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案】青樓一笑萬金錢

作者:溫嬪容 中醫師
蓮花(王嘉益/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20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太陽每天東升西下,千古以來,從未停止,從未休假。太陽神每天看著,陽光底下,上演著蒼生百態,熙熙攘攘為誰忙?

一位40歲男士,長得五官清秀,身材高大。如果不看他的眼神,不看頭上凹凸不平的刀疤,和還未說話的臉,算是英俊。但他總是斜眼看人,神光輕慢,好似大少爺,如果目光與他接觸時,會讓人很不舒服的自然避開。

這麼年輕的少爺,卻是坐著輪椅進來。推著他進來的是一位女士,她面無表情的敘述,這位男士已中風2年了,在西醫復健,沒多大進展,仍然走路不穩,左手左腳無法使力,左手的張力還很強,想試試中醫。

針灸處理

過了黃金時期的中風治療,很花時間,療效又慢,還好少爺算年壯,應該還有進步的空間。中風,用頭皮針法,針百會透向前頂穴,3針排刺,頂顳後斜線上1/5,中2/5,約百會旁開0.3寸,透向曲鬢穴。

促腦周循環,並預防再次中風,針百會、風池、頭維穴。緩解肢體張力,針頂顳前斜線,約正營透向懸釐穴、太衝、合谷穴。輕微口眼喎斜,針患側顳後線,約率谷透向曲鬢、懸釐穴。

角弓反張,針枕上正中線,約強間透腦戶穴、枕上旁線、頭維穴。上肢曲伸不利,針風池、曲池、合谷穴。下肢曲伸不利,針陽陵泉、足三里、崑崙穴。久中風,經絡失養,補氣血,針足三里、三陰交穴。補腎水上濟腦髓,針百會、湧泉穴。每周針灸一次。

少爺每次來針灸,照顧他,推他坐輪椅來的女士,都是滿身大汗,氣喘吁吁的。只要下雨天,風太大,針灸就會缺席。有來針灸時,少爺對女士很囉嗦,口氣很大,好像在對下女說話,女士都面有難色,沒有回應。我看在眼裡,一直不敢稱女士為太太,心想,哪有夫妻是這樣對待的?

有一次,櫃檯小姐叫那位女士為某太太,並交待她先生有關掛號和拿藥事宜。那位女士,馬上回應說,她不是他的老婆。哦!不是他妻子,竟服侍他半年,沒有間斷,而且沒見過少爺其他親人,送他來針灸。

我好奇的問女士:「妳是他的親戚嗎?」女士搖頭,沒回答,我再問:「他的親人呢?怎麼都是妳帶來針灸?」女士愣著沒反應。病人的家庭狀況,往往會影響病情。有時病人不講,我就沒多問,尊重個人隱私。

一個下著大雨的天,少爺沒來針灸,女士前來拿藥。她膽怯怯的回應,上次我提的問題。那位男士家庭富裕,是個紈絝子弟,常常進出風月場所。有一次,就在酒酣耳熱,陣陣高潮中,中風了,送去醫院緊急開刀。醫生先在頭顱打2個洞,將頭顱掀開,清除腦內瘀血、溢血。頭蓋骨放冰箱。

一個月後,醫生說,健保住院期限到了,病情穩定,少爺可以出院了。要出院前,才將頭蓋骨放回腦袋,難怪少爺頭上2個大凹洞。少爺的哥哥來接他出院,卻不是往回家的路上駛去。哥哥把弟弟載到荒郊野外,把他放下,頭也不回的就走了。怎麼會這樣?

原來,少爺花天酒地,不務正業,仗著家裏有錢,不工作,沒有經過自己血汗賺來的錢,不珍惜。青樓一笑萬金錢,過著金迷紙醉,醉生夢死的生活。連父親過逝,少爺都還在風月場所鬼混。家人從此不理他,覺得讓他去死死ㄟ好了。這個敗家子,沒有資格繼承,父親辛苦賺得的財產。

被拋棄在路上的少爺,趕緊打電話給這位女士,求救。女士趕來接他,經過一番折騰,才把少爺安頓在一家療養院,已2年了。少爺的家人,從沒來探望過他。

我問女士:「住療養院,一個月要花多少錢?」她說要3萬。我又問:「那妳自己的家庭呢?家人沒有意見嗎?不會反對嗎?」女士低下頭來,半天不說話。

停了一下,她才說:「家中只有我和一個小孩,相依為命。」所以,女士要養一個小孩,和這位少爺。我擔心她的經濟,又問:「妳的職業是什麼?」這回女士倒很爽快的回答:「八大行業。」哦!八大妹,八妹,很辛苦!很感人!

因為八妹捨不得花計程車錢,每次少爺針灸,都是從療養院推著輪椅,走了近2公里的路,有時太陽還很大。八妹150公分,少爺176公分,小女人推著大男人,小蝦米推著大鯨魚。

難怪每次到診所時,八妹都是氣喘吁吁,滿頭大汗,下雨天就缺席。而這位少爺對恩人的態度,竟頤指氣使,嫌東嫌西,還在耍帥,叫人怎麼看得過去?想要病好,是要用德來交換的,負面的場,也會讓病程拖長。

少爺似乎自暴自棄,似乎把所有的怨氣,都發洩在八妹身上。於是,我開口了:「年輕人,你現在是壯年,中風後遺症,不該拖那麼久,還沒什麼進展。你不想病好,誰也幫不了你。你不要把自己的錯誤,拿來懲罰別人。」少爺聽了惡狠狠的,怒目而瞪。還好少爺是坐在輪椅上,否則,可能他就一拳揮過來。

我拉下臉說:「以後,什麼事情,都要自己做,你還有一肢健康的手腳,可以自理生活。你的手腳不鍛鍊,就會越來越僵硬。你看,她要上班,要照顧她自己的家,還要照顧你,很辛苦!不要老是耍少爺脾氣。」少爺聽了,滿臉不高興。

回頭,我對八妹說:「妳不要心軟,只要他使喚妳,妳就幫他做得好好的,穿衣穿鞋、洗澡、上廁所,不要再幫他做了。大小便要他自己去廁所,爬也要讓他爬著去,尿幾次褲子,他就會進步得快。吃飯,更不要餵他了,他不肯自己吃,就讓他餓著。妳做得越多,他好得越慢,他的福報,也會越來越少。」少爺聽了,氣急敗壞,好像在說,這關你屁事。

八妹的委屈,向誰訴?看了叫人心疼!之後八妹如有什麼不舒服,我就幫她針灸,順便送她幾針。有一次,下雨天,八妹來拿藥,我低聲的對她說:「做人要有骨氣,不要隨便讓男人踐踏,善良要有智慧。他如果不配合,不自己打理,就不要理他,斷了他的後路,破釜沉舟,他就會站起來,也會好得快一點。」我該助八妹一臂之力嗎?

一年了,我對少爺說:「按你的氣色,你應該調理得不錯了,以後輪椅,只能停在診所門口外,你必須自己走進來,我才要幫你針灸。」少爺愣住了,眼神質疑,醫生說的話,是真的嗎?怎麼有這麼狠的醫生?

第二周,少爺要針灸的時間,我特別注意,輪椅到了門口,我吆喝著:「自己走進來,不然,就別進來。」少爺硬著頭皮,拄著枴杖,八妹很吃力的扶著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滿臉苦楚,滿頭大汗,才進入診間,苦不堪言!

回去以後,少爺才真正開始,認真訓練自己走路,不想在診所,再丟人現眼。生活也開始練習自理,說話態度溫和許多。少爺狀況改善,於是搬出療養院,八妹的重擔終於減輕許多。

半俠半義八妹情,恩怨薄倖寄青樓。

半殘半廢浪子心,江湖青樓浮中沉。@

選自《八面當風──絕處逢生》/博大出版http://broadpressinc.com/

八面當風,明慧診間,溫嬪容,醫案
八面當風 封面。(博大出版社提供)

責任編輯:李昀◇

點閱【溫嬪容醫案專欄】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蓮花
    一位56歲房地產仲介商,拚經濟,茶飯不思,思業績。從生澀到老練,已練就一身仲介好功夫,小有成就。近期不知怎麼的,剛吃飽就腹脹。不久後,連空腹時,肚子也在脹。之後那種腹脹,從腹部一直往上脹,最後脹到喉部。就覺得有一股氣,怎麼按摩也排不出去,很苦惱!
  • 蓮花
    人的五臟六腑中,最能表達人的悲傷感情,是腸子。腸子背負著人間的悲情,所有用腸子表達的詞句,大都蘊含曲折,或焦慮不安、狠毒、憂愁、悲傷等情緒。如:愁腸九轉、腹熱腸慌、翻腸倒肚、柔腸寸斷、鐵石心腸、機心械腸、嘔心抽腸。只有少數稱讚的詞句:菩薩心腸、古道熱腸、錦心繡腸、冰肌雪腸。
  • 蓮花
    大姐頭因為體弱多病,還要照顧弟妹和生病的姊姊。因此不敢結婚,為怕給夫家添麻煩,準備為家庭犧牲,打算單身終身。但是人想的,和天想的不一樣。大姐頭來調身體,覺得自己進步很多,有一天,她帶一位年輕男士,來看疝氣的問題,我以為是她弟弟。結果,大姐頭介紹說是她先生,從事水電技師工作,哦喔!?
  • 荷花
    阿伯渾身發熱,口乾舌燥,胃常隱隱作痛,食欲差,患有糖尿病,夜尿4~5次,晚上睡不好,臉色慘白,唇色蒼白,舌質淡有齒痕。診察完,我先交代阿伯,少吃冰品冷飲瓜果類。我的話才剛落下,阿伯馬上變臉,有點激動,眼神疑惑,帶不屑的口吻說:「我都熱到這樣了,還不能吃瓜類,我每天都要吃半斤以上的苦瓜,苦瓜可以降血糖,我吃了苦瓜,血糖馬上降。」
  • 蓮花
    老媽的足趾白天痛,晚上更痛,坐著痛,走也痛,這是最痛苦的糖尿病併發症。不止如此,腳的痛,使得老媽坐立難安,影響睡眠。而且,老媽的耳朵越來越重聽,視力越來越模糊,人越來越瘦,這種煎熬的日子,要怎麼過啊!
  • 蓮花
    94歲的阿公,瘦乾巴,身高150公分,體重38公斤,瘦骨嶙峋,身體機能漸衰退,視茫茫的,踱步搖盪在人世茫茫中。老人諳寂滅,何處解淒涼?
  • DNA可以遠程轉移?!法國資深病毒學家的驚人發現,可是卻因此丟掉研究資金,飽受非議,他到底觸動了誰的神經?
  • 荷花,蓮花,花卉
    一位43歲女士,住在南部,擔任小學老師。嫁了個體貼的好老公,生了一個漂亮的女兒,衣食無缺。公婆待她如親生女兒。這麼幸福美滿的女人,怎麼會得憂鬱症?
  • 蓮花,荷花
    人生什麼時候會醒來?被傷害的時候嗎?人最容易被誰傷害?陌生人?朋友?親人?一般的傷害,多能讓時間來治癒。被自己最在意的人傷害,往往傷害得最深、最痛,也最久。如果傷害來自親人,無法逃脫,要如何解困?
  • 睡蓮
    經過醫生檢查,發現小男嬰得了:心室中隔缺損症。父母聽了,感覺好像很嚴重,嚇壞了!那是什麼跟什麼?會怎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