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濤哥侃封神】 第九十九回 姜子牙歸國封神

作者:石濤
【濤哥侃封神】 第九十九回 姜子牙歸國封神(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88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歡迎大家來到《濤哥侃封神》。第九十九回〈姜子牙歸國封神〉。

封神演義》是講天上、地下對應的。武王在紂王死去的同一天被奉為天子,也就變成了一種生、死對應。這樣的話,在中原的土地上沒有一天、沒有一時空缺王,就像我們通常說的「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那兩儀是相互對應的一正、一反,中間沒有任何縫隙的,就像手心、手背的概念。

所以周朝的生,就是商朝的滅。在時間上,他們處在同一個時間點。所以生就是滅,滅就是生。而武王是親征的,所以封他為王的地方並不是回到西歧城,是在商都朝歌,這先、後是有一種「時空」「接洽」的程序在其中……

在過去的文化中,(人、事、物)其實都是「對應」的。換句話說,真正生命的文化是這麼對應的。妲己是女媧找來的,最後被女媧收走。在人世間出現了妖精,是女媧用招妖旛把最後留在軒轅墳裡面的三個妖精全招來了。《封神演義》最後結束的時候出了「梅山七怪」,代表著天下的妖精最後同樣是被女媧拿出的「山河社稷圖」借助楊戩給收了。所以,從不同的角度都可以看到這種相互對應。

我今天在其它節目中說了,「在講大洪水的時候,說那水是『天水』。天水的概念就像楊戩拿山河社稷圖對付白猿,背後有神的因素。」

猿猴背後沒有神的因素,同樣(與楊戩一樣)有七十二變,(但)那猿猴不是楊戩的對手,這是因為「生命的背後有其命脈」。

在桃樹精、柳樹鬼的背景之下,也因為他們跟軒轅廟有了這麼一個聯繫——他們的樹根蔓延三十里,纏進了軒轅廟裡面的兩個鬼使石像上,從而他們兩樹精最後被封了神(是人間的門神)。

其實門神的「來處」是對應那兩個鬼使(一個千里眼、一個是順風耳)……一切都是這麼對應來的。所以《封神演義》從第一回到最後一回就是這麼一對一、一對一、一對一出來的。我個人覺得是滿有趣……所以你真正能夠從中讀懂這樣的東西的時候,你看到的是「生命」。

從《封神演義》裡看到的是縱向的生命、時間上的生命。完全可以這麼理解。

第九十九回〈姜子牙歸國封神〉,也就是,當周武王繼了王位之後,反過來又要敬天地(是有對應天地的成分)。那這件事情姜子牙來做,也就把天地間的一切都重新歸正。

就有點像紂王去女媧廟,來了一股陰風把幕帳撩開,紂王看見女媧像,從而惹出了天下之大亂,原因就是那股陰風的本身來自於神仙,來自於某種力量,通常是不應該的,所以它裡面就代表著神的不正。我以為就是三百六十五個神位不正了。類似這意思。

所以,第九十九回,新三百六十五尊神重新列位。等到第一百回呢,人間就開始封王,列國就出來了,我以為就是這麼對應的。所以上、下對應,三界內的神仙對應到人間的王。這就是整個的故事。

詩曰:
濛濛香靄彩雲生,滿道謳歌賀太平。
北極祥光籠兌地,南來紫氣繞金城。
群仙此日皆登果,列聖明朝盡返貞。
萬古崇呼禋祀遠,從今讓國永澄清。

這是泛泛地講述了人間跟天、地同在,一切是對應的。

「皆登果」就是獲得正果。「盡返貞」就是「返本歸真」的意思。回歸了遠古的一切。其實就回歸了「本來」的一切。

作為周朝來講,追本溯源的話,從下到上,追到了一個最正的神。其實就是被清掉——「從今讓國永澄清」。這是我個人的理解。

紫府金符降玉臺 仙神人鬼從今定

話說子牙借土遁來至玉虛宮前不敢擅入。少時,只見白鶴童兒出來看見姜子牙,忙問曰:「師叔何來?」

子牙曰:「煩你通報一聲,特來叩謁老師。」

童子忙進宮,來至碧遊床前啟曰:「稟上老爺:姜師叔在宮外求見。」

元始天尊曰:「著他進來。」童子出來傳與子牙。

子牙進宮至碧遊床前倒身下拜:「弟子姜尚願老師聖壽無疆!弟子今日上山拜見老師,特為請玉符、敕命將陣亡忠臣、孝子、逢劫神仙早早封其品位,毋令他遊魂無依,終日懸望。乞老師大發慈悲,速賜施行。諸神幸甚!弟子幸甚!」

「玉符」其實就是名冊。「玉」字,是指元始天尊是神來的。

「敕命」就是官位。因為這是被封的神仙吧!祂是三界內的。玉符不應該用在人間的環境(皇帝可能也叫玉符、敕命)。敕命就是封官授爵。作為元始天尊,祂冊封的是三界裡面的三百六十五個神。當初就是這麼定下來的。

元始曰:「我已知道了。你且先回,不日就有符、敕至封神臺來。你速回去罷!」

這個部分他就講述另外一個概念了:這不是人間能夠看到的。

如果是打仗的過程,你能看到的就是封神臺,就是這個棚(搭的大棚、蘆棚)。其實是這麼對應的,人是看不著(封神)的,卻是與人的這一層面相關聯。人要能看著,就是神仙,對不對!

子牙叩首謝恩而退。子牙離了玉虛宮回至西岐,次日入朝參謁武王,備言封神一事:「老師自令人齎來。」

不覺光陰迅速,也非止一日,只見那日空中笙簧嘹亮,香煙氤氳,旌幢羽蓋。黃巾力士簇擁而來。白鶴童子親齎符、敕降臨相府。

白鶴童子從天上來的,直接來到姜子牙的相府。意思就是:這些封神的人——姜子牙,就是一個「通靈人」,他人這邊是做宰相,另外一邊呢,他又秉承元始天尊的師命去冊封三百六十五個神。而這三百六十五個被「從新冊封的神」又來保證人間的一切正常福祉、和平、太平。

姜子牙就成為了中間人,成為了中間的生命。這就是他為什麼修不成。他修不成的原因是他生命的使命是這個(封神的人)。當出現一定環境這樣的改變的時候,中間必須是有這麼個人——對上(神仙)來講,是個修不成的;對下,他卻是一個與神通靈的人。

而他自己呢?他就是這麼一個生命的品質!人,才強調生命的高、低;總是比較生命的高、低。真正的生命概念就是:他來完成他的使命——用人的話叫「很安心他的位置」。

其實,當強調「安心這個位置」的時候,就有問題了!人才那麼說。真正的生命觀點、生命概念不是這麼說。

怎見得?有詩為證。

詩曰:
紫府金符降玉臺,旌幢羽蓋拂三臺。
雷瘟火斗分先後,列宿群星次第開。
糾察無私稱至德,滋生有自序長才。
仙神人鬼從今定,不使朝朝墮草萊。

「紫府金符降玉臺」,那就是元始天尊的最終結果出來了。冊封三百六十五個神。

「旌幢羽蓋拂三臺」,就是天、地、人「三臺」,因為都是在三界裡面。講述了那一份壯觀的景象。

「雷瘟火斗分先後」,這就是八部正神:雷神、瘟神、火神、斗神。

「列宿群星次第開」:二十八星宿,有各自的方位。大家都確定了自己的位置。

「糾察無私稱至德」:所有這些神仙來保護著人間的地球、來保護人。人是神造的,所以他們的職責不容得有任何私心,那是他們道德、德性所至。

「滋生有自序長才」:長治久安,周朝八百年,生命無盡。

「仙神人鬼從今定」:有仙、有神、有人、有鬼,三界裡面一切定下來。我不知道這裡邊講述的修成的「仙」是指楊戩他們嗎?神呢,就是三百六十五個神。人就是人了。姜子牙是人,武王是人。那鬼呢,鬼就是鬼。

「不使朝朝墮草萊」:朝朝夕夕,對應「時間」的長久。

話說子牙迎接玉符、金敕供於香案上,望玉虛宮謝恩畢,黃巾力士與白鶴童子別了子牙回崑崙,不表。子牙將符、敕親自齎捧,借土遁往岐山前來。

姜子牙他為什麼借土遁呢——對應的是神。他不能走人的路……這時候他對應的是他生命的另外一面。生命自此有了根脈。周朝也就變成了有根脈。那武王的登基是與眾神仙從新排位、定位而有,這樣的話,那周朝的八百年,對應的是三百六十五個神的出現和整個境界更深的一個淨化。通天教主沒有了。

當文化一有根脈、人一有根脈的時候,概念就完全不同。用人的話講,叫「無懼生死」。其實就是「不存在生死」。這樣,你就能夠體會出為什麼「人的一生是修行的一生」。

人修行的時候,真正的你,有機運遇到師父,這時候,你這個生命也就找到了自己的根脈。我以為這就是「返本歸真」。一個周朝,對應著整個三界、仙界的改變;那一個人,對應著你世界的改變;如果一個文化的話,「信仰」永遠不斷。

只一陣風早到了封神臺,有清福神柏鑑來接子牙。子牙捧符、敕進了封神臺,將符、敕在正中供放,傳令武吉、南宮適:「立八卦紙旛,鎮壓方向與干支旗號。」

「鎮壓方向」:東、西、南、北、中。

「干支」:天干、地支。我以為是講「時間」。

又令二人領三千人馬,按五方排列。

「按五方排列」,還是方位。「三千人馬」,我沒有想過到底為什麼?佛家講每一個層面有「三千大千世界」。一切都是「三千」……它代表了一個層面、代表了一種境界吧!

子牙吩咐停當,方沐浴更衣,拈香金鼎,酌酒獻花,繞臺三匝。

「繞臺三匝」,圍著臺繞三圈,都是三圈。所以這個「三」的概念、「七」的概念、「定數」的概念是最絕對的,只不過你認識不認識而已。

繞三圈是講「任何一個生命都有三面」,你可以把它稱為「天、地、人」;到了人的肉身叫「精、氣、神」(都是三的概念)。

子牙拜畢誥敕,先命清福神柏鑑在壇下聽候。子牙然後開讀玉虛宮元始天尊誥敕:

「誥敕」,用現在的話叫「聲明」。就是天尊的那一段聲明。

「敕」可能只在神仙的這種角度說的(皇帝可能也是用這個字),就是用遠古的說法,就像我剛才說的「生命是有這種上下關聯的」:上面有仙,下面是鬼。所以他叫「仙神人鬼」——上、下對應。應該是這樣。

其實任何一個生命都有這樣的四個位置,只有「人」的位置是虛的——看起來是實,但是虛的。實際是被定位的。

「太上無極混元教主元始天尊敕曰:嗚呼!仙凡路迴,非厚培根行豈能通!神鬼途分,豈諂媚奸邪所覬竊!縱服氣煉形於島嶼,未曾斬卻三屍,終歸五百年後之劫。

「神鬼途分」:「仙」應該是對應著「修成的人」,所以,是楊戩他們。神是三百六十五個(被封的)。鬼呢?鬼就是鬼。

「仙凡路迴,非厚培根行豈能通」——凡人成仙的話,其實是跟他的根行有關,就是我們說的「來處」。他講「來處」講得很絕對!是因為封的神挺低(只是封三界裡面的神)。

我以為,在今天的環境中,已經不只(三界裡面的神)這些了。如果是「來的境界更高」「干預的時代更大」的話,是能夠轉變人的命運、生命的命運。也就是說,你的根行沒有那麼深的話,你在這一次過程中能夠做對的話,可能有更多機會(我只能這麼對比說了),因為有一個環境(「來的境界更高」「干預的時代更大」)作為背景。

無論怎麼樣,《封神演義》只是元始天尊在封神。所以就講出上面一段話。「仙凡路迴」,那神、鬼是不能同在的。一上,一下!所以黃飛虎被封為東嶽泰山的神,他同時鎮著十八層地獄的鬼。

「豈諂媚奸邪所覬竊」,這裡講:「在人間的那種鬼氣、陰邪想達到這個(神的境界)目的,是不可能的。」你即使真正的在島嶼中修行,在外形上、在表面上你確實潛在修行,但修不掉自己的貪、嗔、癡,修不掉自己真正的執著,「未曾斬卻三屍,終歸五百年後之劫。」

你別看你是修行了,你在什麼蓬萊島如何練氣?是沒用的。最終變成了自己的大劫難。所以一切都是講三。貪、嗔、癡是三;「斬卻三屍」也是三。「三」是從上到中到下,也是這麼對應的。「三屍」就代表了你的肉身的東西未去掉。我能理解的就是:你不能從你肉體身上完全昇華到你的靈魂上。

總抱真守一於玄關,若未超脫陽神,難赴三千瑤池之約。故爾等雖聞至道,未證菩提,有心自修持,貪癡未脫,有身已入聖,嗔怒難除,須至往愆累積,劫運相尋,或托凡軀而盡忠報國,或因嗔怒而自惹災尤。生死輪迴,循環無已,業冤相逐,轉報無休。

你知道了佛法、知道了修行中的道理,而且你也知道修行的方法(雖聞至道),但你沒修成(未證菩提)。

你有心去修行,但是卻修不掉你的貪和癡、你的妄想。癡,表面上說是「傻子」,實際就是太機靈了。貪,就不用講了:貪慾。

「有身已入聖」,我以為這講述的就是黃天化跟土行孫。(雖然)兩個人的師父都可以幫他們,他們也已修出去了,但是呢,「嗔怒難除」——他們兩個人都有嗔怒,極其暴躁。積怨的一切循環往復,在劫難逃。

「或托凡軀而盡忠報國」,其實黃飛虎他們都是這樣。殺掉土行孫的都是這樣。

「或因嗔怒而自惹災尤」,指黃天化、土行孫。

只能在生死輪迴這過程中「循環無已,業冤相逐,轉報無休」。其實楊戩跟猿猴之間的七十二變就是一個「業冤相逐」,永遠沒有結果。

吾甚憫焉!憐爾等身從鋒刃,日沉淪於苦海,心雖忠藎,每飄泊而無依。

「我很憐憫,但你們也就如此而已,誰讓你們沒修成。」這些神(三百六十五個)「身從鋒刃」:死了。一切都沒有結果。

你想想看:當時他們經過了這麼多年,經過了這麼長時間,從最先死的王魔兄弟四個人一直到現在結束,他們就一直在「封神臺」等待,是一種「漂泊無依」的狀態。

特命姜尚依劫運之輕重,循資品之高下,封爾等為八部正神,分掌各司,按布周天,糾察人間善惡,檢舉三界功行

「這一次過程中按你們各自所遭遇的一切大劫、小劫;每一個生命的來處、緣由、因果的不同,封為三界裡面的神。」他這裡講「按布周天」,是指三百六十五個。二郎神會的所謂「七十二變」也是三百六十五個。

生命中講的「周天」,是「超越」空間的一週、一個循環。

禍福自爾等施行,生死從今超脫,有功之日,循序而遷。

「禍、福、一切都你們自己定了,從今超脫了。」

「循序而遷」就是看你們做事情如何了,然後按照規矩這麼做了。

爾等其恪守弘規,毋肆私妄,自惹愆尤。

上下生命都是一個「私」出的問題。因私念而出妄念,因私念而出貪念,因私而衍生了一切。所以這裡面就特別提到「私妄」:妄圖、妄想。因為妄念,因為「這一私念」而衍生出麻煩。

以貽伊戚,永膺寶籙,常握絲綸。故茲爾敕,爾其欽哉!」

(以上聲明)作為元始天尊對他們的囑咐。這三百六十五個神都是元始天尊冊封的,如果有了麻煩(等於是有悖於元始天尊),要遭到懲罰;做好的一切,等於是對元始天尊的一份「應該」吧!我能理解就這些。

所以(天)上、(地)下其實都是一樣的。這裡講了三百六十五個神是被這麼冊封的,一會兒到了人間(冊封)的時候,天子也是這麼冊封的。而冊封的本身呢,要講出理由來。

子牙宣讀敕書畢,將符籙供放案桌之上,乃全裝甲冑,左手執杏黃旗,右手執打神鞭,站立中央。

「左手執杏黃旗,右手執打神鞭」:一文、一武。杏黃旗,這是元始天尊的號令。打神鞭,來執法的概念。

大呼曰:「柏鑑可將『封神榜』張掛臺下。諸神俱當循序而進,不得攙越取咎。」

柏鑑領法旨,將「封神榜」張掛臺下。

那時候就叫「法旨」,因為姜子牙拿著元始天尊的「杏黃旗」。

群靈匯聚封神臺聽子牙宣元始封誥

只見諸神俱簇擁前來觀看。那榜首就是柏鑑。柏鑑看見,手執引魂旛忙進壇,跪伏壇下,聽宣元始封誥。

子牙曰:「今奉太上元始敕命:爾柏鑑昔為軒轅黃帝大帥,征伐蚩尤,曾有勳功,不幸殛死北海,捐軀報國,忠藎可嘉!一向沉淪,冤尤可憫,幸遇姜尚封神,守臺功茂,特賜寶籙,慰爾忠魂。今敕封爾為『三界首領八部三百六十五位清福正神』之職。爾其欽哉!」

柏鑑,來自於軒轅帝那時候,他戰死了,在陰間延續了一千多年,他不同於(封神榜上)那些人。天皇、地皇、人皇,軒轅帝是人皇,當柏鑑成為三百六十五個神之首領,這條根脈就一直追到了軒轅帝——這一茬人的文化的最頂點。其實就是根脈。

生命皆有根脈,找到根脈就能追回自己。封神也是這麼封的。

柏鑑在臺下,陰風影裡手執百靈旛望玉敕叩頭謝恩畢。只見壇下風雲簇擁,香霧盤旋。柏鑑至臺外,手執百靈旛伺候指揮。

子牙命柏鑑:「引黃天化上臺聽封。」

不一時,只見清福神用旛引黃天化至壇下跪聽宣讀敕命。

子牙曰:「今奉太上元始敕命:爾黃天化以青年盡忠報國,下山首建大功,救父尤為孝養,未享榮封,捐軀馬革,情實痛焉!援功定賞,當存其厚。特敕封爾為『管領三山正神炳靈公』之職。爾其欽哉!」

黃天化在壇下叩首謝恩,出壇而去。

上來先封了「山神」——三山、五嶽正神。三山統歸他(黃天化)一人管。這是首個被封的。

三山之神又對應著人間。黃天化是一個沒修成的,所以「三山」就成了人間修行當中所嚮往的仙山。(天)上、(地)下對應的故事就像姜子牙的職位一樣:對上,封神;對下,又是相父。(編注:對上,神路上的人;對下,修行者)

子牙命柏鑑:「引五嶽正神上壇受封。」

所以,三山、五嶽是三百六十五個正神的首位。「山神」是最關鍵的,跟人是最接洽的。

少時,清福神引黃飛虎等齊至臺下跪聽宣讀敕命。

子牙曰:「今奉太上元始敕命:爾黃飛虎遭暴主之慘惡致逃亡於他國,流離遷徙,方切骨肉之悲,奮志酧知,突遇陽針之劫,遂罹凶禍,情實可悲!崇黑虎有志濟民,時逢劫運;聞聘等三人金蘭氣重,方圖協力同心,忠義志堅,欲效股肱之願,豈意陽運告終,齎志而歿。爾五人同一孤忠,功有深淺,特鍚榮封以是差等。乃敕封爾黃飛虎為五嶽之首,仍加敕一道執掌幽冥地府一十八重地獄,凡一應生死轉化人、神、仙、鬼,俱從東嶽勘對,方許施行。特敕封爾為『東嶽泰山天齊仁聖大帝』之職,總管天地人間吉凶禍福。爾其欽哉!毋渝厥典。」

都要朝泰山去核對一把,所以黃飛虎厲害!大家知道泰山為五嶽之首,下面鎮著十八層地獄!後來在人間有各種說法,如:冊封泰山、拜山神……都是以泰山為中心的。我以為,其實是「連通地獄」之緣由。

黃飛虎在臺下先叩首謝恩。子牙方讀四敕曰:

黃飛虎不同(泰山不同)。五嶽當中以泰山為主,所以黃飛虎單獨受敕,而另外四個是一起的。

「特敕封爾崇黑虎為『南嶽衡山司天昭聖大帝』;特敕封爾聞聘為『中嶽嵩山中天崇聖大帝』;特敕封爾崔英為『北嶽恆山安天玄聖大帝』;特敕封爾蔣雄為『西嶽華山金天順聖大帝』。爾其欽哉!」

崇黑虎等俱叩首謝恩畢,同黃飛虎出壇而去。

子牙命柏鑑:「引雷部正神上臺受封。」

只見清福神持引魂旛出壇來引雷部正神。只見聞太師,畢竟他英風銳氣,不肯讓人,那裡肯隨柏鑑。

聞仲心裡覺得冤啊!三山、五嶽之神是高過雷神的。三山、五嶽是正神當中的頭把。所以黃天化是頭把。

子牙在臺上看見香風一陣,雲氣盤旋,率領二十四位正神逕闖至臺下也不跪。子牙執鞭大呼曰:「雷部正神跪聽宣讀玉虛宮封號!」聞太師方纔率眾神跪聽封號。

雷神有二十四位,有可能是對應著二十四節氣。三候(十五天)為一個節氣(對應一位雷神)。

子牙曰:「今奉太上元始敕命:爾聞仲曾入名山證修大道,雖聞朝元之果,未證至一之諦,登大羅而無緣,位人臣之極品,輔相兩朝,竭忠補袞,雖劫運之使然,其貞烈之可憫。今特令爾督率雷部興雲布雨,萬物托以長養;誅逆除奸,善惡由之禍福。特敕封爾為『九天應元雷聲普化天尊』之職,仍率領雷部二十四員『催雲助雨護法天君』任爾施行。爾其欽哉!」

「雷部」二十四位天君正神名諱:
鄧天君:諱·忠。辛天君:諱·環。張天君:諱·節。陶天君:諱·榮。龐天君:諱·洪。劉天君:諱·甫。苟天君:諱·章。畢天君:諱·環。秦天君:諱·完。趙天君:諱·江。董天君:諱·全。袁天君:諱·角。李天君:諱·德(萬仙陣亡)。孫天君:諱·良。柏天君:諱·禮。王天君:諱·變。姚天君:諱·斌。張天君:諱·紹。黃天君:諱·庚(萬仙陣亡)。金天君:諱·素(萬仙陣亡)。吉天君:諱·立。余天君:諱·慶。閃電神(即:金光聖母)。助風神(即:菡芝仙)」

三山、五嶽之後就是「雷部」。

話說雷祖率領二十四位天君聽封號畢,俱望臺上叩首謝恩,出封神臺去訖。只見祥光縹緲,紫霧盤旋,電光閃灼,風雲簇擁,自是不同。有詩讚之。

詩曰:
布雨興雲助太平,滋培萬物育群生。
從今雷部承天敕,誅惡安良達聖明。

雷神去了。子牙又命柏鑑:「引火部正神上臺聽封。」

不一時,清福神引羅宣等至臺下跪聽宣讀敕命。

子牙曰:「今奉太上元始敕命:爾羅宣昔在火龍島曾修無上之真,未跨青鸞之翼,因一念嗔癡,棄七尺為烏有,雖尤爾咎,實乃往愆。

這是講羅宣。羅宣用火燒了姜子牙、周兵。他自己造成的。他沒有修下去嗔、癡和他的暴虐、貪婪,和自以為是。

特敕封爾為『南方三氣火德星君正神』之職,仍率領『火部』五位正神任爾施行,巡察人間善惡。爾其欽哉!」

這裡有方位之說,又有金、木、水、火、土之分。就是在「五行」中同樣各自包含著火。而「瘟神放火」一樣是按照五個方位放的。

「火部」五位正神名諱·:
尾火虎:朱·諱·晤:室火豬:高·諱·震。
觜火猴:方·諱·貴。翼火蛇:王·諱·蛟。
接火天君:劉·諱·環。

話說火星率領五位正神叩首謝恩,出臺去了。

子牙又命柏鑑:「引瘟部正神上臺受封。」

少時,清福神引呂岳等至臺下跪聽宣讀敕命。只見慘霧悽悽,陰風習習。

子牙曰:「今奉太上元始敕命:爾呂岳潛修島嶼,有成仙了道之機,誤聽萋菲,動干戈殺戮之慘,自墮惡趣,夫復何戚?

完全是他呂岳自己找的。他自己也講:完全是為了恨姜子牙!他也不為這個、那個,只是跟姜子牙過不去。故事的過程是這樣。所以這裡講:「自己把成仙了道之機給毀了」——自墮惡趣。

特敕封爾為主掌『瘟癀昊天大帝』之職,率領『瘟部』六位正神,凡有時症任爾施行。爾其欽哉!」

「瘟部」六位正神名諱:
東方行瘟使者:周·諱·信。
南方行瘟使者:李·諱·奇。
西方行瘟使者:朱·諱·天麟。
北方行瘟使者:楊·諱·文輝。
勸善大師:陳·諱·庚。
和瘟道士:李·諱·平。

中間出了個李平,冤死在陣裡頭了,跟他那哥仨不一樣。李平他叫「和瘟道士」,有著正的涵義,但是不能用「善」的說法形容。

呂岳等聽罷封號叩首謝恩,出壇去了。

子牙又命柏鑑:「引斗部正神至臺上受封。」

不一時,只見清福神引金靈聖母等至臺下跪聽宣讀敕命。

子牙曰:「今奉太上元始敕命:爾金靈聖母等道德已全,曾歷百千之劫,嗔心未退,致罹殺戳之殃,皆自蹈於烈焰之中,豈冥數已定輪迴之厄!悔已無及。慰爾潛修,特敕封爾執掌金闕,坐鎮斗府,居周天列宿之首,為北極紫氣之尊,八萬四千群星惡煞咸聽驅使,永坐『坎宮斗母正神』之職。欽承新命,克盡往愆!」

「嗔」就是怒氣、暴怒、怒火、怒氣,遇有不公平就殺虐,因怒而引起殺虐。所以就變成了完全是咎由自取。「道德已全」就是他(金靈聖母)幾乎修成了、已經修成了。「曾歷百千之劫」:都過了,但最後一項沒過去。沒過去的原因是「自己動怒了」,如何後悔都沒有用了,而且定下了輪迴之苦了。本來他是超越了,沒有輪迴之苦了。

滿有趣的,他講「八萬四千群星惡煞」——佛家有八萬四千法門;人的身體有八萬四千個汗毛孔——相生相剋、對應的。

「八萬四千汗毛孔」《封神演義》就這麼說的。那佛家有八萬四千法門。我以為就是具有這種普世的概念;普度眾生的概念。任何一個法門對應著一個魔、惡煞。你想修行,就會有惡的東西對應而來。

「五斗群星吉曜惡煞正神」名諱:

這就多了。包括比干。比干是「文曲星」,叫「北斗星官」。黃天祥是「天罡」。伯邑考也在其中,這是我們看到的比較有名的。裡面有很多是武王的弟弟。蘇護是「東斗星官」。黃天祿是「西斗星官」。胡昇、胡雲鵬都在其中……還有蘇全忠;黃飛虎的妻子賈氏。

東斗星官:蘇·諱·護。金·諱·奎。姬·諱·叔明。趙·諱·丙。
西斗星官:黃·諱·天祿。龍·諱·環。孫·諱·子羽。胡·諱·昇。胡·諱·雲鵬。
中斗星官:魯·諱·仁傑。晁·諱·雷。姬·諱·叔昇(叔方)。
中天北極紫微大帝:姬·諱·伯邑考。
南斗星官:周·諱·紀。胡·諱·雷。高·諱·貴。余·諱·成。孫·諱·寶。雷·諱·鵾。
北斗星官:黃·諱·天祥(天罡)。殷·諱·比干(文曲)。竇·諱·榮(武曲)。韓·諱·昇(左輔)。韓·諱·變(右弼)。蘇·諱·全忠(破軍)。鄂·諱·順(貪狼)。郭·諱·宸(巨門)。董·諱·忠(招搖)。

群星名諱:
青龍星:鄧·諱·九公。白虎星:殷·諱·成秀。
朱雀星:馬·諱·方。玄武星:徐·諱·坤。
勾陳星:雷·諱·鵬。滕蛇星:張·諱·山。
太陽星:徐·諱·蓋。太陰星:姜氏(紂后)。
玉堂星:商·諱·容。天貴星:姬·諱·叔乾。
龍德星:洪·諱·錦。紅鸞星:龍吉公主。
天喜星:紂王天子。天德星:梅·諱·伯(紂大夫)。
月德星:夏·諱·招(紂大夫)。天赦星:趙·諱·啟(紂大夫)。
貌端星:賈氏(黃飛虎妻)。金府星:蕭·諱·臻。
木府星:鄧·諱·華。水府星:余·諱·元。
火府星:火靈聖母。土府星:土·諱·行孫。
六合星:鄧氏嬋玉。博士星:杜·諱·元銑。
力士星:鄔·諱·文化。奏書星:膠·諱·鬲。
河魁星:黃·諱·飛彪。月魁星:徹地夫人。
帝車星:姜·諱·桓楚。天嗣星:黃·諱·飛豹。
帝輅星:丁·諱·策。天馬星:鄂·諱·崇禹。
皇恩星:李·諱·錦。天醫星:錢·諱·保。
地后星:黃氏(紂妃)。宅龍星:姬·諱·叔德。
伏龍星:黃·諱·明。驛馬星:雷·諱·開。
黃旛星:魏·諱·賁。豹尾星:吳·諱·謙。
喪門星:張·諱·桂芳。弔客星:風·諱·林。
勾絞星:費·諱·仲。卷舌星:尤·諱·渾。
羅睺星:彭·諱·遵。計都星:王·諱·豹。
飛廉星:姬·諱·叔坤。大耗星:崇·諱·侯虎。
小耗星:殷·諱·破敗。貫索星:丘·諱·引。
欄杆星:龍·諱·安吉。披頭星:太·諱·鸞。
五鬼星:鄧·諱·秀。羊刃星:趙·諱·升。
血光星:孫·諱·焰紅。官符星:方·諱·義真。
孤辰星:余·諱·化。天狗星:季·諱·康。
病符星:王·諱·佐。鑽骨星:張·諱·鳳。
死符星:卞·諱·金龍。天敗星:柏·諱·顯忠。
浮沉星:鄭·諱·樁。天殺星:卞·諱·吉。
歲殺星:陳·諱·庚。歲刑星:徐·諱·芳(穿雲總兵)。
歲破星:晁·諱·田。燭火星:姬·諱·叔義。
血光星:馬·諱·忠。亡神星:歐陽·諱·淳(臨潼總兵)。
月破星:王·諱·虎。月遊星:石磯娘娘。
死氣星:陳·諱·季貞。咸池星:徐·諱·忠。
月厭星:姚·諱·忠。月刑星:陳·諱·梧。
黑殺星:高·諱·繼能。七殺星:張·諱·奎。
五穀星:殷·諱·洪。除殺星:余·諱·忠。
天刑星:歐陽·諱·天祿。天羅星:陳·諱·桐。
地網星:姬·諱·叔吉。天空星:梅·諱·武。
華蓋星:敖·諱·丙。十惡星:周·諱·信。
蠶畜星:黃·諱·元濟。桃花星:高氏蘭英。
掃帚星:馬氏(子牙妻)。大禍星:李·諱·良。
狼籍星:韓·諱·榮(汜水總兵)。披麻星:林·諱·善。
九丑星:龍·諱·鬚虎。三屍星:撒·諱·堅;撒·諱·強;撒·諱·勇。
陰錯星:金·諱·成。陽差星:馬·諱·成龍。
刃殺星:公孫·諱·鐸。四廢星:袁·諱·洪。
五窮星:孫·諱·合。地空星:梅·諱·德。
紅艷星:楊氏(紂妃)。流霞星:武·諱·榮。
寡宿星:朱·諱·昇。天瘟星:金·諱·大升。
荒蕪星:戴·諱·禮。胎神星:姬·諱·叔禮。
伏斷星:朱·諱·子真。反吟星:楊·諱·顯。
伏吟星:姚·諱·庶良。刀砧星:常·諱·昊。
滅沒星:房·諱·景元。歲厭星:彭·諱·祖壽。
破碎星:吳·諱·龍。

二十八宿名諱(內有八人封在水、火二部管事,俱萬仙陣亡):
角木蛟:柏·諱·林。斗木豸:楊·諱·信。
奎木狼:李·諱·雄。井木犴:沈·諱·庚。
牛金牛:李·諱·泓。鬼金羊:趙·諱·白高。
婁金狗:張·諱·雄。亢金龍:李·諱·道通。
女土蝠:鄭·諱·元。胃土雉:宋·諱·庚。
柳土獐:吳·諱·坤。氏土貉:高·諱·丙。
星日馬:呂·諱·能。昂日雞:黃·諱·倉。
虛日鼠:周·諱·寶。房日兔:姚·諱·公伯。
畢月烏:金·諱·繩陽。危月燕:侯·諱·太乙。
心月狐:蘇·諱·元。張月鹿:薛·諱·定。

隨斗部天罡星三十六位名諱(俱萬仙陣亡):
天魁星:高·諱·衍。天罡星:黃·諱·真。
天機星:蘆·諱·昌。天閒星:紀·諱·丙。
天勇星:姚·諱·公孝。天雄星:施·諱·檜。
天猛星:孫·諱·乙。天威星:李·諱·豹。
天英星:朱·諱·義。天貴星:陳·諱·坎。
天富星:黎·諱·仙。天滿星:方·諱·保。
天孤星:詹·諱·秀。天傷星:李·諱·洪仁。
天玄星:王·諱·龍茂。天健星:鄧·諱·玉。
天暗星:李·諱·新。天祐星:徐·諱·正道。
天空星:典·諱·通。天速星:吳·諱·旭。
天異星:呂·諱·自成。天煞星:任·諱·來聘。
天微星:龔·諱·清。天究星:單·諱·百招。
天退星:高·諱·可。天壽星:戚·諱·成。
天劍星:王·諱·虎。天平星:卜·諱·同。
天罪星:姚·諱·公。天損星:唐·諱·天正。
天敗星:申·諱·禮。天牢星:聞·諱·傑。
天慧星:張·諱·智雄。天暴星:畢·諱·德。
天哭星:劉·諱·達。天巧星:程·諱·三益。

隨斗部地煞星七十二位名諱(俱萬仙陣亡):
地魁星:陳·諱·繼真。地煞星:黃·諱·景元。
地勇星:賈·諱·成。地傑星:呼·諱·百顏。
地雄星:魯·諱·修德。地威星:須·諱·成。
地英星:孫·諱·祥。地奇星:王·諱·平。
地猛星:柏·諱·有患。地文星:革·諱·高。
地正星:考·諱·鬲。地闢星:李·諱·燧。
地闔星:劉·諱·衡。地強星:夏·諱·祥。
地暗星:余·諱·惠。地輔星:鮑·諱·龍。
地會星:魯·諱·芝。地佐星:黃·諱·丙慶。
地祐星:張·諱·奇。地靈星:郭·諱·巳。
地獸星:金·諱·南道。地微星:陳·諱·元。
地慧星:車·諱·坤。地暴星:桑·諱·成道。
地默星:周·諱·庚。地猖星:齊·諱·公。
地狂星:霍·諱·之元。地飛星:葉·諱·中。
地走星:顧·諱·宗。地巧星:李·諱·昌。
地明星:方·諱·吉。地進星:徐·諱·吉。
地退星:樊·諱·煥。地滿星:卓·諱·公。
地遂星:孔·諱·成。地周星:姚·諱·金秀。
地隱星:甯·諱·三益。地異星:余·諱·知。
地理星:童·諱·貞。地俊星:袁·諱·鼎相。
地樂星:汪·諱·祥。地捷星:耿·諱·顏。
地速星:邢·諱·三鸞。地鎮星:姜·諱·忠。
地羈星:孔·諱·天兆。地魔星:李·諱·躍。
地妖星:龔·諱·倩。地幽星:段·諱·清。
地伏星:門·諱·道正。地僻星:祖·諱·林。
地空星:蕭·諱·電。地孤星:吳·諱·四玉。
地全星:匡·諱·玉。地短星:蔡·諱·公。
地角星:藍·諱·虎。地囚星:宋·諱·祿。
地藏星:關·諱·斌。地平星:龍·諱·成。
地損星:黃·諱·烏。地奴星:孔·諱·道靈。
地察星:張·諱·煥。地惡星:李·諱·信。
地魂星:徐·諱·山。地數星:葛·諱·方。
地陰星:焦·諱·龍。地刑星:秦·諱·祥。
地壯星:武·諱·衍公。地劣星:范·諱·斌。
地健星:葉·諱·景昌。地耗星:姚·諱·燁。
地賊星:孫·諱·吉。地狗星:陳·諱·夢庚。

隨斗部九曜星官名諱(俱萬仙陣亡):
崇·諱·應彪。高·諱·系平。韓·諱·鵬。
李·諱·濟。王·諱·封。劉·諱·禁。
王·諱·儲。彭·諱·九元。李·諱·三益。

「北斗五氣水德星君」名諱:
水德星:魯·諱·雄(率領水部四位正神)。
箕水豹:楊·諱·真。壁水貐:方·諱·吉清。
參水猿:孫·諱·寶。軫水蚓:胡·諱·道元。

眾群星列宿聽罷封號叩首謝恩,紛紛出壇而去。

所以金靈聖母厲害!包括二十八星宿、天罡星、地煞星、水部……都歸金靈聖母管。在封神當中這是最大的部分。在我們人間看得到的「北斗星」,具有統領(群星列宿)之涵義。

金靈聖母是通天教主的大徒弟,也就變成了這個門派在三十六部天神當中是最高的。

子牙又命柏鑑:「引值年太歲至臺下受封。」

少時,清福神用旛引殷郊、楊任等至臺下,跪聽宣讀敕命。

子牙曰:「今奉太上元始敕命:爾殷郊昔身為紂子,痛母后至觸君父幾罹不測之殃,後證道名山,背師言有逆天意,釀成犁鋤之禍。雖申公豹之唆使,亦爾自作愆尤。

殷郊最大的罪名是背師、逆天、欺師滅祖。殷洪、殷郊都有這個問題。

爾楊任事紂,忠君直諫,先遭剜目之苦,歸周捨身報國,後罹橫死之災,總劫運之使然,亦冥數之難逭。特敕封爾殷郊為『執年歲君太歲』之神坐守週年,管當年之休咎。爾楊任為『甲子太歲』之神,率領爾部下『日直正神』循周天星宿度數,察人間過往愆尤。爾等宜恪修厥職,永欽新命。」

「太歲部」下日直眾星名諱:
日遊神:溫·諱·良。夜遊神:喬·諱·坤。
增福神:韓·諱·毒龍。損福神:薛·諱·惡虎。
顯道神:方·諱·弼。開路神:方·諱·相。
直年神:李·諱·丙(萬仙陣亡)。直月神:黃·諱·承乙(萬仙陣亡)。
直日神:周·諱·登(萬仙陣亡)。直時神:劉·諱·洪(萬仙陣亡)。

殷郊等聽罷封號叩首謝恩,出壇去了。

這裡講的太歲,是管上面神仙的事情。「循周天星宿度數,察人間過往愆尤。」這都是神仙自己的事了。我不想用人嘴說。也沒去查。

子牙又命柏鑑:「引王魔等上壇受封。」

不一時,清福神用旛引王魔等至臺下跪聽宣讀敕命。

子牙曰:「今奉太上元始敕命:爾王魔等昔在九龍島潛修大道,奈根行之未深,聽唆使之萋菲,致拋九轉功夫,反受血刃之苦。此亦自作之愆,莫怨彼蒼之咎。特敕封爾等為『鎮守凌霄寶殿四聖大元帥』。永承欽命,慰爾幽魂。」

我們通常說的「四大金剛」。

王·諱·魔。楊·諱·森。
高·諱·體乾。李·諱·興霸。

王魔等聽罷封號叩首謝恩,出壇去了。

又命柏鑑:「引趙公明等上壇受封。」

不一時,清福神用旛引趙公明等至臺下跪聽宣讀敕命。

子牙曰:「今奉太上元始敕命:爾趙公明昔修大道已證三乘,根行深入仙鄉,無奈心頭火熱。德業迴超清淨,其如妄境牽纏。一墮惡趣,返真無路。生未能入大羅之境,死當受金誥之封。

趙公明幾乎修成,但「心頭火熱」,有點為哥倆兩肋插刀。「返真無路」就是返本歸真沒戲了。他的業力造成的。

特敕封爾為『金龍如意正一龍虎玄壇真君』之神,率領部下四位正神,迎祥納福,追逃捕亡。爾其欽哉!」

大概是我們通常說的「財神爺」。

招寶天尊:蕭·諱·昇。納珍天尊:曹·諱·寶。
招財使者:陳·諱·九公。利市仙官:姚·諱·少司。

趙公明等聽罷封號叩首謝恩,出壇去了。

子牙又命柏鑑:「引魔家四將上壇受封。」

少時,只見清福神用旛引魔禮青兄弟等至臺下跪聽宣讀敕命。

子牙曰:「今奉太上元始敕命:爾魔禮青等仗秘授之奇珍有逆天命,逞兄弟之一體致戮無辜,雖忠藎之可嘉,奈劫運之難躲。同時而盡,久入沉淪。今特敕封爾為『四大天王』之職,輔弼西方教典,立地、水、火、風之相,護國安民,掌風調雨順之權。永修厥職,毋忝新綸。」

魔禮青兄弟四人是「四大天王」。王魔四兄弟是鎮守玉皇大帝凌霄殿的「四聖大元帥」。

「四大天王」就是地、水、火、風,最後歸到佛家去了——「輔弼西方教典」。

增長天王:魔禮青,掌青光寶劍一口,職「風」。
廣目天王:魔禮紅,掌碧玉琵瑟一面,職「調」。
多文天王:魔禮海,掌管混元珍珠傘,職「雨」。
持國天王:魔禮壽,掌紫金龍花狐貂,職「順」。

魔禮青等聽罷封號叩首謝恩,出壇去了。

子牙又命柏鑑:「引鄭倫等上壇受封。」

不一時,清福神用旛引鄭倫等至臺下跪聽宣讀敕命。

子牙曰:「今奉太上元始敕命:爾鄭倫棄紂歸周,方慶良臣之得主,督糧盡粹,深勤跋涉之劬勞。未膺一命之榮,反罹陽九之厄。爾陳奇阻弔伐之師,雖違天命,藎忠節於國,實有可嘉。總歸劫運,無用深嗟。茲特即爾等腹內之奇加之位職,敕封爾等鎮守西釋山門、宣布教化、保護法寶、為『哼哈二將』之神。爾其恪修厥職,永欽成命。」

哼、哈二將,其實都進了西方。

鄭倫與陳奇聽罷封號叩首謝恩,出壇去了。

子牙又令柏鑑:「引余化龍父子上壇受封。」

不一時,只見清福神用旛引余化龍等至壇下跪聽宣讀敕命。

子牙曰:「今奉太上元始敕命:爾余化龍父子拒守孤城,深切忠貞之節,一門死難,永堪華袞之封。特賜爾之新綸,當克襄乎上理,乃敕封爾掌人間之時症,主生死之修短,秉陰陽之順逆,立造化之元神,為『主痘碧霞元君』之神,率領五方痘神任爾施行。仍敕封爾元配金氏為『衛房聖母元君』,同承新命,永修厥職,汝其欽哉!」

「五方主痘正神」名諱:
東方主痘正神:余·諱·達。
西方主痘正神:余·諱·兆。
南方主痘正神:余·諱·光。
北方主痘正神:余·諱·先。
中央主痘正神:余·諱·德。

「五方痘神」也就是瘟疫的本身都是神仙來著。他跟呂岳不一樣。

余化龍等聽罷封號叩首謝恩,出壇去了。

子牙命柏鑑:「引三仙島雲霄、瓊霄、碧霄上臺受封。」

少時,只見清福神用旛引雲霄等至臺下跪聽宣讀敕命。

子牙曰:「今奉太上元始敕命:爾雲霄等潛修仙島雖勤日夜工夫,得道天皇,未登大羅彼岸。況狂逞於兄言,借金剪殘害生靈,且憤怒於冥數,擺『黃河』擒拿正士,致歷代之門徒劫遭金斗,削三花之元氣,復轉凡胎,業更造乎多端,無心悔乎彰報。

(雲霄、瓊霄、碧霄)他們罪夠大了,因為他們把元始天尊十二門人都給毀了,那都是正神來著。

姑從惠典,賜爾榮封,特敕封爾執掌混元金斗,專擅先後之天。凡一應仙、凡、人、聖、諸侯、天子、貴、賤、賢、愚,落地先從金斗轉劫,不得越此。為『感應隨世仙姑正神』之位。爾當念此鸞封,克勤爾職!」

生孩子都歸他們(雲霄、瓊霄、碧霄)。不光是凡人,連仙都他們管。我們講過,跟他們遭遇過的,就是跟色慾有關。

雲霄娘娘、瓊霄娘娘、碧霄娘娘,以上三姑正是『坑三姑娘』之神。混元金斗即人間之「淨桶」。凡人之生育,俱從此化生也。

混元金斗,他叫「人間之淨桶」。如果你查「淨桶」,就是人們說的大便盆,其實女人生孩子時,孩子落生的盆子就叫「人間之淨桶」。所以三仙姑是主管這些的。三個女神出來的時候,那些神仙全遭了劫難。

三姑聽罷封號叩首謝恩,出壇去了。

子牙又命柏鑑:「引申公豹至臺下受封。」

不一時,只見清福神用百靈旛引申公豹至臺下跪聽宣讀敕命。

子牙曰:「今奉太上元始敕命:爾申公豹身歸闡教反助逆以拒真,既已被擒又發誓以粉過。身雖塞乎北海,情難釋其往愆。姑念清修之苦,少加一命之榮。特敕封爾執掌東海,朝觀日出、暮轉天河,夏散冬凝,週而復始,為『分水將軍』之職。爾其永欽成命,毋替厥職!」

申公豹聽罷封號叩首謝恩,出壇去了。

申公豹最後管「太陽出來」。太陽出來,人間就出現白天。他只管這麼一個。

子牙封罷三百六十五位正神已畢,只見眾神各去領受執掌。不一時,封神臺邊悽風盡息,慘霧澄清,紅日中天,和風蕩漾。

子牙下壇傳令,命南宮適:「會合朝大小文武官員至岐山聽候發落。」

南宮適領命,忙令馬上飛遞前去。不表。

次日,眾官躋躋蹌蹌齊至壇下伺候。少時,子牙陞帳。眾官俱進帳參謁畢。

子牙傳令:「將飛廉、惡來拿下。」

飛廉、惡來二人齊曰:「無罪!」

子牙笑曰:「你這二賊!惑君亂政,陷害忠良,斷送成湯社稷,罪盈惡貫,死有餘辜!今國破君亡,又來獻寶偷安,希圖仕周,以享厚祿。新天子祗承休命,萬國維新,豈容你這不忠不義之賊於世,以貽新政之羞也!」命左右:「推出斬之正法!」

二人低頭不語。左右推出轅門。不知性命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封完神,殺掉兩個奸臣,用他們的血祭典所有被封的神。封完神,人間的武王就要分封諸侯,周朝八百年從此開始。

◇(待續)

(點閱【濤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濤哥侃封神】 第九十九回 姜子牙歸國封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人連一股風都不如!每個人有不同的思考,一個人走一世,有著他的使命,他不是停留在這兒,而那股風卻可以停留在這兒,就說這個意思……這是想跟大家聲明的。完全可以把《封神雜談》當故事聽,但是故事本身有著生命背後的東西。
  • 那麼在《封神演義》裡你怎麼看天、地、人?周朝的確立,是(象徵)「人」;三百六十五個神確立,是(象徵)「地」;廣成子,包括元始天尊他們那一次淨化,是(象徵)「天」。所以在「以人為中心」所知道的層面:天,是到老子這一層——人們知道的三界之外最高的神;地,就是三界之內人們知道的這些天神——作為對應的話,「希臘神話」就類似三界裡面的這些天神。
  • 「人與妖是互為因果存在的」,所以,要想在人中達到真正至善的境界,只能「與神同行」。這是女媧露面(給楊戩「山河社稷圖」)暗含的台詞。
  • 現在這個環境,妖精、鬼魅、獸,人挺難處理,但是,與神同行的人就沒有問題。《封神演義》講述的也是這個故事。在進入「萬仙陣」之後,我就一直跟大家說,後面很多人都死在了妖精手裡。死在人手裡的就一個:張奎。
  • 紂王跟諸侯們開了一仗,他把南伯侯給殺了,傷了二十六人。他依然表現出一個王者背後具有天意的那種跟別人不同的一點。但是,滅亡就是滅亡,那「時辰到了」之後,無論他多麼的強悍,身邊沒有正經人了——最後剩兩個人(飛廉這些)。
  • 當女媧把山河社稷圖給了楊戩之後,就證明天下早已經定下來了。女媧在過程中一直沒有出現,一直到最後清理妖精,恢復到人本來的環境的時候,祂就出現了。對應了當初紂王——作為人間的王——來到了女媧廟,侮辱了女媧,人間開始出現敗落。然後,妖精就來了——講了一個循環。
  • 當時女媧給了楊戩「山河社稷圖」,而「山河社稷圖」跟「太極圖」有點類似,當時跟大家解釋了。但是,山河社稷圖收的是妖。因為山河社稷圖是對人而言。皇帝才講社稷,王朝才講社稷,山河是指國土,所以誰拿了山河社稷圖,誰就得天下。這個圖可以收妖精,其實,裡面還有一個暗語:當女媧給楊戩山河社稷圖之後,楊戩把白猿收了,白猿墜入到山河社稷圖之後,就「返本歸元」,成為猴了。
  • 《西遊記》就我個人來講,其實就是唐僧一個個體者修行的過程。他遇到的妖精都跟他個人修行有關,「九九八十一難」就是他個人的修行。他在取經的路上遇到了各種妖怪,是在一個外部和平的環境下。《封神演義》不太一樣。作者簡述了至高的境界(被人知道的神的境界),(如)元始天尊、鴻鈞道人都出現了,從那個境界一直到鬼和妖。
  • 所有妖怪都說姜子牙他們「妖言惑眾」,其實他們自己「是妖怪」。所以,到這關鍵的時候,凡事都是「反」的!反過來,一切出現「反」的時候,那天下就得變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