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安省省选臨近 省性教育课程仍是焦点

專家認為,家長要挑戰性教育課程,得到自己想要結果,面臨許多挑戰和障礙。(Cole Burston/加通社)
人氣: 10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2年05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Omid Ghoreishi報導/李平編譯)2018年安省省選時,省長福特承諾,當選後會取消當時自由黨韋恩政府極具爭議性的性教育課程。4年過去了,6月份的省選再度臨近,反激進性教育課程的維權團體表示,保守黨政府背叛當初競選承諾。

Campaign Life Coalition(CLC)發言人馮西卡(Jack Fonseca)在採訪中表示,父母們都覺得,如今安省性教育課程和當年韋恩政府推出時如出一轍。

Parents as First Educators(PAFE)會長皮埃爾(Teresa Pierre)表示,如今父母仍和當初韋恩政府時期一樣,擔心性教育課程中的激進內容,只是因為疫情封鎖一直沒法進行太多抗議。

奧古斯丁學院(Augustine College)歷史學教授、《大紀元時報》撰稿人羅賓遜(John Robson)表示,安省性教育課程事態演變,說明挑戰現行教育體制有多難,家長們的影響非常有限,政客和現行教育體制想法基本一樣,認為家長無權插手孩子教育。

性教育課程上的博弈

2010年安省自由黨麥堅迪(Dalton McGuinty)政府推出新的性教育課程,替代1998版課程,後因家長強烈反彈被撤回。2015年,韋恩政府再度強推所謂的現代性教育課程,家長和社區強烈反對抗議無果,有些家長甚至讓孩子退學,政府最終還是得逞。

韋恩政府和性教育課程擁躉者的理由是,科技和社媒的興起,有必要改革性教育課程,新增同意、網暴和色情短信等激進性教育內容。反對者認為,新教育課程中的自慰、肛交、口交、陰道潤滑、男女性別只是社會建構問題等露骨話題,根本就不該向年幼孩子灌輸。

2018年省選時,福特指責自由黨政府將校園淪變為「社會實驗室」,向年幼孩子灌輸露骨敏感性內容。贏得大選後不久,保守黨政府於當年秋推出臨時性教育課程,刪除一些極具爭議的露骨內容,但仍保留性別認同等內容。

即便如此,臨時性教育課程仍招來新民主黨和自由黨以及教師工會攻擊,甚至有團體將省府告上法庭。另一方面,反對2015版性教育課程的人士和團體也強烈不滿,認為臨時性教育課程仍保留了一些爭議內容。

隨後,省府就性教育課程發起在線意見公開徵詢。2018年年底媒體稱,據資訊公開法獲取信息發現,多數意見反饋都是反對修改2015年性教育課程。福特指責,省府推出網上意見公開徵詢之初,許多「特定團體」瘋狂湧入惡意灌水,扭曲了民意。

2019年,省府拿出如今中小學適用的新版性教育課程,涵蓋了網絡安全、家庭和健康關係、心理健康和腦震盪等內容。除少數幾處修改外,2019年版課程和2015年版內容大同小異,只是將性取向內容從5年級改到6年級,將性別認同和性別表達從6年級改到8年級,同時新增「退出內容」,即允許家長讓孩子退出性教育。

政府放煙幕彈?

馮西卡認為,保守黨這麼做,是不想和強大的教師工會和媒體對著幹,選擇了屈服。2018年保守黨黨領候選人、反激進性教育課程維權家長、5個孩子母親艾倫(Tanya Granic Allen)認為,政府在性教育課程問題上的處理,就是在放煙幕彈,說一套做一套。

省教育廳長發言人李女士(Grace Lee)在郵件中表示,福特政府聽取了家長心聲,兌現了承諾,在自由黨性教育課程上,先是取消,後是公開徵詢意見,然後拿出新課程。省府深知家長最了解孩子,因此修訂了課程,新增了家長退出權這項非常重要的內容,確保家長權利和選擇得到尊重。

郵件還說,新的性教育課程,不僅確保了與孩子年齡適當的性教育內容,還新增了許多自由黨性教育課程根本沒觸及的內容,如網絡安全、同意、腦震盪預防和人口販賣等內容,強調了政府保護孩子課堂內外安全的承諾。

家長維權抗爭艱難

羅賓遜認為,家長要挑戰性教育課程,得到自己想要結果,面臨許多挑戰和障礙,現有教育體制就是一個碾壓機制。回顧過去7年發生的事,就會發現想要挑戰根本不可能。

羅賓遜舉例說,假如家長從2015年開始維權,孩子上5年級,到2019年福特政府版性教育課程出爐時,孩子已經上9年級了,基本上沒法熬過他們。這些人就是這麼幹的,他們知道家長維權是流水的兵,孩子長大後自然就消停了,但政府官僚、教師和教育官員們的位置是鐵打的江山,動不了。

佛州最近通過立法,禁止向幼兒園到3年級孩子灌輸性取向內容和一些年齡不當的內容。羅賓遜認為,像美國佛州等地方,私立學校多,政黨基本上也站在家長一邊,家長才有更多話語權,在挑戰激進性教育體制上做得很有智慧,造成轟動也大。但在安省,從某種意義上說,要怪就怪民眾自己,如一味放任由他們這麼搞,最後就會輪到自己頭上。

公共政策前沿中心(Frontier Centre for Public Policy)副會長萊斯(David Leis)表示,政客通常都採取騎牆態度,在所有公共立場問題上,都是哪裡安全就往哪裡吹的牆頭草,除非遭到家長和公民一致強烈反對。

萊斯指出,加拿大的文化過重強調禮貌節制和隱忍,不大願發聲。如一些空想家在校園大力推崇批判種族理論(CRT),許多加拿大家長可能都沒意識到,就是一個很好例子。相比之下,美國家長在這方面比加拿大家長更警惕。

批判種族理論擁躉分子認為,批判種族理論是打擊種族主義的必要手段;反對人士認為,批判種族理論是基於馬克思主義,從白人與非白人之間的權鬥來解釋社會問題,煽動兩者之間鬥爭。

去年弗吉尼亞州州選共和黨候選人楊金(Glenn Youngkin)擊敗民主黨候選人,就是憑藉反批判種族理論競選平台,民主黨候選人揚言,家長無權對學校教育指手畫腳。

萊斯認為,楊金當選是一個很好案例研究,加拿大目前雖有許多新生團體出現,但沒有一個強大的家長教育人士反對聯盟組織起來反對,真出現這樣一個組織,就能迅速改變當前政治生態。

家長們行動起來

安省新民主黨議員提出一項私人法案Bill 67,在省《教育法》(ESA)中也稱種族平等法案(Racial Equity),目前已進入省議會委員會審查階段,省府稱目前尚未啟動省議會投票程序。

根據Bill 67法案,反種族主義是指反原住民、反黑人、反亞裔、反猶太主義和恐伊等反種族主席政策,但是沒提反白人,要求所有教育局為所有學校制定種族平等計劃。

萊斯認為,Bill 67法案,實質上是一種反向種族主義或反向歧視,根本上就是根據人們種族背景製造分裂的仇恨。當下最需要的是一個鼓勵人們都能實現成功的一個學校課程,而這種反種族主義課程不僅牽扯太多精力,而且完全是背道而馳,最終傷害的是孩子。

溫哥華島大學(Vancouver Island University)政治學教授、自由派人士利文斯頓(David Livingstone)對《大紀元時報》表示,Bill 67法案的目的是將批判種族理論合法塞入安省教育系統。但在他看來,這個概念已經在全國教育系統大行其道,其中有些是通過後門偷偷塞入,如通過教師職業發展研討和培訓等途徑暗渡陳倉。

利文斯頓認為,和美國人比,加拿大人更信任政府機構,對學校教授內容不會太懷疑也不大過問,無論好壞,都認為教師和學校說的可能是對的,基本上將決策權拱手交給學校。但一旦越來越多家長發現批判種族理論這種美國舶來品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就會被激怒。

他認為,如今加拿大教育系統問題太多,如孩子成績落後其它國家同年級孩子,這種情況下,公校應將重心放在提高教育質量上,而不是醉心於整天政治化孩子。

皮埃爾透露,許多家長擔心學校教的東西,乾脆叫孩子退學。PAFE是個家長維權團體,積極致力於抵制激進性教育課程和校園批判種族理論課程,積極參與和喚醒人們關注意識,尤其是隨著省選日益逼近,積極參與即將到來的秋季教育委員的選舉和投票。

皮埃爾說: 「總有辦法挑戰我們的教育系統,像教育政策、教育領導人等,因此還是有可能真正永遠取消這些東西的。」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