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上海企業家籲復工不復產 體制改革

人氣 3181

【大紀元2022年06月01日訊】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今天是美東時間5月31日,京港台時間6月1日。

今天焦點:上海解封,網友稱應集體訴訟居委會;上海企業家群體號召「復工不復產!靜觀二十大!」

始於愚昧(4月1日),終於兒戲(6月1日),鬧劇也是劇。上海真的解封了嗎?劇終之時,哪些是我們不能、也不應該忘記的?

網友呼籲應該起訴居委會讓它們為這段時間的上海悲劇負責,上海部分企業家、投資人則號召,繼續「躺平清零!復工不復產!靜觀二十大!」要求中共最高層開啟政治體制改革,釋放任志強和孫大午等企業家,並且平反冤案。

上海解封?官方:不!只能叫「上海回來了」

被封二個多月的上海終於解封,對太多人來說,這是一次苦難的終結,一個嶄新的開始,也是一種如釋重負,是值得高興的事。但最近幾天,上海官方的聲明和連續小動作,又讓很多人感到不知所措,增添了幾分不安與惶恐。

5月30日,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發布通告稱,由於「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形勢持續向好」,上海將於「6月1日零時起有序恢復住宅小區出入、公共交通運營和機動車通行」。屆時,一、住宅小區恢復出入。二、公共交通恢復運營。三、機動車恢復通行。

通告中的居委會和各區、街道鄉鎮一起,成為了焦點。「除中高風險地區和封控區、管控區外,各區、各街鎮及各居村委、業委會、物業公司等,不得以任何理由限制居住本社區的居村民出入。」

5月31日,上海市民政局副局長曾群,在新聞發布會上重申強調了上述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以任何理由限制居住本社區的居村民出門回家、復工復產員工上班下班。」同時,當局也給出了更多的詳細要求,比如,非社區人員,除了基本防疫規範之外,還需要提供72小時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才可進入社區。其中,對於快遞員、外賣員「提倡無接觸服務」。——這其實,也相當於給居委會賦權,要求它們必須管好、控好。

但眾所周知,這段時間不讓上海市民們出門、做硬隔離的決定不是居委會做出的,所以很顯然,居委會已經被官方嚴重甩鍋了。有網友就說「我們上級政府永遠英明神武,都是你們下級街道居委自己自說自話」。

網絡傳播的一份中共宣傳部門的內部通知,更是直接否定了「封城」的說法,表示「上海從未宣布過『封城』,因此也不存在『解封』,不能使用『解封』的提法。上海全域靜態管理是按下暫停鍵,但期間城市核心功能始終保持運行。」

通知還要求,「6月1日起的恢復是有條件恢復,並非全城所有人、同時都可以自由出行,並非統一放開。報導中不要渲染『全面放開』、『全面正常』。」

官方的系列舉動,讓上海市民和廣大網友感覺不可思議,他們原以為上海封城抗疫勝利了,會開慶功表彰大會。但是沒想到,上海還沒有取得最後的勝利,官方更是直接否定有過「封城」。這樣一來,他們覺得不僅自己的付出看起來沒有了多大意義,而且兩個多月,封閉社區、不讓民眾出門的就變成了居委會、或者居民們自己限制自己的行為了?!

5月31日,整個網絡,很多人都在熱議,背鍋的居委會,到底是一級政府組織,還是自治組織?

在中共的官方文件中,居委會名義上屬於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不屬於政府機關,主任、副主任、委員通過居民直接選舉產生。它的地位相當於農村的村民委員會。然而,多少中國人真正選舉過居委會主任或村長呢?這些人員實際上是必須獲得上級任命的,社區居民們想自己罷免和選舉,是不被官方認可的。

在實際操作中,居委會被要求協助中共黨政機構、警方做好相關的工作,監控民眾,甚至包括計劃生育等,充當的是一個城管那樣的臨時工角色:需要的時候,當打手,但是出事兒後,就是被甩鍋的對象。

也因此,有網友建議,按照官方說法,「既然是居委會非法封控小區,小區居民完全可以找居委會要求賠償經濟、精神損失,可以集體訴訟也可以找居委會主要負責人要求他們負責,尤其是家裡因封控死了親人的家庭,完全可以找居委會討個說法。」

當然,我們昨天的節目中,談到過管理學上的一個重要原理,權力可以下授、責任不能下授,真正指使居委會等幹壞事兒的,是上海市委、市政府,以及到上海奉中南海命令親自指揮的孫春蘭等人,所以居委會大面積出現的這些問題,應該追責中共上海書記李強、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等人。

問題是:為什麼官方現在要甩鍋居委會呢?

有網友評論說:黨過河拆橋是意料之中的事,先給居委和大白一點權力整治韭菜,再反手把人給賣了,讓韭菜反過來鬥居委會和大白,人民互鬥敵視才能保黨長治久安。

今天,上海黨媒澎湃網等,也再次證明了網絡熱傳的中共宣傳部門那份內部通知的真實性。澎湃網給出的標籤是#上海回來了#,而中央黨媒《人民日報》給出的則是#上海好久不見#,這兩個詞語,分別引領了微博的兩個熱門話題。

澎湃網極力渲染的是上海的零時起,跨江橋隧道路障拆除,車水馬龍回來了。《人民日報》則極力傳遞全民守滬,人人盡力,那個人潮湧動、生機盎然的繁榮上海終會回來。

劫後餘生,當然值得欣喜:「市區在人山人海的賞景➕看燈,外灘在車山車海的堵車➕鳴笛,郊區在瘋狂的尖叫➕放煙花……空氣裡瀰漫著自由的味道。」

然而,也有很多人失眠一直睡不著,因為興奮,也因為「頓時被嚇醒了,好日子即將到頭呀​」,「接下來找工作找房子新的社交圈,一大堆事,焦慮緊張起來了​」。還有人把那種封控在家久了不想上班的心理焦慮,稱為「解封式社恐」。

也有人質問官方的說法:上海真的還能回來嗎?

在這裡,我祝福上海解封的朋友能夠呼吸到新鮮的空氣,也一定注意做好個人防護,盡快恢復正常的生活和工作,把二個多月來受到影響的生意恢復好。

同時,我們也看到,上海可能還有幾十萬人依然處於封控區和管控區。其中,靜安區晶華園,5月31日被發現有一個陽,下午兩點被封了,倒在了上海解封的黎明前。我們希望他們能夠早日解封。

上海企業家投資人號召:「復工不復產!靜觀二十大」

上海解封之後,很多人擔心,會有很多企業倒閉,大量人失業,大量外資撤離。週一的時候,我在《新聞大家談》也解讀過上海官方29日推出的50條復工復產復商措施,實際上力度很弱。因為,很多稅費實際上只是緩繳、並不是免除,國有房東減租等大部分企業享受不到,所以如果不能獲得銀行貸款,失去的訂單又不能復得,那麼很多倖存的企業,也將在艱難中度日。

5月31日凌晨,南京市政協委員,茅台葡萄酒江蘇省代理商侯國新,由於疫情,企業經營困難,不堪黨政部門的騷擾,最終自殺離世。網上一度熱傳侯國新臨終留言,但很快相關消息都被刪除。

絕筆信中,他說,「這階段連續偏頭痛,每一個夜晚對我來說都是折磨。」因為,「三年疫情帶來的結果就是舉債折磨,員工、客戶都要求老闆最好是按時支付工資、履行業務合約。兩個月企業不開工管我何事,疫情沒有營收賠錢更是與我無關。」

而在這個過程中,有些人利用了中共當前對企業家抹黑的大環境,惡意舉報,而政府部門也趁機落井下石,他疲於解釋和應對,卻根本無法解決。最後,在生意挽救無望、身體健康嚴重受傷的情況下,他被迫走向絕路。信的最後,他請求在他離開後,善待他的員工、家人和客戶。

如果還能堅持,誰願意這樣呢?這封遺書之所以廣為流傳,引發共鳴,就是因為它確實展現了中國企業家群體目前的一個困境。

而前一天,5月30日,一份署名「上海部分企業家和投資人」的公開信,也在網上流傳,並被網警追刪。

信中說,他們這些居住在上海相鄰地段的企業主和投資人,在封城二個多月時間裡,被迫暫停工作,研判時局,初步達成一些共識。

「可嘆我們這幾個稍有所成的創業者和投資人,雖坐擁滬上及全國數千億人民幣投資規模,僱用員工數百萬,卻舉步維艱,為了填飽家人肚子,忍辱加入高價團購接龍大軍,期間屢受街道、居委、警署及不明身分人士逼迫強制隔離、上門消殺諸般威脅,不菲房產根本無法成為我們家人的庇護所……感謝上海這屆政府,讓我們徹底清醒過來,乃至覺醒起來,我們不再甘為待宰肥羔羊,『解封』在即,我們將不得不接受經濟規律為我們做出的命運抉擇:躺平清零!復工不復產!喜迎二十大!」

他們說:外部環境四面楚歌,內部政府信用坍塌,「解封」之日即外資離境之日、內資外逃之日,隨即大規模的企業破產重組、清算將擊破民眾對經濟復甦的最後一絲幻想。「內循環」?「韭菜」已被割了數茬,「法治」淪為「人治」,經濟被政治綁架,數百萬「新冠」畢業生將不得不融入失業人潮,社會動盪不可避免,何談「內循環」!

面對隨之而來的經濟危機,他們被迫做出保護企業的措施,包括:裁撤冗餘部門,精簡業務;變賣不良資產,準備進入「冰川期」;未來數年不準備或無能力吸收「新冠」畢業生;鼓勵現有員工主動降薪,共克時艱;拓展海外市場,為他日國內經濟重建存續生機。

這是對內。對外,他們期待公民社會,人民應拿回公民權利,重建國家秩序。而這個重大變化,他們希望發生在中共二十大時:

1. 政治體制改革刻不容緩,給經濟發展解除政治束縛;
2. 嚴厲懲處疫情防控期間違法亂紀、罔顧民意的各級政府和基層官員,以挽回政府形象,重建政府信用;
3. 平反冤假錯案,如「任志強案」、「孫大午案」等,追回蒙冤企業家損失;
4. 釋放、平反良心犯、思想犯、政治犯,他們是民族脊梁、國之瑰寶;
5. 釋放、平反疫情期間為民發聲或捍衛個人權益而遭受政治、司法迫害的公民,嚴厲懲處僭權濫抓濫捕的執法、司法人員,整肅公檢法隊伍,去其政治化,挽回民心;
6. 確立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尤其應確立私人住宅為永久產權(家庭最後的庇護所);
7. 還權於民,重新制憲,開放黨禁報禁,消除特權階層,取消戶籍、政審等封建制度和其它一切違反人類道德良知的不合理制度。

他們聲稱,內心憤懣,本欲斷臂求生,「長痛不如短痛」,但念及同胞生計,不罷工罷市,不大規模裁員。但是,「國家一日不改革,政府信用一日無可重塑,自由市場一日不得指望,我們將永無寧日!」

公開信還希望全國各地企業家投資人,能夠在社交媒體上表明類似的態度,也期待全國高校學人、社會各界精英,以及廣大工商界人士,共同聲援。

應該說,這些訴求都是合情合理的,反映了企業家們對中共現在政策長期的憤懣——天下苦秦久矣。不過,大家認為,中共的黨內的二十大可能會回應這些改革呼聲嗎?這些發起呼籲的企業家本人,又會不會成為中共當局解決問題的首選呢?

我們會繼續觀察。也請大家繼續訂閱、轉發我的頻道【秦鵬觀察】,讓我們及時為大家奉上獨家觀察和深度分析。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秦鵬直播】10萬人大會穩經濟 缺一人難成戲
【秦鵬直播】布林肯及索羅斯談中共為何有差別
【秦鵬直播】王岐山韓國行 對美遞橄欖枝失靈?
【秦鵬直播】中共徹查教科書事件 涉及孫春蘭?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多地防疫放開 富士康事件謎底在這?
【環球直擊】中共大規模建方艙 江澤民死留血債
【全球新聞】方艙利益鏈曝光 各界聲討江澤民罪行不絕
【中國禁聞】江澤民綽號大盤點 醜聞笑話一簍筐
【晚間新聞】西安住宅起火 消防車被擋 五人罹難
【新聞大家談】防共諜 台反情報系統立大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