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小城鎮房租大漲54%

多倫多附近城市房租飆升

多倫多郊區和附近城市房租已超過2019年。(Shutterstock)
人氣: 10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2年06月15日】(大紀元記者季薇多倫多報導)多倫多市的房租並沒有完全恢復到疫情之前的水平,但在大多地區(GTA)幾個郊區和周邊城鎮,租房成本已超過2019年初的水平。安省劍橋(Cambridge)的租金更是大幅上漲。

租房網rentals.ca最新數據顯示,自2019年以來,在劍橋、基奇納和漢密爾頓三地,自2019年4月到2022年同期,房子掛牌出租價格平均上漲了54%、44%和42%。在住房領域工作的許多人表示,這種漲幅讓居民更難找到經濟適用房。

約克區社區法律診所主任本傑明.里斯(Benjamin Ries)對《多倫多星報》說:「任何出租的地方,這有激烈的競爭。」

分析rentals.ca數據的研究諮詢公司Bullpen Research and Consulting總裁本·邁爾斯(Ben Myers)表示,雖然數據受出租房供應、面積大小和類型的影響,但還是能夠展現GTA周邊及其他地區的租房需求不斷攀升。

邁爾斯預計,遠程工作機會增加,以及多倫多地區租房負擔能力的下降,可能會把人們推到更遠的地方尋找出租房。

多倫多市中心所在的老城區,2022年初的平均掛牌租金為每月2,330元,比2019年初的市場水平低5%。儘管邁爾斯預計很快會有更多人返回市中心,當地的租房價格會上漲,但他認為疫情使郊區和其他城市的租房市場面臨更大的壓力。

列治文山和新市

多倫多北部列治文山的掛牌租金較2019年初上漲了15%,從2,273元漲至2,624元;更北邊的新市租金上漲了29%,從1,860元漲至2,400元。

邁爾斯說,在這些地區,很多新出租房都散落在新建的大樓內,通常配備更多的便利設施,開價也更高。

出租房類型在悄然改變。里斯說,約克區常見的出租房類型,通常是樓上房間、地下室、出租公寓、鎮屋,隨著房價「爆炸式上漲」,屋主賣房,把大批的租客推入一個不僅要價更高、競爭更激烈的租房市場。

里斯說,由於富裕的租房者無法買房,加劇了租房競爭。新居民也湧入該地區,有的是從多倫多向外遷移的「穩定流動」人群,還有「希望省點錢」的家庭。

漢密爾頓

在漢密爾頓,2019 年初平均掛牌租金每月1,349元。今年早些時候,平均租金1,914元。

面對42%的跳漲,該市一名法律診所工作人員穆罕默德·布薩特(Mohamed Bsat)深有體會。他於2018年從多倫多搬到漢密爾頓,以1,495元租了一臥室單位。最近打算搬家時,他發現能找到的最實惠的一臥室要1,850元。

邁爾斯認為,漢密爾頓的住房租金受到多種因素的影響。一些人蜂擁而至希望能找到比多倫多便宜的住房,新的就業機會的出現,以及租賃和公寓項目的開發。

邁爾斯說,許多新公寓被投資者搶購一空,租金開價都比當地其他出租房更高。

「情況大變。」 布薩特認為,病毒大流行「放大」了人們對漢密爾頓的興趣。一些人離開多倫多尋找更大的空間。他擔心一些低收入租房者,包括那些可能因驅逐而流離失所的人,可能更難找房,「他們無處可去」。

旺市和密西沙加

與多倫多相接的旺市和密市,出租房平均掛牌價格尚未恢復到2019年的水平。旺市還低9%,密西沙加低3%,平均掛牌租金分別為每月2,260元和2,137元。

密西沙加社區法律服務部門的律師助理丹尼爾·阿姆斯勒(Daniel Amsler)表示,儘管在紙面上略有緩解,但現實是,過去幾年密西沙加的租戶越來越難找到負擔得起的住房。新建單元開始放租,並且自2018年底建成以來的任何單元都不受租金管制的制約。

邁爾斯指出,旺市企業中心和密西沙加市中心地段的公寓開發項目,對投資者很有吸引力,建成之後將湧入出租市場。但阿姆斯勒認為,這些出租單元的租金可能非常貴。

就旺市而言,里斯認為,在疫情期間提供折扣後,較舊的出租公寓可能也會漲租金。「如果空置率增加,任何地方的租金下降,那就是較舊的專用出租建築」。

劍橋、基奇納和滑鐵盧

在劍橋,從2019年初到2022年同期,租金開價猛增了54%,最近達到平均每月2,230元。緊隨其後的是基奇納,漲幅為44%,達1,845元。臨近的滑鐵盧出租房開價上漲了9%,至每月1,461元。

滑鐵盧地區經濟適用房開發經理瑞安·蒙西(Ryan Mounsey)表示,這些數字與空置率相合。2021年,滑鐵盧的空置率為2.3%,基奇納2%,劍橋1.1%。

與其他地區一樣,邁爾斯認為這三個城市的租金受到了人們尋求低於GTA 水平的生活的影響。 「一小時的車程,基奇納-滑鐵盧正在掀起科技熱潮,劍橋基本上就在旁邊。」

隨著租金快速增長帶來的負擔能力挑戰,尤其是對於中低收入家庭的衝擊,蒙西警告,「有住房危機」 。

滑鐵盧地區的當地家庭被房價擋在買房市場之外,只能繼續租房。蒙西說,其他因素包括企業房地產投資者的興趣增加,以及來自不斷增加的學生人數的壓力。

蒙西說,新供應上市需要時間,但價格不會便宜。 「任何新單元都會很貴」。

奧沙瓦、阿賈克斯和皮克靈

Rentals.ca數據顯示,奧沙瓦的租金開價比2019年初高出16%。3年前,平均1,581元;2022年初,上漲至1,837元。

附近的皮克靈,平均掛牌租金,3年間相對穩定。

在阿賈克斯,平均開價穩步下降,從2019年初的2,126元下降11%至今年的1,891元。

邁爾斯說,下降可能是由於阿賈克斯的房源很少,而不是實際價格下降。 「當你的市場像阿賈克斯一樣小,供應非常非常少時,就會出現這種波動。」

他舉例說,在阿賈克斯的帕特貝利廣場(Pat Bayly Square),過去幾年高樓大廈接連落成,如果其中一棟樓的很多單元同時上市,很容易影響平均價格。一旦這些單元租得差不多了,可能剩下少數幾個,那意味著平均掛牌租金可能下降。

在73 Bayly St,一臥室單元起價1,600元,兩臥室1,825元。邁爾斯說,這與一些更傳統的阿賈克斯出租屋,一些更便宜、更舊的公寓單元、地下室公寓和1960年代的低層建築,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達勒姆社區法律診所執行董事帕特里克·吉萊斯皮(Patrick Gillespie)表示,他的團隊發現租戶在整個地區無需與其他租客競價就能獲得適當的、負擔得起的住房的能力「穩步下降」,「確實存在這樣的風險,最終有更多邊緣化社區成員成為無家可歸的受害者」。 ◇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