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拋售人民幣 外國投資者逃離中國

人氣 5922

【大紀元2022年06月17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Antonio Graceffo撰文/信宇編譯)中共治下強制推行的新冠疫情全國封鎖令和大幅度降息正在推動人民幣貶值,並加劇外國資本外流。

5月17日,中國歐盟商會(the European Unio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副主席馬曉利(Massimo Bagnasco)在接受國際知名媒體彭博社(Bloomberg)採訪時指出:「目前形勢唯一確定的就是不確定性,因為一切飄忽不定,無法預測這種形勢還要持續多久,上海經濟淪陷之後,接下來輪到哪些城市等。」

3月,香港投資者拋售了價值242億美元的人民幣計價債務,創下了歷史新高。外界對中國經濟增長前景信心降低,債券收益率下降,以及美國投資利率持續走高,種種擔憂加劇了中國投資的外流。

在美國和其它西方國家提高利率以對抗通貨膨脹之際,中共央行卻反其道而行之,正在著手降低利率以刺激經濟。4月,央行將存款準備金率從9%降至8%,以增加貨幣供應。

全球投資者正在將他們帳上的資金從人民幣兌換成美元,顯而易見,此舉推高美元,同時也拉低了人民幣。在過去四週裡,人民幣對美元的即期匯率已經下跌超過6%。瑞銀集團(UBS)分析師預計人民幣將進一步貶值,突破1美元兌7元人民幣的水平。巴克萊銀行同樣將其人民幣匯率預測下調至6.9,但表示如果封鎖和供應鏈中斷繼續下去,人民幣匯率可能達到7。

時間來到2021年,投資者已經著手將資金從中共治下轉移出去,主要誘因就是持續不斷的疫情全國封鎖、日趨嚴重的供應鏈問題,以及中共各級政府對包括科技和教培在內的眾多行業部門的高壓管控。伴隨而至的是持續的債務危機,包括恆大在內的一批高知名度公司在破產的邊緣徘徊,房地產行業普遍低迷,而在以往,房地產業通常是整個中共經濟的重要驅動力。

步入今年以來,俄羅斯發動侵略烏克蘭的戰爭,加上西方對中共的潛在制裁,種種因素警醒了眾多投資者,促使他們放棄人民幣計價的資產。各大銀行和金融機構一再下調(中國)GDP增長預測,加劇了資本外流。

5月18日,總部位於紐約的跨國金融機構高盛公司(Goldman Sachs)將其對中國GDP增長的預測下調至4%。經濟學人智庫(The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簡稱EIU)歷年來在針對各國經濟分析與預測服務中一向享有客觀、獨立、透明的聲譽,預測中國GDP增長4.4%至4.7%,數據略微樂觀,但也遠遠低於中共政府對外聲稱的5.5%增長目標。

今年4月份,中國兩大證券交易市場之一的上海證券交易所的上証指數(Shanghai Stock Exchange,簡稱SSEC)交易總值整體下降了6%,在新興市場投資組合中的權重從2020年底的38.3%峰值下降至4月份的29%。外國投資者在4月份剝離了62億美元的中國政府債券,這標誌著連續拋售長達三個月,是2015年以來歷時最長的拋售。總部位於英國倫敦的渣打銀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 Plc)中國區域宏觀策略部門主管劉潔(Becky Liu)女士推測,人民幣大幅下跌也是拋售的主要原因。

儘管中國經濟存在明顯的問題,一些投資銀行家仍然看好。4月份,法國巴黎資產管理(BNP Paribas Asset Management)的新興市場債務主管讓-夏爾‧桑博爾(Jean-Charles Sambor)對外表示,儘管從表面上看美國加息、中國降息,但如果按通貨膨脹率調整,中國債券仍具有較高的回報率。

全球最大資產管理公司之一的紐約梅隆投資管理公司(BNY Mellon Investment Management)亞洲區域宏觀和投資戰略主管安寧達‧米特拉(Aninda Mitra)卻對中國的經濟前景不太樂觀,他認為美國繼續加息可能會增加中共資本外流。

儘管中國的貨幣和經濟顯然都在走弱,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5月14日宣布,該組織將提高人民幣在被稱為特別提款權(Special Drawing Rights,簡稱為SDR)的一籃子貨幣中的權重。人民幣的權重從10.92%上升到12.28%。這是自2016年人民幣被納入貨幣籃子以來的首次調整。美元的權重亦從41.73%提高至43.38%,而歐元、日元和英鎊的權重則有所下降。

IMF的上述決定主要基於人民幣在過去六年中取得的整體價值收益做出。然而,人民幣仍然是投資客和各國央行不敢看好的貨幣,只占全球外匯儲備的2.79%。

作為對增加特別提款權權重的回應,中共央行承諾進一步開放其金融市場並改善其金融信息披露。這是在中共當局停止報告外國人金融交易的幾天後發生的。自5月11日以來,作為外國投資者主要債券交易平台的中國外匯交易系統(China Foreign Exchange Trade System),已經停止報告清算情況。中共政權採取這個行動可能是為了防止外界看透:由於國際投資者對人民幣失去信心,出現了大規模的拋售潮。

除了貨幣貶值和外國投資者遠離中共政府債券外,美國和歐盟商會發布報告指出,美國和歐盟各國正在暫停面向中國的投資。供應鏈中斷和疫情封鎖威脅是造成這種局面的主要原因。雖然上海全城封控引起了全球媒體的廣泛關注,然而截至5月13日,中共治下至少有32個城市仍然處於封鎖狀態。

各地封控造成了大量的物流中斷,對經濟產生了廣泛的影響。大批工廠已經處於癱瘓或半癱瘓狀態。勞動力短缺和物流供應鏈中斷成為顯而易見的困境。此外,嚴厲的封控措施已經導致各個港口關閉,一些地方實施道路交通管制,並阻止外國雇員進入國境,或無法開展中國業務。

5月17日,總部位於北京的中國美國商會(the 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總裁何邁可(Michael Hart)接受彭博社記者採訪時表示,儘管他不希望外國公司立即出走,但他預計中國投資在未來幾年將會減少。

5月16日,歐盟商會(the EU Chamber of Commerce)發布報告稱,旗下許多成員已暫停在中國投資,並考慮退出中國。德國商會(the German Chamber of Commerce)報告指出,面向460名會員的調查顯示,由於遭遇嚴厲的封控措施,他們30%的外國雇員正計劃離開中國。

歐盟商會主席伍德克(Joerg Wuttke)稱,美國的高利率將導致資本流出中國。因此,預計中共政府將收緊資本外流控制,以避免人民幣進一步貶值。5月13日,中國政府宣布了一項禁令,禁止公民進行非必要的境外旅行,旨在防止現金流出,這是一項史無前例的嚴厲舉措。

作者簡介:

安東尼奧‧格雷斯福(Antonio Graceffo)博士,在亞洲地區工作了二十餘年。他畢業於上海體育學院,擁有上海交通大學的中國工商管理碩士學位。身為知名經濟學教授和中國經濟分析師,他為多家國際媒體撰稿。他還撰寫了一批涉及中國經濟議題的著作,包括《一帶一路之外:中國的全球經濟擴張》(Beyond the Belt and Road: China’s Global Economic Expansion)和《中國經濟簡明教程》(A Short Course on the Chinese Economy)等。

原文:Foreign Investors Dumping the Yuan and Fleeing China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債務續上升 中國經濟體制的弱點
【名家專欄】中國經濟存疫情之外更深層麻煩
【名家專欄】中國經濟正進入危險地帶
【名家專欄】中共貿易政策將長期傷害中國經濟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傳習告訴拜登不想開戰
【十字路口】四大敗象 中共對台統戰全失效?
【新聞大家談】為「大飛機夢」 中共使獨門竊術
【秦鵬直播】傳習近平擬和拜登會面 什麼目的?
【橫河觀點】五央企從美退市 美中金融脫鉤啟動
【馬克時空】克里米亞基地大爆炸 烏軍逆襲還是俄軍自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