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中共重提上海金融戰 二十大有變數?

人氣 6323

【大紀元2022年05月25日訊】大陸今年的春天有點亂,在上海4月被封之後,5月,又輪到北京了,現在,網上關於大陸的新聞似乎都充滿了不安和恐慌,像是二十大的內鬥也好,中共最近重提的「銀元之戰」也好。同時,現在的上海逃離潮,看上去也似乎有點蹊蹺,因為如果不是中共有意放行,上海也沒可能出現逃離潮,那麼這背後,中共有什麼盤算呢?另外,又為什麼要在這個時間點上,重提「銀元之戰」呢?我們今天就來談談這些話題。

逃離上海 卻難逃中共魔掌

我們先從上海解封的亂象談起。自從一個星期之前,上海宣稱「分階段解封」之後,上海虹橋火車站,就擠滿了等待離開上海的市民。網上的影片顯示,火車站附近的人潮,是一眼望不到頭,甚至還可以看到,有一輛被攔截的大巴,連車身下面的行李艙裡面也擠滿了人。這種場景,很難不讓人聯想到偷渡。

自然,這火熱的逃離大潮,也讓票販子們有了坐地起價的機會。有網友說,一張離滬的火車票加價500元人民幣,但還是一票難求。

還有一位東北男士,搶不到車票,怎麼辦呢,就花了8,500元人民幣買了一輛二手車,開回了黑龍江大慶市。真是讓人想起了許巍的一首歌,「沒有什麼能夠阻擋,你對自由的嚮往」。

不過,也聽說呢,上海的所謂解封,只能讓滯留上海的外地人有了離開的可能,而對於那些無處可逃的上海本地市民來說,封城的日子,還是依舊。

那麼,逃離上海,就能逃出生天了嗎?雖然對被封怕了的民眾來講,離滬返鄉是一種趨利避害的正常心理,但是,逃離了上海,卻不一定能逃離了封控。因為,中國各地都有隨時被封控的可能,到處都是「集中營」。說不定,剛回到家鄉,又進入了另一個「牢籠」。

而對中共來說,它也高興,因為外地民眾回到了自己的戶籍地,要比都聚在上海更容易控制。

在這一場離滬的返鄉潮之外,一場移民潮也正在醞釀中。上星期,《華爾街日報》就在報導中提到,一位駐紐約的移民律師表示,在過去兩個月內,來自中國高淨值人士和中產階層專業人士的移民諮詢量,是去年同期的10倍。這些移民律師感覺,這種情況就像是回到了中國的1949年,這些諮詢的人有一種恐懼,有一種迫切要出來的感覺。

大家知道,在1949年,隨著中共竊取了中國政權,當時有200多萬中國人去了台灣和香港。可以說,這些人很會審時度勢,也有先見之明。不然,留在大陸,就逃不掉饑荒、文革、文鬥武鬥各種大小運動。

可能大家也聽說了,這一次的上海封城期間,上海作家張愛玲就重新成了熱點人物,不少上海網友表達了對張愛玲的崇拜,把她稱為「跑路天后」。因為當年的張愛玲,就曾經上演過一場聰明而果斷的逃跑情節。

在中共1949年建政後,32歲的張愛玲為了逃離中共,在1952年的時候,也就是在中共的三反五反運動期間,先是用「繼續因抗戰而中止的港大學業」為由,跑去了香港,之後又移居到了美國。

但是,一個問題就是,有能力逃離中共的,在中國多是中產階級、或是高淨值人士,而一旦中產階級不滿意中共了,那麼,中共的真正麻煩就來了。

現在,被「清零」的上海,再也不是一個充滿吸引力的繁華都市了,在離滬潮開啟的同時,上海的大學生們也提前放了暑假。不過,如果家在北京的學生就有點慘,因為回到北京,還要接著封。

那上海為什麼給學生提前放假呢?原因就是怕學生聚集鬧事兒。因為在上海封城期間,上海復旦大學的學生們示威了,中共還給定性為是「六四」之後最大的學生運動。而在兩星期前,北京二外的學生也發生了抗議,從傳出的影片看,現場疑似一位警察官員,還拿著喇叭對著師生喊話說,「疫情期間不得聚集,這個是底線,也是紅線」。

而現在,眼看又到「六四」了。中共的算盤,也就是讓學生們都回老家去,讓地方上把這些學生給封起來。

所以,我們看到,中共為什麼允許上海有返鄉潮,為什麼讓大學生提前放暑假呢,就是要把民眾的力量都給打散了,讓地方政府來控制這些打散的人群,這就比一個政府來管控一群人要容易的多。

我們再來看一下上海的經濟情況。上海市統計局近日發布的數據顯示,4月份,上海市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完成工業總產值是1,286.17億元人民幣,比去年同期下降了61.5%。其中,國企跌了49.3%、私企跌了63%,港澳台商控股企業跌了68.3%,外企跌了70.2%。4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是716.97億元,同比下降了48.3%。

在封城之下,中共國企、體制內的人員,都還算一切正常,工資照發,但是民營企業,私人企業怎麼過呢?

幾天前,曾經躋身世界五百強的中國民營家電企業,美的集團確認了高比例裁員的傳聞。美的董事長也表示,2020年疫情發生後,無論面臨什麼樣的挑戰和困難,集團都沒有採取任何的緊縮和優化行動,但這一次確實面臨更大的壓力和衝擊,是在反覆討論的掙扎中做出的艱難選擇!

一個大型民企尚且如此,那些中小微企業、個體戶的艱難程度,也就更可想而知了。

可以看到,中國現在的大環境是,民生艱難,而且,隨著封城和返鄉,民眾的不安和壓抑也在全國蔓延,而這,也更意味著,中共政權所面臨的危機正在越來越大。

中共重提竊政之初的「銀元之戰」

我們再來看一則金融方面的事情。5月16日,中共黨刊《求是》雜誌,刊登了中共銀保監會的一篇專題文章《持之以恆防範化解重大金融風險》。

從標題的意思就可以看到,中共面臨著金融風險,其實,這個話題也談了很多年了,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文章重提了1949年中共篡權初期,在上海發起的「銀元之戰」和「米棉之戰」。

這個「銀元之戰」,是指1949年5月中共接管上海之後,中共要求用人民幣來替換金圓券,而當時上海的商人,希望通過銀元的交易,來阻止中共印刷的人民幣進入上海市場流通,並維持接管前的經濟,最終,中共通過強硬的行政手段,控制了上海的金融市場。

「米棉之戰」發生在「銀元之戰」之後,當時,資本家和投機者從投機銀元,轉向囤積米、棉紗等物品充當等價交換物,中共通過政治和經濟雙重手段進行壓制,最終,大批上海商人破產。

在這兩宗事件中,中共整垮了不少商人,現在,中共又舊事重提,也讓人感到了中共的殺意,這背後,實際也反映出了中共在金融領域中,所面臨的嚴峻危機。而目前的大環境,也似乎預示著,1949年的歷史情節還可能要重演。

封城致1949重現 中共危機

對於中共,可以說,現在正處在政權的危機時刻。1949年,在中共竊政之初,政權也是相當不穩,內有人民的不信任,資本的不信任,內部的路線鬥爭,在外,還有要光復大陸的國民黨。

而如今的中共,面對的一樣是人民的不信任,而且人民已經積累了73年的怨氣,還有資本的大逃離,以及美國的「大軍壓境」。可以說,今天中共的處境是四面楚歌。比如,在海外媒體大紀元網站上,宣布退出中共黨團隊的人數,至今已經超過了3億9,000萬人。其實,幾乎所有人也都知道,現在的中共政權,正在懸崖邊上搖搖欲墜。

一場賭局

當然,中共自己也一定知道。但是,中共為什麼還要堅持自殺式的「清零」呢?還嫌自己死得不快嗎?

我們知道,習近平在前5年任期,還是得到了中共保黨集團和不少大陸民眾的認可的,但後5年,他突然轉向了,這又是為什麼呢?

大家知道,中共的大佬們,早就知道中共不行了,他們是在多方平衡和幾方妥協之下,最終選擇了習來給中共續命,或者說,來給中共維持統治的權力。也就是說,習近平能大權獨攬,那是因為他符合了中共大佬們選擇接班人的最重要的條件,就是所謂的不忘初心,對中共這個黨絕對的「忠誠」。

而習近平在前5年,也確實做了一些實事,把散落在「大老虎」手中的兵權、財權收回來不少,也似乎扭轉了中共的一些形象。

但是,習也發現,在這5年中,他幫中共收了權,但也樹敵太多,觸動了太多的利益集團,而這些人,對習也是恨之入骨,不希望習近平連任;同時,中共黨內也有一批人,雖然也是保黨的,但是,他們也看不上習近平這幾年的經濟路線,也就是,習近平「打老虎」保黨行,但是搞經濟是外行,再這麼搞下去,也是要把中共搞完蛋,所以,這些人也不希望習連任。

當然,習近平也明白,如果他失去了權力,就是死路一條,唯一的活路就是二十大要連任,要保住權力。所以,他就賭上了一把。用什麼來賭呢,就是用封城,來綁架上中國的政治中心和經濟中心,也就是北京和上海。也就是用「動態清零」,來隨時綁架全中國的經濟和政策,所以14億人是籌碼,「清零」是手段。

從這個思路來看,二十大不僅是一場你死我活的內鬥,更是一場賭局。就是,你給我權力,給我條活路,那在二十大之後,「清零」結束,再來挽救經濟。但這,也只是習近平賭局的一種結果,另一種結局,恐怕就是同歸於盡了,這也是中共最怕的。下一期的節目中,我們還會繼續探討這方面的話題。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李沺欣
顧問:李庭千
編輯:蔚然、宇文銘
粵語配音:Ada
剪輯:曲歌
監製:李松筠
訂閱財商天下https://bit.ly/2XuEbjP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財商天下】核檢日賺一億 錢進了誰的口袋?
【財商天下】大陸消費和信貸塌方 失業率創新高
【財商天下】東航墜機是蓄意 環時闢謠反洩密
【財商天下】中共突然示好澳洲 力拓案是前車之鑑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20大前 習近平訪港六大異常
【菁英論壇】中共內鬥對台海局勢的影響
【時事軍事】迅猛龍 讓中共海軍壽命按小時計算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