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價值回歸 南德州150年民主黨選區翻紅

人氣 2465

【大紀元2022年06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宋唐綜合報導)6月14日,在美國南德州34選區進行的一場特別選舉中,共和黨候選人梅拉‧弗洛雷斯(Mayra Flores)贏得了51%的選票,戰勝了其民主黨對手。

弗洛雷斯將填補民主黨眾議員菲利蒙‧維拉(Filemon Vela)的剩餘任期,後者因加入一家遊說公司而辭去眾議員的職位。到11月中期選舉時,弗洛雷斯將會與民主黨對手競選下一個完整任期。

這場勝利之所以惹人矚目,原因在於位於美墨邊境的南德州34選區,是傳統的民主黨地盤,150多年來當地選民都投票給民主黨。

梅拉‧弗洛雷斯的獲勝,使她成為第一個在國會中代表德州格蘭德河谷(Rio Grande Valley)的共和黨人,第一位墨西哥出生的共和黨國會議員。

弗洛雷斯的勝利,更重要的意義或許在於:由於民主黨進步派的極端政策,不但使共和黨掀起一股紅色浪潮,而且使民主黨內的溫和派反彈,轉而投票給共和黨候選人。

比如,原本支持民主黨的世界首富埃隆‧馬斯克(Elon Musk),在此次特別選舉中,就投了弗洛雷斯一票。馬斯克在推特上寫道:「我投票給梅拉‧弗洛雷斯(Mayra Flores),這是我第一次投票給共和黨候選人」,「2022年(將掀起一場)巨大的紅色浪潮(共和黨浪潮)。」

事實上,由於極左派的極端舉措,已導致以民主黨為主的選民,罷免自己選舉出來的極左官員。

本月初,舊金山極左地區檢察官切薩‧鮑丁(Chesa Boudin)被選民成功罷免,鮑丁上任後推出縱容罪犯的激進左派議程,第一年就釋放了監獄中25%的罪犯。而同樣極左的洛杉磯縣現任檢察官賈斯康(George Gascón)也面臨同樣的處境,「罷免地區檢察官賈斯康」的活動正如火如荼。

今年2月份,舊金山3名極左學區委員也遭到了罷免,原因在於這三名委員不做好分內之事,卻極力推行極左議程,以種族歧視為名,更改校名,投票取消了洛威高中(Lowell High School)的擇優錄取政策等等。

弗洛雷斯的競選口號「上帝、家庭、國家」

今年36歲的弗洛雷斯出生於墨西哥,6歲時移民到美國,14歲時成為美國公民,13歲開始打工,與父母一道採摘棉花,以支付她自己的學習用品和衣服。

她在南德克薩斯學院獲得學士學位,並擔任呼吸道護理醫師。她的丈夫在美國海關和邊境巡邏隊工作。現在,她是四個年幼孩子的母親,也是一名邊境巡邏員的妻子。如今,又當選為美國聯邦眾議員。

她的故事是一個典型「美國夢」的故事,引起了很大共鳴,不僅對南德克薩斯州人,還有全國各地的拉丁裔美國人。

實際上,弗洛雷斯來自一個民主黨家庭,2008年,在父親的建議下,她投票給奧巴馬。弗洛雷斯說,是她的宗教和家庭價值觀,促使她轉向共和黨。

弗洛雷斯說:「南德克薩斯州人投票給民主黨,因為那是他們被告知要這樣做的,而不是因為他們真的與他們(民主黨)的價值觀一致。」她說,「只要我們教育他們,向他們展示綱領,他們就會意識到,他們是共和黨人,就像我一樣。」

在推特上,弗洛雷斯寫道:「極左派正在毀掉美國夢。在我小的時候,我的家人合法移民到了美國。他們教會我保守的價值觀:信仰、家庭和努力工作。我不會讓拜登政府的極左和社會主義政策,摧毀這個偉大的國家#TX34(德州34選區)。」

弗洛雷斯說:「他們(民主黨)沒有做任何事情,來贏得我們的投票和支持。與此同時,拜登總統已經簽署了創紀錄的行政命令,扼殺了德克薩斯州的就業機會,削弱邊境安全,並取消對未出生嬰兒的保護。夠了,夠了。」

弗洛雷斯的競選口號是「上帝、家庭、國家」,而在整個競選過程中,弗洛雷斯都非常有賴於她的宗教信仰。

弗洛雷斯反對墮胎和支持槍枝權利,支持小企業,並希望降低稅收和醫療費用。她還支持加強邊境安全、移民改革和合法的入籍途徑。

「如果我們真的關心移民和兒童,我們就不會希望他們穿過那條危險的河流。」弗洛雷斯在3月說,「我們不會希望他們遇到危險的犯罪組織。如果你真的關心他們,我們就得幫助他們合法進入。」

民主黨身分政治不再吸引人

在德克薩斯州,西班牙裔人口預計最快將於2022年超過白人居民,民主黨人希望人口結構的變化將對他們有利。

但這一理論越來越受到質疑,比如,93%的居民為西班牙裔的薩帕塔縣(Zapata County),2016年希拉里曾以33個百分點領先優勢橫掃該縣,但僅僅4年後,川普(特朗普)就以6個百分點獲勝。

儘管拜登仍獲得了一些西班牙裔社區的選票,但遠低於希拉里2016年大選時的記錄,當時在斯塔爾縣(Starr County),希拉里贏了60個百分點,拜登只贏了5個百分點。同樣,在伊達爾戈縣(Hidalgo County),希拉里以40個百分點的優勢獲勝,拜登縮水到17個百分點。

德克薩斯州共和黨主席艾倫‧韋斯特(Allen West)告訴《國民評論》(National Review),川普在南德州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表明了共和黨與拉丁裔美國人有著相同的價值觀。

「當你看到美國這裡的西班牙裔社區時,它是一個保守的社區。」他說,「他們強烈相信他們的傳統信仰,強力擁抱家庭和傳統核心家庭的觀念。」

「他們也是一個不想成為(民主黨身分政治所謂)『受害者』的社區,他們不想靠你的施捨,他們想努力工作。」

傳統基金會的高級研究員邁克‧岡薩雷斯(Mike Gonzalez)贊同這種觀點:「這些投票的人,他們不覺得自己是『受害者』,他們覺得是美國人,他們拒絕這種身分政治的概念,拒絕接受他們是『受害者』的想法,拒絕接受美國是一個壞國家的想法。」

岡薩雷斯說,「他們非常喜歡川普提出的經濟增長,非常喜歡放鬆管制和低稅收。」

德克薩斯大學格蘭德河谷分校的克萊德‧巴羅(Clyde Barrow)也認為,「這些(德克薩斯南部地區)民主黨人,文化上是保守的,在墮胎、LGBT權利、同性婚姻和邊境安全等問題上時,他們與共和黨更加一致。」

巴羅說:「我認為,你會看到那些自稱是民主黨人的保守派,開始重新調整自己,將自己認定為共和黨人。」儘管這可能很難追蹤,因為德克薩斯州不要求選民註冊為某一政黨的成員。

「我認為這裡的主要啟示是,當涉及到格蘭德河谷時,不能把『民主黨人』(Democrat)這個詞,等同於『自由派』(Liberal)。」巴羅說,「在格蘭德河谷,這些並不等同。」

他補充說,該地區的民主黨人往往反對邊境牆,但支持其它形式的邊境安全,他們與共和黨保持一致。

西班牙裔社區的保守組織Bienvenido的創始人兼總裁亞伯拉罕‧恩里克斯(Abraham Enriquez)說,民主黨人通常錯誤地認為,南德克薩斯州的西班牙裔選民反對邊境安全,因為這些社區的許多人都有無證件的朋友和同事。但是,他們(實際上)普遍支持安全的邊界,「他們希望有一個對所有人都有效的移民系統」。

恩里克斯說,共和黨人在南德克薩斯州贏得更多選票的部分原因,是民主黨已經遠遠偏向左翼。但他說,翻轉眾議院席位,還需要一個具有強烈價值觀和引人注目故事的候選人,如弗洛雷斯。

眾議員亨利‧奎利亞爾(Henry Cuellar)是一位溫和的民主黨人,代表德克薩斯州第28國會區。他說,民主黨錯誤地認為,所有拉丁裔選民都有類似(身分政治)的利益和關切。

「我們必須明白的是,西班牙裔的選票不是鐵板一塊,因此,民主黨人在全國範圍內推銷的信息,並不會引起共鳴。」

奎利亞爾說,民主黨人往往將所有注意力集中在德州的城市,而忘記了該州的農村社區。

「你不能忘記農村地區,然後你必須能夠與這些人交談:理解第二修正案的重要性,理解農業非常重要。」他說,「理解在農村地區,石油和天然氣行業是高薪工作,理解在德克薩斯州農村的小社區,執法部門是一些收入較高的工作,無論是邊境巡邏隊、警察還是警長。」

奎利亞爾表示,他剛從與一個小社區的警察局長和警官的會議中出來,警官們表示擔心他們會被民主黨人取消(警察)資金。奎利亞爾說,黨內進步人士的這種(極左的取消資金)信息傳遞,對民主黨人造成了傷害。儘管作為一個溫和派,他也一直致力於通過美國國土安全部的「石園行動撥款計劃」(Operation Stonegarden Grant Program),為該地區的執法工作爭取資金。

2017年,FiveThirtyEight發現,奎利亞爾有75%的時間投票支持川普總統的立場,比其他民主黨人都要多。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佛州州長趣回馬斯克:歡迎非裔美國人的支持
民調跌至谷底 民主黨中期選舉或面臨潰敗
傳拜習夏季進行視訊通話 見面要在20大之後
李文亮忌日 海外華人追悼 小粉紅攪場被捕
最熱視頻
【菁英論壇】七千人大會 習不敢開 開年三大關
【熱點互動】氣球炸落 北京慌了 德國急查間諜
【秦鵬觀察】習誤判氣球事件對美國的影響?
【新聞大家談】中美關係冰封 平流層較量開啟?
【中國禁聞】胡鑫宇案質疑聲擴大 更多黑幕曝光
【全球新聞】間諜氣球越來越多 北京騎虎難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