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513徵文:25年前她與死神擦肩而過

人氣 873

【大紀元2022年05月20日訊】編者按:今年的5.13是第23屆世界法輪大法日。1992年5月13日李洪志先生將法輪功公諸於世,教授人們遵循「真、善、忍」宇宙特性做好人,加上五套煉功動作,使上億人身心受益。近期,明慧網舉辦慶祝5.13徵文活動,海內外法輪功學員紛紛投稿,講述親身經歷,講述如何在世風日下、物慾橫流的當今社會,在生活、工作、學習中提高道德水平,同時獲得健康身體的故事。

其中一篇徵文為《25年前我與死神擦肩而過》,來自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該文的女主人公出生時差點死去,雖被救活了,卻成了殘疾人。上大學期間,她又患了末期惡性腦瘤和鼻咽癌晚期。就在命懸一線時,她生命中出現了奇蹟,雙癌消失了,從此健康地生活著,而且還獲得了一份好工作,她的工作和為人深受學校校長的敬重。

以下是全文:

我出生時,臍帶緊緊纏繞脖子好幾圈,差點窒息死亡。經醫生搶救,我才活了過來,但也因此落下了殘疾——偏癱。我右手殘疾,左手也不靈活,雙腿行走困難,說話也較困難。好在思維、智力正常,我能正常讀書,直到大學畢業。

身患雙癌 絕望等死

讀大學期間,我頭痛了一年多。「鎮腦寧」、「正天丸」等專治頭痛的藥我天天吃,頭痛卻越發嚴重,半邊臉經常感到麻木,視力嚴重下降,甚至看不清眼前人的面貌,看不清黑板上老師寫的字。頭痛、耳鳴導致我聽力嚴重下降,有時聽不清老師講課的內容和同學之間的說話。更嚴重的是,大腦偶爾會出現瞬間失去意識。而頭痛欲裂的痛苦,常常會使在教室自習的我不得不背起書包回寢室休息。

1997年5月底,在臨近大學畢業之際,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在同學寢室裡看到一本《生活與健康》雜誌,上面登載的一篇文章說的鼻咽癌晚期症狀與我當時的狀態一模一樣。衝動之下,我回寢室立即就給母親寫了封信,開門見山地就說:「媽媽,我可能得了鼻咽癌了!」收到信的母親感覺如五雷轟頂,匆匆乘車趕了過來,又匆匆帶我前往市級大醫院就診。

在大醫院經過兩次腦部CT掃描和專家會診後,我被確診患了「末期惡性腦瘤」,醫生說顱骨都被癌細胞侵蝕了。當時遍布顱內的惡性膠質瘤已壓迫著聽神經和視神經。在耳鼻喉科,經過兩次活體組織檢驗後,我又被確診為鼻咽癌晚期。醫生斷言我最多還能活三個月,生命似乎就要在我23歲那年終結。

當我被診斷患了惡性腦瘤後,醫院勸母親同意為我做腦瘤切除手術。其實,我當時遍布顱內的惡性膠質瘤已經是無法通過手術來切除了。如此嚴重的狀態,已註定我所剩時日不多。既然這樣,還不如用我來做個腦瘤手術的醫學實例,這可能就是當時醫院腫瘤科醫生的想法。手術前的那段時日,既定的那位手術主刀醫生帶著五六名年輕醫生(亦或是實習生),天天來病房觀察我的情況。

也許是我命不該絕,在動手術的前一天,我意外地來了例假,來例假時不能動手術。母親拿著我的CT片,去找耳鼻喉科的一位專家看。那位專家看了之後,強烈反對給我做腦部手術,並譴責腫瘤科醫生怎麼能拿生命不當回事!我因此逃過了極可能死在手術台上的一劫。

之後,我接受了放射治療。對於癌症末期患者來說,任何治療可能都是徒勞的,最多就是一種心理安慰。放療期間,我開始流鼻血,有時候堵不住,只好蹲在廁所裡任其流淌。我的右側臉也開始發腫。因放療時射線對頸部皮膚的傷害,導致我兩側頸部皮膚開始潰爛,顯得血肉模糊。更讓人惱火的是,我的口腔開始潰爛,吃東西如同上刑一樣痛苦。如果不是母親非逼著我吃完每頓飯不可,我真想餓死算了。

真是苦了我的母親了,承受著即將失去女兒的巨大悲痛,卻還要強裝笑臉給女兒以希望。其實我什麼都知道,鼻咽癌的診斷結果就是我讀出來的。因為母親年過50,視力不太好,而且也不懂表示「癌症」的那個英文縮寫「Ca.」的意思。

放療結束回家後不長的時間,我的頸部就出現了雞蛋大小的腫塊。當我在鏡子裡發現了之後,淚水就像斷了線的珠子:我想起了因患鼻咽癌死去的父親,就不想再做放療,更不想化療。因為這兩種治療帶來的強烈副作用只能加速死亡,我也不想死得太痛苦。

我不敢在母親面前落淚。記得放療期間的一天,因為頭痛難忍,我哭了。母親看到我哭了,一邊儘力安慰著我,一邊卻也忍不住讓大顆的淚水往下淌。當時看著母親這樣傷心,我止住了哭……

頸部出現腫塊之後,我的臉也開始迅速發腫,幾乎比原來的臉大了一倍,眼睛瞇成了一條縫。祖母看到我這個樣子,傷心得不行,淚水不斷。因為她的長子即我的父親,離世前就是這般模樣。白髮人送黑髮人的一幕似乎又要上演。母親和祖母在背地裡偷偷商量著我離世後穿什麼衣服……

修煉大法 絕處逢生

我母親多年來身體一直非常差,冠心病很嚴重,心動過緩(每分鐘心跳才四十餘次),「速效救心丸」一直不離身。此外,鼻竇炎、結腸潰瘍、膽囊炎、肩周炎、貧血、頭痛、皮膚病、腰痛、坐骨神經痛等等疾病,折磨得她苦不堪言。母親嘗試練習各種氣功和太極拳等來鍛練身體,也不見什麼起色。

在我接受放療的初期,母親因偶然的機緣開始修煉了法輪功。一天天過去了,母親的身體迅速發生著變化,全身疾病不治而癒。母親不再是萎靡不振,而是滿面紅光、精神抖擻。

母親當然也希望自己的女兒能夠修煉法輪功,就勸我看了一遍《法輪功》。母親的變化,我看在眼裡,也由衷地為她高興。但我因為身體無法放鬆,就沒有修煉大法。那是因為我當時看書沒用心,以為法輪功就是一般的氣功,依然機械地接受著放療,麻木地等待著死亡。

放療結束後沒有多長時間,我似乎快不行了。1997年下半年,我在絕望等死期間,母親又給我看了法輪功主要著作《轉法輪》,這是一本教人如何修心向善做好人、如何看淡名利無私為他的書。

此後,母親又給我看了兩本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的法輪功學員寫的心得體會匯編。母親修煉法輪功後的身心受益,我已親眼看到了。而匯編中那些受益人的變化,更讓我受到深深的震撼。法輪功不僅讓很多身患各種絕症(肝癌、肺癌、胃癌、血癌、紅斑狼瘡、重度抑鬱、強直性脊柱炎等等)的人重獲新生,而且能迅速淨化和提升人的思想和心靈,這更是讓我感佩不已。

文章中描述的那些有幾十年不良嗜好的人,他們很輕易地就戒菸、戒酒、戒賭;甚至吸毒成癮、骨瘦如柴的人迅速戒了毒癮,重獲健康;讓打架鬥毆、偷搶騙拿的人重歸正道,變成處處替他人著想的好人;矛盾重重的家庭,因為修煉法輪大法後,相互寬容、忍讓而變得和諧了,等等等等。看完匯編之後,我的心動了。那一刻,我感到一陣熱流通透全身。

1998年2月的一天,我開始和母親一起晨煉,每天一起讀《轉法輪》,身心在佛法無邊中迅速受益。其實在看第一遍《轉法輪》時,師父就在管我了,我的頸部包塊就是在那期間不知不覺消失的。

參加煉功幾天後的一個晚上,我在似醒非夢中,感到有一隻大手伸進我的顱腔內抓出了什麼東西。那一刻,我知道是師父給我清理了顱腔,我從此獲得了新生

修煉法輪大法一年多後,我意外地得到了一份好工作。修大法也使我開智開慧,在工作後的短時間內,我就用不太靈活的左手很快學會了電腦操作,並在實際工作中能夠運用自如。

修己自律 做個好人

師父要求大法弟子在哪裡都要嚴格要求自己,做個好人。我參加工作以後,沒把自己當作殘疾人,不管是寒來暑往,也不管是雷雨交加,我每天都按時上下班,從不遲到、早退,也很少因私事耽誤工作。

記的一次下雨天,因路滑和腿腳不便,我重重地摔倒在地,當時左胳膊先著地,支撐著整個身體。在撞地的那一瞬間,一陣劇痛襲來,我心裡直說:「沒事!沒事!」之後,我的肘關節至前臂一片青紫,腫的很粗,不敢用力,做什麼事都很困難。但我沒有聲張,沒有請假,依舊照常上班。師父說:「好壞出自人的一念」[1]。我沒有把傷痛當回事,前臂很快就消腫不痛了。

無私為他 校長欽佩

師父在法中要求我們看淡名利,所以我在工作中任勞任怨,從不計較個人得失。2007年年終,教育主管部門統計有困難的教職工,並給予慰問和資助,學校新任校長把我定為首選對象。

在填報相關表格時,校長找到我,我婉言謝絕了他的好意。我說:「我沒有什麼家庭負擔,還是把機會和名額讓給比我更需要幫助的老師吧。」並講了我的理由。當時校長很驚訝,沒想到我會拒絕,但也甚是欽佩。職稱晉升,一直都是單位在職人員非常關注的事。為了能晉職,你爭我奪、爾虞我詐、編造各種假材料等等,搞得身心疲憊。我是修「真、善、忍」的,當然不能為了名利去違背大法和師父對我們的要求。

我參加工作至今二十餘年了,但我的職稱始終未變,一直拿著初級職稱的工資,比剛剛轉正定級教師的工資還低。但我絲毫沒有向領導抱怨過,始終盡職盡責地工作著。

2012年,校長曾去找人事局,要求解決我的職稱晉升問題,但沒有著落。於是校長打電話提醒我,是不是去弄個「教師」資格證。弄個「教師」資格證,就意味著要造假,而且還要麻煩領導幫忙。我毫不猶豫地回絕了,我說:「算了!」並感謝了校長的關心和幫助。這讓校長非常感佩,發短信給我說:「我們的老師有你一半的敬業、負責,如你的素質這麼高,我們校長就好當了。」

「你咋這麼好?!」

「修成無私無我」[2],這是大法師父要求弟子達到的境界。修煉大法後,我經常儘力幫助需要幫助的人,而且從不計回報。在學校工作最初的七年間,當時的綜治辦L主任(也是學校的會計)已經五十幾歲了,不懂電腦。我就經常幫他編輯、打印工作資料和製作、填報財務數據與報表。

有一年的年終,學校的安全工作受到了縣上的表彰和獎勵,L主任出於感激,非要送我一百元錢,我謝絕了他的好意。我說這些都是舉手之勞,是我應該幫的。L主任聽了,直說:「你咋這麼好?!」他退休後偶爾碰到我,仍忍不住說:「好人啊!你是好人!」

不怕麻煩 善待學生

有一年,學校有兩名智障生小浩和麗娟的家長因忙於打工,在孩子下午放學時抽不出時間接孩子回家。教務主任找到我,問我是否願意在下午放學時帶這兩個孩子回家,幫家長解決沒時間接孩子的難題,我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除了週末,我每天下班時,就帶著兩個孩子走至少半小時的路,把他們送到家長身邊,我再回自己的家。其實我走路走久了,右腳腳踝處就疼,天天這樣走,就更難受。但為了兩位家長無後顧之憂,我也就沒想那麼多。

我沒想到帶著兩個孩子走路回家並不容易。小浩很頑皮,不太聽話,叫他走人行道,別往大路上跑,他還偏往大路中間跑,還嘻嘻哈哈的,真是有點讓人心急,怕他被過往車輛撞了。每到此時,我就要求自己不能生氣,溫和地勸他趕快回到人行道上來。

有時小浩不聽勸,還在路中間邊笑邊手舞足蹈的,讓人哭笑不得。那一刻,我真想第二天就不帶他回家了。但想到他媽媽在車站給人擦皮鞋,掙點錢很不容易,我是大法弟子,要處處替他人著想啊。我每天下班行走的那條路,可算是城鎮主幹道,平時車流量不小。但神奇的是,每當小浩在路中央頑皮時,就沒有車輛過往。我知道,這是師父的慈悲保護啊!

每次我把小浩送到他媽媽身邊時,她都要滿懷感激地說聲:「謝謝!」每次聽到那聲「謝謝」,我知道這個忙我得幫下去。

那年年末放寒假前的一天,麗娟的父母非要送給我一百元錢以示感謝,當時怎麼都拒絕不了,我就收下了。我深知家長在外打工掙錢供孩子讀書的不易,於是在第二天送麗娟到她媽媽打工的地方時,把這一百元又退給了麗娟媽媽,這令她十分感動。

大法弟子的寬容讓司機感動

記得那是十多年前冬天的一天,下班後我在校門口右側人行道上等車回家。等了一會兒,一輛拉客的長安車停在了我面前。就在我左腳踩在車上,右腳還在地上的時候,司機以為我已坐在車上了,「呼」一下就踩了油門。瞬間,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等我清醒過來時,司機已將我扶了起來,他顯得愧疚與不安。我看看身上到處都是灰,發現棉衣右側腋窩縫線處還裂開了約一尺長的口子。我沒吱聲,只是拍了拍身上的灰。司機看我沒有難受的表情,也沒有抱怨他,就讓我坐在副駕駛座位上拉我回家。

一路上,司機再也沒有心思拉別的乘客,只是慢慢地開著車。突如其來的車禍,讓我起初在心裡有點埋怨司機:知道我行動不方便,幹嘛不等我上車坐好了再開車呀!我還有點受委屈的感覺,但轉念又一想:「他急著開車也是為了多拉幾個客,多掙幾元錢啊,不能怨他。」

臨到快下車的時候,我伸手在挎包裡掏錢。司機見狀後,不好意思地忙說:「不收錢!不收錢!」我聽了,就把一元錢攥在手裡,等到下車時就默默地把錢放在了車上。

車禍後,我的右肋處隱隱痛了好幾天,但沒進行任何治療就好了。這次出車禍前,當地曾發生了一個人在公交車上不小心摔倒之後,訛了司機好幾千元錢的事。

按常理來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長安車司機為了不惹麻煩,就不會再搭我這個行動不便的人了。但車禍後,我因修大法而體現出的善良和寬容讓司機很受感動。自那以後,那個司機只要看到我在路邊等車,就會立即或者很快調轉車頭來載我。

結語

儘管我煉功時動作極不準確,而且我的身體還不能放鬆,但法輪大法彰顯的佛法無邊的慈悲,使我在25年前就與死神擦肩而過,並且從那以後,我就再也沒有生過病、吃過藥了。

修煉法輪大法25載,我的生命重塑了25年。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給了我新生,使我成為一個殘而不廢、無私為他的幸福生命。

我願天下世人能夠識破中共的謊言,與大法弟子一起來感受李洪志師父的洪大慈悲和法輪大法迅速淨化身心的神奇超常。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責任編輯:李潔思 #

相關新聞
擺脫乳癌憂鬱困擾 新移民煉法輪功獲新生
日本人煉法輪功喜獲新生 見證無數神奇
「給我新生」 多倫多法輪功學員中秋謝師恩
罹心臟重症九死一生 越南女煉法輪功獲新生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加拿大「自由車隊」的真實故事
【微視頻】王毅聯合國行 討好「絕大多數國家」
【未解之謎】擁擠的身體 人能擁有多個靈魂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