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中共一意孤行 世衛聲明無濟於事 

人氣 1741

【大紀元2022年05月18日訊】(大紀元專欄作家Jeffrey A. Tucker撰文/曲志卓編譯)從COVID-19大流行開始,世界衛生組織(WHO)和中國共產黨(CCP)就攜手合作。這種合作在2020年2月中旬的波將金村(the Potemkin Village)招待會中達到高潮。世衛組織贊助的旅行報告稱讚中國的表現非常出色。報告是由美國公共衛生官員撰寫和簽署的,他們建議採取武漢模式的封鎖措施。這是一項災難性的政策,進一步激勵了世界上大多數政府效仿。

二十六個月後,事實證明,中國實際上並沒有「在其境內完全消除病毒」,這與電視評論家黛維‧斯里達爾(Devi Sridhar)在她的新書《可預防》(Preventable)中誇張的說法相反。他們只是將病例推向未來。正如中共發現的那樣,陽性檢測結果出現在上海各地,繼而導致了七週的殘酷封鎖

中共的封鎖政策對中國和世界經濟來說都是一場災難,目前危及整個國家的金融和技術未來。

對於習近平來說,封鎖和疫情清零是他最大的成就,在全世界都受到慶祝。這使他的政治自豪感爆棚。現在他不能退縮,以免在即將到來的政黨選舉中面臨可能的失敗。

就在剛剛過去的這個週末,他向整個政府明確表示,清零政策不會退縮:中共將「毫不動搖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堅決同一切歪曲、懷疑、否定中國防疫方針政策的言行做鬥爭」。

問題很嚴重:大量中國人可能需要通過接觸病毒來獲得自然免疫力。封鎖政策可能會妨礙疫情大流行降級為地區性流行病。這意味著對中國未來的長期損害。

世界衛生組織負責人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意識到了這個問題,所以他對中共提出了溫和的批評:「考慮到病毒的行為,我認為轉變將非常重要」,並指出他已經與中國科學家討論了這一點。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確實令人眩暈:譚德塞的評論在中國各地受到審查,對譚德塞這個名字的搜索立即在中國境內被封鎖。難以置信的是,僅僅因為道出了一個極其明顯的事實,譚德塞就使自己成為中共的敵人。與此同時,另一位世衛組織/親中人士比爾‧蓋茨(Bill Gates)在採訪中也羞怯地說了一些非常相似的話,即該病毒無法根除。

不僅僅是譚德塞和蓋茨試圖洗白他們對封鎖的倡導。安東尼‧福西(Anthony Fauci)也否認美國曾經有過「完全封鎖」——這在字面上是正確的,但並不是因為他沒有要求封鎖。

2020年3月16日,福西面對全國媒體,宣讀CDC的一項指令中:「在有社區傳播證據的州,酒吧、餐館、美食廣場、健身房和其它室內和室外場所應該禁止人群聚集。」

事實上,即使世界各地的政府都試圖保留在需要的情況下重新實行封鎖的權力,人們還是會強烈感覺到,各個政府都在假裝整個可悲和可怕的事件(封鎖)從未發生過。

5月12日,世界許多國家政府齊聚一堂,舉行視頻通話,同意為新冠肺炎疫情工作投入數十億美元,並重申致力於以「全社會」和「全政府」的方式應對傳染病。拜登政府領導下的美國政府在5月12日的一份聲明中同意這一想法:

「各國領導人強調了『全社會』和『全政府』方法的價值,以結束COVID-19的急性期,以及為未來的疫情大流行威脅做好準備的重要性。首腦會議的重點是防止自滿情緒,認識到這一流行病尚未結束。因此,必須加強這一努力。保護最脆弱的人群,包括老年人、免疫功能低下人群以及一線和衛生工作者,並預防未來的衛生危機。現在是做出疫情防範的政治和財政承諾的時候了。」

「峰會促成了大膽的承諾。在財務方面,各國領導人承諾提供近20億美元的新資金,這是在2022年早些時候做出的承諾之外的資金。這些資金將加速獲得疫苗接種、檢測和治療,並將有助於世界銀行設立一個新的大流行防範和全球衛生安全基金。」

這正是曾經飽受批評,但現在完全得到證實的《大巴林頓宣言》(Great Barrington Declaration)提出的觀點。看到這些政客重複他們曾經反對的語言,這是政客的進步嗎?我非常懷疑。你不能通過玩文字遊戲來使一個糟糕的政策變得更好。(註:《大巴林頓宣言》是2020年由流行病學家和醫療工作者撰寫的公開信,宣言反對疫情封鎖政策。)

從拜登政府的這一聲明中可以看出,政府不會道歉,不會懺悔,也不會改變他們默認的立場,即在任何時間和任何地方,政府必須都有最大的權力來控制他們認定的任何病原體。

儘管譚德塞的言論在中國受到審查,但我們不難看出習近平繼續感到得到證實和肯定,並且認為選擇自己的權力,而不是人民的健康和福祉並沒有真正的政治危險。世界各國政府仍然無法鼓起勇氣,全力以赴,堅決打擊清零政策,因為他們擔心這種讓步的影響。即使是來自世界衛生組織的暗示和推動,也起不到這樣的作用。

轉自布朗斯通研究所(Brownstone Institute)

傑弗里‧塔克(Jeffrey Tucker)是布朗斯通研究所(Brownstone Institute)的創始人兼總裁。他是五本書的作者,包括《右翼集體主義:對自由的其它威脅》(Right-Wing Collectivism: The Other Threat to Liberty)。

原文「The New Rift Between WHO and China」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中共疫情封鎖模式的深度解析
【名家專欄】中共封城切斷供應鏈
【名家專欄】制裁中共應從現在開始
【名家專欄】中共利用葡萄牙侵害歐洲人權法治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加拿大「自由車隊」的真實故事
【微視頻】王毅聯合國行 討好「絕大多數國家」
【未解之謎】擁擠的身體 人能擁有多個靈魂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