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年風雨路 再回首「六四」不敢忘

六四學運領袖 探討反抗中共暴政的出路

人氣 502

【大紀元2022年06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李瑩瑩聖荷西報導)年華易逝,六四難忘,歲月如刀,也磨不掉三十三年前天安門上年輕學子們的血漬。日前,定居舊金山灣區的多位六四學運領袖,紀念和反思了1989年親歷的六四事件,並探討了在中共用極端防疫措施嚴控中國社會的今天,中國人反抗暴政的出路。

「面對屠殺和酷刑,我會恐懼,但不會因爲恐懼而退縮!」在震驚世界的天安門事件33周年到來之際,前學運領袖趙常青寄語今天的中國大學生,「人活一世總要有追求」,如今的極端防疫運動再次教育了中國人,中共暴政「不可容忍」。

而學運領袖之一的封從德則直擊中共死穴,「講真相戳穿中共的文化暴力」,「中共末日指日可待」。

封從德:講真相戳穿中共的文化暴力

封從德,是被中共官方通緝的21名學運領袖之一。(封從德供圖)

「自從2001年做六四檔案網站,當時就有很多海外留學生通過網站詢問1989年的學生爲什麼要殺解放軍」,封從德說,「我告訴他們網站上有5,000張照片,一萬多篇文章,可以去了解當年的六四,」他們過了一個月後找到我,憤怒地說,爲什麼他們被騙了20年。

三十多年來,封從德曾出版多本「六四」相關書籍,建立「六四檔案」網站,透過網絡傳播六四真相。

他說,中共很善於用謊言來騙人,比如把天安門廣場清場過程的時間縮小到1個小時,把空間縮小到廣場很小的範圍,就說在這個時空裡面解放軍沒有殺人,以此來掩蓋全世界都知道的天安門大屠殺、屠殺了至少幾千人的事實。「這個就是文化暴力。共產黨通過這種洗腦宣傳、對思想的控制,來掩蓋鎮壓、殺人,甚至活摘器官等罪行。」

「文化暴力爲直接暴力和制度暴力塗脂抹粉,使其合理化,是更可怕的暴力,所以法輪功朋友每次都要提到講真相,因為講真相能夠觸動人們真正思考、反省,可以戳穿文化暴力,揭露中共謊言。」封從德總結說。

「清除中共,回歸民國憲法,才是出路」

中國人反抗中共暴政的出路何在,一旦變局到來,中國將走向何處呢?封從德將解決問題的路徑總結爲三變,從民變、到兵變,到政變,到恢復「四六民國憲法」。

他表示,現在的年輕人關鍵要明白,光有民生訴求是不夠的;如果你只維權,一旦得到利益就不關心其它,很快你的利益又會被中共侵占。他以中共的「土改」為例,以前農民跟著中共鬧革命,得到利益後,中共很快又把土地收回去,結果餓死幾千萬農民。「所以實際上必須要徹底改變這個制度,才能真正解決問題」。

封從德認為,這次極端清零政策造成大規模人道災難,可能會形成大規模民變,但光有民變是不夠的。

「就好像1989年幾千萬人都上街是不夠的,只是往保共改良的思路在走,共產黨還是留在台上。」封從德反思說,「這次是要徹底清除掉共產黨,進行沒有共產黨的民主革命。」

他解釋說:「真正的民主革命,像蘇聯倒台了、東歐由共產國家變成民主國家,死了什麼人嗎?沒有啊!」共產革命是殺人放火、血流成河的,但民主革命不會,更不會像中共宣傳的那樣,到時候軍閥混戰、全國大亂,幾千萬人要死掉,「那些都是共產黨的邪惡宣傳」。

封從德說,最關鍵是要站出來說,「就是要徹底清除共產黨,要中共下台,但1989年就沒有這個」。

他相信,清除中共「會是非常和平的」,比如葡萄牙、羅馬尼亞等國家的民主化過程,軍隊不參與鎮壓民眾,專制暴政就會解體。

封從德還建議,之後中國要回到1946年制定的《中華民國憲法》,回到中華民國,這是中國未來的出路。

「紅二代都在反省,中共末日指日可待」

封從德說:「中共成了全世界矛頭所指的最大的專制國家,尤其這次疫情,全世界已經都看清楚了中共的專制,是世界的敵人。中共的末日快到了。」

他推薦吳建民撰寫的《歲月有痕》這本書。他說吳建民作爲紅二代,也是1989學運裡最堅定的反共成員。

「書中講述了作者在南京參加1989年學生運動的情況,當時北上長征的計畫和空校計畫,這些都很有價值,所以我做了一個長達萬字的序。」他說。該書和序言的網絡連接爲:https://bit.ly/3xdJT97

封從德相信,像吳建民這樣的紅二代,紅三代都要做中共的掘墓人,中共的末日指日可待。

封從德預測,整個過程應該比較迅猛,因爲中國現在經濟、股市、樓市、政治結構、瘋狂的清零政策,所有問題集中到一起的話,突然休克、崩潰,是很容易出現的狀況。

封從德,是六四事件中,被中共官方通緝的21名學運領袖之一,事後流亡至海外,現居美國舊金山。

趙常青:人活一世要有追求

趙常青,八九學運領袖,曾因為從事六四和人權活動6次被捕入獄。(趙常青供圖)

33年前的趙常青還是一名大一新生,在六四大屠殺之前,他和許多學生一樣,都對共產黨抱有一定的幻想。他和無數20世紀80年代成長起來的青年一起走上街頭,舉起了反腐敗,要民主,爭人權的旗幟。

然而那一晚,中共當局出動了坦克、動用機槍對他們進行了血淋淋的暴力屠殺,致使3,000多名學生和市民被殺,1萬多人受傷,許多人被逮捕入獄、被通緝。

「六四之前,從未想過軍隊會把槍口指向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趙常青回想說,「已經過去了三十多年,直到現在中共集團還堅持當年的錯誤,沒有絲毫懺悔認錯之心,讓人尤其感到痛心。」

「人活在社會上,總要有追求,民主自由人權法治是當年引導學生隊伍前進的旗幟,也是引導我人生走向的8個字」,他說,「面對屠殺、酷刑,我會恐懼,但不會因爲恐懼而退縮、放棄、後悔。所以我一次又一次地背起民主自由的十字架,依然進行抗爭。」

趙常青分析說,六四大屠殺發生之後,中共也進行了「反思和檢討」,其結果卻是加強意識形態,強化對年輕人的洗腦和思想管控,加強對高校絕對的控制,用所謂的愛國主義、民族主義,來取代對普世價值觀的認同。這種管控的結果是,六四之後的33年間,中國社會再也沒有發生過像六四這樣、以民主自由人權爲訴求,以青年學生爲主體的運動。

「物極必反,國人正在覺醒中」

「但還是有一部分人在覺醒,例如前兩年香港年輕人的抗爭;以及近來中共當局無底線的防疫清零造成大規模的人道主義災難,北京、天津高校的許多年輕人也都站出來對中共說不。」趙常青說,「這些年輕學生也認識到,目前阻止中國社會向人類文明方向前進的最主要阻礙就是中共體制;意識到這種絕對的專制高壓所帶來的黑暗和災難,是不可容忍的;所以他們喊出了打倒官僚主義、形式主義這樣的口號。」

他認爲,中共對整個社會的管控已經到各個角落,已不太可能爆發當年六四那樣數百萬人上街抗議的運動,「但物極必反,極權主義壓迫到了一定程度的時候,某個突發事件,就可能引起整個社會的普遍反抗」。

他希望八九一代不要忘記當年發生的悲劇,力所能及地繼續努力,並期望越來越多的中國青年,能夠意識到普世價值觀以及民主自由人權法治,對每一個中國人的重要性;希望共產黨內部有更多改革人士、有識之士勇敢站出來,對暴政集團說不。

趙常青,八九學運領袖、新公民運動領軍人物,曾因為從事六四和人權活動,6次被捕入獄,總計長達11年之久。

「六四事件」,又稱「八九民運」,或「六四大屠殺」,是指1989年中國高校大學生從悼念中共改革派領導人胡耀邦,發展為反對中共腐敗、要求自由民主的遊行抗議,最終招致中共血腥鎮壓;中共甚至於6月3日至4日在北京市,對舉行和平抗議的學生和市民,展開了機槍掃射、坦克輾壓的大屠殺。◇

責任編輯:殷瑞娜




關注我們facebook主頁,及時獲得更多資訊,請點這裡。

相關新聞
中共6退休高層12年7次上書籲重評「六四」
哈佛首開六四歷史課 華裔學者談背後的故事
台灣紀念六四 重立香港恥辱柱
六四悼念33周年 居英港人舉辦活動延續抗爭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俄軍投降視頻曝紅 曝作戰重大變化
【秦鵬直播】揭密:李文亮最後時刻如何度過
【微視頻】蓬佩奧大格局令中共恐慌
【時事軍事】普京的手指離核按鈕還有多遠
【財商天下】聯合國:停止加息 否則衰退將甚於08年
【十字路口】竊選舉數據 中共煽美內亂?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