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核檢日賺一億 錢進了誰的口袋?

人氣 3763

【大紀元2022年05月19日訊】中國目前的清零政策,已經徹底改變了中國人的生活,一個48小時核酸陰性的政策,讓中國人不是正在測核酸,就是在去測核酸的路上,甚至有上海朋友說,他測核酸的次數比吃蔬菜的次數都多。

不過,這還不夠,5月9日,中共國務院又要求,大城市要建立步行15分鐘核酸「採樣圈」。這意味著,核酸檢測將是常態化、長期化的。同時,這也會是一場涉及到萬億財政資金,席捲中國各大城市的新基建項目。

那麼,中共這一場曠日持久的清零戰役,會消耗多少財政資金呢?而這些錢又會進入誰的腰包呢?免費核酸檢測,中國人真的就不用出錢嗎?我們今天就來聊聊這些內容。

核酸產業 萬億財政

大家看到,從5月12日起,北京要求,凡是要進入事業單位、商務大樓,以及超市酒店等公共場所的人,必須要有48小時內的核酸陰性證明。而截至目前,還有包括上海、深圳等17個城市,都有相同的要求,涉及到大約2億人口,占到中國總人口的14%。

根據東吳證券的數據,截至4月30日,這一輪疫情爆發時,有123個城市受到了封控,涉及的人口達到1.8億,這1.8億人每個月的核酸檢測支出,大約是216億元人民幣(下同)。

那麼,如果中國所有一二線城市都實施常態化核酸檢測,就按照每48小時一次核酸檢測來計算,每個月的費用將會達到1,436億元,一年的成本就是1.7萬億,這相當於2021年中國GDP的1.5%,公共財政收入的8.7%,而且,比中共1.37萬億元的軍費開支還要多。

從疫情爆發以來,截至到4月16日,中國已經完成大約115億人次的核酸檢測。也就是說,兩年來,平均每個中國人至少做了10次核酸檢測。

我們再來看看上海的數據,在這次封城期間,上海平均每天大約有567萬人在做核酸檢測。有人計算,從3月28日到4月24日,不到一個月,上海的核酸檢測支出,要在55.34億元左右,再加上抗原檢測的支出20.75億元,總共支出是76.09億。也就是說,這一個月的時間,光是檢測費用,就花掉了上海2021年7,700億元財政收入的1%。我們可以想像,如果常態化隨時封控和檢測,那麼,一年的時間,至少1/10的財政收入都要貢獻給核酸檢測了,不過,這麼算其實還不準確,因為一旦常態化,財政收入一定會大大收縮,說不定財政收入都要花在核酸檢測上了。

那麼,中共所說的步行15分鐘的核酸採樣圈,是個什麼概念呢?大概就是半徑1公里,差不多巴士一站地,面積有3平方公里的一個生活圈。放到上海市城區來說,會覆蓋6至10萬人。而中國,現在有18個人口超千萬的城市,91個人口超過500萬的城市。

根據浙商證券的估算,要實現15分鐘核酸採樣,全中國大約要設置32萬個檢測點,還得有數百萬的採樣人員,然而,現有的醫療儲備人員已經是緊缺了,也意味著各地都要重新招募。

可以預見,一個熱門職業正在興起,而且,在中共運動式的清零政策下,這個職業一定還會具有一些與眾不同的「特權」。

事實也確定如此,最近,北京、上海、杭州等城市,都開出了誘人的高薪,面向社會招募採樣員。上海一家醫療投資管理公司,開出的待遇是,日薪1,000元人民幣,同時,還提供各項獎金、員工旅遊、股票期權。還有一則招聘內容更有吸引力,註明「助理新冠檢測實驗員,一天1,500元,中級新冠檢測師一天2,000元」。

我們再算筆帳,看看就一、二線城市,採樣人員的費用要花多少。按照中國3月份發布的「核酸檢測實施指南」測算,核酸採樣人員的數量,是人口數除以360。那麼,中國所有一、二線城市人口的總數大約是5.1億人,就意味著,要需要140萬的採樣人員。

如果按照杭州日薪300元計算,中國所有一二線城市140萬採樣人員,一年的工資支出就要高達1,680億。這還只是一、二線城市。

錢從哪裡出?

那麼,這些錢從哪裡出呢?兩個地方,財政和醫保。有人可能覺得,這都是政府出錢,老百姓測核酸是免費。是這樣嗎?那麼政府的財政從哪裡來呢?稅收。而醫保,也是從個人購買的保險上出。而政府沒錢了,不是變相多收稅,就是會發行債券,又或者是多印點鈔票,總之,羊毛還是出在羊身上。

尤其是,這幾年,中國各地政府普遍財政吃緊、甚至是負債纍纍。據第一財經統計,今年以來,雲南、四川、廣西等多地的相關單位和人員,因為違法違規舉債被問責。據報導,雲南玉溪市違規舉債融資6.23億元,其中,花在疫情防控上的錢,高達5.96億元,占比是95.7%。

相信這也絕不會是個案,記得在去年時,就有數據顯示,在2021年上半年,中國31個省市中,只有上海市的財政有盈餘,很多中西部地區的自給率,都低於30%。

窮則思變,怎麼辦呢,我們看到,最近有不少機構開始呼籲,特別國債或許要重出江湖了。

比如粵開證券,就在研報中表示:3月份以來,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加上土地市場低迷等多個因素,導致財政收入進一步下行,同時,再加上抗疫支出規模加大,地方政府的收支平衡壓力大。建議發2萬億特別國債,維持中國社會經濟穩定。

那麼,這筆「維穩」費,錢從哪兒來呢,說不定就會攤派,從每個人的工資裡扣,也就是說,還是韭菜們來為針對自己的維穩出錢。

錢去了哪裡?

那麼,這些錢都去了哪裡呢?我們看到,自從疫情爆發以來,一批核酸檢測公司利潤暴漲。據中國證券報統計,截至4月27日,基因檢測板塊,有21家公司的淨利潤同比增長,占比超過七成,其中11家公司的淨利潤同比增長,超過了100%,最高增幅超過了3,000%。

在2020年武漢爆發疫情初期,聖湘生物和之江生物,就成了其中兩家最先獲批新冠病毒檢測產品上市的企業,他們先後在2020年8月和2021年1月上市。

其中,之江生物2020年的營業總收入超過20億元,增幅達到692.72%,淨利潤超過11億元,增幅達到1,708.96%。另外的聖湘生物,在2020年和2021年的利潤總額,超過了56億元。

最誇張的,還要數九安醫療了,因為九安醫療今年一季度的淨利潤,達到了143億元,相當於每天淨賺1.58億元。

在如此的暴利刺激下,當然也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公司跑步入場,但是,也暴露出了越來越多的問題。

比如,近日在上海黃浦區五里橋街道的統一小區,一天之內給13位居民出具核酸「陽性」,有一位居民提出了質疑並要求重測,結果覆核結果是13人都是「陰性」。

消息一出,上海市民一片嘩然,許多黃浦區的居民紛紛在網上披露,自己也曾經經歷過核酸「假陽性」的麻煩事。而罪魁禍首,就是負責當地核酸檢測相關業務的第三方檢測機構——中科潤達實驗室。

這個中科潤達,是由上市公司潤達醫療、上海安百達投資,以及中科院上海高等研究院共同持股的公司,在2020年3月,中科潤達拿到了上海市臨床檢驗質量控制中心核酸檢測能力認證,成為新冠病毒檢測受委託的第三方公司。當年,中科潤達的業務,就實現了同比增長251%,2021年,公司旗下的兩家第三方實驗室,一共收入了3.53億元,同比增長125.60%,兩年共實現營收超過5億元。

在今年的年報交流會上,潤達醫療的高管就透露,今年4月份開始,公司檢測能力大幅提升,從3月份的每天幾萬管,提升到了目前每天30-40萬管。我們如果按30萬管計算,潤達醫療每天的檢測收入,就能達到800萬元左右,那麼4月份一個月的檢測收入,就會超過2億元。

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背靠國企的潤達,就把非主營業務的核酸檢測規模,做到了位列上海前三甲,這也很難不讓人浮想聯翩。

而且,可以看到,在中共清零常態化的政策下,各大城市有關核酸採樣點的建設,也正在像「軍備競賽」一樣鋪開。

最近,北京朝安醫學檢驗所又成為話題。這家在今年4月26日才剛剛註冊的公司,5月6日,就參與了北京核酸檢測工作,這意味著,北京朝安,用了不到6個工作日就拿到了前置審批。

而且,註冊的時間也讓人關注,因為在4月25日時,北京朝陽區剛通告了提升管控,第二天4月26日,這家核酸檢測公司就工商註冊成立。有網民披露,通常,公司名字中帶了「某某所」的單位,一般人是很難註冊的。

面對外界的質疑,5月16日,朝陽區衛健委給出了一個情況說明,稱為了提高核酸檢測產能,市區兩級衛生健康部門,都建立了審批綠色通道,儘量縮短審批時間。

那麼,誰有幸走上這個綠色通道,或者說「黃金大道」呢?

根據天眼查的數據,在2021年,新增的醫學檢驗相關機構,有437家,年度增速高達25.1%,是歷年最高。當然,這些公司也都賺得盆滿缽滿。

像是金域醫學2021年的營業收入,是119.43億元,同比增長44.88%,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達到21.89億元,同比增長47.03%。其中,第三方醫學診斷服務的營收,是113.03億元,占比94.64%。據了解,目前金域醫學已經在大陸,以及香港、澳門地區建立了39家醫學實驗室。

此外,還有第三方醫學檢驗的龍頭企業迪安診斷,也是一樣實現了業績飛昇。我們就不細說了。

核酸背後的權貴

其實,我們大家也都能猜到,這些能在中國疫情中斬獲暴利的檢驗企業,它們一定有些來頭。事實上,很多核酸檢測公司的背後,都是中共權貴。

今年2月份時,網上曾經傳出一段,哈佛大學燕京學社研究員黃萬盛的談話錄音,在這段可能是私人聚會背景的錄音中,黃萬盛就提到,北京當局堅持「清零」防疫的背後,涉及到高官的白手套及家屬們,並提到,有一個公司,只靠著核酸檢測這一項,就賺了6,700億人民幣。

我們看到,最近天津市長廖國勛的猝死案,也引發了外界猜疑。4月27日,中共官方宣布,中共天津市委副書記、市長廖國勛「突發疾病經搶救無效」死亡,不過,網上卻傳說他是「自殺」。

有海外媒體爆料說,天津的局級官員,已經被傳達「廖國勛死於自殺」。據說,廖國勛自殺,是因為被大量舉報與天津的兩家醫療核酸檢測公司,有著利益輸送關係。

據稱,廖國勛在4月27日上午,被中紀委的人約談之後,下午就在辦公室自殺了。一直到晚上10點多才被發現。

廖國勛是否是自殺,我們無法考證,不過中共無官不貪,相信在中國普通民眾正在深受「清零」之苦的背後,也一定會有中共的高官們,正在大發疫情財。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陳思雨
編輯:蔚然、宇文銘
粵語配音:Ada
剪輯:曲歌
監製:李松筠
訂閱財商天下https://bit.ly/2XuEbjP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財商天下】被禁足還要買房 韭菜不好當
【財商天下】美歐印太加速結盟 中共大勢已去
【財商天下】美中爭奪下 韓國選哪邊?
【財商天下】高層權力結構有變 李克強收拾危局?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東風-26瞄準美國航母的後果
【思想領袖】COVID疫苗應撤下 接受審查
【新聞看點】黨政軍17部委催生 人口問題多嚴峻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