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恕施仁政保全二百萬人 享高壽 臨終有瑞象

文/周曉輝
《明史》和《庚巳編》記述了「以清忠勁節,負天下重望,為近時名卿之冠」的名臣王恕臨終時的瑞象。(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1445
【字號】    
   標籤: tags: , , ,

中國古代史籍中,包括官方修訂的史書,如二十四史,都記載了不少古代帝王將相信奉佛道以及各種神異之事,比如《明史》和《庚巳編》就記述了「以清忠勁節,負天下重望,為近時名卿之冠」的名臣王恕臨終時的瑞象

那一年王恕九十三歲。去世那天,他心有感應,便對家人說:「吾氣將絕,必有風雷環繞吾居。爾輩謹無哭,當靜以待之。」說完,就進入房中,獨自靜坐。不一會兒,雷聲風聲忽然大作,一股白氣瀰漫在空中。家人走進房中窺探動靜,發現王恕已經仙逝。等到入殮時,王恕貌如生時。正人君子,氣與天地相為感召者,大概就是如此,而其臨終時的瑞相或許昭示著他去了一個美好的世界。

王恕為何能享如此高壽且臨終有如此瑞象?應該與他為官期間活人無數、廣積陰德有關。

王恕,字宗貫,三原(今屬陝西)人,明英宗正統十三年(1448)考中進士,之後被選為庶吉士,後官授大理左評事、升任左寺副。在大理寺任職期間,他曾上疏陳述刑罰中不恰當的六件事,經朝廷審議後得以推行。其後他調任揚州知府,當地曾發生饑荒,為免百姓挨餓,他不待朝廷答覆就給饑民發放糧倉中的糧食。他亦興辦資政書院來培養讀書人。因為在官員政績考核中的成績最好,王恕被越級晉升為江西布政使。

憲宗成化元年(1465),王恕被任命為右副都御史,處理流民問題。他一方面與尚書白圭共同平定大盜劉通和其同黨;一方面嚴格約束手下不得濫殺,安撫流民,使他們各歸其業。

王恕的幹才得到了朝廷的肯定,他因功升任左副都御史,不久又升任南京刑部右侍郎。其後因父親去世,服丁憂三年,期滿後以原職總督河道,疏通了高郵、邵伯等湖泊,還修建了雷公、上下句城、陳公四水塘的水閘。不久,王恕改任南京戶部左侍郎。

1476年,王恕被派往雲南鎮守。在雲南短暫任職的九個月中,他大膽彈劾鎮守的宦官錢能貪污嚴重,一共上疏二十次,正直的名聲震動天下。他的威名還遠播境外。當時與雲南毗鄰的安南國曾派間諜入臨安(今雲南建水縣)刺探情報,又在蒙自祕密鑄造兵器,準備偷襲雲南。而王恕注重加強邊防,特向朝廷要求增設副使二名,安南國的計劃最終落空。

王恕注重加強邊防,特向朝廷要求增設副使二名,安南國的計劃最終落空。示意圖,圖為明人《出警圖》局部。(公有領域)

之後,王恕被調回南京,升任南京兵部尚書,同時協助守備處理一些機要事務。而他在選拔部屬時嚴禁熟人說情,其正直如斯。不久後,憲宗命他兼右副都御史巡撫南畿,其下轄應天府、蘇州府、松江府、常州府、鎮江府以及浙江的嘉興府、湖州府、杭州府。

按照舊制,應天、鎮江、太平、寧國、廣德的官田徵收一半租稅,民田則全部免除。後來,民田很多都歸於富豪大戶,租種官田的農民因此負擔很重。王恕了解到實情後,就酌情減少官田的稅賦,而稍稍增加民田的。如此,減輕了農民的負擔。

當時常州糧米很富足,王恕就奏請朝廷以六萬石大米補充夏季田稅缺額,又補充其他府戶口鹽鈔稅六百萬貫錢,朝廷和民間均受益。

在南畿任巡撫期間,有地方發生了水災,王恕馬上上奏朝廷請求減免秋糧六十多萬石。不僅如此,他還在災區實行賑濟借貸舉措,使得二百多萬百姓在水災中得以保全。

宦官王敬來到江南收集藥物、珍玩,但所到之處排場很大,很多地方官員和書生被折辱,甚至有地方官員被誣陷入獄。王恕遂三次上疏彈劾王敬,王敬最終被憲宗處死。

過了幾年,王恕重新被任命為南京兵部尚書,他在雲南彈劾的錢能也在南京任職。錢能對他人說:「王公,是天界之人,我恭敬侍奉而已。」因為王恕對他始終坦坦蕩蕩,錢能也收斂了自己的所為。

王恕一心為國,多次直言上疏進諫,因此天下人都十分敬仰他,每當朝事上遇到紛爭時,就會有人說:「王公怎麼不說話呢?」要不就說:「王公的奏疏馬上到了。」話音落下沒多久,王恕的疏文果然就到了。當時有一條流傳的民謠是:「兩京十二部(指北京、南京的六部),獨有一王恕。」

在南畿任巡撫期間,有地方發生了水災,王恕馬上上奏朝廷請求減免秋糧六十多萬石。示意圖,圖為南宋 馬遠《水圖》之「黃河逆流」。(公有領域)

1486年,憲宗在奏章批文中提到讓七十歲的王恕以太子少保的職銜致仕(退休)。回到家鄉後,王恕的名望更高,一些大臣不斷舉薦他再次出仕。

孝宗即位後,接納了廷臣的建議,將王恕召入朝廷任吏部尚書,不久加太子太保,對他十分器重。

彼時有言官上諫言說,王恕年紀大,不適合擔任繁重的職務,他是賢德之人,可以讓他在內閣任職,參與商議軍國大事。但孝宗卻說:「朕採用蹇義、王直的先例,任王恕在吏部為官,王恕有建議,朕未嘗不聽,何必一定要他入閣呢?」蹇義和王直都是明初重臣,都在吏部任職,以正直、仁孝聞名。

王恕感覺到孝宗對他的器重,更加用心處理國事,任用品行好、能幹的官員。他非常關注那些在野未仕的賢人,生怕他們被提拔得太遲。

王恕為官四十多年,剛直清廉,始終如一。1508年四月,王恕仙逝。武宗聽到訃告後,為他輟朝一日,追加封他為特進、左柱國、太師,賜諡號「端毅」。

王恕一生可謂是富貴康寧壽考,他有五個兒子十三個孫子,大多賢德而且貴顯。這應該是王恕所積陰德廣大所得的福報啊。

參考資料:《明史》

責任編輯:李婧鋮 @*#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知名的竹林七賢中有個人,他既不是才華最出眾的,也不是言行最高調的,更不是聲名最響亮的。但如果要找出一位最難得的好朋友,一定非他莫屬。
  • 景元四年、公元263年的秋冬時節,朔風呼嘯,竹林凋零,青青子衿失了顏色。在這一年,竹林七賢的兩位靈魂人物——嵇康和阮籍相繼離世。動盪的魏晉時代,名士少有全者,史書形容「同日斬戮,名士減半」。更有後人說,嵇、阮之後,再無名士。江山代有才人出,歷朝歷代的名士層出不窮,只是少了嵇、阮那樣的人。
  • 東漢如果有大明星,會是怎樣的人?東漢人又是怎麼追星的呢?東漢名士李膺,為人風度秀雅、品格端正,自我期許很高,以發揚儒家的名教、是非觀念為己任。天下士人爭相拜入他門下,成為一時之盛,被讚美為「登龍門」。
  • 闊平的官道上,馬蹄聲、車輪聲交織著,嚴整的官府車隊風塵僕僕,自北方而來。這是東漢後期,一位豫章太守走馬上任的車隊,那輛最高大的雙駕馬車中,隱約可以見一個峨冠博帶、正襟危坐的中年男子。從踏進豫章境內的第一天起,他就迫不及待地打聽一個平民百姓的住處,意欲親自拜訪。
  • 蘇綽(498年—546年),字令綽,京兆郡武功縣(今陝西武功西)人。蘇家是武功縣的大族,他的祖輩幾代人都做過郡守,其父親蘇協也擔任過武功郡守。
  • 明朝英宗年間有一位很得民心也很有名氣的大臣陳鎰,他是江蘇人,他的來歷還真不簡單。這得先從《庚巳編》記載的一則故事說起。
  • 古代有一種算命方法是揣骨聽聲,而用這種方法給人算命的以盲人居多。如《北史》中記載東魏權臣高歡未發達時,曾遇到一位盲眼老婦人,她為在座之人摸骨後說,他們都將顯貴,且都是因為高歡的緣故。後來果真如此。北齊文襄帝在位期間,有個盲人叫吳士雙,擅長聽聲算命,文襄帝讓其通過講話聲音測算臣子劉桃枝、趙道德等人的命運,吳士雙都說對了。
  • 三國時期,曹操有一心腹謀臣郭嘉,此人不是預言家,但他對時局的預測往往精確無比。他算無遺策,為曹操剖析袁紹、孫策等人的性格,以及事件的發展,均有著獨到的見識。曹操與郭嘉,前者慧眼識人,用人不疑;後者慧眼識主,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演繹了亂世的君臣之義。
  • 清朝康熙年間,浙江平湖出了一位被稱為「天下第一清廉」的官員陸隴其。他清廉到什麼程度?在做縣令時,過生日連壽宴也無錢置辦。一次生日那天,他的夫人調侃他,他卻對夫人說:「你且出堂視之,較壽宴如何?」他的夫人到前堂一看,看到堂上堂下擺滿了密密麻麻的香燭,都是當地百姓自發來擺的。無疑,他們對這位愛民如子的縣老爺充滿了敬意。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