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虎宇:俄烏恩怨 千年探源

【大紀元2022年05月05日訊】曾經擁有共同的祖先、民族和國家的俄羅斯烏克蘭,在宗教、文化、歷史、地緣政治等複雜因素的交織下,已經不再是千年前的手足兄弟,而是處於歐洲地緣政治衝突帶上的兩個利益嚴重對立的國家……

今年2月底,俄羅斯軍隊突然入侵烏克蘭,發動了二戰結束後歐洲最大規模的一場戰爭。這也是冷戰後,對一個主權國家的最大規模入侵行動。這場戰爭打破了冷戰後美國主導的世界秩序,將世界帶入一個更加動蕩的未來。

俄羅斯和烏克蘭都屬於東斯拉夫人,在公元9世紀的時代,俄羅斯和烏克蘭曾經擁有共同的祖先、民族和國家。但是,在隨後一千多年的歷史進程中,俄羅斯和烏克蘭逐漸發展成為兩個不同的族群,使用不同的語言,選擇了不同的宗教信仰,成為兩個不同的民族。

今天的烏克蘭地理位置十分特殊,處於歐洲地緣政治的一個矛盾結合部,同時也是一個衝突點。在文化上,烏克蘭處於歐洲天主教和東正教文化的分界線上,烏克蘭西部地區信仰的是天主教,東部地區信仰的是東正教,同時,烏克蘭南部的黑海,也是基督教文化和伊斯蘭文化的分界線,這個地區在歷史上也一直是宗教衝突的熱點地區;在地緣政治上,烏克蘭位於傳統西方國家的東部邊緣,是西方國家和俄羅斯在地緣政治角逐中的分界線,親歐還是親俄?一直是引爆烏克蘭內部紛爭的主要政治分歧;在軍事上,烏克蘭是北約和俄羅斯的戰略緩衝區,烏克蘭西部的波蘭,以及烏克蘭南部黑海沿岸的羅馬尼亞、保加利亞、土耳其都是北約成員國。

在宗教、文化、歷史、地緣政治等複雜因素的交織下,當代的俄羅斯和烏克蘭已經不再是千年前的手足兄弟,而是處於歐洲地緣政治衝突帶上的兩個利益嚴重對立的國家。

羅斯公國——俄烏兩國的共同祖國

在歐洲歷史上,羅馬北邊的日耳曼人、西邊的凱爾特人、東邊的斯拉夫人被羅馬人稱為歐洲的三大蠻族。而斯拉夫人又分為三個分支:分別是西斯拉夫人,主要分布在今天的波蘭、捷克和斯洛伐克境內;南斯拉夫人,主要分布在今天的巴爾干半島地區;東斯拉夫人,主要分布在今天的俄羅斯、烏克蘭和白俄羅斯境內。

公元862年,北歐的維京貴族留里克受東斯拉夫人的邀請,在位於今天俄羅斯西部波羅的海附近城市——諾夫哥羅德——建立了東斯拉夫人的第一個統治王朝,被稱為留里克王朝。隨後,留里克王朝的繼任者將勢力向南擴張,占領了第聶伯河的重鎮城市基輔,公元882年,留里克王朝遷都基輔,在基輔建立了羅斯公國(也被後世俄羅斯學者稱為基輔羅斯公國),這就是今天俄羅斯、白俄羅斯和烏克蘭的共同祖國。

公元882年,留里克王朝遷都基輔,在基輔建立了羅斯公國,這就是今天俄羅斯、白俄羅斯和烏克蘭的共同祖國。圖為羅斯建國千年碑上的留里克像(Дар Ветер / Wikimedia Commons)

羅斯公國繼續向南擴張,與盤踞克里米亞的可薩汗國打了七八十年的仗,於公元10世紀60年代滅亡了可薩汗國,占領了克里米亞,與黑海對面的拜占庭帝國有了更多的交流。公元988年,在羅斯立國大約100年後,羅斯的大公娶了拜占庭帝國的公主,宣布全國信仰東正教,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羅斯受洗事件。東斯拉夫人從此皈依了基督教,脫離了野蠻人的范疇,開始成為基督教文明的一部分。

羅斯公國的滅亡與俄烏兩族的起源

公元1054年,在羅斯大公雅羅斯拉夫一世去世後,羅斯公國陷入了內亂,逐漸分裂為許多獨立的諸侯國,羅斯公國的力量被削弱。12世紀中葉,羅斯公國在草原民族(主要是波洛夫齊人)的打擊下,以及在羅斯王公的內訌中已經十分衰弱,當時基輔附近第聶伯河左岸地區已經荒無人煙。由於戰亂,基輔附近的居民開始向外遷移,一部分向西遷入加西利亞,另一部分居民向東北遷入伏爾加河上游地區,這些外遷的居民在隨後幾百年形成不同的語言和風俗,演變為不同的族群。其中加西利亞地區的東斯拉夫人於1199年建立了加利西亞-沃里尼亞王國,成為今天烏克蘭民族的起源;而伏爾加河上游地區的東斯拉夫人於1168年建立了弗拉基米爾-蘇茲達爾大公國,成為今天俄羅斯民族的起源。

羅斯與俄羅斯在古羅斯語及俄語中是同一個詞,由於蒙古人在發羅斯的音時,發不出第一個音,因此加了一個音,變成俄羅斯,所以漢語中就有了俄羅斯這個名稱。正因為俄羅斯與羅斯在俄語中是同一個詞,因此,19世紀的俄羅斯學者為了區分被蒙古滅亡了的那個羅斯公國與當時的俄羅斯帝國,就將原來那個首都位於基輔的羅斯公國稱為基輔羅斯公國。

1237年蒙古西征大軍攻入羅斯公國境內,1240年占領基輔,這意味著以基輔為首都的古羅斯公國的滅亡。蒙古人隨後在東歐平原建立了欽察汗國,也被稱為金帳汗國。原來羅斯公國的各諸侯國此時大部分成為金帳汗國的附庸,包括俄羅斯民族的起源弗拉基米爾-蘇茲達爾大公國也被蒙古人統治長達兩個半世紀,而作為烏克蘭人起源的加利西亞-沃里尼亞王國,則成為波蘭、立陶宛、金帳汗國以及匈牙利王國爭奪的戰場。

蒙古大軍的入侵,以及金帳汗國兩個半世紀的統治,最終導致古羅斯公國演變成今天的烏克蘭、白俄羅斯(白羅斯)與俄羅斯三個國家。

其中,當今的烏克蘭繼承了原羅斯公國的首都基輔,因此認為自己是羅斯的正牌繼承者,但烏克蘭西部長期被波蘭統治,受天主教文化影響較深;而俄羅斯繼承了羅斯的國號,原因是俄羅斯實力強大,占據了原羅斯公國的大部分領土,認為自己才是羅斯公國的正宗傳人,所以稱自己為羅斯,但是俄羅斯人與蒙古人通婚百年,也受蒙古文化影響較深;而白俄羅斯(白羅斯)則最大程度的保存了原羅斯古國的語言和文化,白俄羅斯地處古羅斯公國的西北邊陲,躲過了蒙古人的占領,認為自己才是文化上最純正的羅斯,因此稱自己為白羅斯,意思就是沒有被蒙古侵略和同化的羅斯地區。今天,當已經演化出自己語言和文化特色的烏克蘭和俄羅斯一直在為誰是羅斯的正統傳人而爭論不休之際,基本繼承了古羅斯語言和文化的白俄羅斯則對此議題絲毫不感興趣,這也是一個很有趣的現象。

白俄羅斯(白羅斯)最大程度的保存了原羅斯古國的語言和文化。圖為2011年9月30日,白俄羅斯小鎮莫洛傑奇諾,人們穿著傳統服飾參加慶典。(Viktor Drachev / AFP)

替蒙古人收稅 俄羅斯人開始發家

當蒙古人入侵羅斯公國的時候,莫斯科還僅僅是弗拉基米爾-蘇茲達爾大公國中的一個小鎮。1276年,在羅斯公國亡國大約四十年後,莫斯科公國開始建立。最初的莫斯科公國只有莫斯科一個城邦,後來隨著莫斯科公國成為金帳汗國的稅務代理人,國力逐漸強大,不斷吞併周邊的諸侯國,逐漸成為羅斯人新的政治和經濟中心。1327年,東正教的都主教彼得由基輔遷移至莫斯科,這進一步提升了莫斯科公國在羅斯人中的威望。

在莫斯科公國開始積聚國力之際,它的西部地區也興起一個強大的國家——立陶宛大公國。立陶宛不斷與金帳汗國打仗,並占領了金帳汗國控制的基輔周邊地區,也就是原羅斯公國的西南地區(見下文),由於強大的立陶宛公國以及隨後建立的波-立聯邦(波蘭和立陶宛的結合)的存在,莫斯科公國的擴張只能向東部進行。

15世紀,金帳汗國分離出克里米亞汗國、喀山汗國、西伯利亞汗國,金帳汗國衰退為一個小國。而莫斯科公國則填補了金帳汗國留下的權力真空,繼續向東擴張自己的勢力,吞併多個羅斯諸侯國。

1472年,在拜占庭帝國滅亡19年後,莫斯科公國的大公伊凡三世娶了拜占庭末代君王君士坦丁十一世的侄女索菲亞公主,從此自稱莫斯科公國為「第三羅馬」,認為莫斯科公國是拜占庭帝國(東羅馬帝國)的繼承者。

1480年,伊凡三世不再向金帳汗國納貢,結束了蒙古人對羅斯人約兩個半世紀的統治。1502年,伊凡三世聯合克里米亞汗國徹底滅亡了金帳汗國,並以「全羅斯君主和大公」自稱,認為自己是羅斯人的解放者以及羅斯公國的繼承者。

1480年,伊凡三世結束了蒙古人對羅斯人約兩個半世紀的統治。(公有領域)

時間來到了1547年,這是俄羅斯發家史的一個重要年份。這一年,伊凡三世的孫子伊凡四世加冕為「沙王」(沙皇),將國號從「莫斯科公國」改為「俄羅斯沙皇國」。「沙皇」是俄語「凱撒」的漢語翻譯,凱撒是羅馬帝國的創立者,也是羅馬君王的一種稱呼,加冕為「凱撒」意味著擁有至高無上的君主專制權力,同時也被俄羅斯東正教會正式承認是君王。

伊凡四世加冕為沙王之後,在國家管理制度上進行了改革,削弱了貴族的權力,將原來的封建貴族制國家改制為中央集權的君主帝制國家,這也為俄羅斯帝國的進一步對外擴張奠定了基礎。

伊凡四世削弱了貴族的權力,將原來的封建貴族制國家改制為中央集權的君主帝制國家,為俄羅斯帝國的進一步對外擴張奠定了基礎。(國家歷史博物館藏)

俄羅斯帝國的擴張和衰落

沙王彼得一世是俄羅斯發家史上的一位重要君王,也被後世稱為彼得大帝,今天俄羅斯波羅的海沿岸城市聖彼得堡就是以他的名字來命名。彼得大帝在位時,實施了一系列的歐洲化改革。1721年,彼得大帝率軍擊潰瑞典帝國贏得大北方戰爭的勝利後,不再稱自己是「沙王」,而是按照西方慣例,改稱自己是「全俄羅斯君王」,創立了「俄羅斯帝國」。但是,當時的歐洲依然習慣性的稱呼俄羅斯君王為「沙王」,這種習慣稱呼也一直延續到現代史學界。

1721年,彼得大帝率軍擊潰瑞典帝國贏得大北方戰爭的勝利後,改稱自己是「全俄羅斯君王」,創立了「俄羅斯帝國」。圖為彼得大帝於1838年肖像。(公有領域)

彼得大帝在位時,俄羅斯的領土向東擴張到太平洋,與大清帝國接壤,雙方簽署了中俄《尼布楚條約》,向西北則擴張到波羅的海,打通了波羅的海的出海口。此後,俄羅斯帝國在女王葉卡捷琳娜二世統治時期步入黃金時代,通過兩次對土耳其的作戰和兩次瓜分波蘭(波立聯邦),奪得黑海出海口,並將今天烏克蘭的大部分領土和白俄羅斯的全部領土收入囊中。19世紀初,俄羅斯帝國的國力達到全盛時期,1812年俄王亞歷山大一世擊敗了法國拿破侖一世,恢復了被拿破侖打倒的歐洲諸王室,被稱為拯救歐洲的「神聖王」。

18世紀末19世紀初,也正是歐洲的第一次工業革命時期,英國和法國最早完成了第一波工業化,開始成為近代歐洲的強國。而俄羅斯則落後於這一時代潮流,在19世紀中葉的克里米亞戰爭中,被英法聯軍擊敗,從此國力衰退。在20世紀初的第一次世界大戰中,俄羅斯帝國解體,從帝國內部分離出了烏克蘭和白俄羅斯。

大國夾縫下 烏克蘭的獨立建國夢

說了俄羅斯的發家史後,我們再看看烏克蘭這邊。與強大的莫斯科公國打著羅斯的名義到處侵略擴張相比,烏克蘭人的祖先則是守著羅斯故都基輔周邊的地盤,在強國夾擊的縫隙中艱難的尋求獨立建國的出路。

烏克蘭這個名稱大約出現在13世紀,最初就是用來稱呼居住在加利西亞-沃里尼亞公國的羅斯人。前文講過,在羅斯公國12世紀中葉內亂和外患頻繁的時代,基輔附近的部分居民向西遷入這裡。大約14世紀時,這裡的烏克蘭人逐漸形成了自己獨特的語言、文化和生活習俗,成為一個單一民族。大約在1340年與1392年期間,爆發了三次加里西亞-沃里尼亞戰爭,烏克蘭人起源的這個國家最終被波蘭和立陶宛瓜分,成為波-立聯邦的一部分。

前文說過,在13世紀蒙古人滅亡羅斯公國以及莫斯科公國隨後興起的同時,在羅斯公國西北部地區也興起一個國家,這就是立陶宛大公國。立陶宛在金帳汗國的威脅下站穩腳跟後,不斷反攻金帳汗國,並向羅斯故土和周邊斯拉夫人居住地擴張,吞併了原羅斯公國的很多故土。1363年,立陶宛大公國攻下基輔,將勢力擴張到第聶伯河沿岸地區。1368年,立陶宛與西邊的波蘭通過王室通婚建立了聯盟關係,1569年雙方在位於波蘭的小鎮盧布林再次建立新的聯邦,形成波蘭-立陶宛聯邦(簡稱波-立聯邦)。1620年左右,波蘭-立陶宛聯邦的國力達到鼎盛時期,領域包括今天的白俄羅斯全境、波蘭、立陶宛、烏克蘭的大部分地區以及俄羅斯西部地區,面積達100萬平方公里,是當時歐洲最大的國家之一。

波-立聯邦信奉的是天主教,因此強迫領地內的烏克蘭人信奉天主教。位於第聶伯河西岸的烏克蘭人選擇了妥協,信奉了保留東正教儀式的天主教,被稱為東儀天主教,而位於第聶伯河東岸的居民則不願意妥協,堅持信仰東正教。1648年第聶伯河東岸的哥薩克人進行了反抗波-立聯邦的起義,並成立了哥薩克酋長國,1654年哥薩克酋長國與同樣信奉東正教的沙王俄國結盟,在俄羅斯的幫助下,經過多年的戰爭,打敗了波-立聯邦。從此,位於第聶伯河東岸的烏克蘭地區併入了俄羅斯版圖,這也是現代烏克蘭在第聶伯河沿岸成為歐洲天主教和東正教分界線的由來。

俄羅斯統治烏東地區後,尤其是頓巴斯地區遷入了大批俄羅斯人,俄羅斯族裔逐漸成為當地的主要居民,這也是今天烏克蘭頓巴斯地區鬧獨立的一個歷史因素。今天位於第聶伯河西岸以及黑海沿岸地區的烏克蘭領土,則是在18世紀通過三次瓜分波蘭(波-立聯邦)以及俄土戰爭後,被併入俄羅斯版圖。

在1917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尾聲階段,俄羅斯帝國已經被戰爭拖累的搖搖欲墜,國力迅速衰退。從1917年3月至1918年3月期間,俄羅斯帝國解體,在帝國的廢墟上分別成立了烏克蘭人民共和國、白俄羅斯人民共和國以及俄羅斯共和國。對烏克蘭和白俄羅斯來說,這是兩國歷史上的第一個民族國家。不過隨後到來的共產主義浪潮席捲俄羅斯帝國的土地,這三個新建立的民主共和國很快就被共產黨在各國相應建立的蘇維埃政權所滅亡,1922年,這三個國家的蘇維埃政權加上外高加索聯盟,共同組建了蘇聯。直到1991年蘇聯解體後,烏克蘭、白俄羅斯與俄羅斯才再次以獨立國家的形式重新建立了現代民主共和國。

複雜地緣政治下 烏克蘭的生存之道

從14世紀開始,烏克蘭在形成單一民族之後,幾乎都是處於蒙古、波蘭、立陶宛以及俄羅斯、蘇聯等大國和強權的占領下,獨立建國的時間非常短暫。如果從1918年算起,烏克蘭建國的歷史溯源最多只有104年,如果從蘇聯解體開始計算,烏克蘭的實際建國史只有區區30年。

在歷史上,烏克蘭與俄羅斯是從同一個祖國羅斯公國發展出來的文化淵源深厚的兩個民族,在俄羅斯帝國強大之後,烏克蘭地區也長期屬於俄羅斯帝國的一部分,其中烏東地區併入俄羅斯的歷史長達264年,烏西大部分地區併入俄羅斯的歷史也至少超過120年。

從1654年烏東地區併入俄羅斯開始,以第聶伯河為界,烏克蘭境內逐漸形成了東邊以俄羅斯族裔為主、西邊以烏克蘭族裔為主的人口分布格局,烏東地區信仰東正教,烏西地區信仰天主教。在烏克蘭1991年底獲得獨立後,這條文化分界線也成為烏克蘭的政治分界線,逐漸形成烏東地區親俄羅斯,烏西地區親歐洲的政治傾向。在地緣政治中,烏克蘭西邊的波蘭是北約成員國,烏克蘭地處北約和俄羅斯的夾層,是一個戰略敏感地帶。

從地緣政治的角度出發,處在這類戰略緩衝區的國家一般應該選擇中立,注重外交戰略的平衡,與兩邊都修好,成為雙方溝通的橋梁,從而為自己獲得穩定的生存空間。而此前烏克蘭國內發生的政治動蕩,以及正在遭受的全面入侵,或許與沒有從戰略平衡的角度考慮,偏執一方,從而加深了親俄與親歐的政治分裂有關。

2013年底,親俄的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宣布中止與歐盟簽署政治和自由貿易協定,並強化與俄羅斯的關係,從而引發了烏克蘭所謂的廣場革命,經過3個月的示威、抗議,造成數十人死亡,上千人受傷,反對派控制的議會最終於2014年2月22日將亞努科維奇罷免。這次所謂的革命運動,導致烏克蘭內部的政治分裂愈發嚴重,並引發了克里米亞危機。2014年2月27日,俄羅斯軍隊進入克里米亞占領了當地議會大樓,在隨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克里米亞當地居民就完成了脫烏入俄的公投。克里米亞事件也給烏東俄羅斯族裔占多數的頓巴斯地區樹立了榜樣,2014年5月份,該地區舉行公投宣布獨立,從而引發了烏克蘭政府軍與親俄叛軍長達八年的頓巴斯戰爭。這場戰爭也進一步引爆烏克蘭危機的連鎖反應,2022年2月24日,俄羅斯揮軍入侵烏克蘭,烏克蘭陷入全面戰爭狀態,而普京總統提出的一個開戰理由,就是要求烏克蘭政府承認頓巴斯地區的獨立。當然,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發動戰爭的行為顯然是需要被譴責的。

2013年底,親俄的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宣布中止與歐盟簽署政治和自由貿易協定,並強化與俄羅斯的關係,從而引發了烏克蘭所謂的廣場革命。(Sergei Supinsky / AFP)

蘇聯共產主義魔掌 對俄羅斯的傷害

那麼,我們也說說俄羅斯這邊。如果當今的俄羅斯能融入西方文明,成為西方朋友圈的一員,就像今天的德國一樣,那麼,烏克蘭也就不需要在俄羅斯與歐洲國家之間費那麼多勁搞什麼戰略平衡了,也不會因為親歐而不慎引發俄羅斯的全面入侵。

在歷史上,俄羅斯並不是一個不容於歐洲國家的異類。早在公元10世紀,俄羅斯的祖國就已經成為基督教文明的一部分。公元15世紀中葉,在拜占庭帝國滅亡之後,莫斯科大公國扛起拜占庭的旗幟,以羅馬文明繼承者的身分,在隨後的四百多年期間,將來自拜占庭的這支基督教文明傳播到廣袤的歐亞地區,從傳播地域的廣度來講,俄羅斯是傳播基督教文明功勞最大的國家。雖然基督教內部分成了天主教、東正教和新教三個派別,但是他們信仰的是同一位神,都屬於同一種文明。1812年,亞歷山大一世在擊敗拿破崙,恢復歐洲王室之後,被稱為「神聖王與歐洲的救世主」,這說明在歐洲的政治事務中,俄羅斯並不是一個局外人。由於地緣政治關係,俄羅斯以及歐洲各大國之間,在歷史上多次發生戰爭,對壘的雙方陣營也經常角色變化,如拿破崙戰爭期間,英俄聯合起來打法國;克里米亞戰爭期間,英法聯軍打俄國;一次世界大戰中,英法與俄國聯合起來打德國、奧匈帝國與意大利。歐洲國家在歷史上彼此之間雖然有時候因嚴重的利益衝突而發生戰爭,但是由於同樣是基督教國家,他們並沒有形成意識形態上不可調和的敵對關係。而俄羅斯與西方國家目前存在的這種似乎難以彌合的敵意,都是因為蘇聯的統治造成的。

第一次世界大戰其實也是歐洲幾大古老帝國開始走向現代民主化道路的關鍵歷史節點。如戰後德國建立了魏瑪共和國,俄羅斯在二月革命後建立了第一共和國,奧匈帝國戰後解體,分離出奧地利第一共和國,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國等共和制國家。但是,共產黨的出現以及蘇聯的建立,不僅打破了前面所說的烏克蘭的獨立建國夢,也打斷了俄羅斯帝國轉型為民主共和國的政治現代化之路。

1991年12月26日,蘇聯解體後,俄羅斯才恢復了1917年二月革命成功後建立的那個俄羅斯共和國的法統,建立了俄羅斯第二共和國。從此,俄羅斯才開始成為一個民主共和制國家,這一進程比英國建立制度完備的君主立憲國家晚了300年,比美國建立共和國晚了200年,比法國建立第三共和國落後了120年。

共產政權是人類歷史上最殘暴的政權,其反人類的本質、對人性的極度摧殘、無限制的極權傾向以及對全球極權的追求,都與西方自由民主體制格格不入,而且,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以無神論為理論基礎,這與西方基督教文明存在著根本性衝突。

俄羅斯在擺脫蘇聯控制後,雖然恢復了東正教文明的意識形態,也開始打造現代民主制度,但是蘇聯時期與西方國家冷戰半個世紀的緊張對峙,以及雙方手中握有的可以互相摧毀對方幾十次的核武器,使北約與俄羅斯依然沒有建立起真正的信任關係。此外,西方國家在冷戰結束後沒有實施一項可以拯救俄羅斯並將俄羅斯融入西方自由經濟體係的小馬歇爾計劃,錯失了一次讓基督教世界中掌握核武器最多的兩大軍事集團相互融合的機會。

近現代以西歐為主的西方文明,是由日耳曼人融合了希臘和西羅馬的文明而形成的。而以俄羅斯為主的東歐文明則是由東斯拉夫人融合了希臘和東羅馬的文明而形成的。宗教和民族不是造成俄羅斯與西方對立的根本原因,希臘是東正教國家,波蘭是斯拉夫民族,這並不影響這兩個國家成為歐盟和北約成員國。

在理解今天俄羅斯的國家性格方面,筆者需要提醒的是,一定要從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中去尋找原因。波蘭也曾經是共產黨國家,但是波蘭認為自己是共產主義的受害者,認為自己是蘇聯解體的受益者,其他前東歐共產國家以及烏克蘭等前蘇聯國家也都秉持這樣的認識,而在俄羅斯的部分人眼中,俄羅斯不是共產主義的受害者,而是蘇聯解體的受害者。不知在普京的意識中,是不是也依然殘留這樣的觀念?但是,這大概就是當前的俄羅斯在政治文明上不能緊跟時代潮流的一個主要因素。

在蘇聯解體的三十年後,俄羅斯並沒有完成走出共產思維的歷史轉型。在政治體制方面,俄羅斯從蘇聯時代的共產極權體制演變為目前的民主制度框架下的威權政治,形成了普京個人獨裁的寡頭政治格局。在經濟方面,普京與共產中國建立深度合作關係,試圖利用中共的經濟實力來對抗西方國家。在軍事層面上,普京沒有與北約和歐盟通過談判達成妥協,而是對身邊的烏克蘭大打出手,打破了冷戰後以尊重國家主權為提前而建立起的新世界秩序。

俄羅斯從蘇聯時代的共產極權體制演變為目前的民主制度框架下的威權政治,形成了普京個人獨裁的寡頭政治格局。圖為2020年6月24日,普京出席在莫斯科紅場舉行的閱兵式。(Alexey Nikolsky / Sputnik / AFP)

對俄羅斯來說,在後蘇聯時代要想成為一個與西方文明相融合的現代文明國家,需要解決三方面的問題:其一是去蘇聯化,在國家和社會層面上全面清除共產主義的毒素,清算蘇聯時代的各種罪行,與共產主義做徹底的切割,就像二戰後的西德全面清除納粹毒素一樣;其二,建立完善的自由民主體制,允許反對派有更多的政治權利和言論自由;第三,在對外關係中,應該拋棄冷戰時期形成的與西方國家軍事對抗的思維,在共同的基督教價值觀之下,與歐洲國家以及與前蘇聯國家形成相互尊重和信任的新的地緣政治關係。

——轉自《新紀元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惠虎宇:穿越生死的《沉默呼聲》
惠虎宇:元宇宙——無限商機下的無限危機
惠虎宇:失落的明珠 中國古代科技文明
楚一丁:看俄烏戰爭和世界重新兩極化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風暴來襲疫情升溫 習訪港遭警示?
【拍案驚奇】七一儀式 習無精打采 金鐘突起火
【新聞大家談】王維洛:「無預警洩洪」藏祕密
【十字路口】五招強吞香港 中共極權入侵術
【百年真相】大將變「軍中壞人」他得罪了誰?
【未解之謎】我們與惡的距離 顛覆認知的實驗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