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上海解封「埋雷」李克強又出狠招

人氣 15013

【大紀元2022年06月02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6月1號(星期三),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天焦點:上海不是解封勝似解封,甩鍋居委會背後的可怕一幕;不提「封城」背後有何玄機?統計局造假反打假,李克強狠招再出手。

在經歷了兩個多月喧鬧的「全域靜態管理」之後,上海終於宣布從動態清零恢復到動態管理,也就是解封了。

【上海為何不提解封?】

上海市政府在5月30號晚間宣布,由於「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形勢持續向好」,上海自6月1號零時起,恢復住宅小區出入、公共交通運營和機動車通行。

第二天31號,上海市民政局副局長曾群又在新聞發布會重申強調:除中高風險地區和封控區、管控區外,「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以任何理由限制居住本社區的居村民出門回家、復工復產員工上班下班。」

除此之外,上海市區內地面公交、軌道交通全網恢復運營。過江輪渡、出租車、網約車等也都恢復正常運行。這意味著上海實質上基本解除了自3月28日展開「分區封控」以來,上海為期兩個多月的「封城」狀態。

在上海政府發布的通告中,隻字不提「封城」二字,而是很文藝地用「上海這座超大城市前所未有地靜了下來」來描述。當然,也就不會提「解封」二字,因為沒有封城,就不存在解封,上海只是經歷了一個從「靜下來」到重新「動起來」詩意之旅。

這當然不是上海官方的疏忽,而是一種精心設計了。從網絡熱傳的一篇疑似是上海市政府的內部通知中可以發現,上海當局要求各家媒體在報導時不要使用「解封」這類用詞,說「上海與武漢情況不同,從未宣布過封城,因此也不存在『解封』。上海全域靜態管理只是『按下暫停鍵』。」

這個消息一出來,上海人反響最強烈的不是高興和欣喜,而是震驚和罵娘。為什麼呢,原因很簡單,剛才我們提到的上海民政局副局長曾群,他在新聞發布會上公開聲稱:居委會是城鎮居民自治組織,不是政府機構,所以居委會的一切行為都是居民自管自治的結果,不是政府指令。

他同時還說,正式的規則和條令,要以市委、市政府發布的為準,居委會發布的信息只代表本居委和小區自己的行動共識,政府不對其合法性負責。未來居委會再有提到「上級有關部門要求」,除了有正式蓋章文件的,原則上都是口諭(口頭傳達),政府不承認。

也就是說,上海政府面不改色而且理直氣壯地把封城期間所有強制措施造成的一切後果,無論人命傷亡還是經濟崩潰,一概甩鍋給了居委會組織。

按照這種邏輯,上海人就是以超高的「革命覺悟」,通過自治的方式自願把自己封了兩個月。足不出戶是自願的;家門焊死、樓梯拉上鐵絲網是自願的;每棟樓外用作硬隔離的鐵圍欄都是居民們自己圍上的;出門證、逛街證,包括史無前例的遛彎證都是居民們自己發明自己印刷的;破門而入對房間無論食物、衣物、電器還是珍稀書籍無死角噴灑消毒劑也都是居民們吃飽了撐地沒事幹自己噴的;因為搶不到物資、因為等待核酸結果而求醫無門而最終餓死、病死、跳樓死的多少人命,也都是「為了偉大清零鬥爭運動」取得勝利而自願奉獻給黨的。

這是什麼樣的操作?這就是過去說的「殺人誅心」,這個黨不但打了你、關了你甚至強暴了你殺了你,還要你公開承認打得好,強暴得好也殺得好,這都是你們自己願意的,而你們之所以願意這樣做是因為想主動滿足黨的需要,黨從來都沒有強迫過你們什麼。

大家看到了吧,這種奇葩操作會引起什麼樣的輿論反響是可想而知的。有人直接說,請各位以後再不要用流氓來稱呼政府了,太委屈流氓了。也有人大罵說見過不要臉的但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還有人諷刺說,原來是有外來勢力去上海封城了?這回不是鬼子進村,是鬼進村,太下作了!

【甩鍋居委會背後的可怕意涵】

大家都知道,居委會是「社區居民委員會」的簡稱,是大陸基層社區的管理組織,名義上是大陸城鎮地區的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所以居委會不屬於政府機關,居委會的主任、副主任、委員等通過居民直接選舉產生。大家注意啊,這裡的關鍵詞是「名義上」。

這種機構是在上個世紀50年代就產生的,中間幾經變遷。到了2010年8月,中辦和國辦發布了《關於加強和改進城市社區居民委員會建設工作的意見》,正式居委會的工作經費、人員報酬以及服務設施和社區信息化建設等項經費全部納入政府財政預算。

所以,居委會就變成了名義上是自治組織,但實際上拿著政府的報酬和運作經費的這麼一個機構。也就是說,儘管所有人都知道居委會是中共在城市基層管理的事實上的最後一段觸角,但黨又隨時可以宣稱說,這只是一個居民自治組織,和黨沒關係。

執行著實際的政府職能,但又不承認任何政府名義,這就是居委會在大陸基層管治系統中扮演的特殊角色。與此相應的,在農村叫做村委會。進可攻退可守,在政府和民間兩張面孔之間根據需要自由切換,這就是中共一以貫之的獨家祕笈。它們在對內是這麼幹,對外同樣是這麼幹。

上海民眾對上海當局的甩鍋操作感到震驚、感到不可思議,是因為很多人都有一種「你這種濃眉大眼的怎麼也會叛變」的感覺。其實中共這個政權百年來在歷次政治運動中一直都是玩的這一手,濃眉大眼的形象一直都是政治化妝師們偽造出來的。

稍微了解一點中共歷史的人都知道,當年文革中「革委會」的那些造反派或紅衛兵,揪鬥走資派,抄家、酷刑乃至當街殺人,哪個手裡有什麼蓋章的政府文件?誰都沒有,誰都是憑藉一句「上級通知」或「形勢需要」的「口諭」在辦事。

等到文革結束了,黨換了一副面孔要清理「三種人」了,要用法律追究這些人在文革中的犯罪行為了,這些執行了命令卻拿不出文件為自己辯解的造反派們,就這樣背負著文革黑手的罪名被送進大牢或送上刑場。

改革開放二十多年,中共在表面上也一直在搞所謂的法治建設、依法治國等,很多人也都漸漸淡忘了這一幕。而真正將這一整套繞開公檢法體系,直接以口頭通知和內部傳達來操縱一場政治運動的做法恢復起來,是江澤民利用610系統對法輪功群體的迫害。

在長達二十多年的迫害中,610系統從來都是依靠內部指令或電話傳達等方式行事,所以至今外界看不到一份正式的政府文件,而成千上萬的人就是在這樣的體系運作之中悄無聲息地人間蒸發或被送進深不見底的黑牢大獄。

我們之所以梳理這種淵源關係,就是想說明一點,這一整套管控體系在迫害法輪功的運動中被恢復並被進一步擴充完善後,被直接用在了新疆。中共憑藉這套體系幾乎是同樣悄無聲息地祕密關押了百萬量級的人口,修建了眾多戒備森嚴的集中營,而外界最初卻幾乎一無所知。直到少數倖存者逃離出來,才揭開了這個種族滅絕罪行的冰山一角。

現在大家看到了,這套系統用到了上海。上海當局的這次公開甩鍋,大家千萬不要小看了其嚴峻的意義。這不是一般的耍賴推脫,而是這套以言代法管控系統從幕後正式走向前台的一個標誌。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標誌,當所有人都在為曾經被視為大陸地方治理文明天花板的上海,可以這樣無視基本的社會規則和政府信譽隨心所欲耍流氓而震驚的時候,你就應當意識到,這樣的管控模式將會常態化和普及化了。

也就是說,在這個系統中,居委會事實上充當了文革中相當程度的「革委會」的角色,它們可以根據一句模糊而充滿彈性的「上級通知」任意作為,必要時可以任意剝奪人的自由甚至財產。而一旦矛盾升級事態擴大了,它們又可以隨時背一個「擅自決定」的黑鍋被輕鬆犧牲掉,然後換一批人重新來過。

這就是我們說的可怕之處:上海政府的甩鍋行為,不但等於公開承認了這套系統在上海的成功運用,而且宣告了將「居委會」變相合法化為當代「革委會」的開始。

當局為什麼不提封城也不提解封?還強調上海只是按下暫停鍵,且期間城市核心功能始終保持運行?目的就是留著這個餘地:經濟腰斬了也好,人道災難泛濫也罷,這個責任算不到清零路線的頭上,你看,我們從來就沒說過封城,都是下面的人、尤其居委會這幫人自己搞壞了。

可能有朋友會覺得,你是不是有點危言聳聽了?我們這麼說吧:按照上海官方的說法,所有這些封控措施都是居委會組織居民們共同實施的,政府從未發放文件要求這樣做。那麼也就是說,從理論上講,居民們完全可以追究居委會的法律責任了,首先一個非法拘禁罪是跑不了的。

在這次封城期間所有人身權利受到了侵害的居民們,無論是失去了生命還是人身自由,無論失去了自己的家庭財產還是公司店鋪,都可以對居委會相關人員的違法行為進行法律追責並追討賠償損失。

我們就不妨看看,有多少人會真的認為這只是居委會在違法犯罪,如果有人真的起訴了又會有多少居委會人員被定罪送進監獄。

我相信絕大多數朋友們對此恐怕不會樂觀對吧?為什麼不樂觀,原因很簡單,當局現在只需要居委會以民間自治的這張皮去承擔輿論上的罪名和壓力。一旦你要較真要走法律程序,你就會發現居委會骨子裡的政府機構基因就會起作用了。

所以,當我們看清楚了這一點,再回過頭去看看那些開著車,揮舞著中共的血旗,一臉興奮表情的慶祝上海解封的人們,你會對中共這隻巨大黑手如何將大眾玩弄於股掌之間的那種入骨的邪惡有更深刻的體會。

【統計局打假不尋常 李克強出狠招】

好的,接下來我們要和大家聊聊有關李克強的另外一條新聞,也可以說是他繼撤掉醫保局為核酸檢測兜底之後的又一記狠招。

就在昨天5月31號,中紀委國監委官網發布消息稱,江蘇省委原副書記張敬華被雙開並移送司法。在中紀委對張敬華的通報中,除了落馬貪官標配的「大搞權錢交易,非法收受巨額財物」等罪名外,還出現一個罕見的表述,叫做「政績觀偏差,為謀求個人進步搞經濟數據造假,違規干預插手市場經濟活動」。

這乍一聽上去讓人感到非常好笑對吧,因為中共官員經濟數據造假從來不是新聞,不造假才是新聞。把這麼一個早就是法不責眾的罪名單獨拎出來公布,這顯然有點不尋常。

而我們留意一下就會看到,在張敬華被雙開的前一天5月30號,中共國家統計局召開了一個名叫「統計造假不收手不收斂問題專項糾治工作動員部署視頻會議」。

在這個會議上,統計局黨組書記、局長康義講話要求,要真刀真槍與統計造假作假行為做鬥爭,要圍繞權力干預、數據尋租、執法不嚴、入退庫等「四個必查」方式,從嚴從快查處一批重大案件、追責一批統計違紀違法幹部、曝光一批統計造假典型案件等「三個一批」等等。

很顯然,張敬華「經濟數據造假」和統計局突然部署的打擊統計造假專項行動是相關聯的。這邊搞專項行動是營造聲勢,那邊公布罪名是樹立典型,點面結合,這個小型的部門運動就可以深入開展下去了。

這是中共慣常的施政手段,這本身不是重點。重點在於,一向對經濟數據造假深諳其道視為常規的中共,怎麼現在這個點上突然洗心革面要雷厲風行地打擊統計造假行為了?

誰都知道,中共當前的經濟非常不妙,不妙的程度究竟有多糟糕,大眾誰都不清楚,只能從李克強頻頻高調亮相大喊救經濟,以及十萬人大會這種規模空前的動作中感到這一次的危機恐怕不同以往。

按照中共一貫的秉性,越是經濟危機,應當越需要輿論看好。此前我們討論過黨媒在5月25號刊發署名經濟日報編輯部的文章叫做「全面辯證看待當前經濟形勢」,就是這樣的「當前經濟形勢不是小好而是大好」調子的文章,這才是符合中共政治邏輯的行為。

而要營造這一類有底氣大喊經濟形勢一片大好的輿論,就必須有相當權威性的經濟數據來做論據和支撐,那麼國家統計局拿出什麼樣的數據就非常關鍵了對吧。你如果給出一系列難看到讓人欲哭無淚的數據,黨媒寫作班子的筆調再巧妙,也無法玩出花來戴在習近平的頭上。或者說,戴在「無產階級清零大革命就是好」這條路線的頭上。

所以,這個話題討論到這裡,我想可能朋友們已經看明白了。按照中共一貫邏輯,即便沒法造假數據來證明經濟形勢一片大好,也要設法造假數據來證明當前的經濟危機並不嚴重,只是無法掀翻汪洋大海的一個小池塘而已。但偏偏在這個舉國上下、甚至是舉世上下都在關注中國經濟究竟糟糕到什麼程度的時候,國務院下屬的統計局開始嚴打統計造假。

換句話說,這等於釋放了一個信號:不要擔心,經濟數據這個媳婦再難看再丑,也必須露臉出來見公婆。李克強這個婆婆當然早就心裡有數,他壓根就不怕這個媳婦丑,甚至是希望這個媳婦越丑越好。媳婦越丑,他的話語權越充分。

對習近平這個公公來說,那就是另一回事了。這個媳婦越丑,他越是臉上無光,因為醜媳婦進門就是他一手造成的。

所以在我看來,真實經濟數據的醜陋,其實是李克強手裡非常犀利的武器,他部署專項打假行動,就是要確保這把刀保持鋒利,這是當前對付清零最有效的武器。而中紀委國監委配合統計局部署這樣的行動,已經透露出了一點對習近平非常不妙的信號:他曾經最為稱心得手的一把刀,現在恐怕已經有了有點倒戈相向的跡象了。

好的,今天我們就暫時聊到這裡了,謝謝各位的觀看和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遠見快評】美媒曝東航墜毀是人為 東航回應
【遠見快評】習令高官剝離海外資產 是雙刃劍
【遠見快評】北京政局詭譎 拜登亞洲行釋2信號
【遠見快評】新疆集中營文件曝光 5大核心信息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多地防疫放開 富士康事件謎底在這?
【環球直擊】中共大規模建方艙 江澤民死留血債
【中國禁聞】江澤民綽號大盤點 醜聞笑話一簍筐
【全球新聞】方艙利益鏈曝光 各界聲討江澤民罪行不絕
【晚間新聞】西安住宅起火 消防車被擋 五人罹難
【新聞大家談】防共諜 台反情報系統立大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