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輩子都告不贏」楊一美訴三代人上訪遭遇

人氣 506

【大紀元2022年05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劉淑青今年90歲了,在美國一家養老院幾近癱瘓,身上長了褥瘡。「我媽這輩子太苦了,在中國告狀告了一輩子,50多年。」長春的楊一美女士近日向記者講述了一家三代人上訪的悲慘遭遇。

「我舅舅活了96歲,告了70年一輩子狀,也沒告贏啊。」楊一美告訴記者,因為姥爺是富農,被按上破壞生產隊生產的罪名判刑,舅舅從1953年開始告狀,1984年平的反,去年舅舅含冤死了。「最後就是一張平反書,也沒給你一分錢。」

「我媽也是,有了平反書,就是不落實,勞保都沒有,只賠了500元。」楊一美說,母親劉淑青從1968年開始告狀,她原在黑龍江依蘭縣林業局上班,工作時間得了傳染性急性肝炎住院了,三天不到廠,就被單位開除了。

1970年至1980年期間,楊一美的父親楊連智被打成「黑五類」,從黑龍江民航局下放到黑龍江省依蘭縣進行勞動改造。

母親為此多次進京上訪,接著告狀,被勞動教養三年。「政府不讓進京,她就買過了北京到保定的票,再爬貨車返回北京,當時人年輕漂亮,在路上很危險,幾次遇到壞人。」

期間,楊一美的二哥不到11歲,被以「搶奪軍帽」為名抓起來,關了兩三年。「我爸爸是部隊的軍人,空軍飛行員,家裡一箱子軍帽,就是栽贓陷害,後來平反才知道是假案,是因為告狀,政府報復。」楊一美說。

1982年,父親終於平反了,回到黑龍江民航局,工作是飛機維修機械師。1990年,父親退休,楊一美家從黑龍江搬回老家長春。

一次次傷害

楊一美表示,孩子們長大後,母親讓孩子們去美國,因為一次次傷害沒完沒了,幾代人都是受害者,政府不講法律。楊一美的哥哥和妹妹先後到美國發展,妹妹還成為律師、警察。

楊一美在吉林大學參加工作,成為一名醫生。她想解決母親被陷害勞動教養三年賠償和工作問題,和父親應該得到的福利分房問題,因為隨母進京告狀,也被勞教、判刑。

劉淑青在國內喊冤照片。(受訪者提供)

據(2018)吉0106刑初39號判決書顯示,2009年7月,楊一美曾被以「擾亂社會治安」勞動教養一年六個月。本案主要指控2016年夏天,楊一美的母親劉淑青在長春龍嘉機場AB島中間安檢入口處,穿破舊衣服,一手拿棍子,一手扶手推車,脖子上掛著一個牌子,上邊寫著「冤」。老太太敲打地面引人注意,造成旅客滯留圍觀。而楊一美被認定為指使人,被以尋釁滋事罪判刑三年。

楊一美攜母親劉淑青在龍嘉機場鳴冤被判刑三年。圖為判決書局部。(受訪者提供)

楊一美表示,當時並沒有造成所謂嚴重混亂,機場人員也沒有採取任何措施。一年以後,長春綠園區正陽街派出所牽頭辦案,打擊報復。

她回憶,2009年,她在北京上訪被打,臉上打個大口子。「那時候上訪的見著就打,因為信訪和政績掛鉤。我也是其中受害人,在勞動教育隊待了一年半。」

在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勞教人員一天工作18個小時,起早貪黑,當奴隸幹,做的是出口日本的服裝,工作量很大。「服裝一天得四五百件;還做小鳥,膠有毒,嗆得腦子疼。一天都遭打罵,吃得還不好,成天幹,5分鐘吃飯時間,就是幹活,把人都整瘋了。」

因對非法勞教不服,再加上家裡遭遇強拆,楊一美繼續上訪。2017年5月,她被以「尋釁滋事罪」抓捕,後被判刑三年。母親在家沒人照顧,妹妹回國把母親帶到美國。92歲父親在家裡沒人照顧活活餓死了,被迫害得家破人亡。

在長春女子監獄,還是成天黑夜地幹活,做保安服,都是出口服裝。「都這麼幹,出事了,領導落馬了。他們獎金一個月二三萬,三四萬。」

由於上訪人員不給減刑,楊一美直到2020年5月刑期期滿又超期羈押幾天才放出來。「說你反對政府,只要你不是正經犯罪的,一天不減,正經犯罪的可以走後門,像孫小果(判死刑獲減刑)可以提前釋放。那裡犯罪的吃香,不犯罪不吃香。」

「判刑出來,啥也沒解決。」她還發現,「不是我一個人冤,都是這樣的,(進監獄)我一看(冤案)太多了。」

看守所裡開罰單

下到監獄前,楊一美在看守所被超期羈押二年。她說,「我在看守所待了兩年,我連一個菜葉都沒見著過,我怎麼活下來的?一個小屋30平方米,能住60人,連氣兒都喘不上來(I can’t breathe),一宿不讓你睡覺,全在地上站著。」

「說句話、閉下眼就罰一百元,我在監獄看守所被罰了2,000多塊錢。罰款不算,讓你值夜班,一個月打底,最少三個月。有啥問題罰你12點在地上站著,站到3點。各種理由罰你。」

「湯裡擱點咸鹽,願吃不吃,鹹菜都不給你。那時候我一直拉肚,吃不著啥營養的。進去的時候160斤,瘦得不到90斤,沒吃沒喝的,成天拉肚,也不給你藥,給你藥也不好使。」

楊一美開始便血,說是直腸癌。多虧她是學醫的,對中醫也有研究,後來買點木耳,泡水生吃,木耳止血,連著吃了8袋,才好了。

「我算聽話,有的上訪的給你帶個背枷,不到一週沒氣了(死了),整出去了。」楊一美說。

出獄後,楊一美去長春市公安局告看守所開罰單的事,市局卻讓她找看守所。楊一美問:看守所不歸你管吶?哪條法律規定隨便罰款?

她還透露,「(在長春看守所)坐牢二年時(當地公檢法)跟我談,只要你認罪、不追責,就提前放你。我說你必須拿出證據來證明我有罪,他們說我太犟就加刑期一年。我說可以,別說一年就十年三十年我也不服,總有一天我讓你坐到被告上去,進監獄。你們公開製造冤假錯案。」

記者致電長春市第四看守所所長、政委等,對方均無應答。記者又就看守所伙食、罰款、背枷等問題發送短信詢問,對方也沒有回應。

「一點希望都沒有」

出獄後,楊一美上訴到高法,維持原判;到最高法,最後是不受理。她感嘆,「老百姓一點希望都沒有,一層錯,二層錯,層層錯,就像高樓似的,基層沒打好底,上面不整個完了嗎?」

「這個機構、這個社會什麼樣?能不出事嗎?這次疫情,上海、長春這幫官員胡整,上面解控了,下面不讓你下樓,把大門一鎖,限制人身自由。現在老百姓(民怨)嗷嗷的,你才知道?隨便違法,想咋地就咋地。太可怕了!」

楊一美表示,除了黑龍江,長春是全國最黑的,領導都抓了。「抓了白扯,去個孫悟空來個猴兒,都那樣,不給你解決問題。你一年解決一個,也不至於有那麼多人上訪。」

「現在(我的)辦案人、局長也進監獄了。還有中院、高院、法院、檢察院呢,(一個案子)涉及一百多人。」

公開報導顯示,2021年6月,原長春市維護穩定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關連平因嚴重違法違紀被調查。

去年9月,網上流傳一個段子:吉林省吉林市領導班子在監獄會師了。書記周華辰、市長趙靜波、人大主任李向東、政協主席崔振吉、紀委書記楊子明、法院院長張德友、檢察院檢察長謝茂田、公安局長劉培柱、財政局長吳舉等全部入獄。

「我們家這個案例可以看出,從頭到尾,從歷史以來到現在,(共產黨)沒有好過,一次次地對老百姓傷害,一次次地以權代法,去迫害老百姓,就是報復你,特別是基層。」楊一美說。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楊寧:上海長春封控 讓人看清九件事
動漫紀錄片《長春》荷蘭電影節獲獎
長春社會「清零」近一週 市民抱怨仍沒解封
《長春》北美首映 觀眾獎排名躍居榜首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現四大致命跡象 中共將瓦解?
【馬克時空】俄民眾反徵兵抗議延燒 普京會用核武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