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韻作品:後台奇遇》喚醒塵封的記憶

文/梁蕊
飛天大學學生娛樂作品《後台奇遇》(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2171
【字號】    
   標籤: tags: , ,

這是一部由飛天大學的學生創作的視頻作品,講述了一位神韻演員在幕後的離奇經歷。故事中的小林是位年輕的神韻舞蹈演員,練舞認真刻苦,但就是不太愛惜演出的道具,接連弄壞、弄丟了多把扇子、警棍等。

突然,有一天小林身邊的道具全都「活」了,抱怨他不珍惜。小林脾氣上來,根本聽不進去。這些道具就用歌唱出了他們的心聲,讓小林回憶起了自己參與神韻演出的初衷和當時的所思所為,最終在慚愧與感動中規正了自己的言行。


很喜歡這個創作中的用心和用意,可以說是:小創作,大智慧。這個小品劇讓我明白,萬物皆有靈,道具如此,我們身邊的人、事、物也是如此。人生大戲台,不管身邊的人扮演著善惡美醜的任何角色,不管發生在自身的是福是禍,都要珍惜。也許正是這幕戲背後的因素促成角色於遭遇的不同,也正是這幕戲背後的因素促成這樣還願了緣的際遇。受其中歌曲的啟發,很有感觸,也寫出一段與大家共勉:

惜緣
在輪迴中苦苦等你,
無明中長夜漫漫 我墮入痴迷
而你的誓約
卻從耳畔響起
開鎖了凡塵封印的記憶:

未曾忘記啊我依然記得你
濁清淤泥啊重返故里
那是生命的期許啊生存的意義
然人海茫茫,
縱天涯路斷 何處覓君跡?

未曾想,
你找到了我
你將歌聲化作汩汩清泉
潤澤我久旱的心田
你將舞蹈化作習習暖風
扣啟我緊閉的柴扉 送來春的信息

神韻作品》中的歌舞、故事和課程
都如此的似曾相識
有如你諄諄的教誨
又像久別重逢的促膝而談
將我的希望重新拾起
讓我看到了生命的真諦

我明白
找到正統神傳文化就找到了你
一切即將揭迷
惜緣就是珍惜自己

歡迎了解更多《神韻作品》:

官網:https://www.shenyuncreations.com/zh-CN
IG: https://www.instagram.com/shenyunworks/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ShenYunZuoPin
推特:https://twitter.com/sycreations_ch

責任編輯:高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惠斯勒的作品「藝術家母親的畫像」——一位黑衣端坐的老婦人側面身影,已然成了美國早期文化的一種象徵。這幅畫構圖精妙平衡,色彩簡約;有一種清教徒式的嚴謹與堅毅。母親的臉部畫的很柔和,這也是他的人像畫慣有的特色。作品之所以在美國大蕭條期間能撫慰許多人心,因為她的確是一種美好的美國母親形象。
  • 20世紀彩色印刷技術和大量發行技術的創新,使得馬克思菲爾德‧派黎胥的作品受到百萬民眾的喜愛。派黎胥以其經典的新古典主義板畫、兒童讀物插圖、廣告圖畫,以及著名的流行刊物的封面設計,如《生活》(雜誌)、《時尚芭莎》(台譯哈潑時尚)等,成為家喻戶曉的藝術家。
  • 所有受僱於拉斐爾、在他手下工作過的畫家也稱得上是有福之人,因為任何一個追摹他的人都會發現,他已經載譽抵達一個安全的港灣;同樣,所有學習他在藝術創作方面的勤奮之人,都會受到世人尊敬;甚至,會由於在為人正直方面與他相像,而贏得上天賜予的福報。
  • 美第奇學院(The Medici Academy)也叫「柏拉圖學院」(Platonic Academy)或「佛羅倫薩學院」(Florentine Academy ),是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孕育知識和藝術的天堂,由科西莫‧德‧美第奇(Cosimo de Medici)在15世紀中葉創立。學院經常在佛羅倫薩聖馬可廣場的雕塑花園舉行集會,花園係由家族擁有。
  • 蛋彩畫經過千年的歷史,曾一度被棄置。上一個世紀,當人們經歷了工業革命的洗禮後,又從新發現它古老溫柔的特質;這一個世紀,影像充斥在各個領域,可說是前所未有的。生活的步調與速度,就像用噴霧器噴撒彩繪在畫布上一般,只需學會按鈕,五花八門的世界即垂手可得。為什麼我們要再學習這古老的技法?或許正因為它一絲不苟的步驟與方法使我們再回到構成畫家最基本的元素──創作離不開手藝(技法)
  • 母親失去孩子,可想而知那是多麼悲傷的畫面。目睹這樣的場景,多數人難免會沉湎於強烈的失落感、喪子之痛的空虛感。然而,當米開朗基羅呈現他的作品《聖殤》(Pietà)(聖母瑪利亞哀悼無生命跡象的耶穌基督)時,畫面卻展現出克服悲傷的希望。
  • 蛋彩畫至少有一千年以上的歷史,假如沒有它,中世紀的藝術與教堂將是一片灰暗。蛋彩畫曾經是古時候畫家們創作的至寶,但自十五世紀初期油畫出現後,蛋彩畫逐漸地被棄置;到了十六世紀,幾乎完全被油畫取代。然而,最近紐約的畫界又開始興起學習蛋彩畫的熱潮;藝術學院從一週開一堂課到三堂課,學習人數激增。其實,蛋彩畫一直沒被遺忘,從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之間,一直都有藝術家以蛋彩創作。只是最近有點特別。或許人們對隨手可得的數位影像厭倦了
  • 奧羅拉別墅從17世紀的輝煌時期以來,持續飽受時間和貪婪的摧殘。到了19世紀,投資失敗使得莊園腹地縮小到今天的半英畝。1896年,摩根大通(J.P. Morgan)曾考慮為美國人文與科學院(American Academy)買下莊園。盧多維西收藏的最好的104件雕塑於1901年賣給意大利政府,而卡拉瓦喬和格爾奇諾的鉅作依然在別墅中屹立不搖。
  • 拉斐爾的遺體得到了榮耀的安葬——那是他高貴的精神所應得,參加葬禮的藝壇同行無不悲傷哭泣,一路跟隨至墓地。他的逝世也為整個教廷帶來巨大的悲慟,首先因為他長期擔任過侍從官(Groom of the Chamber),同時也因他深得教宗厚愛,後者聞知噩耗,為之痛哭流涕。
  • 位於北卡羅萊納州的特賴恩宮(Tryon Palace)曾是英國殖民美國時期,設計最精美的總督府。特賴恩宮於獨立戰爭爆發前幾年,1770年興建完成,是為英國王室總督威廉‧特賴恩(William Tryon)而建。建造宮殿的巨額費用引起爭議,加劇了殖民地衝突。戰爭期間,特賴恩宮成為北卡州第一座國會大廈,也是戰後第一任新州長官邸。特賴恩多事與傳奇的過往,從它曾裝潢華麗、到建材被移作他用、屋內遭竊、被廢棄、遭祝融焚毀、被覆蓋,最終原地重建這些事情上可以得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