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位失憶者在美國重獲新生的真實經歷

劉曉燕。(劉曉燕提供)
人氣: 127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2年06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伊鈴多倫多報導)2022年5月25日上午,美國著名科技重鎮匹茲堡萬里無雲,陽光燦爛。在市政廳寬闊的市長辦公室內,身著深色套裝的華裔居民劉曉燕正在給市長、市長夫人和現場的藝術家們演講。

2022年5月25日上午,匹茲堡法輪功學員劉曉燕(桌前中)在市長辦公室演講。(劉曉燕提供)

這是匹茲堡市長夫人正在舉行的繪畫圓桌會議,8位繪畫藝術家在市長辦公室展示各自的繪畫作品。劉曉燕贈送新任市長一個大型中國結。她面帶微笑,言語溫和而自信,面對觀眾侃侃而談。她談到中國結的意義,談到中國傳統文化,談到法輪大法,談到自己的人生故事……

從優秀生變成失憶者

劉曉燕出生於上個世紀60年代初的重慶。那是個政治動亂的年代,劉曉燕的青少年時代學業荒廢。直到70年代末,文革結束,劉曉燕也隨學校恢復正常學習。

劉曉燕。(劉曉燕提供)

劉曉燕性格溫和,內向,記憶力很強,一篇文章很快能記住,連標點符號都能背下來。加上勤奮、刻苦,她的成績總是名列前茅。她考上了當地重點中學,曾被評為重慶市模範生;後來又考上四川藥劑學校。因為成績優秀,畢業後她被分配到重慶一家腫瘤研究所,從事藥品檢驗工作。

藥品的質量直接關係到醫院所有病人的生命安全,藥品檢驗工作責任重大。劉曉燕走遍重慶各大醫院,學習自製大輸液的合格標準。她迫切地想要提高業務水平,於是重新複習中學課程,考上當時中國藥科大學函授班。

3年函大畢業後,劉曉燕緊接著又考上3年制的電大英語班。那時,她的英文基礎幾乎是零。她白天上班,下班後去電大學英語,晚上做作業到深夜;平時走路、乘車都在學英語。

2年下來,她的英語有了很大長進,但大腦彷彿填充了漿糊,思維遲鈍,記憶力也在下降,行動也遲緩,人處於一種極度疲勞的狀態之中。

1994年4月,劉曉燕3年英語學習即將結束。有一天,她突然發燒,連續幾天不退,有時高燒達攝氏四十度,人處於迷糊狀態,對外界感知如同隔著一層厚厚的毛玻璃。

幾天後,高燒終於退了,但她的大腦卻停留在高燒時的狀態,大腦裡彷彿灌進了一團泥漿,思維困難。家人、同事叫她的名字,她心裡明白,但不知道該怎麼回應,連頭都沒抬。別人說話速度快一點,多說幾個字,她就聽不明白,更不知道如何回應。

看電視,畫面一閃,聲音一響,瞬間她就頭暈腦脹,彷彿腦袋要炸開;同時,上一秒聽到的台詞,瞬間在她的記憶中消失,什麼都留不下。要出門時,她呆呆地站在門口,不知道到底是開門還是鎖門?

在她面前,文字是那麼陌生,好像從來沒有見過,不明白什麼意思,閱讀變得不可能。過去那個喜歡看書,喜歡哲學,工作勤奮,認真負責,記憶力超強的人,思維定格在那場40度高燒時刻。

從那以後,作為一個正常人的基本思維能力、理解力、溝通能力、日常認知能力變得異常微弱,現實世界彷彿跟她隔了一堵牆,人世間正常人的生活她都不能企及,世界重新變成一個陌生的地方。

然而,她感受痛苦的能力還在。「我完了,徹底完了,我該怎麼辦呢?我該怎麼辦?」她心裡充滿內疚,認為是自己過度用功讀書造成的:「別人讀書越讀越聰明,自己讀書怎麼變成傻子?」

劉曉燕的婆婆找到一位內科醫生朋友,希望幫助兒媳解脫病症。但醫生說,這是神經衰弱,沒有辦法,只有靠時間,多做一些體力活,或許能改善。

時間一天一天過去,劉曉燕的病情沒有一點好轉的跡象。她的人生還沒有好好展開,就迷失在幽暗的森林中。昨天已經遺失,明天還看不見。她心裡難受極力了,天天哭泣。

她躺在床上,眼神無助而茫然,淚水打濕了枕巾。不遠處是繁華的街區,南來北往的車流、人流川流不息,世界在熱鬧地運轉,人們都在各自的人生裡忙碌,而這一切都與她無關,她成了一個邊緣人,只有絕望、痛苦緊緊纏繞著她。

「一了百了吧,再也不用承受這無名的痛苦了。」她想到了死,「只要往汽車上一碰,一切就結束了。」

就在劉曉燕感到萬般無奈之下,她腦子中浮現出因患腦瘤癱瘓在床的母親,還有年幼的女兒。「再怎麼沒有能力,起碼還能照顧母親啊;再沒能力,還可以陪伴女兒啊。」她默默地對自己說,「無論如何要堅強地活下來。」

新移民的艱辛

1995年5月,劉曉燕的先生辦好了美國留學簽證,她和女兒也順利辦好簽證。她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況根本不適合出國,但她抱定吃苦的心態。同時,冥冥之中,她感到有一種力量在推動她往西方社會:「或許在那裡會找到我想要的東西。」

初來美國,語言障礙,環境陌生,這對本已身患疾病的劉曉燕來說,更是難上加難。那時,他們夫妻靠打零工維持生活,但她的身體根本無法勝任工作。

在雜貨店,她整天蹲在地上搬東西,做這種簡單重複的事還行。如果再讓她把東西擺到架子上,她就不會了。老闆讓她收錢,她會非常恐懼。顧客要買什麼東西,前一秒說的話,後一秒鐘就忘記,她根本就記不住。但她不想讓別人看出她有病,只好趕緊跑到後面去拿貨,但她拿的東西不是顧客想要的。為此,老闆天天罵她,認為她工作不認真。她只能忍著,知道是自己的錯。

時間一天一天地過去,她的身體越來越差。最後連簡單工作也不能勝任了,只好待在家。

「如果有一天能像正常人一樣生活該多好啊!」劉曉燕幾乎每天都對自己這樣說,那是她深藏心裡的渴望。

巧遇法輪功

1998年9月,劉曉燕在鄰居的陪同下,送女兒去當地一家中文學校學中文。在那裡,家長們不是去買菜,就是在一起談笑風生,只有她傻呆呆地獨自待在一邊。鄰居走過來跟她說,外面有免費教氣功的,要不要去學?

2021年5月13日,劉曉燕(左)和匹茲堡當地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劉曉燕提供)

劉曉燕心怯,她怕人家知道她有病,影響以後找工作。但轉念一想,死馬當活馬醫,也許氣功能治好自己的病。她鼓起勇氣,來到教功的地方。一對中年夫婦正在教功,他們給她介紹法輪功,並借書給她,讓她先了解一下。

「天哪,我哪能看書,我要是能看書就不會到這裡來了。」劉曉燕心想。她很為難,隨便把書翻了幾下,就給回對方。

回去後,她的先生鼓勵她試一試。於是第二個週末她又來到教功的地方,跟著學了四套動功,還請回了《轉法輪》一書和一盤教功錄像帶,她想讓先生幫忙看一下這本書到底講了什麼。

沒想到,當天從學校回到家,劉曉燕感覺頭又痛又脹。她嘗試練瑜伽倒立,結果越練越厲害,像要炸開似的,很難受。

第二天一早,她的先生告訴她:「昨晚已經把《轉法輪》看了一遍,昨天你出現的頭痛難受,說不定是老師在給你調整身體呢。」劉曉燕根本不相信,以為他在開玩笑。「天下哪有這回事,我功還沒煉,書也沒看,怎麼會有人給我調整身體?」但她以後堅持天天煉功。

身心巨變

有一天,劉曉燕好奇,想試試看《轉法輪》。「能看多少算多少吧。」她慢慢地,一個字一個字地看,一行一行地看下去。不知不覺看了一個多小時。

「怎麼一下子能看這麼多書呢?而且還不吃力?」劉曉燕感到奇怪。她又打開電視機看了一下,嗯,沒有頭暈腦脹,聽得清清楚楚,也不太吃力,怎麼回事?

來美國3年,她從沒看過電視,只要電視屏幕一動,聲音一響,她馬上頭昏腦脹,聽不清,也看不懂。現在竟然一下子就可以輕鬆地看清了,看懂了。從那場高燒開始,差不多4年了,她迷失了,遠離了正常生活。

現在突然一切恢復正常了。4年的痛苦、絕望,解脫了;4年的渴望、夢想竟然實現了。劉曉燕彷彿從一場噩夢中醒來,又彷彿走出幽暗的森林,看見了陽光……她內心非常激動,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從此,她每天煉功,一有空就看書。「書中講了許多我不知道的事情,解答了多年一直纏繞在我心中的困惑。」她說。煉功過程中,《轉法輪》書中講的許多特異功能她都經歷過,還看見了美麗的光。

煉功不久,她發現自己的大腦像被清水洗過一樣,思維變得非常清晰;手、腳動作協調自如,不像以前那麼遲鈍緩慢;她30歲不到就停經也恢復了正常。

短短幾個月,劉曉燕的身體完全恢復正常。她上當地社區學院,學電腦課程,並拿到了網頁創作(web authoring)證書。

通過閱讀《轉法輪》,劉曉燕的世界觀也在不知不覺地發生改變,生活中用「真、善、忍」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儘管家庭經濟仍處在困難時期,但她內心平靜、祥和,家庭氣氛變得和睦、融洽。連鄰居都羨慕,也想學法輪功。

那時,劉曉燕在當地一所大學研究所實驗室工作。她工作勤奮,認真負責,不計較利益,被老闆稱讚,被同事公認為是研究所最好的實驗員。

有一天,劉曉燕的先生所在公司突然宣布解散,他們的簽證很快到期,馬上面臨身分問題。有私人公司主動提出幫忙,她謝絕了,堅持按「真、善、忍」的標準為人處事,不想弄虛做假,隨其自然。

後來,劉曉燕的老闆因為經費不足,實驗室面臨撤銷。此時,另一個實驗室派人跟她說:「你們老闆沒錢了,到我們實驗室來吧。」劉曉燕說,「他在困難中,我不想離開他。」當時這人流淚了,說:「對呀,我也覺得做人就應該這樣。」

通過修煉,劉曉燕從一個內向、自卑、沉默寡言的人,變成一個熱情、開朗、充滿自信的人,她的人生已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她常常感動得流淚滿面:「真沒想到,歷經重重磨難,終於在美國找到了我要找的。」

講真相 把大法的美好帶給匹茲堡

劉曉燕從大法中受益,她想把好東西分享給他人。她加入當地中文學校煉功點教功;又和當地法輪功學員一起,在圖書館、公園等地教功,利用可能的機會洪揚大法的美好。每次辦班都有十幾、二十個人來學。

2021年5月13日,劉曉燕(中)和匹茲堡當地法輪功學員。(劉曉燕提供)

1999年7月,中共開始打壓法輪功,海外也受到影響,許多人聽信中共謊言,對法輪功學員投來歧視的目光。

2002年,正是中共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時候,劉曉燕參加了美國華盛頓DC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一位畫家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殘酷迫害的經歷深深地震撼了她,她淚流滿面,當即決定,一定要盡己所能,把中共對法輪功慘無人道的迫害曝光。

匹茲堡是科技重鎮,許多中國精英人士來這裡學習、工作。為了讓這些華人了解真相,劉曉燕在當地一所大學舉辦電影放映會,半個月一次,持續達6年時間。許多華人、特別中國大陸人,通過她放映的《九評》和其它影片,了解迫害真相,認清中共的邪惡。

一對老年夫婦回國前,特地來看她,感謝她讓他們了解了迫害真相。一位華人大學生通過放映會,重新走回修煉,並在日後成為她舉辦放映會的重要幫手。

2006年7月,加拿大前亞太國務卿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共同發布獨立調查報告,指出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劉曉燕把調查報告送達該大學的研究所。之後,每當調查報告更新,劉曉燕就會及時送往研究所,並給所遇到的人講大法的美好及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

2017年7月20日,劉曉燕和美國國會議員基思‧羅斯福斯(Keith Rothfus )在華盛頓DC 7‧20反迫害集會上。(劉曉燕提供)

有人表示震驚,有人沉默,也有人不相信;但環境已在悄悄發生變化。有的人離開了;某些「特殊人物」不見了;有的教授了解真相後選擇支持法輪功。

2019年5月13日,劉曉燕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州參議員林賽‧威廉姆斯(Lindsey M. Williams)的辦公室。(劉曉燕提供)

劉曉燕在匹茲堡居住了27年,她和當地法輪功學員一道,持續不斷把大法的美好及迫害真相傳播給當地政府和人民。27年來,匹茲堡市長、市政府給法輪大法的賀信、公告及褒獎令達40多項;有的議員連續3年在華盛頓DC法輪功反迫害集會上發言,譴責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

2018年7月20日,法輪功學員劉曉燕與國會議員基思‧羅斯福斯(Keith Rothfus)辦公室工作人員合影。(劉曉燕提供)

「我有幸在匹茲堡得法(修煉法輪功),感謝這個城市給我機會。」劉曉燕說。連續10年,劉曉燕和當地法輪功學員一道,邀請神韻藝術團來匹茲堡演出,讓匹茲堡人民感受中華5000年神傳文化的美好。

盛開的優曇婆羅花

在日常生活中,劉曉燕一點一滴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處事,她的生活環境也漸漸發生變化。

2011年7月,傳說中3000年一開的優曇婆羅花在劉曉燕的家綻放。院子裡、牆上、屋內、果樹上、亭子裡、前門、後門,陸陸續續,到處都是。之後,她家每年都盛開優曇婆羅花。不僅是劉曉燕的家,匹茲堡其他法輪功學員的家都盛開了優曇婆羅花。

2011年7月,傳說中3000年一開的優曇婆羅花在劉曉燕的家綻放。院子裡、牆上、屋內、果樹上、亭子裡、前門、後門,陸陸續續,到處都是。之後,她家每年都盛開優曇婆羅花。(劉曉燕提供)

傳說中優曇婆羅花開放,是轉輪聖王在人間傳法,是人世間大祥瑞之事。

劉曉燕家每年都盛開優曇婆羅花。(劉曉燕提供)

今年是法輪大法洪傳30周年,劉曉燕對大法和師父充滿感恩:「在走過的歷程中,我深深地感受到,沒有大法,我不可能做到這一切,是大法把我塑造成為一個新的生命!」

劉曉燕說:「感恩李洪志師父傳出的這部高德大法,讓我明白了人生的意義和苦苦找尋的宇宙真理;感恩師父,呵護我,引領我一步步走到今天;感恩師父,給予我健康的身體,教導我『真、善、忍』法理,做個真正為別人著想、為別人付出的人!」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