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民心思變 習近平最大的危機

人氣 17504

【大紀元2022年06月12日訊】最高層公開權鬥,中層官員躺平,基層幹部無所適從;民間殺人打人,惡性事件頻發。官媒發黃巢反詩鼓勵高考學子;國防部戰狼新聞會上叫囂與美國「不惜一戰」。更要命的是,富豪說不,上海部分企業家和投資人,公開要求政治體制改革,還權於民。

這就是今天的中國。一句話,民心思變。其中包含三方面:一是商界思變,二是官場思變,三是民間思變。就算習近平有天大的本事也回天乏術,何況習近平的一尊定位已經動搖。
聽新聞:

powered by Sounder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商界思變 敢怒不敢言

清零政策傷經濟,造成社會不穩,中國企業界面對幾十年來最嚴重的經濟下滑。最高領導人仍要一意孤行,民間罵聲一片。

清零政策傷經濟,造成社會不穩,最高領導人仍要一意孤行,導致民間罵聲一片。圖為2022年6月6日,上海一封閉小區內的民眾表達不滿情緒。(Hector RETAMAL/ AFPvia Getty Images)

怎麼個罵法?在北京部隊大院的紅二代向大紀元透露,有關習近平下台的政治謠言在微信中傳播,要用密碼打開,裡面內容驚人。

「一看都是說他(習)的事情,揭露他的太多了,把他說的一錢不值……暴君、法西斯、混蛋、白痴、流氓、地痞,用上了這些詞,說的狠的是雷打火燒……」

「紐約時報」的報導也可以印證大紀元的說法。紐時作者袁莉一篇文章說,5月份,一個科技企業家在一個大聊天群裡說,群裡的許多人說話太過負面。「這個群除了每天罵政府、罵體制,」她說。「並沒有看到任何企業家精神。」

但紐時這篇文章重點是講,中國商界敢怒不敢言,唯有「曹操出行」的董事長周航挺身而出,公開抨擊清零愚蠢,導致商界赴海外發展,不願長期在中國投資,因為他們擔心可能成為政府鐵腕的下一個受害者。

周航現在居住在加拿大溫哥華。他對紐時表示,「哪怕你是所謂的巨頭,但是在更龐大的力量面前我們都是跟螻蟻一樣,風一吹我們就已經人仰馬翻了」。

過去幾年,中共政策和市場經濟背道而馳,一些產業遭到打壓,企業家被妖魔化。

文章舉例,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2019年底批評銀行監管機構後,基本上從公眾視野消失了。2021年,馬雲控制的螞蟻集團首次公開募股被叫停,阿里巴巴被處以創紀錄的182億人民幣罰款。

退休房地產開發商任志強因貪污受賄罪等被判18年徒刑。他真正的罪過是批評習近平在2020年初對疫情的處理。

所以,中國企業家不敢說話。

周航近年來發表的若干文章和社群媒體帳戶都已被刪光,不少友人對於他的直言不諱感到不安,要他管好自己嘴巴。

但周航忍不住,他擔心中國會到貧窮落後的毛時代,他覺得有責任,他要說。

上海部分企業家呼籲政治體制改革

其實周航並非是個例。5月31日,上海部分企業家和投資人的一封大膽的公開信在網上大範圍流傳。文章說他們在兩個月的封城時間裡,研判時局,達成一些共識。

什麼共識呢?

文章歷數他們雖然坐擁幾千億人民幣投資規模,僱傭數百萬員工,封城期間卻舉步維艱,為了填飽家人肚子,忍辱加入高價團購接龍大軍,屢受逼迫強制隔離、上門消殺諸般威脅。於是,「我們徹底清醒過來,乃至覺醒起來,我們不再甘為待宰肥羔羊。」

公開信描述,「外部環境四面楚歌,內部政府信用坍塌,『解封』之日即外資離境之日、內資外逃之日,隨即大規模的企業破產重組、清算將擊破民眾對經濟復甦的最後一絲幻想。」「社會動蕩不可避免,何談「內循環」」!

公開信要求,政治體制改革刻不容緩,給經濟發展解除政治束縛;確立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還權於民,重新制憲,開放黨禁報禁,消除特權階層。

「國家一日不改革,政府信用一日無可重塑,自由市場一日不得指望,我們將永無寧日!」

公開信最後大膽呼籲「全國高校學人、社會各界精英和廣大工商業人士,共同聲援」。

成功企業家在中國是既得利益者,坐擁幾千億,僱傭數百萬員工,他們都不跟黨走了,還有誰跟隨中共呢?

官場思變 上上下下亂成一團

有人說中共的官員啦。可能是有一部分傻蛋,但堡壘往往是從內部攻破的。明眼人都看出來了,中共高層思變,習近平定於一尊的權威大大受損。

5月25日,李克強召開十萬官員大會救經濟。之後國務院推出33項措施穩經濟,各項救火行動在全國推動。6月5日國務院衛健委還發布「防疫九不准」,禁止醫保負擔核酸檢測費用,削弱各地層層加碼的防控措施。

習近平似乎也不甘寂寞,6月8日、9日在四川視察,他說要「做好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同時強調毫不動搖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

習近平近來雖然也上黨媒頭版,但都是參加一些份量不重的活動,跟李克強如火如荼救經濟形成鮮明對比。習突然之間好像成了甩手掌櫃,跟之前大事小事「親自部署,親自指揮」大相逕庭。黨媒對習近平的個人吹捧也明顯減少了。

李克強頻頻出現在前台的同時,中紀委卻突然連發兩文,褒貶中國歷史上的六大宰相,敲打李克強的意味濃厚。

6月1日《中國紀檢監察雜誌》發表《摒棄精緻的利己主義》,痛批秦朝李斯和唐朝李林甫兩大宰相。6月7日中紀委監察網發表《慾望面前能知止》,褒揚漢朝蕭何、宋朝李沆兩宰相,痛批明朝首輔嚴嵩和清朝大學士和珅,兩人也相當於宰相。

這樣的文章難道不是背後的勢力警告李克強嗎?要他好自為之,不要越界,不要有非分之想。

中共歷史上就發生過毛澤東搞砸了經濟,劉少奇出面救經濟,然後劉被毛澤東發動文革打倒了,結局還很慘。

習李背後的勢力估計還不止兩派,內部權鬥肯定不會消停,這是無解的矛盾。最高層惡鬥,中層保烏紗帽,下層無所適從,搶錢要緊。這就是中共的官場,野心家有之,投機取巧者有之,想溜之大吉者有之,躺平者有之,大家都在坐等中國發生變化。習近平想定於一尊,力挽乾坤,也不給他這個權力了。內部分裂最容易導致一個集團解體。

習李背後的勢力估計還不止兩派,內部權鬥肯定不會消停,這是無解的矛盾。圖為2021年10月9日,習近平和李克強出席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的紀念辛亥革命110周年大會。(Noel Celis /AFP via Getty Images)

民間思變 極端防疫加重社會戾氣

第三方面,我們再看看中國民間。

上海一週前剛剛宣布結束嚴厲的封控,官方宣布這個週末,2,500萬居民中一半以上(1400萬)又要接受核酸檢測,呈陽性者可能要長時間隔離。檢測期間,所有居民都將接受封閉管理,直到採樣工作全部完成。所謂封閉管理,百姓擔心又是之前的封城。這真要讓人瘋了。

上海一週前剛宣布結束嚴厲的封控,官方宣布這個週末,1400萬居民又要接受核酸檢測,呈陽性者可能要長時間隔離。圖為2022年6月11日,上海一小區的民眾等候接受核酸檢測。(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6月10日,上海金山區爆砍人血案。網傳視頻顯示,一名老年男子手持菜刀,對著坐在地上的女子連砍,刀刀不離頭部。女子滿頭是血,地上也有血。被砍女子當街哭喊救命,但經過的多輛電動車並未出手相救,後來才有路人把男子制伏。據稱女子送醫途中已死亡。

陸媒「頂端新聞」6月11日對此進行了報導,但官方沒有通報。另外,當天上海靜安區、浦東新區也分別傳出街頭砍人案。

6月9日晚,據大陸媒體報導,在北京西城區的北京聯通公司辦公室內,27歲的孟某某「因瑣事產生矛盾」,持水果刀將31歲上司羅某某割喉。

上海北京最近的疫情封控,已經引起了太多的不滿。京滬殺人案,中共馬上進行消息封鎖,相關報導被低調處理或刪除。

從10日起,大陸網絡滿屏都是唐山燒烤店打人事件。6月10日凌晨,多名男子在唐山燒烤店調戲不成、暴力毆打四名女子。官媒「偏袒」施暴者加深網友的憤怒。11日,9名涉案者才被抓。在官方的默許下,網絡一片譴責。

戰狼橫行 官員常常威脅發動戰爭

本來譴責施暴行為是好事,但是涉事燒烤店老闆娘也遭到網暴。6月12日,涉事燒烤店老闆娘發視頻,稱事發時曾上前拉架還遭威脅,目前被網暴到無法正常生活。

明白人都知道,中國社會不對勁了,道德無限下滑。這一切都是中共的宣傳洗腦造成的。讓我們看看高居廟堂之上的發言人和官員,他們也是整天喊打喊殺的。

6月10日,中共國防部發言人吳謙在媒體吹風會上宣稱,國防部長魏鳳和在美中防長會談中強調,「如果有人膽敢把台灣分裂出去,中國軍隊必將不惜一戰,不惜代價。」

在國務院工作過多年的經濟學家陳文玲日前宣稱,一定要收復台灣,把台積電這「本來就屬於中國」的企業搶到手,這種堂而皇之的強盜邏輯,讓人瞠目結舌。

大陸經濟學家陳文玲日前宣稱,一定要收復台灣,把台積電這「本來就屬於中國」的企業搶到手,其強盜邏輯讓人瞠目結舌。圖為台積電位於台中的大樓(Sam Yeh/AFP via Getty Images)

所以,中共自上到下的教育和洗腦,造成了社會的暴戾之氣。戰狼外交已經導致國際社會對中共進行多方面圍堵。

民間思變 黃巢反詩不再「政治正確」

我講一個意外事件,大家可能更明白。6月7日,大陸雜誌《讀者》用唐朝黃巢的一首反詩《不第後賦菊》祝福參加高考的學生。

大陸雜誌《讀者》日前用唐朝黃巢的一首反詩《不第後賦菊》祝福參加高考的學生,整首詩殺氣沖天。圖為2022年6月7日,中國江蘇省南通市,全國高考首日,學生們抵達考場。(STR/AFP via Getty Images)

詩中寫道:「待到秋來九月八,我花開後百花殺。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希望所有的高考學子都能得償少年之願,不負十年之功!」

前面四句詩是唐末農民起義首領黃巢參加科舉落第後寫的。「不第」就是「科舉考試不中」的意思。整首詩殺氣沖天。

黃巢造反,禍亂唐朝十年,殺人數目難以估計,導致唐末國力大衰,加速滅亡。

帖子發出後不久就被刪了。有人說《讀者》這麼大膽,敢公開鼓動學生造反?其實不是《讀者》大膽,是中共一直把殺人如麻的黃巢當作英雄來宣傳的,冠之以農民起義領袖,以烘托中共奪權的合法性。

我80年代在中國讀書的時候,課本上就學過這首詩,老師都把它當成正面教材,因為它「政治正確」。所以,用殺氣騰騰的反詩鼓勵高考生,不足為奇。奇的是,現在時局早變了,民心已變,想造中共反的人多了,中共擔驚受怕,「水滸傳」不敢播了,「國歌」也不敢唱了。因為所謂「國歌」鼓勵「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

民心思變,覆水難收。退出中共黨、團、隊大有人在。大家都要拋棄中共,中共要去哪呢?這是習近平面臨的最大危機。

責任編輯:高靜 #◇

相關新聞
唐青:王滬寧的恐懼和瘋狂大實驗
唐青:逼上梁山大戰左派 馬斯克的夢想和俠風
唐青:習李內外危機難解 拜登逢百年機遇
唐青:臉書迷航 老二辭職 一個時代終結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東風-26瞄準美國航母的後果
【秦鵬直播】財政危機來臨 中共政府出陰招斂財
【財商天下】李克強下死命令 高喊「救經濟」!
【橫河觀點】習北上李南下 跛足改革大勢已去
【微視頻】互聯網國有化不順 大佬頻換人
【十字路口】一帶一路遺毒 東南亞人口販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