿易戰,迫使菲律賓主要電信巨頭環球電信避免使用華為設備,以減少供應鏈風險。

2016年10月20日,習近平在北京與來訪的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握手。(THOMAS PETER/AFP/Getty Images)

習近平2018年訪問菲律賓期間,簽署了名為「安全菲律賓」的項目協議,為菲律賓安裝1.2萬套閉路電視監控攝像機,但該項目可能讓中共得以對菲律賓實施間諜活動,在國會受阻。

再比如,「一帶一路」菲律賓基礎設施項目桑利角國際機場(Sangley Point International Airport),因參與建設的是受美國制裁的、南海造島的中交建公司,2021年初當地省政府宣布取消項目合約。

另一方面,中國的很多「一帶一路」項目,都存在著違規行為,包括經濟上的債務陷阱、不可持續的債務、不使用當地勞動力,而且中國(中共)只注意與政府間的上層官員打交道,無視民眾的反應,與受影響利益相關者缺乏協商。

例如,中國承建的菲律賓卡利瓦大壩,大壩建成後會「永久地、不可逆轉地改變該地區的生態環境」,也未能與涉及到的6個原住民村落達成一致意見而受阻。

隨著地緣政治競爭迫在眉睫,特別是菲律賓的立法機構,對中國(中共)更加挑剔。例如,在《公共服務法》的擬議修正案中,外國國有企業將被禁止在菲律賓的關鍵基礎設施中擁有資本。

菲律賓民眾和軍方更信任美國

與被受中共影響最深的的老撾、柬埔寨不同,也與其它東南亞國家不同的是,菲律賓長期受到西方的影響,西班牙與美國分別留下來天主教信仰、英語,菲律賓約90%的居民是基督徒,也是亞洲講英語人數最多的國家。

美國與菲律賓有著強大的歷史和文化聯繫、價值觀一致,民間交往頻繁,美國和菲律賓之間的人員交流項目,包括世界上持續時間最長的「富布賴特項目」、「國際訪問者領導力項目」(the International Visitor Leadership Program)以及「肯尼-盧格青年交流和學習項目」(Kenney-Lugar Youth Exchange and Study program)。

根據美國國務院網頁介紹:有超過400萬菲律賓裔美國人居住在美國,近30萬美國公民居住在菲律賓,包括大量的美國退伍軍人。在COVID爆發之前,每年有超過100萬美國公民訪問菲律賓。美國和菲律賓有著牢固的貿易和投資關係,2020年期間的貨物和服務貿易額超過189億美元。美國也是菲律賓的第三大貿易夥伴、最大的外國投資國之一。

2020年,菲律賓民調機構「社會氣象台」(SWS)發布了一項調研結果表明,儘管杜特爾特總統有親北京言論,菲律賓人對中國(中共)的信任指數還是從「差」(poor)降至「壞」(bad),淨信任指數為負36,比2019年12月的淨信任指數負27下降了9個點。

自1994年8月以來,在53次調查中,對中國(中共)的淨信任指數只有9次為正。2015年9月,其淨信任指數最糟糕的記錄是負46。

與中國(中共)相反,自1994年12月首次調查以來,在68次調查中,美國的淨信任指數一直表現為正:最低2005年5月的「中」(moderate)+18、最高2013年12月的「優秀」(excellent)+82。美國從2019年12月的「非常好」(very good) +67,下降到2020年7月的「好」(good)+42。

特別是美國和菲律賓是長期的軍事安全戰略盟友,兩國早在1951年就簽署了《共同防禦條約》,《訪問部隊協議》是美菲之間又一項重要的軍事合作協議。作為美國的盟友,菲律賓政府每年至少能夠獲得1億美元的軍事援助。2016年至2019年,美國至少為菲律賓提供了5億美元的軍事援助。

2021年11月美菲發布的《21世紀美國-菲律賓夥伴關係的共同願景》重申:「我們仍然打算加強菲律賓武裝部隊的防禦能力,尤其是在當前的地緣政治緊張局勢下,特別是在菲律賓的海洋地區,……並向對方保證,聯盟是強大的,並將在未來幾十年內保持。」

去年7月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訪問菲律賓期間,杜特爾特永久性地撤回了對美菲《訪問部隊協議》的終止決定,恢復了該協議。

2021年7月30日,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與菲律賓國防部長洛倫扎納宣布恢復「美菲軍隊互訪協議」。(ROLEX DELA PENA/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今年3月和4月,超過5000名美菲進行了「肩並肩」(Balikatan)聯合軍演的兩棲登陸演習,是7年來最大的一次,而且今年首度將愛國者飛彈系統納入演習中,部署在距台灣僅300多公里的卡加延省。台海緊張情勢升高之際,該部署行動引發了關注。

馬尼拉德拉薩爾大學的(De la Salle university)的雷納托・克魯茲・德卡斯特羅(Renato Cruz De Castro)對路透社表示,「杜特爾特意識到,無論你是安撫還是挑戰中國(中共),這都不重要。他們(中共)仍然會試圖奪取你的領海。」

「小馬科斯可能與美國有一些問題,但他將受到他的政府機構和軍方的制約,後兩者真正重視美菲聯盟」,德卡斯特羅說。◇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威力堪比魚雷 美新型炸彈瞄準中共低技術艦艇
東盟峰會 拜登:標誌雙方關係進入新時代
美國與東盟會談有成 東南亞國家選邊站?
中美就日韓出席北約峰會強力角力
最熱視頻
【菁英論壇】經濟衰退將至?一戰前亂局再現
【時事軍事】美誤判俄軍實力 將對中共提高警戒
【舞蹈三劍客】大驚喜!三劍客2022巡演最終場VLOG
【車評】2022 Kia K5 GT-Line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