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24)

作者:David Law
數十年共產暴政帶給老百姓各種苦難,唯有認清共產黨邪惡本質,唾棄共產黨,才能迎向光明未來,福及子孫。(黃淑貞/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37
【字號】    
   標籤: tags:

我們那一屆是由小學保送上的中學,順德第一中學,另外還有一家新成立的叫華僑中學。開始時我還正經上了差不多大半年的學,還申請免了學費,後來我跟著學校去的支農不在家,食在農村、睡在農村,根本就不是在讀書,肚子餓了便夥同損友一起到處偷東西吃、曠課,還到處打架。覺得總是支農沒有意思,為什麼沒有支工的?那個時期是沒有工資發的,只發津貼,是給你買毛巾牙刷用的,實行的叫「供給制」。

還有一個令人啼笑皆非的妙事:鐘樓崗被削去了一半的高度,是用炸藥和人手挖掘的。山上要蓋一座「人民禮堂」,完成後的面積就是被削平的半山那麼大,四面外圍五層高,中央是沒有樑柱的拱頂。從四鄉調動了很多很多工人來工作,還搞了誰誰是砌磚最快最多的「標兵英雄」的鬼玩意,反正工地上旗幟飄揚,高音喇叭日夜轟鳴。

記不起是哪一天晚上,回家走到巷口嚇了一跳,整條巷內地面的石板全都被人撬走了。回家打開門一看,全部的圍牆被拆走了,連地基部分也不放過,就連分隔正宅和別院之間,以前竹籬笆邊的矮牆也不放過。這一搞可好了,與鄰居的分隔牆沒有了,大門是否存在或是否關好都不重要了。

阜南路尾那刻有「天下為公」大字的牌坊被拆了,旁邊那幢紅牆綠瓦民初風格的精舍沒了,寶林寺也沒了!整個縣城的街道和私人房屋在同一天遭遇同一命運,拆下的材料都搬去建大禮堂去了。說是夜不閉戶、路不拾遺的新社會、新風氣,倒不如說人們什麼私有財產都沒有了,甚至連隱私也沒有了,要那些圍牆做什麼?這就是全民皆兵的威力!

(這是真正的割肉補瘡,根本就是好大喜功、頭腦發熱的衝動之作。集全縣建材的生產能力竟然不能滿足一個中型建築物的需求,可見其生產能力的低下,以什麼來超英趕美啊?原來當時的縣長大人名叫張窮民!唉!怪不得!)

他們還有一個壯舉――疏河!就是以前龍舟大賽的起止點,金桔咀到桂畔海整整約六公里的一段河道,所有人都必須出勤,採用最原始的方法,用鐵鍬把泥切成大小相近的泥磚,然後擺放在一條窄長的木板上,再由人扛在肩上運到離岸不遠的地方算完事。集中了數萬人搞了好像三個月,把這段河挖深了約二公尺。前清時期的九眼橋也被拆卸,改造成躍進橋。

有天收到四叔的來信,信裡附上了一幀相片,是他和四嬸的婚紗照。四叔結婚了,據說婚禮是商借周校長在大坑道的千呎大宅進行的。過了幾天收到了五十港元的匯款,老媽整了一桌子菜,還告訴老爸在天之靈。

在往後的幾年裡斷斷續續的通信中知道,二個小堂妺出生了。四叔和一堆朋友合股開了一間批發和零售糖果餅乾的士多(小型商店),店名叫什麼齋的,忘了。這是他的老本行,畢竟當年初到香港時,他就是做這個行當的。

但沒過多久又說拆夥了,是的,七個股東做一盤小生意,確實有點那個了。後來四叔自己獨資經營,小店改名叫福記,很好,中國人小生意應該是要獨資的。

很多有港澳親戚的人時常收到郵寄回來的特殊包裹:食油、麵粉、糖等。寄回來的包裹袋另有乾坤,多層毛巾縫製的,多層布料造成的,五花八門林林總總。匯回來的錢以每百港元兌四十二元七角計算,另外給你副食購買票,到華僑商店可以買到五六年前才會存在的好東西。

錢是不用指望了,去信請求四叔寄食油吧,寫了很多信,終於在半年後收到二罐,接下來收到一封信說「祖國」什麼都有,意思說到此為止。我拿著那封信呆在門邊,眼淚不知不覺就流下來了,心中極度失望,不是因為得到的賜與太少,而是他對鄉間的極度不了解?還是受到了港共的洗腦欺瞞?真的令人啼笑皆非,他了解鄉間的實情嗎?

不確定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整個小鎮的街道都安裝了有線廣播系統,甚至某些人家把喇叭也安裝在家裡,好像是「反右運動」那時開始的吧?真的記不清楚了。那些喇叭每日清晨就開始呱呱叫兩三個小時,又在近中午時轟鳴一兩個小時,然後又在傍晚鬼叫一陣,煩得不得了。

播放的不外乎就是那些「革命歌曲」,還有一些「通知」、讀一段報紙、抨擊蘇聯的修正主義、赫魯曉夫等等,初時覺得很新鮮,後來就變得麻木了。(後期覺得反感了,全部都是在吹牛、說謊以及奴化教育,聲浪之大已超出噪音的範疇,而且無論你在哪裡,鐵定能讓你清楚聽到,是真正的魔音。)

待續@*

責任編輯:謝秀捷
點閱【】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外邊風平浪靜沒有異常,看一看日曆,風向和風力及潮汐時間都很理想,決定三日後行動,並立即分工合作。有人負責偷艇;有人負責安排掩護物資,如草蓆和垃圾;有人負責雜務;我負責行動日晚上的晚餐二十八個大號月餅。
  • 原來那傢伙己經偷渡了一次,不過沒成功,據他說己經能清楚看到內伶仃島了。可惜時間不夠,天亮了,被抓了回來。估計原因大概是動力(人力)不足,或中途迷路在海中兜圈。
  • 矇矓中看到地平線上一個若隱若現、小小海島的虛影子。那就是內伶仃島,這是最重要的地標,過了這個地標往南約十公里就是香港!說不激動是假的,那裡有一個自由世界在召喚著我們!
  • 一個縣城去的知青因偷渡失敗被抓回來了。我說凡是偷渡失敗被抓回來的人都是人才,他們在這方面都有經驗,比較熟門路,正所謂老馬識途嘛!
  • 既然要偷渡到香港,水路是首選,那麼除了要有強大和綿長的力氣,更要熟悉艇仔的性能,這樣才容易找到合作的隊友。
  • 上山下鄉做知青是一個毀滅人的靈魂的運動!是摧殘一個人的肉體和靈魂及前途的運動!下至剛小學畢業、上至高中畢業都必須上山下鄉,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一時之間,鎮上風聲鶴淚、雞飛狗跳。
  • 最後和廬桂森收買了五沙的農民划小艇偷渡到了香港。知道那事時,我曾經很失落一段時間。他們比我早了差不多六年呢!
  • 她們並不知道這裡有「中國特色的賤民制度」,老百姓被分成三六九等,那是要追溯三代人到你祖父那一代的。
  • 夢很短卻很清晰,醒來後沒有特別放在心上。想不到竟然在多年後成為事實,那該怎樣解釋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