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推新槍枝管制法案 全國範圍凍結手槍

2022 年 5 月 30 日,公共安全部長Marco Mendicino在渥太華宣布新的槍支管制立法。(加通社)
人氣: 23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2年05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報導)聯邦自由黨政府週一提出一項新的槍枝管制立法,內容包括在加拿大全國凍結手槍的購買、銷售、進口和轉讓。

聯邦公共安全部長馬守諾(Marco Mendicino)當天在眾議院提交了該法案。他在當天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該法案是打擊暴力犯罪的一個里程碑。

總理特魯多在新聞會上說,政府提出的該項立法,將在全國范圍內凍結槍枝所有權。「這意味著將不再可能在加拿大任何地方購買、出售、轉讓或進口手槍。」

「作為該項新立法的另一部分,我們還將通過增加最高刑事處罰,為執法部門調查槍枝犯罪提供更多工具,來打擊槍枝走私和販運。」他說。

新的立法提案包括對參與家庭暴力或刑事騷擾的人實施吊銷槍枝執照;增加對走私和販運槍枝的刑事處罰;增加一項「危險信號」法規,要求被視為對自己或他人構成威脅的人,將槍枝上交執法部門。

該立法如果獲得通過,還將要求更換長槍的彈匣,使其不能攜帶超過5發子彈。大型彈匣的銷售將被禁止。

拋開地方政府獨自立法

聯邦政府此前的提議,都是要與各省和特區合作,對手槍實施限制。特魯多這次說,政府在經過協商後,放棄了該想法。

「在我們與執法部門、倡導者和專家的討論中,我們發現需要一個不同的解決方案。」他說,「所以我們決定走一條新路線,在全國范圍內解決該問題。」

多倫多市長莊德利當天發表聲明,對該立法表示歡迎。他說:「雖然市政府職員目前正在審查該立法的內容,但我想對加拿大政府採取行動製止槍枝暴力及其對社區的破壞性影響表達支持。」

他說,他一直主張制定更嚴厲的槍枝法律,加大對從事槍枝暴力罪犯的處罰力度。

不過,人民黨領袖馬克西姆·伯尼爾(Maxime Bernier)當天發推文,指該立法在打壓加拿大和平、合法的槍枝擁有者。他說:「這次新的打壓將對我們城市的幫派暴力產生零影響。」

安省省議員羅文·巴伯(Roman Baber)發推文說:「自由黨的法案將無助於製止槍枝暴力。 幾乎所有槍枝犯罪都是使用非法槍枝進行的,讓我們解決加拿大邊境局的爛攤子。」

禁槍引發的爭議

槍械犯罪令人擔憂。加拿大統計局最近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與槍枝有關的凶案在過去11年上升了37%,而手槍是此類犯罪中最常用的武器。

但統計局警告說,加拿大警察部門對槍擊事件沒有一致的定義。「特別令人擔憂的是,目前幾乎沒有信息可用於確定用於犯罪的槍枝的來源。」

禁槍引發的主要爭議,是其對合法持有槍枝者的限制,以及這些限制對打擊槍械犯罪的有效性。反對者的觀點是,暴力犯罪涉及的槍枝,絕大多來自非法來源,與合法擁有的槍枝關係不大。

2019年,溫哥華警察局長亞當·帕爾默(Adam Palmer)曾說,加拿大已制定極其嚴格的槍枝監管,無需採取進一步行動。絕大多數槍枝犯罪,尤其是那些使用手槍的犯罪,都是使用非法的槍枝,禁止已經被禁止的武器沒有意義。

「在每一宗案件中,都有現存的罪名應對。肇事者都是觸犯了法律,加拿大的刑法能應對所有這些情況。」帕爾默說,「加拿大的現有槍枝法實際上非常好,它們非常嚴格。」

多倫多市副警察總長邁倫·德姆基(Myron Demkiw)最近在國會做證時說,去年多倫多市用於犯罪的手槍中,有86%來自美國。

加拿大邊境服務局(CBSA)的數據顯示,該機構在2021年緝獲了955支槍枝,2020年緝獲548支,2019年緝獲753支。

保守黨國會議員鮑勃·齊默(Bob Zimmer)對聯邦政府禁槍做法發表聲明說:「該政府一次又一次地表明,它對加拿大合法和守法的槍枝擁有者懷有敵意。」

「加拿大人的安全應該是任何政府的頭等大事,但是通過再次關注我們已經過嚴格審查的槍枝擁有者,自由黨忽視了大多數用於犯罪的槍枝都是非法來源的事實。」他說。

出於政治目的

多倫多時事評論員馮志強認為,政府禁槍政策針對合法持槍者的做法不合邏輯,也有違民主原則。可以達到的目的之一,是迎合了一些民意,對爭取選票有幫助。

他說,美國的第二修正法案,充分維護了人的合法持槍權,合法擁有槍枝是「人民意志的象徵」。加拿大沒有該立法,但加拿大同樣是民主社會,不應該「蠶食人民的自由意志」。

馮志強表示,打擊走私槍枝,打擊槍枝犯罪都是政府應該做的事。但是,禁槍的思路就很成問題。

「守法的公民擁有槍枝,其實會使社會更平安,因為人們有自衛能力。」他說,犯罪分子不會遵守限制槍枝的法律,所以,這樣的法律不可能約束罪犯。

「自由黨政府的這種做法,其實是迎合了一些民意。」他說,有些人不了解合法持槍與犯罪率沒什麼關係,也不太懂西方民主生活的價值。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