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事性非虚构文学系列《大法徒的故事》之二十三

奇女子:上海監獄裡廣播「法輪功真相」

中國法輪功學員夏海珍的故事

人氣 3256
標籤:

【大紀元2022年05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施萍採訪報導)1974年的冬天,在中國蘇北的一個百戶人家的小村子裡,一戶農家生了一個女孩,因為她上面已經有兩個哥哥和兩個姐姐了,父母就按照女孩的排序叫她「三丫頭」。

7歲的時候,父親手拎著一個大木板凳,牽著小女兒的手問:「三丫頭,想不想讀書?」三丫頭點了點頭,父親就把她送到了范集小學一年級。報名的那天,父親才給她取了個大名,叫「夏海珍」。

二十年後,當夏海珍修煉法輪大法之後,她明白了她名字中蘊含的深意。她說那是下(夏)到苦(海),返本歸真(珍)的意思。在那之後的又一個二十年的時光裡,夏海珍真的嚐到了世間最苦的滋味,也得到了世上最稀罕的珍寶。

「我的故事其實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老百姓的故事。」如今已逃離中國、旅居美國的夏海珍在日前接受本報採訪時說道,「但是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大法,我的生命變的不再普通。」

中國法輪功學員夏海珍就是一個普通的老百姓,但她的生命卻因為修煉而變的不普通。圖為她和爸爸。(受訪者提供)

* 得法修煉

夏海珍17歲的時候,從蘇北家鄉到大上海闖蕩;20歲那年就有了自己的一間理髮店。

有一天,她在店裡照鏡子,感覺眼睛有些異樣。她扒開眼皮,看到左眼裡的左上角處有一個米粒大小的白肉粒。

「如果它越長越大,影響了我的容貌怎麼辦?」一出此念,夏海珍當即決定,馬上回江蘇老家做手術。沒想到,一個小小的手術徹底改變了她的命運。

熟人介紹的縣醫院醫生沒讓她排隊,卻直接把她的左眼淚腺當成脂肪瘤摘除了,並割斷了提上瞼肌,導致她的左眼沒有淚水滋潤,後來不得不切除眼球失明了;而且,夏海珍還要遭受無法治好的乾眼症,她必須每三分鐘就點一次眼藥水,眼睛經常會因為乾燥發炎潰瘍感染而不得不常常做手術,並且終生需要依賴藥物治療。

1999年夏海珍25歲那年1月的一天,她因為眼瞼粘連,又一次去醫院做眼睛整型手術。在上海九院的病房裡,她看到一個陪孫子住院的老奶奶總是捧著一本書看。她就問那是什麼書,老奶奶給她看,書名叫《轉法輪》。夏海珍翻開第一頁,看到了李洪志師父的照片。

「師父慈眉善目,他慈祥地看著我,就像我的父親一樣,好親切。」夏海珍回憶說,「之後我如饑似渴地看完了一遍《轉法輪》,當讀到『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誰看見了,都要幫他,無條件的幫他』的時候,我頓時覺得十方世界的眼睛都在看著我。」

她在心裡也大喊:「十方世界的眾神,你們都要幫我見證,夏海珍今天要開始修煉返回去了!」

再往後看,夏海珍的身體出現了書中所說的種種不可思議的現象。她覺的書中講的「真、善、忍」的道理,就是她在心靈深處一直苦苦等待和尋找的。

《轉法輪》是佛家上乘修煉功法法輪功(法輪大法)的主要著作。二十三年前在中國的城市、鄉村,到處都有人修煉法輪功。據官方統計,到1999年7月的時候,全國有7000萬到一億人修煉法輪功。

出院後,夏海珍一直惦記著要學法輪功。4月的一天早晨,她找到了煉功點,模仿旁邊人的動作。一會,她感覺眼睛乾澀,就把隨身帶的7、8種眼藥水種拿出一支來往眼睛裡滴。

這時一位40多歲的叫李瑋紅的大姐走過來告訴她:「你已經開始煉功了,就不需要滴藥水了。」

夏海珍說:「我的眼睛是治不好的,只能不斷地滴藥水。」

大姐說:「你就試試看。」

夏海珍將信將疑。回到家後,她坐在椅子上,盯著面前的鐘錶,想試試看能不能不滴眼藥。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到三分鐘的時候,她感覺眼睛並沒有痛;到三個小時的時候,眼睛還是沒有痛。

「太神奇了!」她說,「我真的不需要滴眼藥水了!」

從那天起,折磨她五年的病痛結束了,她的眼睛再也沒有滴過藥水,也沒去過醫院。她渾身的病,如頭痛、胃炎、關節炎等都在短時間內神奇般地消失了,她體會到了身心健康的快樂。

早在1998年,大陸的國家體育總局就組織醫學專家小組對廣東省的過萬名法輪功學員進行抽樣調查,發現法輪功對人體去病健身有效率高達97.9%;2021年初,美國雜誌《健康行為與政策評論》的研究報告中表示,逾千名台灣法輪功修煉者中,在評估「身體健康」和「精神健康」的8項指標中,有6項指標高於一般民眾。

自從開始修煉法輪功,夏海珍按照法輪功講的「真、善、忍」的道理要求自己,內心充滿光明。

已逃離中國的夏海珍。(受訪者提供)

* 懷身孕進京護法

現在想起來,在1999年7月20日之前的那幾個月時間,是夏海珍生命中最幸福的時光。當時她剛結婚不久,丈夫是上海本地人。婆家本來不同意她這個外來妹做兒媳婦,後來她因醫療事故殘疾後就更遭嫌棄,但她的丈夫深愛她,對她不離不棄,終於贏得父母同意,他們結了婚。

夏海珍修煉法輪功後不僅身體好了,道德水平也迅速回升。醫院賠償給她的幾萬塊錢,她本來要留做自己的箱底錢,家裡人誰借都不給。修煉之後她明白了人為什麼活在世間;人要返本歸真,就要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不斷修善,不斷扭轉自己不好的觀念。

有一天爸爸從老家來上海,對她說:「我年紀大了,在外面奔波不容易,想開個雜貨店維持家裡的生計,幾個子女手裡都沒有積蓄,只有你手裡有幾萬塊錢……」夏海珍二話沒說,答應把錢給爸爸。

爸爸又說:「家裡的老房子漏雨,你大哥想在街上買一塊地皮造一棟小樓,還差八千塊錢,你能不能借他?」

這時夏海珍心裡有一絲捨不得,不過她又想起了《轉法輪》中的話。她對爸爸說:「我煉了法輪功,法輪功要我們做好人,對父母、對誰都好。我以前太自私了,光想著自己,不能設身處地為別人考慮,現在我煉了法輪功,明白了做好人的道理,我願意幫助大哥。」

後來姐姐們蓋房子也來她這裡借錢,她都慷慨解囊,幫助她們蓋上了新房。再後來在媽媽得病來上海住院的期間,她出錢給媽媽租房子、治病。當兩個姐姐看到她住的地方時忍不住哭了,她們說:「可憐的小妹呀,用自己眼睛換來的錢,給母親治病,幫助我們每家都住上了新房子,自己卻住這麼舊的房子……」

夏海珍和鄰裡相處和睦,在後來的迫害中,當警察把夏海珍抓走的時候,有鄰居自願給公安局打電話,說:「小夏是個好人,沒犯法,你們把她放出來。」

這樣幸福的日子在7月20日那天戛然而止。當夏海珍像往常一樣去煉功點煉功的時候,看到來了一大幫警察驅趕他們。打開電視機都是鋪天蓋地對法輪功的批判,她的公公和街道委員會都來通知她,不讓她再煉法輪功了。

1999年7月20日,時任中共黨魁的江澤民出於小人的妒忌,不顧政治局其他人的意見,一意孤行地發動了對上億法輪功修煉人的大規模迫害。全國數千家媒體一齊上陣,一時間彷彿文革重現。

「我覺得很痛苦,壓抑得喘不過氣來,覺得空氣中都充滿了讓人恐懼的東西。」夏海珍說,她經常淚流滿面,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在家裡學法、煉功。過了一段時間,她去醫院檢查,發現自己懷孕了。

在夏海珍懷孕5個多月的時候,有一天她碰到了煉功點上的李瑋紅大姐,說山東濰坊法輪功學員陳子秀被警察活活打死了。夏海珍心裡悲憤,想要做點什麼。她聽說上海幾個法輪功學員依照法律去北京上訪,也被警察抓起來關進監獄了。

李瑋紅說:信訪辦是不能去了,那就去天安門廣場煉功吧,要喊出「法輪大法好」的心聲,讓政府聽到,也是維護自己信仰「真、善、忍」的權利。夏海珍一聽,自己和她想的一樣,就決定去北京。

可是,第二天她就開始哭,整整哭了一星期。

「我知道,我這一去兇多吉少,不知道將面臨什麼處境。」夏海珍說,「我和孩子都會被打死,我捨不得丈夫,捨不得肚子裡的孩子啊。」

在大義和家庭之間,夏海珍一時難以抉擇。可是,這麼好的師父正在被誹謗,這麼純正的大法卻遭到黑白顛倒的污衊。

「而我是一個法輪功的受益者,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啊。」夏海珍說,「我如果不站出來為大法說句公道話,那我還配做人嗎?」

為了心底裡的這份良知,更為了讓人知道「真、善、忍」的美好,夏海珍於2000年6月初的一天,挺著6個月的身孕,毅然踏上了去北京的火車。

從中共鎮壓法輪功開始,千百萬的中國老百姓無處伸冤,他們剛開始是去當地的省市一級信訪辦;然後就去北京中央信訪辦上訪;最後走投無路,很多人選擇了到天安門廣場去表明立場。在21世紀初的那幾年,天安門廣場上每天都有來自全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打橫幅、喊口號、訴說冤情。

目前在美國繼續講法輪功真相的夏海珍。(受訪者提供)

* 監獄裡的真相廣播

夏海珍在2000年初夏的一個早晨,也將一個橫幅舉到了天安門廣場,她用儘全力喊出幾句話:「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

在那之後的二十年裡,她為了告訴中國人這幾句話,被中共抓捕5次,其中包括兩次進監獄, 一共被迫害長達7年零3個月。在這期間共產黨還脅迫她的丈夫跟她離了婚,讓她和兒子骨肉分離。

在中共的黑監獄中,儘管夏海珍承受了常人無法想像的酷刑折磨,但她始終保持樂觀、善良和堅韌的態度,不管是對犯人還是管教。

2012年4月份她被抓那次,剛開始夏海珍被關在上海寶山看守所裡。監室裡有很多沒有家人來照顧的犯人,夏海珍就在生活上照顧她們,把自己的生活用品分給她們使用。

一個叫「大妞」的詐騙犯對夏海珍說,她在其它看守所也見過法輪功,對她特別好。「因為你們信仰真、善、忍的不會害人,我和你們在一起很安心,不用提防。」

後來大妞跟著夏海珍背誦師父的詩句,說:「你們師父真偉大,這些詩句句充滿正的能量,我也想跟你煉法輪功。」

另一個聲稱自己是「無神論」、「只信錢」的叫「圓子」的犯人,有一次因為自己案子的事情煩躁不已。夏海珍對她說:「你閒著也是閒著,還不如念『法輪大法好』呢。」後來圓子就不停默念「法輪大法好」,竟然開了天目,還看到了她和夏海珍以及監室裡其他人的前世緣分。她對夏海珍說:「我現在徹底相信法輪功了,我入過黨團隊,你都幫我退了吧,你現在就教我背誦師父的詩吧。」

還有一個賣假煙被抓進來的,說她是信佛的,夏海珍跟她說什麼她都不聽。夏海珍告訴她:「我不是叫你不信佛,我信的也是佛家功,我只是想告訴你一個真相,那就是法輪大法是好的;中共邪黨迫害法輪佛法,必遭天譴,你加入它,就是壯大它的一份子,那麼它幹的壞事,都由每個份子共同承擔,你們佛教把這叫『共業』;那你退出來,它幹的壞事就和你沒關係了。」對方想了想,就答應退出少先隊了,並開始念「法輪大法好」。

後來,這個人對夏海珍說,「我念法輪大法好的時候,我感覺自己在天上層層往上飛,法輪功太神奇了,我也想學,李大師能收我嗎?」

夏海珍對她說:「師父洪傳大法,就是普度眾生,師父只看你這個向善的心。」這個人說:「我早認識你就好了,我也不會坑人賣假香菸了……」

一到晚上,監室內十幾個犯人就圍成圈打坐,其中九個人的天目都開了,看到了常人看不到的神奇景象。到了白天,她們就跟著夏海珍背誦大法詩詞和經文,整個監室充滿歡聲笑語。她們還在監室防風區的牆壁上和她們做奴工的產品寫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等字樣。

看守所的獄警從監控器中看到她們這麼高興,都覺得不可思議,一打聽才知道,她們是學法輪功了。於是監獄就把這個監室中的人拆開,不讓他們煉法輪功。夏海珍對此很難過,心裡一直在想怎麼鼓勵她們繼續修煉。後來她想出了一個方法,就是唱大法的歌給她們聽。

在一次看守所要求犯人「坐板」的時候,夏海珍找來一張紙,捲成一個圓筒,然後把它當作「話筒」,通過鐵窗對著整個監區大聲說:「法輪功真相廣播電台開始廣播~」

她先是將《九評共產黨》、《解體黨文化》、《紅眼石獅的故事》以及其它善惡有報的真實故事「播報」出來,最後她還有一項「點歌台」,讓大家點大法弟子的歌,然後她就唱歌給大家聽。

夏海珍的「真相廣播」很受歡迎,成了九個監室每天共同盼望的節目,連獄警也靜靜地聽。有一次一個獄警聽完後還當著監室犯人的面流下了眼淚。廣播之後,夏海珍還隔著監室給被關押的人做「三退」。

有一天,正當夏海珍播放她的真相節目的時候,外面的監室忽然變得鴉雀無聲。原來,是一個監獄的什麼頭頭來看守所視察。人們都為她捏一把汗,看她還敢不敢繼續廣播。夏海珍想,這個時候大家都在看著她的表現呢,她的使命可不能停啊,她就沒有理會來人,繼續用「話筒」大聲講真相。

沒想到,那個監獄頭頭也聽了她的廣播,沒有對她大加懲罰,只說了一句:「大熱天的你口不乾嗎?歇一會吧。」說完就走了。

就這樣,夏海珍的真相廣播一直播報了四個月。期間犯人也學唱大法弟子的歌;還有犯人抗議警察的虐待,大聲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

後來,共產黨因為夏海珍給路人免費散發神韻DVD光碟這一甚至沒有違反中國法律的行為,非法判她4年監獄徒刑。2013年3月,夏海珍被警車從看守所送進上海女子監獄關押,一進門就被扔進禁閉室。

在美國集會上揭露中共迫害的夏海珍。(受訪者提供)

那是一個三平方米左右的小黑屋,包著很厚的隔音牆,共有三道厚門,終年不見天日,房間裡悶熱、潮濕,只有一盞昏暗的小燈。獄警安排了六個犯人二十四小時輪番值班看管她,用厚厚的本子記錄她的一舉一動。

「他們研究我的心理活動、觀念、喜好,制定相應的迫害計劃,試圖用心理傷害試驗等邪術找到我的心理弱點,達到攻破轉化我的目地。」夏海珍說,「這種魔鬼式的心理傷害邪術配合擠壓式迫害,利用監獄恐怖環境製造各種招術,花樣層出不窮,能給人精神與肉體上施加極大的痛苦,達到迫使大法弟子背叛大法的目地。」

一開始,夏海珍的心頭也湧起了壓抑、恐懼以及利益權衡等各種心理,她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在腦海中一遍一遍地背誦師父的教導。

夏海珍發現,獄警用心理邪術攻擊她的地方,恰恰都是她要去掉的人心。於是,她按照法輪大法的法理向內心找自己的不足,無論別人對她怎樣殘酷,她都用來提高自己內在的境界。

比如,夏海珍想起師父的一句話「人類社會就是我大法弟子修煉的大煉功場,在哪裡都能修煉,就看你修煉的精進和不精進。」她就問自己:為什麼在家裡煉功不害怕,在這裡就害怕呢?

她發現,讓人恐懼的是對「監獄」這個名詞的觀念和感受。她想起師父說過:「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她就努力排斥和解體自己腦袋裡「監獄」這個名詞以及背後的內涵。最後,她感覺頭腦中的那些怕的物質場一層一層地瓦解掉了。她的心越來越平靜,恐懼感也消失了。

她對獄警說:「中共邪黨迫害天法,迫害上億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必將遭到天譴。你不要被它利用,要給自己留一條後路。當中共邪黨滅亡的時候,我希望牽著你的手,一起去放炮竹。」獄警聽後很感動。

有一次,夏海珍口渴,要求獄警和包夾她的犯人給她水喝。她看到犯人從她們盛洗腳洗屁股的污水桶裡舀出一杯水送到她面前,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水面上還有白白的泡沫。夏海珍胃部感到一陣噁心。她立刻對著心裡「怕髒」的人心解體,她想,「這是用來轉化業力的水」,然後端起水杯,一口喝完。

有一天,在吃晚飯的時候,獄警把夏海珍的一隻手銬在前面,一隻手銬在後面,然後給她的手裡塞了一個調羹,讓她就著地上的碗趴著吃飯,以此來羞辱她。夏海珍頓覺一陣怒火湧上心頭,她想:「士可殺不可辱,不吃!」然而一瞬間之後,她的腦中又浮現出師父在《轉法輪》中關於韓信受辱於胯下的那段講法,她一下子又明白了一層道理,坦然地把飯吃了。

「我感覺又放下了一層自我。」夏海珍說,「犯人在笑,我也笑。犯人是取笑我,我是心性昇華後發自內心的喜悅。」

夏海珍對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對迫害她的包夾犯人並不記恨,還管年紀大的叫「奶奶」或者「姐姐」。她對她們說:「人怎麼能不犯錯呢?我不看你們現在犯什麼錯,我是珍惜你們生命的永遠,我把『九字真言』告訴你們,就是希望你們有個美好的未來。」

有的犯人聽明白了,對夏海珍說:「我們在這裡是罪有應得,你是因為做好人進來的,承受了不應該的痛苦,以後我能幫你的就儘量幫你。」

這幾個犯人在執行獄警的命令毆打夏海珍的時候,雖然動作做的非常猛烈,看上去很兇惡,但是真正落在身上的力道卻不重,這些夏海珍都能感受到。

從某一天起,夏海珍想再次開始她的「法輪功真相廣播」。想法一出,心頭的「怕」的想法又冒了出來,她就不停地排斥這個「怕心」,直到「怕心」滅盡。

每天早上睜開眼起床時,夏海珍就高喊九句真相:「師父好」、「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洪傳全世界」、「世界需要真、善、忍」、「眾生快快醒」、「退出中共黨、團、隊保平安」、「不要相信中共的謊言」、「法輪大法是正法、」、「萬古機緣切莫再錯過」。整個監獄的上空都迴響著她的聲音。

獄警第一次聽她喊真相的時候,嚇得跑過來一大幫,把電棍等刑具都拿了過來,衝她喊道:「你再喊一聲試試?!」

夏海珍抑制心中的「怕」的物質,繼續喊「法輪大法好!」大隊長過來就抓住她的頭髮,把她摁倒在地,她拚命掙扎,看著電棍閃爍的藍色火花大喊:「電我痛你!」電棍打在她的手上腳上,就像螞蟻咬一樣,一點都不疼。她知道,是大法保護了她。

她又被套上牛皮做的「約束衣」,雙手反銬後被扔在禁閉室的角落裡。夏海珍這時冷靜了下來,找自己的內心,為什麼獄警能動的了她?她閉上眼睛,在思維中解體自己不理智的「爭鬥心」。

到了晚上,她的雙臂淤血冰涼,疼痛難忍。她就想:「我的手腳全部失去了自由,但是我的思想是自由的。」她就又開始解體思維中「怕痛」的思想;當她聽到外面獄警說:「她不轉化就一直銬下去……」夏海珍心頭閃過一念:「這樣什麼時候是個頭啊?我能承受的了嗎?」一瞬間之後,她又抓住了這個念頭,立即解體「怕承受不住」和「沒完沒了」的觀念。

有一天,她剛喊完,就被抬到了獄警辦公室扔在地上。她睜眼一看,一幫獄警圍著她,其中一個手裡提著電棍,正凶神惡煞地看著她。

夏海珍微微一笑,說:「我給你們唱首歌吧。」然後,也不管她們的反應,她就唱起了《話有緣》、《路通天》和《什麼是你的嚮往》。這時,她看到旁邊人的臉色越來越柔和。夏海珍問:「好聽嗎?」獄警們點點頭說:「好聽。」

夏海珍說,「等我回家,你們到我家來找我,我給你們退黨,再給你們看《神韻》和《九評》。」

獄警們都笑了,叫人把她抬回去了。一場酷刑懲戒化解於無形之中。

有的獄警對夏海珍很同情。因為監獄控制夏海珍的用水,她天天喊真相把喉嚨都喊啞了,一個獄警就在自己值班的兩天裡給夏海珍帶來了兩杯開水,還不讓包夾打她。這個獄警說:「夏海珍,你是個好人。」

就這樣,夏海珍把三平米的小黑屋當成了修煉的洞府,把包夾她的犯人和獄警當成了她的有緣眾生。她走過了渾身潰爛流膿淌水的酷暑,走過了寒冷刺骨的冬天,走過了約束衣、電棍等無數酷刑,走過了對漫長時間的痛苦體驗和想早日離開監獄的種種渴望。

她能感受到自己在層層昇華,慢慢地她不再為外界任何因素所動。有一次,獄警在折磨完她之後問她,「你心裡恨我們嗎?」

「真善忍裡沒有仇恨。」夏海珍回答,「修煉人也沒有敵人。師父告訴我們,一走一過都要把慈悲留給對方。如果你們能夠明白真相,得到大法的救度,能有個美好的未來,我就沒白來監獄走一趟,我吃的所有苦就都是值得的……」

快出獄的時候,夏海珍已經被折磨得眼睛渾濁、思維遲鈍了,但是她的內心卻清明如水、堅如磐石。她對獄警們說:「法輪大法好!我死也是大法弟子!」

雖然表面的身體傷痕累累,夏海珍卻在天目中看到自己身上散發著一圈一圈的七彩光環,一波一波地向四周擴散。這時的禁閉室彷彿化作了一個佛龕,她坐在其中光明大顯,心生歡喜。她再一次感受到法輪大法的殊勝、偉大和妙不可言,不由得對法輪大法更加敬畏和感恩。

「天目」這個被現代科學證實存在的功能夏海珍從小就有。她四五歲的時候,每當她安靜下來,睜著眼睛就能看到周圍的每個空氣粒子都變成了彩色的星星,而她則一直從遙遠的地方往下掉、往下掉。

學法輪大法之後,夏海珍明白了她生命的真正意義和歸宿,也明白了她名字背後的含義,那就是「下到苦海,返本歸真」。

「中共瘋狂的打壓過程,就是我對真善忍理念的實踐與堅守的過程。」歷經磨難而堅貞不渝的大法弟子夏海珍說,「同時也是大法的『真善忍』信仰用慈悲、平和的力量喚醒包括參與迫害的獄警們在內的民眾內心善良的過程。」

在2022年五·一三世界法輪大法日到來前,夏海珍仍想對中國人說出她那23年不變的心聲。

「請你們記住:法輪大法好。希望你們能抓緊時間了解法輪功真相,珍惜大法弟子為你們所做的一切。」她說,「佛法已在人間,抓住這稍縱即逝的萬古機緣!」

夏海珍23年不變地講真相。(受訪者提供)

責任編輯:孫芸 #

相關新聞
豪門女總裁的私人生活
陽光之州的優曇婆羅花
緣結東方 知名萊姆病專家「同邪惡作戰」
蒙古皇族後裔圖雅與華夏的奇緣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鄧家少爺炫富火爆 朝鮮稱抗疫勝利
【遠見快評】比佩洛西更狠?金三胖打臉中共
【微視頻】網傳大陸史上公募基金最大醜聞
【橫河觀點】細數中共對台白皮書的荒唐可笑
【時事軍事】美國迄今最大軍援 戰場上見分曉
【財商天下】洪灝:中國GDP超低 勿期待股市反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