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三百年的大師雕像 重新於凡爾賽宮展出

文/洛林·費里爾(LORRAINE FERRIER) 翻譯/陳遇
菲利普‧貝特朗(Philippe Bertrand)、勒內‧弗林(René Frémin)和雅克‧布梭(Jacques Bousseau)的雕塑作品《仄費羅斯、芙蘿拉與愛神》(Zephyr, Flora and Love)細部,1769年。大理石,83 7/8英寸x59英寸。凡爾賽宮。(Christophe Fouin/Palace of Versailles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83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和風徐徐,春意盎然。羅馬詩人維吉爾(Virgil)在他的《農事詩》(Georgics)中如此描述春天:「春天將林地和森林披上了一層綠葉……青草在西風的微微吹拂下恣意舞動;濕潤的水氣滋潤了所有生靈。」

在這個季節裡欣賞關於春天的藝術品再適合不過了。法國凡爾賽宮近期展出的雕塑作品《仄費羅斯芙蘿拉與愛神》(Zephyr, Flora and Love),描述的就是希臘神話中春天的誕生。這座真人大小的雕像是太陽王路易十四晚年親自委託製作的,然而作品在路易十四過世後才完成,此後便收管於王室的藝術品倉庫。在經過幾度轉手後,該作品在18世紀末就從官方檔案消失了,直到近年才重新尋回,回到凡爾賽宮。

菲利普‧貝特朗、勒內‧弗林和雅克‧布梭的雕塑作品《仄費羅斯芙蘿拉與愛神》,1769年。大理石,83 7/8英寸x59英寸。凡爾賽宮。(Christophe Fouin/Palace of Versailles提供)

《仄費羅斯、芙蘿拉與愛神》全由大理石雕刻而成,上面共有三個人物:西風之神仄費羅斯、花神芙蘿拉以及愛神,描述著希臘神話中仄費羅斯和芙蘿拉相遇的愛情故事。首先,年輕英俊的仄費羅斯展開翅膀,優雅地從天而降,迎接花神芙蘿拉。芙蘿拉轉身朝向仄費羅斯,她的姿勢非常優雅,好像在跳舞一般。他們兩個一見鍾情。在他們的膝前則是小巧可愛的「愛神」,以男孩的形象出現在他們的前面,象徵著純潔的愛。

菲利普‧貝特朗、勒內‧弗林和雅克‧布梭的雕塑作品《仄費羅斯、芙蘿拉與愛神》局部,1769年。大理石,83 7/8英寸x59英寸。凡爾賽宮。(Christophe Fouin/Palace of Versailles提供)

在古羅馬詩人奧維德(Ovid)的筆下,仄費羅斯在神界首次見到仙女芙蘿拉時,就決定許她為自己妻子。奧維德以第一人稱來描寫芙蘿拉的內心:「我對我的婚姻沒有任何怨言。我享受永恆的春天:一整年都陽光普照,樹木長滿綠葉,土壤充滿養分。在我嫁妝的田野裡有著結實累累的花園,澆灌以清澈的泉水。我的丈夫將其以繁花妝點,並說:『女神,由你來掌管花朵。』」

菲利普‧貝特朗、勒內‧弗林和雅克‧布梭的雕塑作品《仄費羅斯、芙蘿拉與愛神》局部,1769年。大理石,83 7/8英寸x59英寸。凡爾賽宮。(Christophe Fouin/Palace of Versailles提供)

受希臘神話的啟發,法國雕刻家菲利普‧貝特朗(Philippe Bertrand)、勒內‧弗林(René Frémin)和雅克‧布梭(Jacques Bousseau)將這個故事以優美的姿態創作出來,寓意春天的誕生。這三位藝術家皆為法國王家繪畫與雕塑學院所訓練出的雕刻家,這間學院是由路易十四在位時創立的,目的是提升工匠的地位,將中世紀的工會組織發展成更大規模的學院。該學院創立後,改善了藝術家的社會地位,也成為歐美許多藝術學院的典範。

當時法國的雕刻作品多委任意大利或法蘭德斯地區的藝術家,為了發展法國的雕刻工藝,路易十四將該學院作為訓練法國雕刻家的搖籃。該學院畢業的藝術家們通常也替王室創作,他們也得以在年度沙龍中展出自己的作品,以便能獲得更大的知名度。

17世紀至路易十四時期的法國盛行洛可可風格,不過太陽王路易十四卻不喜愛這種過於繁複的風格,相反地,他更加偏好希臘羅馬時期的古典風格,因此學院的許多學生都會前往羅馬深造,學習並臨摹古代的藝術遺產。

當時法國宮廷正在興築凡爾賽宮,需要大量的雕塑來裝飾宮殿和花園,而《仄費羅斯、芙蘿拉與愛神》正是那時候留下的最後幾件雕塑作品,代表著路易十四晚期的雕刻風格。

不過,這件作品自18世紀以後就從凡爾賽宮中消失。同樣消失的還有蘭貝爾—西吉斯貝爾‧阿當(Lambert-Sigisbert Adam)的《豐饒之神》(Abundance),兩件皆落入私人收藏。在沒有任何文獻記錄之下,凡爾賽宮的研究員憑藉著幾張未出版的舊照片,在沒有實際地址的情況下,從拍賣會的舊檔案上尋找線索,再追蹤買主家族所有可能的財產地點。經過無數次的尋訪後,直到2018年才重新找到這幾件雕塑。

原來,在經過幾次轉手後,兩件作品雙雙落腳在巴黎的安哥拉大使館內。當2018年研究員前往拜訪時,驚訝地發現尋覓多年的雕像赫然出現在眼前,多年來,它們一直靜靜地矗立在大使館的花園裡。經過洽談後,該國大使決定將其捐贈出來,讓兩座雕像重回凡爾賽宮和特里亞農宮,也讓大眾得以深入認識這兩件精美的大師傑作。

展覽「失而復得的大師作品」(The Recovered Masterpieces)於凡爾賽宮展出至6月5日。更多資訊請參閱這裡

原文The Return of Spring and 2 Versailles Masterpiece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法國著名的凡爾賽宮因中共病毒關閉了82天後,在6月6日重新向公眾開放。這座由法國「太陽王」路易十四,於17世紀建造的凡爾賽宮,在重新開放之前工作人員做了大量的準備,屆時遊客可以見到煥然一新的宮殿。
  • 凡爾賽宮
    法王路易十四在擴建父親的山頂城堡(這間豪華的鄉間寓所)後,便開始了這項傳統。在往後五十多年的時間裡,凡爾賽宮成為歐洲規模最大又最具影響力的宮殿,也成為建築、音樂、戲劇和裝飾藝術等偉大藝術發明的來源。
  • 1761年,法國國王路易十五(1710-1774年)委託建築師昂熱-雅克.加布里埃爾(Ange-Jacques Gabriel)在凡爾賽宮的花園深處設計一座樸素的宮殿,作為暫時遠離宮廷壓力的休憩處所。這就是至今著名的小特里亞農宮,不僅是路易十五和家人修養生息之所,在路易十六登基後更成為了王后瑪麗‧安托瓦內特專屬的私人宮殿。
  • 為什麼以前的畫家可以畫出莊嚴的天國世界及神在人間的事蹟呢?是這些畫家被選中、有信仰、相信神,所以才能看到天國以及神顯現出來的世界?疫情肆虐下,找回人類的傳統道德及善良風俗是非常重要的事情。這也是藝術家的使命,用畫筆完成真正的美好作品。
  • 1975年,對美第奇小堂(The Medici Chapels)博物館館長保羅‧達爾‧波格托 (Paolo Dal Poggetto) 來說,是個令人振奮的時刻。他在聖羅倫佐大教堂的新聖器室(New Sacristy,祭衣聖器儲藏室),發現了一個隱藏在櫥櫃下的活板門。活板門下,有石階通向一個小密室,這個小密室被遺忘了500年之久。一開始以為它只是一個煤炭儲藏室,然而,經過仔細思考該密室所處的位置後,波格托館長懷疑在牆壁的泥灰層後方暗藏玄機。
  • 若要列舉世界上三位最偉大的雕塑家,首先印入腦海中的可能就是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多那太羅(Donatello)和吉安‧洛倫佐‧貝尼尼(Gian Lorenzo Bernini)。但你知道貝特爾‧托瓦爾森(Bertel Thorvaldsen)這位雕塑家嗎?托瓦爾森相信,成為一位偉大的藝術家唯一的途徑就是遵循古典藝術。於是,他成為當代最優秀的新古典主義雕塑家。
  • 想像自己正在參加一場這樣的聚會,賓客中有許多您非常敬仰的偉人,甚至是神仙道人,如果您這時要拍一張照片發布到社交媒體上,您會怎麼替照片構圖呢?
  • 隨後,在繼續為梵蒂岡宮各居室作畫的過程中,他繪製了奧爾維耶托(Orvieto)聖體奇蹟、也稱博爾塞納(Bolsena)聖體奇蹟的場景。其中我們可以看到神父正在做彌撒,當他看到聖體因他的不虔誠而滲出鮮血,羞愧得面色發紅。他的眼中滿是畏懼,在聆聽講道的信眾面前目瞪口呆、不知所措;他的手幾乎在顫抖,手勢透露出人在這種情形下會感到的驚恐。
  • de Gournay的總部設於倫敦,以豪華客製的手繪壁紙聞名,致力於將房間的牆面打造成像高級時裝一樣的精美。有趣的是,他們享譽國際的壁紙產品竟源自於中國的傳統工藝,在美麗又令人印象深刻的壁紙背後,隱藏著一段復興中國手繪絲綢工藝的故事。
  • 列奧納多的離去讓所有認識他的人都無比悲痛,因為從未有人給繪畫帶來如此高的榮耀。他俊美奪目的外表能為每一個憂慮的靈魂帶來寧靜;他辯才無礙的言辭可以折服最為頑固的頭腦。他的體力可以壓住爆發的怒火;他能用右手擰彎門鈴鐵環或馬蹄鐵,就像它們是鉛製的一樣。他是如此寬宏大度,身邊聚集了眾多朋友,只要其擁有智慧和才能,就不論貧富予以支持。他的一筆一畫讓最卑微平凡的處所熠熠生輝;因此,他的降生真的讓佛羅倫薩得到了一件非常棒的禮物,而他的辭世則給這座城市帶來無量的損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