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我親歷的五件神奇的事

人氣 5630

【大紀元2022年06月01日訊】5月30日,我在大紀元發表《當今中國最核心的問題是什麼?》,點出了中共迫害法輪功是當今中國一切問題的核心。因為中共迫害的法輪功,不是一般的氣功,而是在世間「救人」的佛法。

佛法傳世間,必有邪魔干擾。但是,魔永遠也不可能高過佛。

1999年7月20日,中共獨裁者江澤民,因擔心學煉法輪功的人太多,沒人信江澤民、信中共了,由妒生恨,不計代價、不擇手段、不計後果,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但是,任憑江澤民用盡古今中外一切邪招,也打不倒法輪功。

我親歷了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的全過程。一路走過來,雖經歷過許多生死大關,但是,也親歷過許多神跡,親身感受到佛法的慈悲、莊嚴與殊勝。

此前,我在有關文章中談到過一些神奇事。為了幫助讀者進一步了解為什麼中共迫害法輪功是當今中國一切問題的核心,這裡,再談一談我親歷的五件神奇事。

一,「你是怎麼知道的?」

1999年7月20日一天早,我帶著旅行包坐班車去中紀委上班。旅行包裡有我的換洗衣服,毛巾、牙膏、牙刷、剃鬚刀等。

我剛一進辦公室,就有人通知我到會議室開會。我到會議室時,裡面已經坐滿了人,好像都在等我一個人似的。

會議很簡短。領導說,有一份重要文件需要修改,現組織一批人到中紀委監察部培訓中心,集中精力修改這份文件,因時間緊,任務急,散會後馬上出發。

出會議室,我們立即下樓,到中紀委大樓前等待安排的專車。車到之前,我對帶隊的領導說:「我知道,今天根本不是去修改什麼文件,而是對我實施『隔離審查』。」

當時,這位領導大吃一驚,脫口而出:「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沒有解釋。但是,事實證明:我是對的。當天,我在位於北京市大興區的中紀委監察部培訓中心被「隔離審查」。

我是怎麼知道的?因為前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被「隔離審查」,場景真真切切。

我明知道當天會被「隔離審查」,卻沒有選擇逃避,而是毅然前往中紀委。為何?因為我是法輪功修煉者,不做虧心事,不怕被審查。

二,在江澤民眼皮底下做成似乎不可能做成的事。

在中國大陸時,我就法輪功問題講真相的方式主要是寄掛號信。

江澤民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最大元凶。1999年7.20至2012年中共十八大前,是江澤民當政和當「太上皇」時期,從中共最高層到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遍布江澤民的親信、打手、爪牙。

按常理,我只要寄出一封反對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信,江就可以責成他的親信立即將我抓起來。

但是,從2004年江澤民仍然擔任中央軍委主席時起,在江澤民的眼皮底下,就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問題,我堂堂正正、光明正大,以真名實姓,給江澤民,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最大的幫凶——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干,繼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以及時任北京市公安局長馬振川,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警官楊金方,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區分局德外派出所警官張岩恆,北京市西城區德勝街道辦事處610辦公室官員韓軍等,寄了許多掛號信。

我不僅寄了大量掛號信,還親自到郵局查詢了近1000封掛號信。

從2004年1月至2008年7月前,長達四年半的時間內,我寫信、寄信、查信時,上至江澤民,下至最基層追隨江迫害法輪功的小嘍囉,彷彿全都消失得無影無蹤了一般。

比如,2007年9月18日,中共十七大召開前夕,我寫了致中共中央的信《禍國殃民 萬惡不赦——關於依法對羅干的滔天罪行進行審判的建議》,以掛號信方式,寄給36位省(部)級官員,包括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干。

這是一封猛烈「炮轟」羅干的信。

當時,羅干是中共公、檢、法等政法機關的最高領導,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最高總指揮。如果中共鎮壓法輪功是對的,那麼,按照常識,羅干收到我的信之後,肯定會立即指示當時的公安部長周永康把我抓起來。

但是,直到2007年10月21日中共十七大結束、羅干下台之日,對這封信,羅干沒有說半個「不」字!

我的這段獨特經歷充分證明:在法輪功問題上,錯在江澤民等,而不在法輪功。

三,我曾向辦案人員提出一項特別要求。

2008年7月11至2013年7月10日,我被非法監禁五年。期間,我雖然徹底失去人身自由,但我沒有虛度這段時光,而是把它變成「在極特殊情況下」證實法輪功是「真正的科學」的五年。

2021年7月14日,我在香港大紀元發表《為什麼我敢在中共監獄裡跟江澤民「叫板」——致香港立法會全體議員的第二封公開信》,其中談到過一些用中共崇尚的現代科學、中共信奉的馬克思主義根本解釋不了的現象。

這裡,再談一件此前我沒有談過的神奇事。

用現代科技手段監聽法輪功學員的電話,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常用手段之一。

監聽電話,可以用監控設備實時監聽並錄音,也可以在電信局後台打印出通話記錄,包括打電話的時間、對方的電話號碼、通話時間長短等。

在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市西城區看守所期間,我曾向辦案人員提出過一項特別要求。我在一份上交的材料中寫道,2008年黃曆中國新年期間,我回了一趟湖北老家。我正月初一離開北京,正月十五前回到北京。

離開北京前,我用手機給武漢的朋友打過電話;抵達武漢後,我給武漢的朋友打過電話;離開武漢上火車後,我給武漢的朋友打過電話;回到北京當天,我給武漢的朋友打過電話。我的手機號碼是:13521151049。

我請辦案人員去調查,我給誰打了電話?

按照常識,辦案人員只需到電信局的後台將我的通話記錄打印出來,就可知道我給誰打了電話。但是,辦案人員一無所獲。

我之所以敢提出這個要求,是因為我事先已經知道:第一,我回武漢時,公安機關監聽不到我的電話;第二,警察在電信局的後台打印不出我的通話記錄。

事實證明:我是對的。

當今世界上,許多人迷信現代科技,其實,在佛法面前,現代科技是小兒科。

這裡需要特別說明的是,每一個大法弟子修煉的路不同,證實法的方式也不同。我以上述方式證實法,是因為我要走我證實法的路。發生在我身上的事,不能簡單套用到其他人身上。

在一般情況下,對公安機關的電話監聽,仍要保持高度警惕。

四,我去香港大紀元工作。

就我個人而言,我與台灣似乎有很深的淵源。長期以來,寶島台灣一直是我魂牽夢繞的地方。關於台灣,我寫過不少東西。

相比較而言,我與香港似乎沒有什麼關係。2019年香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民眾抗議運動——反送中運動——爆發前,我很少想到香港。

但是,就在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前兩個月,2019年4月,我突然被安排到香港大紀元工作。2019年6月9日,香港爆發103萬人參加的反送中大遊行。從此,香港步入一個特殊歷史時期,我親身見證了香港的巨變。

也就是說,作為一名新聞工作者,我在一個重大歷史事件爆發前兩個月,就被預先安排到了事件爆發的最前沿,提前進入觀察點。這個安排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現在回過頭來看,我不得不說,冥冥之中有天意,一切都是上天的巧妙安排。

2019年6月14日,我寫了到香港大紀元後的第一篇報道《分析:中共為保政權 不惜毀掉「東方之珠」》。

為什麼2019年中共要在香港強推「送中條例」?

我的分析是,根本原因是為了保中共政權;為此,(1)中共「寧可香港優勢盡毀」:(2)「寧可背棄《中英聯合聲明》」;(3)「寧可迫使外國人撤離」;(4)「寧可迫使港人移民」;(5)「寧可迫使居港富豪逃離」;(6)「寧可迫使香港經濟大滑坡」;(7)「寧可徹底失去台灣人心」。

2022年的今天回頭看,反送中運動爆發後,中共在香港之所為,正是按照上述路徑走的。

是否我有先見之明

坦率地說,我連什麼時間到香港大紀元工作都沒有預料到,更談不上在香港反送中運動剛一爆發就能預見香港未來的走向。

唯一的原因是,我是「真、善、忍」的信仰者,是「真、善、忍」賦予我的洞察力。

香港長期以來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的「地盤」。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時,習近平正被中美貿易戰搞得焦頭爛額。此前,習對香港問題沒有透徹研究。從習應對香港反送中運動「進進退退」的舉措看,習沒有一套深思熟慮的解決香港問題的戰略與策略。但是,曾慶紅有。

早在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前,2019年3-4月,有曾慶紅背景的中共大外宣「多維網」曾發表系列文章《香港觀察:23條立法 還在等什麼》、《中共對23條立法不留空間 消息人士:為林鄭任內首務》、《中國人大醞釀釋法 基本法23條立法或有重大進展》、《社論:香港應有23條立法的政治自覺》。

透過這些文章,可以清楚地看出曾慶紅搞亂香港的圖謀:藉口「反港獨」(由其親信,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負責宣傳)——暴力鎮壓(由其親信,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等負責實施)——強推「港版國安法」(由其親信,原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留在人大的人馬使勁鼓譟)——「捆綁」習近平跟他們一走往前走——讓海內外的人都恨習近平——目的是亂港倒習。

五,一封奇蹟般變化的郵件。

2019年11月25日早晨,我非常認真地給一個朋友寫了一個郵件。

我之所以寫這個郵件,是因為我覺得其中談到的問題非常重要。整個郵件1000多字。信中,我專門引用了李洪志先生在法輪功的主要指導書《轉法輪》第六講中的一句話:「我的法身會阻止你,會點化你」。

我寫完後,從頭到尾,仔細校對了一遍。然後,我準備將郵件複製到郵箱裡去發送。當我點完「複製」後,郵件出現了非常奇妙的變化,我自己寫的內容,上千個字,一個字不剩,全部消失了。整封信只剩下我引用《轉法輪》12個字中的8個字:「我的法身會阻止你」。

當時,我以為我的操作有誤,趕快停止複製,按恢復鍵,我的郵件又全部顯現出來了。這時,我再點「複製」,結果,整個郵件又只剩下8個字:「我的法身會阻止你」。我趕緊再點恢復鍵。這一次,整個郵件沒有恢復,郵件上只有8個字:「我的法身會阻止你」。

面對這封郵件奇妙的變化,我驚得目瞪口呆。

2016年9月7日,明慧網發表過一篇文章《堅定 大法的神奇就會顯現》。作者是一位大學教師,1992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文章中講了他親歷的許多神奇事。

文章最後寫道:「我是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在大學裡從教三十多年。今天,我把我的修煉體會寫出來,就是想用我的親身實踐告訴世人,法輪大法真的是萬年不遇的宇宙大法,師父在《轉法輪》裡講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是真實不虛的。」

在美國,我見過這篇文章的作者,並與他有過不少交流,他的上述文字,值得讀者深思。

我的郵件發生的奇蹟般的變化也證明,李洪志先生在《轉法輪》第五講中關於「法身」的講法,真實不虛。

讀者如果有興趣,不妨找到《轉法輪》第五講看一看。《轉法輪》在明慧網(https://www.minghui.org/ )上可以免費在線閱讀,也可免費下載。

結語

佛法傳世是為了救人。中共迫害佛法修煉者是毀人,其罪之大,其惡之巨,其害人害己害子孫的後果之嚴重,怎麼形容也不為過。

佛法是慈悲與威嚴同在的。中共迫害法輪功有開始的那一天,也必定有結束的那一天。我堅信:對江澤民一夥政治流氓的大清算、大審判、大淘汰不久將會到來。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王友群:江澤民侄子在上海犯下的深重罪行
王友群:我入獄、出獄、出國的若干回憶
王友群:江澤民親信黃菊給上海留下巨大禍患
王友群:當今中國最核心的問題是什麼?
最熱視頻
【有冇搞錯】人民幣大跌 中共神話破滅
【新聞看點】習近平強調「鬥爭」軍方兩大詭異
【秦鵬直播】普京吞烏東 北京詭異做出這舉動
【財商天下】美元強勢「任他強」 人民幣能挺得住?
【未解之謎】神祕深海 外星人的另一個基地?
【橫河觀點】習密集露面造勢 普京批准四州入俄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