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2罐無糖汽水就改變腸道菌!代糖對你的傷害和解方

文/Joseph Mercola 李路明編譯

人造甜味劑(即人造的代糖)會以多種方式損害健康。(Shutterstock)
人造甜味劑(即人造的代糖)會以多種方式損害健康。(Shutterstock)
人氣: 463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編者按:如今,人們都知道糖對人體有害,所以「代糖」(人造甜味劑)出現了。許多無糖飲料、無糖食品中,都添加了代糖。殊不知,人造代糖的危害可能不比糖更輕。2罐無糖汽水,就可能改變你的腸道菌,甚至增加早亡風險。

在對人造甜味劑危害進行多年調查後,我在2006年出版了一本書:《甜蜜的欺騙:為什麼 Splenda、NutraSweet 和 FDA 可能對你的健康有害》(譯註:Splenda、NutraSweet是著名的人造甜味劑品牌)。從那時起,我就一直在向世界發出警告: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人造甜味劑(即人造的代糖)會以多種方式損害健康。如今,新的研究發現,人造甜味劑對腸道菌群的損害,甚至比我們之前所認為的還要嚴重。

英國的兩位科學家2021年5月在《國際分子科學雜誌》上發表了他們的發現:世界上三種最流行的人造甜味劑,三氯蔗糖、阿斯巴甜以及糖精對兩種腸道細菌有致病性。它們對應的常見品牌如下:

三氯蔗糖:Splenda
阿斯巴甜:NutraSweet、Equal 和 Sugar Twin
糖精:Sweet’n Low、Necta Sweet 和 Sweet Twin

具體來講,他們的實驗數據表明,這些常見的甜味劑會使有益細菌變成有害菌,並可能增加嚴重疾病的風險。該研究第一次向世人展現,腸道中的兩種細菌——大腸桿菌和糞腸球菌,如何變得有害並侵入腸壁。

早在 2008 年,發表在《毒理學及環境健康期刊》上的研究已指出,三氯蔗糖可將腸道細菌數量降低至少 47.4%,並提高腸道的pH值。此外,美國北佛羅里達大學的研究人員2013年發表在《毒理學雜誌》的另一項研究發現,三氯蔗糖對細菌有代謝作用,可以抑制某些特定菌種的生長。

世界上三種最流行的人造甜味劑,三氯蔗糖、阿斯巴甜以及糖精對兩種腸道細菌有致病性。(Shutterstock)
世界上三種最流行的人造甜味劑,三氯蔗糖、阿斯巴甜以及糖精對兩種腸道細菌有致病性。(Shutterstock)

只需2罐無糖汽水,就能改變有益菌

安格利亞魯斯金大學(Angelia Ruskin University)的研究人員在2021年對外公布了其分子研究的進展,他們發現,當大腸桿菌和糞腸球菌變得有害時,它們會殺死排列在腸壁上的Caco-2細胞。

過去那些證明腸道細菌變化的研究,大部分使用的是三氯蔗糖。然而,2021年發表在《國際分子科學雜誌》上的一項研究表明,無論無糖軟飲料使用的是三種人造甜味劑中的哪一種,只需兩罐飲料的濃縮物,便可以顯著提高大腸桿菌和糞腸球菌粘附腸壁Caco-2細胞的能力,並使細菌生成生物膜。後者會促進其對腸道細胞壁的入侵。

測試中,三種甜味劑都觸發了細菌對Caco-2細胞的入侵。

研究主要作者、安格利亞魯斯金大學生物醫學科學院高級講師欽徹( Havovi Chichger )表示:

「我們的研究首次表明,食品和飲料中最常見的一些甜味劑——糖精、三氯蔗糖和阿斯巴甜——可以使正常和『健康』的腸道細菌成為致病菌。」

「這可能導致自身的腸道細菌入侵身體,對腸道造成傷害,而這可與感染、敗血症和多器官衰竭相關聯。」

人造甜味劑迅速入侵每個人的飲食

不幸的是,對於許多人來說,吃甜食已經上癮,而這是由食品工業推動的。這個行業在持續開發充斥著糖和人造甜味劑的食品,而這些都是極其可口、廉價和超加工食品。因此,對於宣傳實驗室研發的低熱量食品可以減重的製造商來說,減肥食品行業已成為他們的搖錢樹。

喬治華盛頓大學米爾肯研究所公共衛生學院2017 年的一項研究發現,從 1999 年到 2012 年,使用低熱量甜味劑的美國成年人增加了 54%,有1.3億人,這占當時美國成年人口總數的 41.4%。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和西蒙斯全國消費者調查的數據計算得出,到了2020年,美國使用低熱量甜味劑的成年人數升至1.4億。

從1999 年到 2012 年,最初使用低熱量甜味劑成年人口數的飆升開始,一直到2020年,這個數字似乎一直保持穩定。這可能部分歸因於,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像Splenda這類低熱量甜味劑,是導致越來越多的人超重和肥胖的主要原因。

結果是,肥胖成為當今最重大的全球公共衛生挑戰之一。2017年全球有470萬人因肥胖而過早死亡。而正如文章開頭提到的,安格利亞魯斯金大學科研人員2021年的最新研究也表明,人造甜味劑對人口健康狀況的影響,可能比我們想得更嚴重。

人造甜味劑進入體內後,發生了什麼

有個情況需要引起人們的重視:美國的兩位科學家2013年在線發表於《毒理學及環境健康》期刊上的研究揭示,即使人造甜味劑的熱量很少或是零熱量,它們仍然具有代謝活性。《紐約時報》早在1977年的報道稱,美國FDA於該年宣布禁止在食品和飲料中使用糖精,是因為動物實驗顯示,糖精與惡性膀胱腫瘤有關聯。

然而,FDA後來又批准了糖精的使用,稱,「超過30項人體研究表明,在實驗室老鼠身上發現的結果與人類無關,食用糖精對人來說是安全的。」

但FDA的批准,並不意味著它對你有好處。許多研究已將人造甜味劑與肥胖、胰島素抵抗、2型糖尿病和代謝綜合症風險的上升聯繫起來。

美國科學家2015年在《生理學和行為學》上發表了一篇論文,列舉了人造甜味劑推進代謝功能障礙的三種機制:人造甜味劑干擾控血糖和能量穩態的學習反應;它破壞腸道菌,並誘導葡萄糖耐受不良;人造甜味劑與在整個消化系統中表達的甜味受體相互作用,促動葡萄糖吸收和胰島素分泌。

與糖相比,人造甜味劑對腸道微生物菌群的影響有顯著不同。糖是有害的,因為它往往會使有害微生物滋生,但人造甜味劑的效果可能更糟,因為它們對腸道細菌來講,完全是有毒的。

2018年發表在《分子》雜誌上的一項動物研究,分析了六種人造甜味劑,包括糖精、三氯蔗糖、阿斯巴甜、紐甜、愛旺甜和乙醯磺胺酸鉀對生物體的影響。數據顯示,它們都會損傷腸道細菌的DNA,對益生菌正常和健康的活動造成干擾。

每天喝2罐無糖飲料,增加早逝風險

《美國醫學會期刊-內科學》2019年發表了一項研究,這個研究為期20年,統計了來自10個歐洲國家的45萬人的數據,結果顯示,人造甜味劑飲料的攝入與人口死亡率存在關聯。

研究人員在計算時,排除了以前患有癌症、中風或糖尿病者的數據。在最終計入的數據裡,71.1%的研究對象是女性。結果表明,無論是加糖的還是加人造甜味劑的軟飲料,每天喝兩杯或以上這種飲料的人,其全因死亡率更高。(譯註:全因死亡率是指一定時期內,各種原因導致的總死亡人數與該人口群體總人口數之比。)

研究人員當時所用的測量單位——杯,其容量為250毫升(8.4盎司),而歐洲銷售的標準軟飲料容量,為每罐330毫升(11.3盎司)。換句話說,這項研究的結果,是基於人每天攝入軟飲料不到兩罐的量而得出的。

若要遠離糖尿病,除了汽水,哈佛點名有3種高糖飲料也要留意。(Shutterstock)
含人造甜味劑的無糖飲料的攝入,與人口死亡率存在關聯。(Shutterstock)

研究人員發現,在死亡人口中,43.2%的人死於癌症,21.8%的人死於心血管疾病,2.9%的人死於消化系統疾病。與較少喝軟飲料(每月少於1杯)的人相比,每天喝2杯或更多軟飲料的人,更有可能是年輕人、吸菸者和肌體活躍的人。

這項研究的數據進一步顯示:人造甜味劑軟飲料與心血管疾病導致的死亡存在聯繫,而加糖軟飲料與消化系統疾病導致的死亡存在聯繫。這意味著,使用人造甜味劑來達到斷糖或減糖的策略,可能會帶來災難性的後果。

人造甜味劑的更多危害:抑鬱症、肝損傷⋯

阿斯巴甜是另一種人造甜味劑,在過去的幾十年裡,人們一直對其進行研究。美國的科研人員2014年在《護理與健康研究》期刊(Research in Nursing & Health)上發表了一項研究,請參與實驗的健康成年人進行為期8天的高濃度阿斯巴甜飲食,然後進行為期兩週的停用排空,然後再進行8天的低濃度阿斯巴甜飲食。

結果,在高濃度阿斯巴甜飲食期間,研究參與者患上了抑鬱症、頭痛和情緒低落。他們在空間定向測試中的表現更差,這表明阿斯巴甜對神經行為健康有顯著影響。

1993年,《生物精神病學》期刊發表了一篇論文,在這項研究中,美國的科研人員對被診斷為情緒障礙的人是否更容易受到阿斯巴甜的影響進行了評估。這個實驗的研究對象,包括了40名患有單相抑鬱症和沒有任何精神疾病史的人。但由於受試者的嚴重反應,在13人完成干預實驗後,該研究被終止。

《應用生理學、營養與代謝》(Applied Physiology, Nutrition, and Metabolism)2016年發表的研究顯示,餵食含有阿斯巴甜飲用水的小鼠出現了代謝綜合症症狀。這項研究中的另一個動物實驗還發現,阿斯巴甜對胰島素耐受有負面影響,並影響腸道菌群的結構。

印度科的學家2018年在《形態學》期刊發表了一篇學術論文,他們通過進一步的動物實驗,確定三氯蔗糖會影響動物的肝臟,結果「證明定期攝入該物質,有毒性作用」。該研究建議人們「應謹慎攝入三氯蔗糖,以避免肝損傷。」

美國摩斯大學以及華盛頓大學的科研人員各自所做的一些研究,還揭示了一長串與食用三氯蔗糖相關聯的症狀。其中包括:偏頭痛、患2型糖尿病風險增加,以及肝臟和腎臟腫大。

3種天然的糖替代品

和人造甜味劑相對,一些天然的糖替代品,對身體較為友善。常見的是從植物提取的甜菊糖、羅漢果糖和阿洛酮糖。

甜葉菊是南美菊科甜葉菊屬的甜味草本植物。由它提取的甜菊糖,可用於大多數菜餚和飲料,賦予其甜味。

甜葉菊糖是很好的精製糖替代品,不易影響血糖值。(Shutterstock)
甜葉菊糖是天然的糖替代品。(Shutterstock)

羅漢果糖與甜菊糖相似,但貴一點。

另一種天然的代糖是阿洛酮糖。雖然阿洛酮糖在日本的市場份額很大,但在西方卻相對不為人知。在一些水果中,含有少量的阿洛酮糖。這種糖,被美國FDA授予公認安全(GRAS)的食品認證。

研究人員表示,阿洛酮糖的熱量「實際上為零」。這意味著,阿洛酮糖這種稀有的糖可被用作甜味劑,幫助肥胖者減輕體重。阿洛酮糖還有助於降低血糖、減少腹部脂肪和減少肝臟周圍的脂肪堆積。

作者簡介:約瑟夫·默科拉(Joseph Mercola)博士是Mercola.com的創始人。作為一名骨科醫師、暢銷書作家和自然健康領域多個獎項的獲得者,他願通過提供寶貴的資源來幫助人們掌控自己的健康,從而改變現代健康模式。

本文原刊於Mercola.com,授權中英文《大紀元時報》轉載和翻譯。英文報導請見:How Artificial Sweeteners Destroy Your Gut

身處紛亂之世,心存健康之道,就看健康1+1

· 代替精製糖的11種天然糖

· 水果的糖有沒有害?吃水果的7大誤區 

· 常喝汽水糖尿病風險增26% 哈佛還點名3種飲料

責任編輯:李清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