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相漫談】生死之交 你的兄弟朋友是你的助力嗎?

作者:泰源
在家有兄弟助力,出外有朋友助力,在命中也能看得出來。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為什麼有些人的朋友值得信賴,成了幫助自己的貴人,給予自己助力,而有些人的朋友會變成小人,這些現象在八字中能夠看得出來嗎?生死之交的朋友一生難得一遇……特別令人感動。

朋友是後天的兄弟,兄弟是先天的朋友;在家是兄弟,出外是朋友。所以兄弟和朋友在八字之中是用「比劫星」來代表的。比劫星是什麼?就是與出生日日干相同之五行。例如出生日是甲木,在八字中再見到甲木就是比肩,見到乙木就是劫財,這是因為陰陽配置不同的原因,總稱就是比劫。一個人能不能得到兄弟姊妹朋友的幫助,就是看八字中比劫星的配合。

在各種格局配合之中,如果比劫星能夠起到幫助日主的作用,即是日主的喜用神,那就會得到兄弟朋友等的助力。反之,如果在各種格局的配合中,比劫星對日主沒有幫助,甚或配合其他星來傷害日主,那就是忌神,此人得不到兄弟朋友等之幫助,反而受其所累,就會兄弟反目、朋友也變成小人。

下面舉一例,不是兄弟卻勝似兄弟的一對患難生死之交的朋友的故事。

生死之交

春秋時代,有個賢士叫左伯桃,自幼失去父母,刻苦力學,成了濟世之才。然而因為社會動亂不安,將近四十歲了,仍未得到出仕做官的機會。一日,他聽說楚元王崇儒重道,招賢納士。天下賢士聞其風而歸附的不可勝計。於是左伯桃就辭別故鄉親朋前往楚國。

當他來到雍地時,正值嚴寒季節,大雪紛飛,寒氣逼人。一日,他來到一個小村莊,見天色已晚,於是就近找了一戶村舍上門求宿。這戶人家的主人名喚羊角哀,也是一介書生,但因家貧,尚沒能成就事業。

天晚了,他就近找了一戶人家,請求借宿,就在這裡結識了生死之交。 (Pixabay)

當左伯桃上門說明來意後,羊角哀熱情相待,並置飯款待。兩人一見如故,入夜就寢,兩人抵足而眠,共話學問談見解,十分投契,宛然相見恨晚的知己。第二天是個雨天,羊角哀留左伯桃多待一日,兩人結拜為金蘭。

三天後,他們決定同行前往楚國。走了不到兩天的路,又值連綿陰雨,阻擋了他們的行程。兩人找了一家旅店暫時住下,等待天氣放晴。旅宿暫避風雨,但身上的錢很快用完,兩人只得冒雨啟程繼續前行。

一路上,天氣變得更加嚴寒,後來竟落下了大雪,雪越下越大,越積越深,路也越來越難行。

這時,感到力不從心的左伯桃對羊角哀說:「我們往前走還有一百多里路,路上絕無人家。而我們身上衣服不夠保暖,食物也不足。假如一人獨往,可到楚國,如果兩人齊去,即使不凍死,也必然會餓死在路上。」說著,他將身上的衣服脫下給羊角哀,又把所帶的糧食都交給羊角哀,繼續說道:「賢弟帶著這些食物設法前往楚國,愚兄自己待在這兒,等賢弟見過楚王後再來設法將我安葬就好了。」

對此提議,羊角哀堅決不同意。他說:「我們兩人雖然不是同一父母所生,然而卻親如兄弟,勝過骨肉,愚弟怎麼忍心拋下仁兄在此而獨自前行求取晉身的機會呢?」說著,他扶著左伯桃繼續前行。

他們在風雪中大約又走了十多里路,天氣更寒冷了。羊角哀見雪地中只有一株老桑樹,便扶著左伯桃前去避雪。但那老桑樹下只容得下一人,羊角哀就叫左伯桃坐在樹下。而左伯桃卻叫羊角哀去敲石發火星,點燃枯枝條,以驅散寒氣。

等到羊角哀取得柴火回來,只見左伯桃自己脫得一絲不掛,說:「愚兄想了想沒有更好的辦法。賢弟快穿上我的衣服,帶著乾糧快走吧!」

羊角哀抱著左伯桃說:「我們兩人生死同處,怎可分離呢?」

左伯桃說:「若我倆皆餓死,你我的白骨誰理?」

羊角哀說:「既然如此,還是由愚弟解衣給仁兄穿了,仁兄帶著乾糧前往,而我則寧可死於此地!」

左伯桃說:「愚兄我平日多病,而賢弟身體強壯,況且胸中學問更在我之上。賢弟如見了楚王,一定會成功的。」兩人你推我讓,在風雷中爭執多時。誰也不肯獨自前行。

後來,四面八方颳來的風雪一陣緊似一陣,羊角哀發現左伯桃神色變得僵滯,四肢冰冷,口不能言,只能輕揮著手,叫羊角哀前行。

羊角哀見天氣惡劣,不宜久待此地,哭泣著說:「愚弟此去,還望仁兄陰力相助。若得微名,一定前來為仁兄厚葬。」說完於雪地上拜別左伯桃,取了衣服和乾糧哭著離去。

風雪中,他們生離死別。 (Pixabay)

羊角哀挨著嚴寒的天氣,忍著餓,終於來至楚國,先在旅店歇下。第二天他入城問路:「楚王招賢,在什麼地方可得到接見呢?」人們對他說:「宮門外設有一賓館,上大夫裴仲在那裡接納天下之士。」

羊角哀直投賓館前去,正遇上了上大夫裴仲下車,羊角哀於是向前行禮。裴仲見來人衣衫藍縷,卻是器宇不凡,連忙答禮,問道:「賢士從何方而來?」

羊角哀說:「小生姓羊,名喚角哀,雍州人也。聽聞上國招賢,特來歸投。」裴仲邀他入賓館,設酒食招呼他,讓他住進館中。

第二天,裴仲到館中探望,試試他的學問。羊角哀百問百答,對答如流。裴仲大喜!馬上入宮上奏楚王。楚王立即召見他,問富國強兵之道。羊角哀上陳十策,都切中當世之急務。楚王大喜!設御宴招待他,拜為中大夫,賜黃金百兩,綵緞百匹。羊角哀再三拜謝卻是淚流不止。

楚王大驚問道:「卿為何痛哭?」
羊角哀將左伯桃贈衣讓糧之事,一一奏知楚王。楚王和諸大臣都極為感動,都為之痛惜。
楚王問他:「現在卿想怎麼辦?」
羊角哀回答說:「臣下乞請告假,到彼處安葬伯桃,再回來敦事大王。」
楚王於是追贈左伯桃為中大夫,厚賜葬資,並差人跟隨羊角哀原路返回,尋找左伯桃。

羊角哀辭別了楚王,直奔梁山,尋找舊日的那株枯桑。在樹下果然見到了左伯桃的屍體,顏貌宛如生前。他抱著屍體痛哭再拜,然後喚集當地鄉親父老幫著尋到一塊風水寶地。寶地前臨大溪,後靠高崖,左右諸峰環抱,風水甚好。

下葬前,他用香湯沐浴了左伯桃的屍體,給穿上了中大夫的衣冠,安置於內棺外槨中,起墳安葬。整個儀式非常隆重。

羊角哀在左伯桃墳塋立華表,柱上建牌額,環四周築牆栽花,並在離墳三十步外建了享堂,安置左伯桃的塑像,令人看守。然後,他設祭於享堂,進行祭奠,哭聲悽切。村老和從人,無不落淚。當夜,左伯桃在靈前顯身,他很感謝羊角哀為他做的這一切。(出(明)《古今小說》)

@*#

─點閱【命相漫談】系列─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