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聊點足球,英式的

英國人對體育的愛好是無與倫比的,在众多選擇中,沒有一個可以向足球的第一位置挑戰(GettyImages)
人氣: 7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22年05月07日訊】很多年前有這麽一個説法,大部份英國人一見面,基本上第一句是問候,第二句是談論天氣,而第三句最大的可能性是「昨天看球了麽?」。英國人對體育的愛好是無與倫比的,幾乎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愛的運動,甚至直接參與,而在這麽多選擇中,沒有一個可以向足球的第一位置挑戰。

至於爲什麽,説到底,因爲足球是一個「底層」運動,你甭管他在全球多麽有影響力,商業化如何打造的金碧輝煌,球星們如何的奪目璀璨,但它本質上就是平民運動,比不得上流社會熱衷的高爾夫和網球的高雅作風,甚至連橄欖球都比其「檔次」高一點,英國有這麽一個説法,橄欖球是一群紳士在玩流氓運動,而足球是一群流氓在玩紳士運動。

最早真正意義上的現代足球比賽,就是在一百多年前,一幫喜愛這個運動的底層百姓們,主要都是工廠的工人們,或者農閑時的農夫們,在還有太多剩餘的荷爾蒙無法得到釋放時,各自拉起一支隊伍,相互間沒有「拳打」的脚踢一番。

英國有這麽一個説法,橄欖球是一群紳士在玩流氓運動,而足球是一群流氓在玩紳士運動(Wikimedia Commons).

這種自下而上的底層文化,對於先天性不崇尚權威的英國人,有著天然的契合性,而且在某種程度上,它繼承了中世紀那種封建領土的地域文化,每個區域的球迷,將自我的鄉土之情,投影到本地的球隊身上,在某種意義上球隊就成爲了這一區域内民衆的精神圖騰。

再結合人類原始的對於領地的征服慾,我這個工廠要在這一片拔份兒,自然要幹挺周邊的其他隊伍,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同一城市之内的各種死敵競爭關係,而這種歷史羈絆,要遠超過每個球隊在實際利益上的競爭關係,比如2000年初的阿森納(Arsenal F.C.)是英超冠軍的有力爭奪者,但最激烈,最血腥的比賽不是發生在與奪冠對手曼聯(Man United)的比賽,而永遠是球場就隔著幾英里的熱刺(Tottenham Hotspur F.C. )。

Millwall的粉絲再次上演足球流氓之間的碰撞(GettyImages)

在這種氛圍下,就自然出現了足球流氓的概念,其實他們本質上和足球關係不大,更像是擁有極强的地域保守主義的黑道組織,其中比較有名的就是米爾沃(Millwall F.C. ),這支東倫敦「勁旅」不是以戰績,而是以彪悍的民風聞名足壇,當我們還在譴責向球場内投擲硬幣和水瓶是暴力行爲時,人家在半個多世紀前就開始扔「手榴彈」了——當然事後被查出是仿製品。

米爾沃最大的死敵,就是東倫敦的鄰居西漢姆聯(West Ham United F.C. ),發生在這兩個球隊之間的球迷互毆,已經不能用打群架來簡單形容,你完全可以把他們代入到古代那種只有一水相隔,爲了一些鷄毛蒜皮的小事就械鬥的「村落戰爭」。甚至還被拍成電影《Green Street》,《指環王》的明星Elijah Wood擔當主演。而米爾沃並非獨一無二,只是被媒體抓了一個典型罷了,事實上幾乎所有叫得上號的英國球隊,都有這種黑幫性質的球迷組織,他們不打家劫舍,專打鄰家的舍。

近距離圍觀一下警察與足球流氓之間的較量(GettyImages)

所以蘇格蘭場最擔心的不是塔利班會不會去炸白金漢宮,而是今晚在熱刺主場白鹿巷(White Hart Lane )會出現上萬個剛從酒吧出來,正在微醺狀態的阿森納球迷們。每每比賽日這一天,英國會出動幾乎所有警員和防暴警察,風聲鶴唳的場景,對於不知道的人還以爲是不是哪裏要鬧獨立了,而每當客隊進一個球,警察們就開始嚥唾沫。

每當有球賽的時候,面對阿森納的球迷,當地警察如臨大敵(GettyImages)

但這種現象的背後,其實是英國人骨子裏的對於榮譽的追求,事實上如果你有注意觀察,在各個英國球隊的球場中懸掛的標語,你幾乎看不到在某國最愛用的什麽「永爭第一」、「勇攀高峰」,「你永遠是冠軍」這種大詞,出現頻率最高的永遠是「榮譽」,但又不是中文語境中對於利欲的概念,而是「英格蘭期待每個人各盡其職」。

這才是英國足球最大的特點,英國球迷不在乎球員是不是有著梅西一般的技術(當然有了更好),而是你是否給出了100%的努力,輸球了,技不如人,沒關係,你依然會得到球迷們鼓勵的掌聲,但如果你不賣力,即便贏球了還是會被看不起,噓聲四座。

所以英國球迷最喜歡的,往往不是那種技驚四座的球星,而是滿場狂奔,最賣力氣的那類人,比如曾在曼城效力的中國球員孫繼海,他在球隊屬於輪換替補,沒什麽太大特點,就是體力好,幹活不惜力,其中最經典的是在一場比賽最後時刻,狂奔整個球場距離,在球即將滾入球門線的瞬間解圍,就這一幕,至今仍被曼城人津津樂道,能記他一輩子好。

孫繼海踢球賣力深受曼城球迷肯定(GettyImages)

這種對於榮譽感的追求,使得英國足球不那麽功利主義,所以雖然這個島國有著幾百個球隊,但每個球隊都有自己的死忠,他們大部份都是球隊所在的當地人,不但自己不會改換門庭,而且很大概率成爲家庭傳承,以前的週末,是父母帶著孩子去教堂禱告,現在是去球場看球——如果再配上一個肉醬派和塑料杯裝的啤酒就更地道了——這種在某種意義上代替了宗教地位的習俗,讓本土球迷從小就培養成爲了最忠實的擁躉。

所以這又誕生出另一條「鄙視鏈」,就是對於那些完全靠金錢堆出來的豪門隊伍,是得不到其他球隊球迷打心底的認同的,無論其拿了多少冠軍,依然會被嘲笑是買來的,最典型的就是切爾西(Chelsea)了,阿森納雖然20年沒有奪冠,但依然能在藍軍面前底氣十足,「你們沒有底蘊,」「你們沒有歷史」,這是最常聽到的聲音——當然也透著那麽一絲絲的嫉妒。

別説切爾西的這種金錢模式了,哪怕你不是那種本土球迷文化,都會被歧視,曼聯就是一個典型例子,雖然貴爲英格蘭戰績最輝煌的球隊,有著悠久的冠軍歷史,但只因爲在曼徹斯特市缺少當地球迷的支持——因爲七成以上的都是曼城(Man City F.C. )的球迷——甚至球隊都不在城裏,而是位於大曼徹斯特市西南的近郊地帶,因此被戲稱「在倫敦的球迷都比在曼城斯特的多」,英國球迷是打心眼裏看不上「國際球迷」的,認爲這類球迷不是球迷,而是勝利者的跟屁蟲。

我以前遇到過一個開卡車的西漢姆聯球迷,閑聊時説起足球,當時西漢姆聯是「升降機」,經常降級,戰績不佳,但他每每説起自己的球隊,自豪感是溢於言表的,眼睛中都發光的那種,「無論球隊戰績多差,我們這幾千在場球迷永遠支持她。」

就差說生死與共了。

責任編輯:陳彬#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