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中國妖術大恐慌 上演現實版

人氣 7258

【大紀元2022年05月06日訊】在清朝乾隆年間,曾經爆發過一場涉及到2億人的公眾大恐慌,當時從浙江傳出了一種名為「叫魂」的妖術。據說,通過對受害者的名字、毛髮或者是衣物做法,就可以讓那個人生病,甚至死去。因為聽上去恐怖而邪魅,平民百姓人人自危,都想方設法對付妖術,然後在幾個月的時間裡,就影響到了十二個大省,甚至連乾隆帝都被驚動了,下令各級官府在全國清剿妖術。結果卻是,不但造成了無數冤假錯案,而且所謂的「叫魂」案也沒有一樁可以坐實,最終是不了了之。

這一場「叫魂」案,之所以著名,就是因為它的荒唐和瘋狂。後來,一個老外,哈佛大學的中國史教授孔飛力(Philip A. Kuhn),把這個事兒寫成了一本暢銷書,1990年發表,書名是《叫魂:1768年中國妖術大恐慌》(Soulstealers: The Chinese Sorcery Scare of 1768)。孔飛力在書中,分析了這個案子造成全中國瘋狂的原因,而且表示,他這本書是在寫今天的中國,不知道中國人看得懂嗎?

那麼,到底是什麼,能讓這位孔教授,把今天的中國和清朝的叫魂案聯想到一起呢?我們今天呢,就來聊聊這個中國歷史上的知名事件——「叫魂」案。

荒唐的「叫魂」案

1768年,也就是乾隆三十三年春天,浙江德清縣的一面城牆倒塌,石匠吳東明就帶著當地一些百姓進行修繕,結果有一個名叫沈士良的人來找他幫一個忙,什麼忙呢?沈士良和他的兩個姪子有矛盾,他就想讓吳石匠他們在幹活的時候,把寫著自己姪子名字的紙條貼到木樁上,讓石匠們用大錘去猛砸木樁,據說這樣就會讓被詛咒的人生病,甚至死去。

吳石匠之前也聽說過這種妖術,也不知道真假,但很吃驚沈士良竟然來找他,認為他能幫著做這種事兒,吳石匠很怕自己受牽連,而且覺得這個人非常惡毒,就把沈士良扭送到了官府。

但是,周圍的百姓之間,卻開始陸續流傳說,德清的石匠們幹一些「叫魂」的事兒,很快是傳言四起,人心惶惶。

這個「叫魂」的謠言造成了多大的影響呢?比如,一位因為家族矛盾,一氣之下離家出走的德清人,跑到隔壁縣要飯時,因為籍貫是德清,被當地人認為是搞「叫魂」的妖人,鄉民們把他打了一頓,又送到了縣衙,結果這個人擔心再被拷打,就胡編說自己咒死了兩個孩子,又因為聽說過關於吳石匠的謠傳,就說自己是被吳石匠指使的。

到後來,謠言再發酵,說是詛咒最有效果的,就是拿到被詛咒者的辮子。在杭州蕭山縣,有一個名叫蔡瑞的捕役得到命令,要逮捕那些從外縣過來的,有剪人髮辮嫌疑的遊方僧人。剛好,有四個化緣的和尚,因為和幾個小孩搭話,就被當作是搞妖術的人,被當地人送到了縣衙。

結果,這個捕役蔡瑞,還號稱找到了作案工具,幾把剪刀、一根辮子繩,兩小段辮子。雖然和尚們否認有這些東西,但最後在酷刑之下被迫認罪。

隨後和尚又被押送到了上一級府衙,過堂時和尚翻供說,是因為拒絕給捕役蔡瑞塞錢,被栽了贓,審問蔡瑞後,發現他確實是向和尚要過錢,被和尚拒絕後,這個蔡瑞就在自已家裡找到了一撮頭髮,將頭髮編成辮子,連同剪刀一起塞進了和尚的行李中。最後,蔡瑞被懲罰戴枷示眾,和尚就被放了。

但是,「叫魂」案卻遠沒有結束,最後逐漸發展到越來越不可控,而且,妖術的內容,從「叫魂」變成極為敏感的「割辮子」,還不知怎麼地抓出了一幫專剪人髮辮「叫魂」的和尚道士來,稱為「妖黨」。

最先出現問題的就是山東,當時有兩個乞丐因為剪辮子被押送到官府,他們表示自己完全不知情,是被人迷倒之後強行剪掉的,據說是用來招魂的,他們還交代在浙江和安徽都有會妖術的僧人,有很多的信徒,實力強大。

傳成這樣,原本的「叫魂」案,可就不是一個普通的民事案件了。

大家都知道,在清朝統治中原後,就執行了剃髮令,男子都要剃掉頭頂的頭髮,留出一條大辮子,但漢人的文化習俗卻接受不了,很多漢人認為這是一種侮辱,清政府就把那些拒絕剃髮的,或者是拒絕編辮子的人視為謀反,當時就有一種說法,就是「留髮不留頭」,就是不想剃髮,是要掉腦袋的。

有個叫富尼漢的大臣,就把「叫魂」剪辮子的事兒報到了乾隆帝那兒,果然乾隆大怒,事關政權穩定,就要求徹查並清剿「妖黨」。

結果,皇帝直接開了口,這下面的各級官員,就有了隨便折騰的尚方寶劍了。像是河南巡撫憑空造出了十六宗「妖術」事件,隨後,直隸和湖南等地,也傳出有剪辮子的「妖黨」出沒。半年時間裡,「叫魂」案波及了十二個省,很多人被酷刑致死。

但是,因為犯人們的供詞都互相矛盾,而且官員尋遍了整個江南,也沒有找到所謂的廟宇、和尚、道士。無奈之下,官員們將省內可疑的僧侶全部抓來刑訊,把其中一些名字和口供中近似的人押解到了京城,讓清朝的中央機構——軍機處來審理。

軍機處確實有所作為,到年底時,就查出了這個所謂「妖術」,不過是始於一個因為妒忌而散播的謠言。

原來,德清縣有兩個寺廟,一個叫觀音殿,一個叫慈相寺,觀音殿的香火鼎盛,慈相寺門可羅雀。1768年初,德清縣東邊的水門和橋樑,因為年久失修而倒塌,我們開頭提到的那位吳石匠,就承包了修復工程。

香火不好的慈相寺的和尚,就散播謠言說,觀音殿的和尚和修橋的石匠一起做法「叫魂」,偷取前去觀音殿禮佛者的靈魂,以驅使這些人去修橋。結果,這個謠言越傳越廣,又不斷被添油加醋,這才發生了開頭講的,有人覺得吳石匠能「叫魂」,就去找他幫著做法報復仇人。

但是,真相大白後,軍機處的官員卻不敢告訴乾隆,最後還是當時的首席軍機大臣劉統勳,把這個案件的來龍去脈報給了乾隆,乾隆倒是很清明,隨後就下令停止清剿。

這個劉統勳就是「劉羅鍋」劉墉的父親,據史料的記載,劉統勳為人正直,歷任翰林院掌院學士及軍機大臣等要職,非常的敢於諫言。而且為官清廉,政績顯著,深得乾隆的敬重與信賴。他說出的話,自然是讓乾隆帝相信的。

所以,這個「叫魂」案折騰了一大圈,波及到了半個中國,卻原來是一個謠言。那為什麼會出現這樣荒唐的事兒呢?其實,就是恐慌。市井小民的恐慌,來自對妖術的恐懼,而官員的恐慌,則來自於怕丟烏紗帽的恐懼,皇帝的恐慌呢,是來自對謀反的恐懼。

瘋狂的清零

孔飛力教授,為什麼說,他寫這個200多年前的「叫魂」案,是在說今天的中國呢?因為,如今的中國,這樣的荒唐事,甚至比這更荒唐的事一直都在重複上演著。比如,我們看現在「清零」之下的中國封城,不是一樣充斥著瘋狂和荒唐麼?

就說這個上海封城,幾天前,還剛剛爆出了把養老院還有呼吸的老人家,裝進屍袋送去殯儀館火化的事兒,幸虧殯儀館的人員發現後,又把老人送回了養老院。

而上海同濟大學,近日還傳出了上大號要預約的奇葩事兒,原因是擔心廁所垃圾會傳染。有網友就憤怒地說,計劃經濟竟然發展到計劃大便的地步?

還好,這兩天有了好消息,上海當局表示,要放寬封城措施了,部分區域可以外出採購了,不過,壞消息是,多數區域禁止使用私家車、電瓶車、單車等等交通工具,結果是,都市裡幾十年沒見過的扁擔,又重現江湖了,一些出門購物的人或是肩扛手提,或是挑一根扁擔,好一些的,能有個三輪車或者手推車,據說,青浦區甚至出現了團購買「驢」的事兒。

再有,黃浦區一個居委會還發出通知,讓當地的陰性人員,分批集中到杭州酒店隔離。沒病的人被隔離,也真的是非常的中國特色了。

上海封城下,出現的荒唐事是數不勝數,而且,在中共狂熱「清零」的背後,都是以人命為代價的。

當年的「叫魂」案,民眾恐慌是源於一個以為是事實的謊言,如今的恐慌,可以說,是來自於中共的刻意製造。在海外的朋友們可能了解,雖然Omicron的傳染性很強,但症狀卻很輕微,甚至沒有症狀。

但是,中共官媒卻一直高調宣傳Omicron的危險。新華社報導說,Omicron仍然是一種危險的病毒,感染者從無症狀感染到重症甚至死亡,有基礎疾病、高齡、沒有接種疫苗的患者,感染後的症狀可能還會比較嚴重。一些公共衛生官員,也警告人們,Omicron的病死率仍然是流感的七到八倍。

比如,一個14歲的女孩,因為得知自己的檢測結果是陽性,隨後就跳樓了,就這樣輕易放棄了自己的生命,而這樣的例子還不算少數。所以說,這種不負責任地宣傳,讓不明真相的民眾非常恐慌,中共用這種方法,也達到了讓民眾屈服和認同它的封控措施。

在「叫魂」案中,當乾隆知道真相後,就撤銷了清剿令。那麼,每天接觸普通民眾的中共官員們,難道不知道「清零」政策不管用嗎?就沒人跟上一級反映反映嗎?《華爾街日報》的一篇文章說,一位中國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員提到,上級已經告訴員工,不要公開批評中國的抗疫策略,或是提出替代方案,以免打擊幹部群眾抗擊疫情的士氣。也就是,知道「清零」清不了大家也別說,也要維護這種消耗人力、物力、財力的操作。

不過,這些人說,中國的一些頂級公共衛生專家私下裡稱,目前的「動態清零」是不可持續的。

有中國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員說,公共衛生官員被告知,領導層計劃,至少將當前的做法延續到中共秋季的二十大。

所以,也不是中共的官員們真都糊塗,而且因為,清不清零,這是個「路線鬥爭」的問題,是權力鬥爭,也是一場現代版的「指鹿為馬」。

大家知道,在中共奪取政權後,中國就一直是各種政治運動不斷,而且是每一波當權者都要搞那麼幾齣。比如,毛澤東搞大煉鋼鐵,鄧小平鎮壓天安門事件,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都是一條死路走到黑,不允許有任何反對的聲音。無疑,中共才是那個,讓中國人時不時陷入恐慌、荒唐和瘋狂的根源。

關於這一次的上海「清零」,因為過程太過魔幻慘烈,很多評論人士認為,這是上海當地官員就是要變本加厲的搞「清零」,為的是激起民憤,讓習近平難堪。我們也不知道這是真是假,不過,中共在這種封城中,也確實又達到了它的一個目的,那就是再一次加強了一些人的奴性,讓人民在又一次突破底線的運動中,再一次適應和接受了中共的那股邪勁兒。

不過,在中共製造的各種荒誕中,也有很多人看明白了中共到底是何方妖孽,比如,有朋友自嘲說,小時候看中共官媒,每當聽到「中方不惜一切代價」,就以為自己是「中方」,長大了才明白,原來自己只是那個「代價」。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陳思雨
編輯:蔚然、宇文銘
剪輯:曲歌
監製:李松筠
訂閱財商天下https://bit.ly/2XuEbjP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財商天下】李嘉誠再出手 押注越南
【財商天下】印尼禁令推高通脹 中國消費再受衝擊
【財商天下】4天3場財經會 中共高層急救經濟
【財商天下】中共暫停整頓網絡平台 能否救經濟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兩次「封島」 北京賠慘!
【新聞看點】百度現「京台高鐵」圖?網民鬨笑
【橫河觀點】環台軍演洩密 美關注武統時間表
【秦鵬直播】FBI突襲海湖莊園 川普反擊
【新聞大家談】威懾中共 台灣需要全系列武器
【馬克時空】中共大陣仗圍台軍演 台灣冷靜以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