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輝:抗戰時替毛發聲的三名記者 後未逃脫迫害

人氣 436

【大紀元2022年06月17日訊】在中國大陸,中共在那個黑白是非顛倒的年代宣傳的「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所謂政治原則,至今貽害無窮。這段話來自於《毛澤東選集》第2卷,最早的出處是1939年10月6日,延安《新中華報》刊登的《毛澤東同志與中央社記者劉先生、掃蕩報記者耿先生、新民報記者張先生談話》一文。

文章中提到的中央社記者劉先生、掃蕩報記者耿先生、新民報記者張先生,全名分別是劉尊棋、耿堅白、張西洛,而他們工作的媒體,中央通訊社是國民黨的,掃蕩報隸屬於國民政府軍事系統,新民報則是民營資本投資的報紙。三家媒體都處在國統區內,那麼這三名記者為何要專程跑到延安,採訪毛,為毛和中共發聲呢?這得先從他們的背景和當時的局勢說起。

三名記者均身在曹營心在漢

與現在中共為了改善國際形象,派出駐外記者、在海外開辦媒體進行大外宣外,還收買了歐美多國的媒體為自己貼金差不多,在中共建政前,中共地下黨不僅打入國民黨內部刺探情報,而且在國統區的媒體等機構也是安插了地下黨員或親共人士。劉尊棋、耿堅白和張西洛就屬於這一類,他們是典型的身在曹營心在漢。

根據中共黨媒,1911年出生的劉尊棋畢業於北京基督教青年會財政商業專門學校(中專),之後入燕京大學政治系當祕書。1930年,進入蘇聯塔斯社北平分社任英文翻譯及記者,並加入親共的中國左翼作家聯盟北平分會。1931年加入中共。因從事反政府活動,當年5月,他被逮捕入獄,與他一起被捕的還有薄一波、安子文等人。後者是文革中牽扯出的「61人叛徒集團案」主要人物。

1933年,劉尊棋獲救出獄,但條件是聲明退黨,他的「退黨啟事」刊登在《北平晨報》上。雖然後來被說成是國民黨捏造的,但白紙黑字又能騙得了誰呢?這在文革中也成為了他的一大罪狀。

出獄後,劉尊棋繼續從事記者工作,後去日本。1937年秋抗戰爆發後回國,11月到國民黨中央社任戰地記者。1938年底,他與中共地下黨員胡愈之和親共並在後來加入中共的原《大公報》記者范長江,創辦了國際新聞社,劉任社長,直接聽命於中共。1946年,劉尊棋還應周恩來之邀在上海創辦《聯合日報》和《聯合晚報》。

生於1899年的耿堅白原名耿炳光,陝西澄城縣人。中學時參加過中共組織的「五四運動」,1922年考入北大,l924年加入中共。他曾受中共頭目李大釗委派回陝西發展黨組織,先後擔任過中共陝甘區委書記、陝西省委書記等職務。國民黨「清黨」後,他因不認同中共發動「暴動」的指示,於1928年被開除出黨,但其思想上仍傾向中共。

此後,耿堅白先後任《上海新報》、《西北文化日報》、《工商日報》、《掃蕩報》等報的記者、戰地通訊員、總編輯等職務。他曾在1937年9月去山西採訪中共八路軍總司令朱德和副總司令彭德懷。

再看張西洛。1918年出生的他四川人,1936年加入中共。1938年至1946年先後任《新民報》、《中央日報》記者,《江津日報》、《星期快報》社副社長,《工商導報》採訪部主任、經理,期間一直祕密為中共工作。

1941年皖南事變後,張西洛中共黨員的身分暴露,他和妻子為了躲避國民黨的逮捕,在中共的安排下,到重慶近郊江津縣城繼續為中共工作。

延安採訪毛 為毛發聲

1939年9月,三個中共或中共前黨員劉尊棋、耿堅白、張西洛三人跟隨全國慰勞總會組織的慰勞團前往延安,並有機會採訪了毛澤東。採訪結束後,他們共同整理出一份完整的記錄,寄給國際新聞社的范長江,公開為毛和中共發聲。

與此同時,延安的《新中華報》在10月6日頭版發表了該採訪,採訪占據了整整一個版面。中共各根據地的報刊和中共在重慶的《新華日報》,也轉載了該採訪。不過,三名記者所在的中央社、掃蕩報和新民報對此隻字未停。也是,深知中共本質的國民黨和親國民黨的報紙,怎麼能替中共領導人發聲?而這些報紙能允許自己的記者親共,也從側面反映了當時國民政府對媒體的管控相對寬鬆。

三人文革均遭迫害

中共建政後,與許多為中共賣命的人一樣,他們最初雖然也擁有了一定的地位,但隨後在中共的運動中卻被整死或整個死去活來。

劉尊棋先後任中共新聞總署國際新聞局副局長、英文版《人民中國》雜誌主編、外文出版社副社長兼總編輯、《大百科全書》出版社領導小組成員、《簡明大不列顛百科全書》聯合編審委員會中方主審等。

1955年肅反時,因「歷史問題」,劉尊棋停職反省並被進行審查。1957年「反右」運動中,他被為右派分子。次年,被開除黨籍,撤銷原有職務,還被送到東北農場勞動改造。1960年回到出版社工作,第二年又被下放到湖南農墾局幹部訓練班。

文革爆發後,劉尊棋子1968年因「叛徒、特務」嫌疑而被捕入獄,先後在北京半步橋監獄、湖南等地監獄關押多年。與他一同關押的不少人都死去,而他僥倖活了下來。1975年他被釋放,分配到長沙農業學校,任圖書室管理員。文革後被平反,1993年在北京病逝。

耿堅白則在1949年後先後任中央民族出版社副總編、夏師範學院副院長、寧夏自治區政協委員、寧夏大學副教務長等職務。文革期間,遭到殘酷迫害,於1972年被迫害致死。

張西洛則先後任《光明日報》國內部副主任、《人民政協報》副總編輯,後為全國政協委員。文革期間同樣遭到迫害,但好在活了下來,1998年在北京去世。

三人的遭遇並不令人意外,因為事實上,無數為中共效力賣命之人在中共建政後很少有安然無恙的,這其中當然也包括毛的戰友,如劉少奇、朱德、鄧小平,等等。說白了,中共就是一台恐怖的絞肉機,沒有一個人是安全的。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王友琴:劉少奇和文革暴力
伍新:紅朝絞肉機同為蠢貨機
共產暴政錄:五十年代的肅反運動
印度記者涉嫌共諜被捕 胡錫進「卸磨殺驢」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許家印跳樓 自導自演還是另有意圖?
【未解之謎】韋伯新發現 挑戰宇宙起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