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UN人權專員到訪「波將金村」

石山

【大紀元2022年05月26日訊】《有冇搞錯》。5月26日。

星期一(5月23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高級專員巴切萊特到了中國,第一站是廣州。根據報導,巴切萊特不會去北京,所以週三她在廣州通過視頻和習近平會面。新華社的報導說,中共官方陪同見面的人,包括丁薛祥、楊潔篪和王毅。這都是習近平的親信人物,楊潔篪和王毅,是中共外交方面的第一號和第二號人物,不用多介紹。丁薛祥是習近平的心腹智囊,除了是政治局委員外,還身兼多個重要關鍵職務,包括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辦公廳主任、中央國家機關工委書記、中共中央總書記辦公室主任、國家主席辦公室主任、中央國安委辦公室主任。

視頻會見的時候,丁薛祥和楊潔篪陪著習近平,而王毅陪著巴切萊特,規格之高,近年少見。

中共官方的報導,不用多說。習近平講了一大堆中共治下人權進步,警告不要把「人權問題政治化」,等等。

巴切萊特這次到中國的主要目標是新疆。2018年,巴切萊特就提出要帶隊去新疆,調查有關中共關押百萬維吾爾等少數民族的事情。當然,遭到中共拒絕。雙方你來我往,談了很多次,最後是去年底敲定,允許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人員去新疆。但中共要求,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專家不能以「調查」名義去中國,只能是去「訪問」,不能在北京冬奧會前公布消息,而且還以疫情為由,安排了「閉環訪問」,聯合國專家不能隨便走動,也不能隨便見任何人。

海外人權組織擔憂,這樣一場訪問,結果不是對中共侵害人權的問題形成壓力,反而會變成中共的一場自我吹噓的宣傳大秀。其實人權組織不用懷疑,因為這個結果一定是這樣,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過往的行跡本來就十分可疑,指望他們得到任何真實的結果,恐怕都是不切實際的。

我們可以肯定的是,巴切萊特一行,在新疆將看到一系列的波將金式的演出。

波將金(Grigory Potemkin)是兩百多年前的沙王俄國將軍。1774年,沙俄吞併了克里米亞,波將金鼓動女沙王葉卡捷琳娜二世南巡,以慶祝她登基25周年。

1786年夏天,女沙王在第聶伯河航行的御船和豪華馬車上,看到眾多像畫像一樣的美麗村莊,還有向她山呼「烏拉」的村民,包括英俊的哥薩克少年和美麗的烏克蘭少女。只不過,這些村莊都是畫布上的美景,用來遮擋原本破敗的茅草屋,裝著沙子的麻袋充作糧食堆放在商店裡,表演騎術的哥薩克、穿著新軍服操練的士兵、載歌載舞的村民、甚至壯碩的牛羊,全部都是臨時演員,他們隨著女沙王巡遊的隊伍從一個演出地點連夜趕往下一個演出地點,不停演出生活連續劇。這就是波將金元帥一手炮製出來的海市蜃樓般的「波將金村」。

當然,不是每個人都被騙。當時陪同葉卡捷琳納巡遊的薩克森公國駐沙俄代表喬格‧逢‧格比哥(Georg Gelbig),在德國媒體揭露說,這個根本就是一個大騙局,美麗的村莊只是木板畫出來的,而導演就是「黑暗之王,貪污者,賄賂者,一個在王家馬車道上創造風景的騙子」,他說的就是格利葛里‧波將金。

俄羅斯貴族波將金的名字,因此成了一個形容詞,用來描述刻意的面子工程,用虛假的表面功夫來掩蓋真實的情況。

大家可以想像得到,巴切萊特在一個閉環中「訪問」新疆,見到的人不但都需要核酸檢測,當然也都需要經過官方的審核。我估計巴專員在道路上見到的任何一個人,包括路邊的小攤販,站在窗邊的小孩子,都要經過嚴格政審以及多次的訓練和彩排。

中共政府在實施波將金項目方面經驗豐富,完全繼承了前蘇聯從沙俄學過來的東西。1972年尼克松訪問上海,車輛在街道上行駛的時候,哪一個窗戶開,哪一個窗戶必須關上都有明確設計和規定,任何一個出現在街道上的人,都必須經過「微笑訓練」。美國外交使團哪裡知道這其中的貓膩,根據美國人的政治經驗見識,恐怕也難以想像這樣的操作,要是在美國,這得花多少錢啊。

近年的情況更是如此了,前些年用綠油漆給黃土地上色,也算是創了一個波將金的新高度。

現在我們來說一下巴切萊特,她的全名是維羅妮卡‧米歇爾‧巴切萊特‧赫里亞(Verónica Michelle Bachelet Jeria),出生在智利,六十年代在美國的馬里蘭上中學,後來回到智利上大學。七十年代智利軍人政變,右派政府上台,巴切萊特加入學生運動,曾經被逮捕,流亡到澳洲和西德。巴切萊特父親也是智利的軍官,和軍政府關係很好。所以巴切萊特1979年回到智利繼續讀書,畢業後當了醫生。智利恢復民主之後,巴切萊特兩次出任智利總統,中間還在聯合國婦女署任主任,現在是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高級專員。

不少人認為,巴切萊特曾經被軍政府逮捕過,智利恢復民主之後,也參加了清算軍政府人權迫害的工作,所以對她去新疆調查中共人權侵害保有希望。

最後,我還是想說一下新疆的情況。新疆是一個多民族的地區,除了維吾爾人之外,還有哈薩克、回族、蒙古族、塔吉克、吉爾吉斯人等等,所以新疆的集中營,不止是關押維吾爾族人,其它各個民族的人都有。但是,受迫害最嚴重的當然是維吾爾族人。維吾爾族人的主體在新疆,而其它種族,人口主體大部分都在中國境外,就連回族,人口主體也不在新疆,而在寧夏。

有關新疆集中營問題最早的報導,和我還有些關係。2016年夏天,自由亞洲電台派我去了香港。那一年年底我們有一個資深的記者,和一些從新疆逃到哈薩克的哈薩克人取得聯繫,並陸續收到了很多在新疆的哈薩克人失蹤,被關押到集中營的事情。

那時候,還沒有集中營這個說法,當局最早的做法,是給這些少數民族辦「法制教育培訓班」。這個做法,實際上是從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拿過來的。中國大陸很多地方把沒有任何罪行問題的法輪功學員集中起來,進行強制洗腦,名稱就是「法制學習班」或者是「法制教育培訓班」。說是培訓班,實際上就是一個黑監獄,不但有警察和保安,還有中共派來的心理學專家,還有請的臨時工。臨時工負責打人和精神虐待。

這種做法,大概是2017年移植到新疆,到了2018年,不斷拷貝複製,而且規模越來越大,打擊對象也越來越多。最後,只要你是維吾爾族人,別說有什麼當局看不慣的言論和行為,甚至是留鬍子戴頭巾,甚至是家裡有《可蘭經》,都會被送去給你「職業培訓」。2019年我採訪過一個維吾爾族人,她的媽媽是北京醫科大學畢業的醫生,已經六十多歲,退休了,也被抓進去進行語言和職業「培訓」。人已經退休了,還職業培訓什麼?在北京大學畢業,難道還要培訓漢語嗎?

其實原因很簡單,就是老太太看不慣當局這種做法,說了兩句不合時宜的話。

回過頭說我們在香港的報導。當時哈薩克的人權團體不斷給我們記者發材料,所以我們就連續報導。結果當時RFA的總編不高興了,名字我就不說了,他說我們沒有去核實,沒有進行平衡報導。他下令說,所有有關新疆的報導,都必須有當地官方的回覆,否則就不是平衡報導。

問題是,新疆電話打不通,打通了,新疆官方也不會回答任何問題,一報機構名,對方就直接掛斷。

大概是2018年初,我已經意識到新疆的集中營是一個大新聞。我提出申請,要求批准派記者去哈薩克。我們去不了新疆,但我們可以去哈薩克斯坦啊。雖然哈薩克官方絕對不歡迎我們,甚至會找麻煩,但如果我們低調採訪,大概還是可以得到不少從新疆逃出來的人,包括哈薩克族和維吾爾族的人,可以獲得很多第一手的材料。

答案是,沒有回覆。

最後,我們那位總編乾脆直接下令,以後不要報新疆的新聞了。他的理由特別搞笑,說自由亞洲電台中文部,只要報導中國大陸內地的事情就好了,新疆的新聞,有維吾爾語部去報導。

當時新疆集中營的問題越來越受到關注。中國駐哈薩克大使館,2018年好像是7、8月的時候開了一個內部會議,找了中國漢族商人,以及在哈薩克的親中共的維族和哈族人,要求堅決抵制哈薩克那些人權組織,並提出安全部、公安部、中宣部和外交部一起合作,解決當時已經在哈薩克出現的反華情緒。

當年,哈薩克那個人權組織,被哈薩克政府強迫解散,主要人物的電腦被駭,電子郵件遭黑客入侵,大量數據、證據被毀掉。

自由亞洲電台的維語部,隨後進行了大量跟進報導。尤其是維語部的六七個記者編輯,家裡總共幾十位親友集體失蹤,結果成了美國最大的新聞。

當然,2018年開始,美國和中共的關係急轉直下,新疆集中營的事情也就在主流媒體上大量報導了。

有一篇媒體的報導,被我們那位總編當成範例,要求我們學習。那篇報導所有採訪的人,原始素材都來自哈薩克,都是我們過去的採訪對象,所有的在哈薩克的聯絡電話,大概率地也是我們的記者給他們的,讓人哭笑不得。

這些抱怨的話說起來,其實沒有什麼意思,每個公司都一樣,管理層有管理層的顧慮和問題。

這次巴切萊特一定會去新疆,也一定在閉環中「參觀」而不是調查新疆的人權問題。巴女士和葉卡捷琳納二世不同,她起碼知道自己是被封鎖在一個閉環中,看到的都是中共希望她看到的,所以我估計她不會像女沙王那樣那麼容易被騙。

至於說巴女士是否能在中共的哈哈鏡中看到什麼真相,那就看她的水平了。中共玩這套把戲經驗老到,爐火純青,明知道在騙你,明知道是假的,但總還是有人上當受騙,這是中共最牛的本事了。

石山角度: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x4TYTL7Ibhs0JPuHVQY1A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有冇搞錯】烏戰啟示 科技不等於現代化
【有冇搞錯】中共倒台兩條件 其一正在發生
【有冇搞錯】上海基層政權處於崩潰狀態
【有冇搞錯】中共必封殺Web3.0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王小洪上位 兩大破例 兩大怪象
【思想領袖】美大科企操縱思維和行為內幕
【微視頻】權力的遊戲:網絡存款暴雷甚於P2P
【未解之謎】AI機器人 操控人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